老重庆|归元寺后街遗事

发布时间:2017-09-13 14:36:06 来源 源重庆


重庆归元寺遗址在七星岗通远门城下,小时听老人讲,寺院周围过去古木参天,花草繁盛。

归元有返璞归真之意,城里信佛朝拜的人多,香火绵延多年。我们家1953年住进归元寺后街,归元寺抗战时被日机轰炸,最后只剩下断墙、石厥和一个改作和尚房的大殿。

外面是归元寺中街,那里早没有晨钟暮鼓,只有古朴的大木门和喧闹的街市。归元寺后街是僻静的小巷,现在整个归元寺片区都在开发中消失了。


我们当时住在归元寺后街8号,是一栋两层楼的木楼,楼上有三间房,楼下还有很大的堂屋和厨房,后来我们离开那里,被改成归元寺后巷8号9号10号11号,住进四户人。归元寺后街是一条三米左右宽的小巷。就是这样一条陋巷,却有精彩纷呈的乾坤,儿时的市井旧事和文化生活,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比如识字课、一百钱买卖、几条街的香味、巷内外的欢乐等。


我醒事的时候刚4岁,前面有三个姐姐,我是长孙,被祖母和父母宠着,像大观园里的贾宝玉幸福而快乐。我在归元寺旁的中一路幼儿园入托,与家近在咫尺,然而每天上园和回家祖母都要亲自接送。

上园前要由祖母给我上识字课。祖母父亲是江南名士,祖母是五四新女性,办过私塾,当过泸州女子师范学校校长。她认为我聪明,要早一点发蒙,也因为我喜欢见字就问。我的“课本”是屋内屋外随遇的文字,有洗脸盆上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口杯上的“热爱和平”、门牌上的“归元寺后街8号”。

她教我背诵许多诗,有两句是川剧赞美祖母父亲的唱词:“名驰冀北三千里,身重江南百万家”,这是祖母引以为荣的。祖母还拿出钞票让我认识,有一百元、一千元、一万元三种,是1950年发行的第一版人民币。一百元就是现在的一分钱,巴掌那样大,票面是红色的,跟现在的一百元很相似。上面有中国人民银行的文字,这几个字我基本认识,但把“银”字认成“很”子,我好生奇怪就问,钱上面为什么要写“中国人民很行”?

每天清晨,一个苍老的声音就在巷里响起:“白糖糕——百钱个”。这个声音好比闹钟,每次都把我唤醒,虽然通宵都有打更的声音,但我不会醒来。我醒后就急忙跑到楼下去看,那老人见我开门就站着等,爸爸在后面喊着“白糖糕”,手上拿着“一百元”,快步下楼来买一个。傍晚的时候,还有我等待的美味,也是一个老人沿街叫卖:“鸭脚板——百钱个”!上桌的时候,我就不想吃肉了,为挑食经常挨嘴巴,我和祖母吃饭有专门的配菜,这个“独食”姐姐们只有看的份。但是我还是成天想吃香香流口水。多年以后我在中山医院住院,同室的病友说他童年住归元寺,我就冒一句“白糖糕”——,他立马应道“百钱个”。对上暗号后我们哈哈大笑,两个归元寺崽儿的手握在一起。


归元寺后街出去是四德村,得名于“三从四德”,是一条热闹的步道,可以下行到一号桥。地上是宽阔的青石板,两旁是古朴的木门店铺,还有各种摊点。

人民币“百钱”是个值钱的硬通货,“百钱”可以吃根油条,过去要一麻袋法币,今天可以用银圆券,明天就改用金圆券了。旧社会哪有一百钱的交易。我喜欢拿百钱买一大堆橘柑,还有佛手柑。佛手柑现在没有摆在水果摊上了。那时男人很喜欢那个东西,因为他们用烟杆抽烟,烟杆上就要吊一个佛手。男人们坐在街边摆龙门阵,手里就要把玩佛手柑,如果不想听哪个吹牛了,就要说:“不摆了,百钱买个佛手柑——捏倒!”有时讨厌哪个人,就说“百钱没得,死爱闹热!”现在我听到谁说这句话,就问他,百钱是多少钱?几乎没有人能答得上。


从中一路进四德村,人们都要放慢脚步,还要深呼吸一下,因为四德村口有家芝麻酱作坊,那个香味真是叫人馋涎欲滴。我祖母每天都要叫我去买芝麻酱,一百钱一小碗,回来吃完后都是我把瓢羹舔干净,还想把瓢羹都吃了。

还有更精彩的是鸡蛋糕作坊,那个作坊正好在四德村尾子和归元寺后街街口。因为他在坎下,在街边可以向下观看,于是那里总是聚集着一群人,老少都有,像一群苍蝇猬集在那里。每天有一个大缸装着和好糖的鸡蛋,一个杠碳灶上面放着很多五星形的小锅,鸡蛋糕就是在上面烤熟的,飘散的青烟弥漫着沁人心脾的香气,过路的人猛吸香味,过了瘾后才慢慢离开。

我们一条街的儿童,没有谁尝过那鸡蛋糕,两三百钱一个应该是奢侈品了,只有我有品尝的特权,因为有大人溺爱。不知什么时候我听小朋友们的儿歌是“城门城门鸡蛋糕,三十六丈高”。


我生活在蜜糖里,一家人都把我宠着,饭菜不乏美食,我还爱吃不吃。但我偏爱文化“大餐”。我们一家是文化人。每个星期我的伯父、姑父都要来看我祖母,一桌人有七个大学生,在社会上真是凤毛麟角,里面有后来的西师副院长李哲愚、重庆作家聂云岚。每次聚会都是文化沙龙,首先问我新背了什么诗。读大学的表哥曾即席赋诗夸我:“年少五岁能写诗,古今中外有几人;李杜苏辛俱往矣,风流还看后来人”。说起父亲有什么新作,父亲有次说,“你们看河对岸的麦田,金灿灿的,我做了一首新民歌《太阳落山天边黄》”。在大家的掌声中,父亲高声吟诵起来:“太阳落山天边黄,千层麦浪起波浪……”接着是一家老小齐声吟唱,我特别起劲,边唱边摇头晃脑,尾声拖得很长,像唱戏一样。后来这首诗被写在街边的黑板报上,太阳下山的时候街头巷尾不时响起“太阳落山天边黄”的声音。


姐姐们很活跃,大姐是个孩子王,她喜欢召集一条街的儿童来堂屋表演节目,我家对面也有王家三姊妹,巷里儿童很多,演员也多。女孩们主要是跳舞,我的保留节目是归元寺中一路幼儿园教的儿歌,内容是《麻雀》,“一只麻雀一个头,两只眼睛圆溜溜,两支翅膀向前飞,一只尾巴在后头”。母亲和祖母等我唱完一只麻雀后,还要叫我唱“两只麻雀、三只麻雀”,实际上是训练“数”的概念。我唱完后还有朗诵“来来来,来打牌;去去去,去游戏……”我的表演是最受赏识、最得意的。

我们家里的表演引起街坊邻居围观,大姐兴奋起来就说我们到通远门去表演。她说了马上就到通远门解放军那里去借服装,解放军说欢迎小朋友们来表演,不过我们没有服装,只有红旗,大姐说红旗也可以,我们可以当裙子。她借了三面红旗回来,母亲吃了一惊,说你一个小学生,不知道你是谁,也没写借条,居然借了旗子回来!后来我们去表演了,解放军还拿了红蛋给我们吃。


四德村外面是中一路大街,是抗战时期将通远门到上清寺的乱坟岗劈成一条很宽的石子路,是主城的交通要道。那时公交车少,满街跑的是黄包车,比现在的出租车还要多。从观音岩到通远门是长下坡,车夫们放车下来很高兴,跑得都很快,有的还要腾空跑几步,号称“三大步”。但是这样事故也不少,车子飙到通远门遇急弯,停不下来就翻车。一翻车,就有大男孩跑过去高喊:“快来看,太太的旗袍撕破了!”乘车的多半是女性,据说解放前就有人喜欢到那里去看这个西洋镜。


每逢重大节日,马路上就要游行,我们后街的全体儿童早早就用小凳坐在路边。游行队伍从解放碑那边来了,前面是解放军,身背冲锋枪,一路唱歌一路行进,唱得多的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义勇军进行曲》。后面是鲜花队、秧歌队、舞蹈队、群众大队。

舞蹈队走在前面的是女子,边舞边唱“嘿啦啦啦啦,嘿啦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接下来是男子舞蹈队,他们身穿苏联花布衬衫,动作只有两个,左右手轮番翻腕向上举,像新疆姑娘的舞蹈一样,唱的也是苏联歌曲,我听起来是“哆嗦,发咪歪咪哆,哆嗦咪哆,发咪歪咪,嗦发啦,嗦啦嘻啦,哆哆哆,多啦嗦啦”。旋律很好听,动作很潇洒,服装很好看,人也很帅。比女子还要抢眼,观看的人群齐声喝彩。这个高潮过后来了长长的群众队伍,观众就慢慢散去了。


中一路沿线可以说是文化长廊,下面解放碑有和平电影院,中间有抗建堂剧场,上面有少年宫、文化宫。我们幼儿园在和平电影院组织看过《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抗建堂由祖母带着看过川剧《穆桂英挂帅》、《杨八姐盗刀》,少年宫没有什么好玩的,最喜欢还是文化宫的露天电影。

晚上经常是姐姐们带着去文化宫,从中一路上行过观音岩,然后就到了文化宫,那时露天电影不卖门票,不然我们小朋友就去不了。上演的基本上是苏联电影:《丘克和盖克》、《卓娅和舒拉》、《山中放哨》等。《山中放哨》是彩色战斗片,男孩很喜欢。有一部中国电影《草原上的人们》插曲很经典,就是《草原牧歌》和《敖包相会》。这两首歌一出来就风靡全城,到处都可以听到“百灵鸟双双的飞,为了爱情来唱歌”的声音。


父母1956年工作调动离开那里,我留在祖母身边上中一路小学。中学时我在联欢会上唱了难忘的《草原牧歌》,受到热烈欢迎。《敖包相会》这首歌直到现在我身边的老年朋友都非常喜欢唱,每当人们唱起“十五的月亮升上了天空,为什么身边没有云彩”的时候,总要把我的情思带回文化宫,带回失去的归元寺后街。

责编 严艺菲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