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重庆70、80后童年记忆的西区公园

发布时间:2017-10-11 11:26:12 来源 源重庆


说起西区公园的名号,90后的青年不一定听过。改称重庆动物园呢,则知者如云。其实无论叫什么名字,在重庆市区居住的少年儿童心目中,它永远是块欢乐之地。

园中大大小小的动物,跨越了时间的阻碍,和一代又一代儿童构架着友谊的桥梁。谁家小孩要是听爸妈许诺带自己去西区公园或动物园玩,必定乐得蹦起老高。70后、80后如此,本世纪的00后、10后也一样反应。


说起重庆动物园的历史那真是悠久。1954年3月开始基建施工,1955年1月24日正式对外开放,是国家华南虎繁殖中心种群基地和水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最初的名字就叫做西区公园。

1958年3月28日,毛泽东主席在视察重庆钢铁公司后还专程来到西区公园参观,他曾指示:“这个公园要建设好,要为钢铁工人服务,为重庆人民服务”。1960年,该公园易名为重庆动物园,但老重庆们依然喜欢亲切地称呼它的原名:西区公园。某些后人听走了音,误为“西西公园”、“漆漆公园”。


西区公园留给我的最早印象是婴幼儿时期,也就是需要父母抱着走的时候,准确说是70年代末某个春节。当时,我身穿灯草绒背心,头戴小皮帽,脖子上缠着花围巾,被父母、姨妈、姨爹等抱往西区公园玩。

去过动物园的人都知道,面对九龙广场的新大门修好之前,园区是从狭小的老大门出入。老大门进去往儿童乐园方向步行,会看到鸟笼、猴笼,再往里边则是狮子笼。

看鸟看猴没关系,看狮子的时候,狮子不乐意了。它干嘛呢?它张大嘴冲游客们嚎了一声!这声嚎惊得我立马放声大哭,哭声不绝、荡气回肠、经久不息。家里的大人只好抱着我打道回府,我俯在母亲肩上,咬着小小的茶香豆干,在公交车上睡着了。

成年后,我数次重返狮笼希望它重新叫一次,但再也没有听到那种足以让在下肝儿颤的声音。仔细想来,好像只有初中美术老师的怒喝能与之相提并论。不过,那也只是让画笔晃动一下而已。


小学时期,西区公园是家长和学校最乐意带我们去的地方。去了多少次记不清,但许多残留的记忆碎片却数不胜数。

如第一次在园中骑旋转木马(每人交一角钱)、玩石头砌成的大象滑梯(已经消失);在湖心岛前喝同学军用水壶里的桔子水,和同学一起有滋有味同饮一碗小白菜鸡蛋汤(2角钱),完了把筷子插在泥巴地上哈哈狂笑(这是每次吃小白菜鸡蛋汤必然想到的情景)。


还有什么和远房表姐在猩猩馆前等猩猩现身;和父亲一起嚼着一小盒牛肉干在河马池前漫步;和父母一道在鸟笼附近合影,讲出来琐碎而普通,但对于自己来说非常珍贵。尤其是我最后一个儿童节,也就是14岁那年,学校只放假半天。我独自在西区公园逛了一个下午,傍晚还在老大门内侧重庆新华书店打折书摊前买了一套《乱世佳人》的连环画。

回家后,母亲对父亲感叹,说我们孩子这辈子再也没有儿童节了。本人当时心里那个绝望啊!感觉天地易色、悲怆莫名、前景暗淡、一片迷茫。那种感觉,时至今日都挥之不去。现在朝花夕拾,大家或许会认为无聊。可偶尔记起的往事常常提醒我,西区公园曾带给自己那么多的童年欢乐,曾带领我走过了最初的启蒙时光。


本世纪以来,称动物园为西区公园的人更少,即使是我,也只在相遇老重庆时才把该公园的原名叫上一叫,就像爱把渝中区称为市中区一样。

不光名号在变,动物园的外观和内在也不停变化着。内部第一大变化是2002年10月竣工,占地2.7公顷的鸟语林。才建好的时候,我简直被林中人鸟和谐共处的美景惊呆了。紫蓝刚鹦鹉、火烈鸟、黑天鹅以及各种各样的小鸟围绕在身边欢歌笑语,只要谁手上拿点饲料,鸟儿就会蹦到掌心啄食。

在那里,看不到伤害、看不到恐惧,只有小小的惊悚。为什么有惊悚呢?呵呵,因为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有只鸵鸟不离不弃地跟着我。我去哪儿,它去哪儿,还始终保持了一段距离,不紧不慢的,如同追踪猎物一般。

看过《侏罗纪公园》的人应该清楚,就是被迅猛龙尾随的感觉,甩都甩不掉。后来下坡看孔雀去了,才摆脱那只狗仔鸵鸟。鸟语林里的孔雀也好看,每当听到特定哨声,它们便会打山顶的小屋里滑翔而下,像飘落草坪的一朵朵彩云般绚丽。



本世纪初,我还有两桩遭遇和西区公园有紧密联系。一是青年志愿者活动,二是夜游西区公园。没记错的话,两件事都发生在2003年。

青年志愿者事件是当年春天,我参加媒体组织的活动,作为“爱心天使”去福利院接了些聋哑儿童到西区公园玩。那些孩子很少接触外部世界,听说有人带他们外出玩耍,大清早就穿得整整齐齐在福利院门口等着,眼睛里的期盼和被关爱的渴望,石头看了也会心酸。

进西区公园后,我和其他志愿者手舞足蹈给他们讲解,他们也频频回应教我们与动物相关的哑语。那一天,园里的动物们将两个世界的心连接到了一起,对残疾人的关注、关爱也永远烙在了我们的脑海中。


夜游西区公园呢就没有那么高大上了,记得我和一帮子人是在晚上闭园后进入的。既然闭园了,怎么进去呢?简单!熟人带进去。夜晚的动物园异常安静,除了笼子里那些闪闪发亮的眼睛,看不到其他东西。为了找刺激,我们只有相互制造恐怖,互相恐吓,结果弄得尖叫声此起彼伏,最终引来了好几个保安。

保安的出现很夸张,个个驾着老式三轮摩托,亮着大灯,轰着马达,从四面八方堵截而来。那场面,看看动画片《黑猫警长》就知道多犀利。最终,我们像群搬仓鼠一样,被包围了。后来,一看是熟人才被放过。


2007年后,我便很少去西区公园了。坐轻轨经过时,总会不经意看上几眼。目力所及,尽是现代繁华中的落寞,少了旧时的辉煌。

动物大体种类没变,却已更新了不知多少代。只有躲在新大门一侧的老大门在角落里默默旁观,摩挲着身体上淡淡的“西区公园”字迹,低吟着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责编 谭旭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