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晚报网 / 慢新闻 / 历史上的重庆

揭秘重庆首座机场——广阳坝机场 刘湘主持修建,603位民工献出生命

发布时间:2017-04-21 11:31:09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文  王渝凤

88年前,重庆诞生了历史上第一座机场,如今却简陋得只能跑马。88年前,为什么要修机场呢?



《华阳国志》有载:(巴)郡东枳有广德屿。故广阳坝又称广阳洲、广德屿,是距主城最近的江心岛,全岛幅员7.2平方公里,长5.5公里,最宽处2.3公里,最高处的庙基岗海拔281米。按航空术语表述,该岛位于重庆市中区82°方向,当年的跑道为东北、西南走向。





广阳坝现属南岸区峡口镇管辖,机场位于下坝胜利村。该村二组村民雷世华的房屋就建在原机场碉堡旁。

“屋门前就是原先的飞机场,早就成了菜地。”寻访过程中,已经年近七旬的村民张淑英告诉记者:曾经的机场与后建的民居融为一体,水泥墙体青苔斑驳,但仍坚固如铁。“听父亲讲,当时碉堡里24小时有兵驻守,架着机枪。大跃进时,村民想把碉堡拆掉,用錾子打都打不烂。”


张淑英家的后院就是当年的跑道,虽已湮灭,但村中仍有数栋长长的老式平房。

翻开陈年往事,这个机场的前世今生让人感慨万千。
 
刘湘修机场 603位民工献身

曾任国军21军长兼四川省善后督办的刘湘为何要修机场?

“刘湘是个内心矛盾的人。”南岸区峡口镇修志办工作人员表示:“作为军阀,刘湘眼界比较开阔,信奉实业救国,在重庆建兵工厂、办铜元局;在军事上,他认为光靠陆军不行,还得有海军、空军和化学军,同时,创建了迷信色彩很浓的神军。”

建空军得有机场,刘湘和幕僚们相中了广阳坝。这里是长江水路的必经地,便于运输,加之海拔较高,夏天涨水,机场也不会被淹,且具有隐蔽性。1929年8月,刘湘亲自主持了开工仪式,征地200余亩,并派一个团修筑,机场于年底建成。1933年,刘湘修了一座连接岛岸的洋灰桥,使用70多年后,该桥于前年被炸毁。

1938年,因抗战急需,广阳坝机场扩修,国民政府成立机场工程处,由巴县县长罗国均任主任,江北县县长夏国斌、航空站站长张式群任副主任。工程处呈请蒋介石行营同意,征集永川、璧山、合川、铜梁、长寿等12县民工12000余人,征地363亩,完成土石方58万立方米,机场跑道延伸到1100米,铺砌碎石或鹅卵石。至此,机场连同军营、马路等设施,共占地900余亩。

扩修中,民工生活极苦,日食两餐,加上空袭威胁和民工居住地过于密集,致瘟疫蔓延,民工死亡603人。
 
广阳坝起飞的吴宥三
是翱翔重庆天空第一人

在向楚编撰的《巴县志》中,载有“洪宪(1916年)时,曹琨入川,率军机随行,为渝市天空见飞机之始”。但已无从考证。能考证的翱翔重庆天空第一人,是从广阳坝起飞的吴宥三。

吴宥三,武隆县桐梓乡人,生于1895年11月,逝于1996年12月。1920年9月,与邓小平同期赴法勤工俭学,先后在巴黎、凡尔赛、波日代等地半工半读并学习飞行。1929年秋,吴宥三与刘湘亲信吴蜀奇、彭沧若等受命,用20万大洋,购买法国沙门松飞机工厂生产的军机8架。军机为双翼机,配备了无线电、投弹装置等,飞行高度可达3000米,是当时最先进的军机。

飞机买下后,先用海船运到越南,再由中国驻越南外交官季叔平负责运返。吴宥三随船抵达河内白梅军用机场后,季叔平与他商量,拟将飞机飞回重庆。时值1929年冬,旱季,太阳炽烈,热风浩荡,吴宥三率法国机械师和葡萄牙飞行员从河内起飞,行至广西与贵州交界处,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因广西尚无机场,迫降在一块水田里。飞机迫降时,双翼折断。7天后,季叔平用汽车将吴接回河内。

在没有导航和雷达的年代,要飞回几千公里外的重庆,谈何容易。

刘湘得知后,委托卢作孚民生公司将货轮改为海船,前往河内运飞机。为躲过蒋介石的拦截(蒋担心地方军阀势力膨胀),船只挂英国国旗,才通过长江沿线层层检查。

1930年2月11日,重庆历史上第一架飞机从广阳坝起飞,看着窗外家乡的山川,吴宥三非常激动,他终于实现了飞翔天空的梦想。
 
广阳坝空战护卫陪都重庆

抗战爆发后,广阳坝成为护卫重庆的空军基地。

据市档案馆抗战史专家介绍,抗战初,中国空军有飞机600余架,经淞沪会战和武汉会战,损失三分之二。1939年整训后,作战部队保留7个飞行大队,其中第四大队(又叫“志航大队”,纪念空军英雄高志航)驻防广阳坝,配备苏制伊―15驱逐机40架。此外,广阳坝还驻有苏联援华飞行队。

在南岸区峡口镇的修志办,记者查询了这样一条记录:那些高鼻子、黄头发的俄国人,“穿皮夹克,身体壮得像牛。”

史料记载,抗战初期,苏联不仅向中国提供了2.5亿美元贷款,还提供各型飞机1200余架,派遣志愿人员2000多名,有200多名官兵献出宝贵生命。驻广阳坝的,是一个驱逐机大队。“中俄空军一来,机场更挤了。于是又扩修,把原先的跑道铺上鹅卵石,我和妹妹都去砸过石头。”南岸区峡口镇修志办工作人员说。

1938年2月18日,广阳坝遭日本飞机轰炸。“鬼子从汉口、宜昌飞来,都要经过广阳坝。”
 
历史数据》》
保卫重庆的空战中
广阳坝第四大队非常英勇

“保卫重庆的空战中,驻广阳坝的第四大队非常英勇。”历史对这一段如此评价。

1939年1月15日,36架日机空袭重庆,四大队升空迎敌,敌机4架中弹负伤。这是重庆首次空战。5月3日,日机又来,四大队大队长郑少愚率30架战机升空作战,击落日机2架、重创2架。其时,重庆人正遭遇刻骨铭心的“五三”、“五四”大轰炸。5月12日,日机27架来袭,四大队6架战机迎战,击落敌机3架。6月25日,日机39架空袭重庆,又被击落2架,其中1架是指挥机,共载机师7人,在江津附近坠地……仅1939年空战中,日军26架重、中型轰炸机被我击落,93人死亡,以至日军在《101作战概要》中记述:“重庆不好对付。”

1939年6月11日,日机第6次轰炸重庆,四大队15架战机升空拦截。激战中,第23中队队长梁添成壮烈殉国。至此,中国空军荣立赫赫战功的高志航、刘粹刚、乐以琴、梁添成“四大天王”全部捐躯。梁祖籍福建南安,是印尼华侨,中央航校6期毕业后,随四大队首任队长高志航先后参加淞沪、封邱、枣庄等空战。“牺牲那天,本该他休息。”市档案馆抗战史专家说:“他坚决要求升空。”梁驾机从菜园坝一直追到唐家沱,击落1架敌机后不幸中弹,飞机即将坠毁,梁添成突然将机身拉高,一个鹞子翻身,战机像把尖刀刺进敌机,与敌7名机师同归于尽。

今天南山的空军坟,曾埋葬200余名为保卫重庆牺牲的蓝天健儿。

(图片来自新浪微博网友“飞行员的博客”)

责编  李凤兰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4、网站合作,请联系17708383173。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晚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