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杨老!一个文学时代谧然结束

发布时间:2017-05-19 22:01:47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杨华 见习记者 何莉

19日,《红岩》作者之一杨益言因重症肺炎导致呼吸衰竭在重庆市人民医院老年病科二病区逝世。当天杨益言的百度百科变为灰色。

随后,重庆市作家协会发布讣告:中国作家协会名誉委员、重庆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重庆市作家协会离休干部、一级作家、著名长篇小说《红岩》作者之一杨益言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不幸于2017年5月19日10时25分在重庆逝世,享年92岁,兹定于2017年5月21日9时在南岸区江南殡仪馆三楼江南厅举行遗体告别仪式。
                                      
女儿:他最爱吃粉蒸肉,再配上四季豆闷饭

杨老的小女儿杨小谊介绍,我们有5个姊妹,父亲厨艺精湛,最爱吃粉蒸肉,再配上这个时节的四季豆闷饭。三年前母亲去世,对父亲的打击很大,自那之后父亲就一直在人民医院住院。

杨小谊说,晚年由于父亲语言功能障碍,他们之间的交流方式变成了“家人说,杨老听”,同意的话杨老会点头,回忆起《红岩》的创作,他还会流泪。从18日开始病情有些恶化,“我们一直陪在爸爸身边,他走的很平静。”杨小谊说,父亲住院期间一直想回家,所以现在一家人终于回到了在渝北的家,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他临终的遗愿是不设灵堂,不惊动大家,只与亲人告别。但大家得知杨老去世消息后,都十分关注。

护工:他最喜欢看CCTV-1和报纸

今年57岁的陈阿姨,照顾杨老14年了,她说,杨老脾气好得很,不吵人,喜欢小娃娃,还很爱干净,最积极的事情是缴党费,前两年还能走的时候,会让她牵着自己去缴党费,最喜欢新闻,最喜欢的是CCTV-1套和报纸。

医生:他是安静不叫唤的病人

重庆市人民医院老年病科二病区主任熊焰说,2014年2月份杨益言老人因血管梗塞入住人民医院老年病科,经检查,老人还患有冠心病、糖尿病等。

面对病痛他从来不烦躁,也不像其他病人一样叫唤,院里的医生、护士都非常尊敬他和照顾他。他的女儿们也经常来看望他,还给他专门请了两位护工,考虑到老人吞咽困难,家人按营养搭配了鸡蛋、瘦肉、蔬菜、海鲜做成糊状送来医院。

最近一周来,杨老高烧38℃以上并伴随心率失常,医护人员采用了吸痰、无创型呼吸机等治疗方案进行抢救,19日因杨老重症肺炎,呼吸衰竭,还是离开了人世。


重庆市文联名誉主席、西南大学教授吕进:
他看起来性格呆板木讷却思维鲜活

重庆市文联名誉主席、西南大学教授吕进和杨老成为朋友已经近半个世纪了。谈起对杨老的印象,吕进用了一句话来形容,他是一个看起来性格呆板木讷却思维鲜活的人。

吕进解释:“他给我的感觉是,是典型的工科思维。他毕业于同济大学工科,性格非常实在,很严肃,很严谨,原则性比较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这样的性格也使得杨老所著《红岩》成为了传世经典,吕进认为小说中所塑造的一系列人物形象,至今仍鲜活地存在于人们的脑海中,小说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发行量也很大,此外,《红岩》还以京剧、话剧、歌剧、电视连续剧等形式登上艺术舞台。

相较于对文学的认真严谨,杨老在生活中却是平易近人的,吕进表示,以前自己常常和杨老交流文学思维,切磋技艺,作为长辈,杨老对自己有不少点拨,至今难忘。

重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川:
他的影响将一代代延续下去

著名作家、重庆市作家协会主席陈川说:“我进入重庆作协的时间比较晚,当我见到杨老的时候,他已经卧病很长时间了,甚至神志都已经有些不清醒,所以我们几乎都说不上有过正式言语上的交流。”

陈川说,杨老对自己的影响,早在上世纪70年代,自己还少年的时候就形成了。当时《红岩》字里行间中的革命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深深的激励着自己,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人。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也是中国现代文学中的经典。杨老虽然已经离世,但红岩精神对一代又一代人的影响却是永存的。

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荣誉委员、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主席黄济人:
他的离去意味着重庆一个文学时代的结束

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荣誉委员、重庆市作家协会荣誉主席、重庆晚报文化顾问黄济人说,杨老不但在文坛上是自己的老前辈,也是帮助他成为一名作家的引路人。当初,黄济人尚在北京,他的第一篇处女作《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还没有出版,只是在一些报纸、刊物上连载。杨老看了黄济人的文章以后,了解到黄济人是重庆人,就向当时的文联(当时文联和作协还是一家)推荐了他。随后,黄济人从北京回到了重庆,这才走上了专职作家的道路。

与杨老共事三十多年,杨老的性格比较内向,不苟言笑,但是内心世界热情如火,对公益事件、培养文学青年都充满着激情,杨老为人很友善、很善良。杨老代表着的是那一批从战争中走过来的老作家、老前辈,他们为重庆的文学赢得过最大的辉煌和荣誉。他的去世,意味着重庆一个文学时代的结束,也是重庆文坛乃至整个中国文坛的巨大的损失。

《红岩》是一部出版了几十年发行量依然不断递增巨作,是重庆文坛的骄傲,也是重庆文坛的底气。黄济人说:“我们后一代的作家的文学使命也是他们辉煌的继续。”


重庆新诗学会会长、鲁迅文学奖得主傅天琳:
当年与杨老师相处的情景好像还在眼前

著名诗人、重庆新诗学会会长、鲁迅文学奖得主、重庆晚报文化顾问傅天琳说,杨老是大家敬重的老师,自己也是他的读者,他的崇拜者之一。他的《红岩》影响了我们几代人,是目前中国发行量最大、阅读人数最多的经典文学作品之一,也是建国以来最重要的一本书。

傅天琳回忆:1987年,我曾有幸与杨益言老师和高缨一起陪琼瑶夫妇去了大足,路上有过两天一夜的短暂接触。那时候的杨益言老师还很年轻,上坡下坎腿脚还很稳健,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是当时的情景就好像还在眼前。杨老在我心中一直是个很温和、很有原则的人。听到他去世的消息,难过、悲伤,愿他一路走好。

重庆晚报副主编胡万俊:
杨老能信手指出晚报副刊文章的标点符号错误

重庆晚报副刊主编胡万俊说,有一次业内会议,我有幸与杨老邻座。杨老是文坛中的泰斗,但为人却非常谦和。休息期间,他主动与我聊起晚报副刊。当时杨老七十高龄,身体状况已经有些不佳,即使开会期间,也需要专人照料。但胡万俊没曾想到的是即使处于这样的状况下,杨老对晚报副刊中数篇内容依然信手拈来,对其中几篇给予了中肯的意见。更令我震撼的是,杨老告知我文章某处有一标点符号的使用存在错误。当我回去查看的时候,确如杨老所说,他对文学认真的态度让我反思,也让我受益匪浅。

胡万俊说:“今天上午十一点多,我接到了杨老去世的消息,很是震惊,随之而来的是心头的悲痛。我知道,对于文坛来说,杨老的离去将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对我个人来说,这更像是与自己老师的诀别!”

简介:

杨益言(1925.11.18——2017.05.19),四川省广安市武胜县人,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小说《红岩》的作者之一。

早年参加革命工作,后被捕囚禁于重庆渣滓洞,出狱后根据其亲身经历写成《红岩》一书。

责编 杨波 总值班 刘涛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4、网站合作,请联系17708383173。

分享到:

热点新闻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晚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