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洪水中渡江喂奶的花花有消息了 隐居深山,过得挺好

发布时间:2017-08-08 17:21:26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夏祥洲 记者 任君 实习生 任娩婷 文/图


当年渡江喂奶的花花(重庆晚报资料图片)

2007年夏天,重庆渝中区长滨路,有一只被大伙唤为花花的流浪狗。它是珊瑚坝“一姐”,讨食的时候它走后面,其他狗不敢走前面。
 
当年花花生了4个小狗崽,长江一夜涨水,它的4个孩子困在珊瑚坝孤岛上。为了给宝宝喂奶,它每天从长滨路跳入汹涌的江水中,游到孤岛上给孩子喂奶,然后又游出1公里多回到岸上觅食。(重庆晚报当年曾以《4只幼崽困珊瑚坝水中央,狗妈妈每天渡长江喂奶》为题做了详细报道,该文还获评2008年第十八届中国新闻奖)。
 
花花渡江喂奶的壮举成为“2007年度感动中国十大动物”,成为明星狗。可是,几个月后它和孩子们莫名失踪了……

今天的花花和女主人

报料
珊瑚坝一姐隐居巴南深山

 “你们晚报10年前报道的花花,渡江给4个幼崽喂奶的流浪狗花花,还活着……”8月初,“偷走”花花的热心人谢先生现身,说明了花花的去向——它和两个幸存的儿子,随谢先生居住在巴南区一处深山密林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已经过了9年。

真的是花花吗?它还好吗?带着疑问,慢新闻—重庆晚报前往探访。

驱车从巴南一品下道,走了几公里县道,又走了10多公里村道,导航没了信号,手机也只有2G仅能接打电话——这,就是谢先生所指的花花隐居地。

沿着一段水泥路,爬上一小截石梯,穿过一片密林,推开一道破旧的木门,眼前竟然有块1000多平方米的广场。正午时分,撑天大树将广场遮得严严实实,没有太阳直射,甚是凉爽。

一条100余米的石板路横贯广场,石板路端头是一片小果园,再往里走是一栋小白楼。两层高的小白楼,条石砌成,混凝土屋顶,墙面刷白,共有12个房间。

一只全身黄白相间、牙口发黄的土花狗,趴在广场角落的树阴里吐着舌头。见到陌生人,它吠了几声,随后犬叫声此起彼伏。

和花花太像了!记者亲眼见过渡江喂奶的花花。眼前这只土花狗,无论是被毛花纹、耳朵、前抓、体型还是尾巴,几乎和花花一模一样。

“不是像哟!就是花花。”谢先生的爱人从广场右侧深处的土瓦房里迎了出来。

现状
花花很好依然嘿乖

进入小院,花花就在远处打量着来访的客人

“花花!好了!”谢先生招呼了几声,站着吼叫的花花趴了下来,不再吠叫,开始仔细打望记者。

谢先生说,花花并不孤单。12个房间除了其中一间由主人居住外,其余都是花花和狗友们的卧室,全部住单间。

边走边说,直到从花花身边经过,并进屋,它都没有再向记者吠叫。

“花花!花花。”记者喊了几声。它从地上站起来,打量了几下,摇着尾巴跑过来。一伸手,它没有回避,反倒把头伸过来。记者放心地摸了摸它的头,给它挠痒痒。

十年前那只花花,也是这样讨人喜欢。不管是谁,即便是陌生人,只要不是去恐吓它,都能摸到它。一只狗懂得尽一切可能去取悦人,目的只有一个——讨食,生存下去。

谢先生的爱人介绍,花花有些习惯也改了。现在一早一晚吃两餐,不再讨食,只在吃饭的时候守嘴。算起来至少11岁的花花,已经进入老年了,除了牙龈发黄,它依然能跑能跳,只是身手明显没有渡江时那么轻盈。

在此隐居的除了花花,还有它的2个幸存的儿子。如今的花花,威风虽早已不是当年的明星狗、珊瑚坝“一姐”,但余威仍在,它依然是方圆两公里的狗界一霸。

花花对人一直很友善,只有在与其他犬只相处时,它才会霸气侧漏——其他犬只都会主动臣服,让出领地和领头地位。

传奇
渡江喂奶感动中国

当年的花花和它的孩子(资料图片)

10年前,珊瑚坝一姐花花,确实是个传奇。
 
虽然是条流浪狗,但是它的人缘却好得出奇——别的狗时常吃了上顿没下顿,但是花花从来没有饿过肚子,甚至它都没有到垃圾堆捡过吃的。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了解到,花花曾经也是有主人的。只是主人从珊瑚坝一艘趸船上离开后,并没有带走它。它和妹妹臭皮蛋,一起成了流浪狗。
 
靠着天时地利,更靠着会取悦人的绝技,花花成为明星犬,也成了流浪狗中的大姐大。街头游荡觅食,其他流浪狗都乖乖跟在它身后,即便是妹妹臭皮蛋也不例外。
 
2007年夏天的壮举,把花花推上了狗生巅峰。花花生了4个小狗崽,长江一夜涨水,它的4个孩子困在珊瑚坝孤岛上。为了给狗宝宝喂奶,它每天从长滨路跳入汹涌的江水中,游到孤岛上给孩子们喂奶,然后又游出1公里多回到岸上觅食。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当年曾采写报道《4只幼崽困珊瑚坝水中央,狗妈妈每天渡长江喂奶》,此文引起社会强烈反响,该报道还荣获2008年第十八届中国新闻奖三等奖。
 
花花当年的渡江喂奶示意图

花花的壮举,感动众人,它成功获评2007年度感动中国十大动物,颁奖辞为:英雄母亲,楷模啊!
 
人怕出名猪怕壮,花花出名后面临和猪一样的风险。虽然来关心它的好心人更多了,但它原本平静的生活也被完全打乱。白天几乎随时都有人跟着它、跟拍它。

如今,花花最享受的就是主人给它按摩

绝育
热心人不想让花花再生流浪狗

谢先生也是众多给花花喂食的热心人之一。他并不是一开始就认识花花,也是看到重庆晚报的报道后,被花花的壮举所感动,才去一探究竟的。
 
那时候,谢先生还住在南岸区四公里,到珊瑚坝也不远,几乎每天他都会带些鸡肉和牛肉和花花套近乎。
 
“花花一共有4个崽,后来不见了一只,还有一只病秧秧的……”谢先生说,长期接触下来,他发现了花花继续流浪存在的问题。比如花花和它的几只幼崽的安全怎么保证?又比如几个狗崽一天天长大,它们流浪区域中市民安全又如何保证?
 
“因为有渡江喂奶事迹,关注高,花花肯定不会缺吃的,但是关注会持续多久?以后怎么办?”谢先生说,他和爱人一开始的想法是,不能让花花再生育了。
 
“你凭什么去对一条流浪狗,而且是一只明星流浪狗做绝育呢?”谢先生称,做这个决定的时候,他们也很犹豫,也很担心其他人士有不同意见。

因为不想被卷入舆论的漩涡之中,谢先生和爱人决定绝育计划只能偷偷进行。

“偷狗”
历时3个月拐走花花

主人做事时,花花总是很懂事地陪伴在旁边,就像家人一样

花花的一只幼崽健康有问题,被好心人送到了宠物医院。谢先生得知后在医院为它治疗,康复后将这只幼崽领养回家照顾(重庆晚报当年报道曾提及),这只幼崽后来被取名叫“花子”,寓意花花的儿子。
 
不知是因为较早离开花花,还是因为动物的天性,花花至今依然不太喜欢这个体弱的儿子。
 
要带花花去做绝育手术,先得把它带到宠物医院。谢先生说,他把医院都联系好了,但是如何将花花带过去,他心里完全没底。能想到的办法只有诱拐:花花贪食,就用食物作诱饵。不过要拐走花花并不是那么容易。为此,谢先生和爱人整整花了3个月的时间。“肯定有人会说我们无聊。”谢先生说,他和爱人当时都已经退休了,有精力来做些事情。

当时,谢先生一家已收养了3只流浪狗。他们不想再收养了,那会降低自己和狗狗的生活质量,也会影响邻居。
 
因为年纪大了,花花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行动力,时常趴在地上休息

诱拐行动开始。

最初,可以摸到花花,后来可以抱,再后来谢先生走到哪儿花花就跟到哪儿。“但就是上车那一步,只要走到车前,它就跑了,就是不肯上车。”

谢先生也想过通过麻醉的方式带走,但是关心花花的人实在太多,他担心一旦解释不到位,引来误会。
 
一次又一次努力后,一天下午,滨江路几无行人,谢先生和爱人又一次喂饱花花,花花终于跟着他们上了车。

2007年10月左右,花花做了绝育手术。“医生也建议我们收养算了!他们说,如果花了这么大工夫照顾它,然后又放它继续流浪,说不准哪天就不见了,要有始有终。”谢先生听从了宠物医院医生们的建议。

收养
绝育后不忍再让它流浪

花花跟儿子老虎(中)和花子(左)在沙发上睡觉(受访者供图)

花花的4个幼崽,一只不见了,一只死了。最终,花花的两个儿子也被谢先生一起收养。勇猛的那只,取名“老虎”。瘦弱的那只,取名“花子”。
 
谢先生在南岸区四公里的家有100多平方米。花花的家庭生活之路开始了。但它对封闭式的楼房不满意。除了喂食时高兴一点,平时在家里也不怎么跑动。谢先生甚至担心它得了抑郁症,怕哪天一个不小心,它就从阳台跳下去,探寻自由了……
 
谢先生和爱人每天分别两次带花花出去兜风。一到户外花花就兴奋不已,经常是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有一次跑得太远,花花走丢了。
 
谢先生一连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就在他准备向社会公布自己“偷狗罪孽”,接受谴责,并寻求帮助时,花花却又不知从哪个地方跑了出来。
 
但花花还是出事了——2008年1月一次兜风中,花花在跳跃小区一处堡坎时,冲得太凶稳不住,从10米多高的堡坎摔了下去。它爬起来艰难向前跑了几十米,再也跑不动了。

当年的X光片显示,花花通过手术植入钢钉(受访者供图)

花花手术后缝合的伤口(受访者供图)

送到宠物医院一检查,脊椎错位。“那个时候,重庆乃至整个西南片区,还没有给犬只做脊椎外科手术的先例……”曾经为花花治伤的胥医生说,一开始他们也建议谢先生,采取保守治疗,结局可能就是后肢瘫痪,然后给它定做风火轮,另外就是冒险请医人的骨外科医生来指导宠物医生做手术。
 
重庆市骨科医院一名骨外科专家在爱心打动下,同意试试。手术很成功,几个月后取下钢针,花花康复如初。
 
西南大学动物学院多位专家证实,花花的这次手术,开创了重庆犬类脊椎外科手术的先河,随后犬类脊椎外科手术才逐渐发展起来。

2009年,一篇学术论文发表在中国兽医杂志上,论文名称是《改良Wisconsin系统内固定治疗犬腰椎关节脱位》。除了这篇学术论文外,其他有关手术的细节,目前当事各方约定继续保密。毕竟骨外科名医跨界给宠物做手术,可能会引来一些争议。

 隐居
方圆2公里花花依然是大姐大

常年的朝夕相伴,让花花和主人亲密无间

这次事故,让谢先生和妻子决定提前进入归隐式的田园生活——早年,他们就在巴南深山置办了一处民宅,原本打算60岁后去住。“现在想来也一点不后悔!”谢先生说。
 
这里有偌大的院子,花花完全可以毫无约束四处飞奔,不远处还有一个大水库,夏天花花还可以继续去游泳。
 
花花依然不适应这样的生活,毕竟它一直在外流浪。通过3年的坚持,花花才习惯了一早一晚到自己的碗里找食物。
 
但花花依旧是那个霸气的花花。深山里的人家大都养了狗,谢先生带着花花串门,到了别人家里,花花俨然是主人,原本看家的狗狗,在自己地盘上也得把门口的位置让给花花。
 
每天主人都要抽出时间陪它散步
 
“也奇怪了,花花也没有跟他们打过架,但这些狗狗都服它。”邻居黄女士也养狗,她向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证实了谢先生的说法。
 
“以前晓得有条狗很凶,但很多年都没见出来了。”黄女士说的“很凶的狗”,其实是老虎。老虎继承了花花的霸气,但暴躁得多。它是被看管最严的,极少有机会到大院外面去溜达。
 
只有花花,即便有客人来访,也不需要被关起来,从来没被栓过绳子,漫山遍野跑,累了或者主人大喊一声,它又飞奔回来。

11岁,已入狗生暮年,花花还是自由的。

现身
希望给关心花花的人一个交代

当年,有个老人时常从双碑赶到渝中区来看花花(资料图片)

10年间,有人叹息花花被不法狗贩偷走了。还有人说中,看到珊瑚坝上有狗毛和狗皮,说是花花已经成了盘中餐……谢先生说,面对这些说法,他们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小圈子地告诉了极少数关心花花的热心人——它被收养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公开花花的去向,我们其实是不希望被打扰,希望有始有终把花花照顾好。”
 
但如今,留给花花的时间也许也不多了,是时候给关心花花的人们一个交代了。“我们尤其希望,曾经大老远从沙坪坝双碑到珊瑚坝来看花花的那位老爷爷,能知道这个消息。”谢先生说,他们带走花花后,也通过一些渠道打听了老爷爷的信息,想告诉他花花的去向,但是多年无果。
 
谢先生说,老爷爷喜欢看报纸,于是如今他愿意站出来,带着花花现身,算是一个交代。
 
“我们不希望被打扰。如果报道后有朋友提出探访需求,请帮我们婉拒。”临走前,谢先生慎重地对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说。

反应
长滨路的目击者希望花花回去看看

当年重庆晚报报道中,有目击者确实看到有一对中年男女在滨江路上喂花花,后来花花就不见了。中年男女,男的戴眼镜,两人都有些偏瘦,个头都不大……目击者描述的中年男女体征正好也与谢先生夫妇吻合。

9日,记者带着照片,找到当年的目击者。该目击者证实,照片中的谢先生夫妇,就是当年那对中年男女。

“真的是它给!竟然还活着啊?是不是以前的照片哟?”记者又展示了花花现在的照片,一泳者惊呼。

“把它弄回来我们看下噻。”长滨路上,依稀还有人记得这只花花狗。得知花花的消息,大家都很惊讶,“它的玩伴们早已失踪了,它还活着真是太幸运了。”

记者将大家的愿望转告给了谢先生。谢先生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拒绝了,“我怕把它带回去了,走不脱。”
 
新闻链接>>>

2007年8月1日重庆晚报报道:
《4只幼崽困珊瑚坝水中央
狗妈妈每天渡长江喂奶》
 
最近几天,在渝中区长滨路滨江公园,一只叫花花的成年母狗成了众多市民眼里的英雄。“花花,过来,这里有肉!”看见花花经过,不时有好心市民喂食,确保它不饿肚子。

花花的人缘来自其伟大的母爱——最近长江涨水,它的4个刚出生的孩子困在珊瑚坝孤岛上。为了给狗宝宝喂奶,它每天从长滨路上跳入汹涌的江水中,游到孤岛上给孩子们喂奶,然后又游出1公里多回到岸上觅食。每天两次,已有半月。
 
水困珊瑚坝 孤岛上有4狗崽

最早发现花花壮举的是市民黄平汇。黄先生是重庆搏英陈式太极拳社的会员,每天在滨江公园练习太极拳及横渡长江。7月中旬,暴雨袭击山城,长江江水猛涨,平时和陆地相通的珊瑚坝成了孤岛,不过,这个孤岛也成了黄平汇等人渡江途中休息的一个好地方。

7月27日下午,黄平汇等人游到珊瑚坝上休息时,意外在一个临时工棚内发现4只刚出生的小狗狗。4个小家伙都还没有睁眼睛,估计出生只有10天左右。由于洪水围困,珊瑚坝上仅存一块不足一千平方米的干地,四处都是空心砖和新栽的小树,岛上根本没有食物。

谁将4个小生命带到了孤岛?没有妈妈哺育,他们怎么生存?黄平汇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英雄狗妈妈 每天游过江喂奶

第二天晚上,黄平汇等人再次上到珊瑚坝,发现4个小家伙睡得正香。这一次,他们意外发现了小狗狗孤岛生存的秘密。

当晚7时许,一只花白的大狗急急从长滨路靠近菜园坝大桥的地方跳入咆哮江水,顺流而下,向江中心的珊瑚坝游来。湍急江水中,大狗高昂着头,拼命挥动四肢划水。不时有水浪打过来,有时一个浪子会把它冲出两三米远,但这一切却无法阻止它的行动。

10多分钟后,大狗游上珊瑚坝。来不及抖掉身上的水珠,大狗跑进工棚里。黄平汇等人发现,大狗是一只母狗,奶子很胀,明显是来喂奶的。

次日早上,在靠近滨江公园的趸船边,长江冬泳俱乐部的趸船船长周永和发现,大狗正从珊瑚坝上游顺水游下来,然后在趸船边上岸。

至此,给4只小狗喂奶的秘密揭开:大狗是岛上4只小狗的妈妈。它白天在岸上觅食,傍晚游到孤岛上给孩子们喂奶,陪伴孩子们度过长夜。

一帖网上发 感动网友市民

英雄狗妈妈和4个孩子的故事传开后,众多好心人给这只大狗取名花花。有知情市民说,花花以前生活在靠近珊瑚坝江面上的一条趸船上,后来该趸船老板易人,花花就成了一只流浪狗。

7月29日,黄平汇将花花的故事写成文字,托朋友周驰以《伟大的母爱不仅是人类唯有》为题,挂在中国宠物网重庆论坛上。一石击起千层浪,花花的伟大母爱感动了众多网友。

昨上午,不少网友不断给黄平汇和周驰打来电话询问狗狗情况。黄先生说,本来准备在网上直播狗狗的情况,并上岛去照些小狗狗的照片给大家看的,但是因为又涨水了,而且水流很急,只能作罢。

有网友要求上岛帮忙照顾,被黄平汇拒绝,“狗妈妈闻到生人的味道会很不安。希望大家不要去惊扰它们。”

为保证花花奶水充足,许多好心市民给它买来各种食物。市民江勇更是成了“狗老汉”,几乎每天都要花几十元钱给它购买食物。

黄平汇说,最近几天江水猛涨,要到珊瑚坝,就是有经验的游泳爱好者泅渡都非常危险,而花花依然坚持每天渡江前往照顾孩子。

江水猛涨 花花提前转移儿女

昨下午2时许,记者在位于储奇门的滨江公园里见到花花。花花不过是一只普通的母狗,毛发黄白相间,体形比较瘦弱,但奶子胀大,显示其正在哺乳期。

“花花,过来,我们回岛上。”黄平汇一声喊,花花立即温顺地跑过来。黄先生说,花花昨天中午突然反常地回了一趟岛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记者一行乘上渔船,逆流而上前往珊瑚坝。看见船向上游开去,站在船头的花花焦躁不安起来,双腿后蹬,准备跳入江中,江勇立即将它按住。

渔船离珊瑚坝还有七八米时,花花不顾人们的呼喊,如箭般射下船去,顺着由空心砖和沙袋垒成的小路一路飞跑。

珊瑚坝上没有淹及的地方已经很小。记者走近发现,黄平汇等人发现的小狗狗藏身的工棚也已被江水淹没了20厘米。

“哎呀,中午江水猛涨,小狗们肯定被冲走了。”黄平汇见状大叫出声。冲进工棚,竟不见了花花和它的孩子们。

会不会花花提前把孩子们转移了?众人立即四处寻找花花,终于在孤岛高处的一堆空心砖的空隙里看到了它。花花正安静地给4个孩子喂奶,小家伙们颜色有黄有白,长得肥肥胖胖的,依偎在妈妈的周围。花花一离开,它们立即钻进空心砖的间隙。

众人猜测,也许是花花觉察到江水涨得太快,才在中午上岛将孩子们转移到了高处。由于小狗狗们藏身处无法遮挡太阳,大家连忙用一块塑料布将砖堆顶部遮上。

黄平汇说,考虑到不好找合适的地方,大家暂时不准备为小狗狗们挪窝。等小家伙们长大一些后,将为花花和小狗找一个安全平稳的家。

下午4时,记者一行离开孤岛,无论怎么呼喊,花花站在水边,坚决不肯上船。见船远去,花花掉转头,飞快向高处的砖堆跑去。

责编 朱亮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