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公园和几代重庆人的故事 枇杷山公园将再次蝶变

发布时间:2017-08-30 14:13:55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何浩 实习生 吴燕楚 文 记者 毕克勤 图

引子:寻找神仙洞
 
在重庆,能和几代人都扯上关系的公园没有几个,枇杷山公园就是其中之一。现在她不仅是一种回忆,而且“花甲之年”仍然在服役。

60年一甲子,“花甲”公园在悄悄变化。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从渝中区了解到,作为渝中区今年民生实事之一的枇杷山公园改造项目即将启动改造升级。

主入口效果图

寻找枇杷山公园之前,是因为好奇公园入口的神仙洞。在渝中区城墙根下,有些老地名听上去就很有味道,总想让你探个究竟。

神仙洞在哪儿?按图索骥,从通远门出,沿老城墙,经过兴隆街,就是枇杷山正街,在正街斜坡上,路标指示枇杷山公园神仙洞入口,好奇害死猫,一直找这个超凡脱俗的“神仙洞”,想必洞中没有神仙也必有一个洞穴、一段轶事。

找了几天,不过60岁的老重庆,公园值班师傅冯守民冷冷地回了记者一句,“神仙洞只是一个大地名,洞穴不知道是真是假,年轻人,莫当真!”

虽然没有洞穴,地名仍然流传下来,冯师傅说,枇杷山正街之前还叫神仙洞街。大概70年代,神仙洞街改名现在的枇杷山正街至今。

“就像附近也找不到纯阳洞,不过现在还有纯阳洞小区,还有纯阳洞老酒馆。”冯师傅指着眼前两栋正在加固的小楼告诉记者,这两栋建筑就叫戴笠神仙洞公馆和军统办公室旧址,姑且你就把脚下当作神仙洞吧。

原来,“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一座军阀的私人花园
 
园内一景

进入路标显示上的“神仙洞”,公园的确别有洞天。不像现在种几棵树,栽点花都可以摇身一变公园一样,第一次走进枇杷山公园确实被惊艳到了,没想到城中心还有这么一个好去处。


园内绿荫参天,两人才能环抱的黄葛树随处可见,树根蹿出地面,将周围的山石牢牢地抓住,仅此,这座公园就应该有点年代了。公园有一条连接南北两个出入口的盘山公路,据说是当年迎接朝鲜首相金日成到枇杷山观景所建。此外,园内更多的是蜿蜒的青石板路,依着山势而上,公园顶端是一片休闲地,亭台楼阁,人造假山和园中流水相映成趣,活脱脱的一座江南园林风格。


枇杷山因何得名?传说有三:一是山上广植枇杷树;二是从高处俯瞰,山形像琵琶琴;第三,传说山上曾有仙女弹奏琵琶琴。对于弹琴的仙女,今日山顶公园一角,确还有一座琵琶女神像。

公园一角的琵琶女神

据史料记载,这里叫枇杷山是上个世纪40年代初,一本叫《重庆旅游指南》的小册子上,附有地图一张。大致在今三院一带画了一圈围墙,标上了“枇杷山”三字,这是最早出现在地图上的枇杷山。不过这个园子在当年确实声名赫赫,抗战时期这一片叫得最响的名字是“王园”,园中至今还有两栋小楼——正在修缮的王陵基公馆旧址和距其100米远的二楼一底的中西式砖木建筑“红楼”。

经历近百年风雨的红楼

“王园”的主人就是王陵基,据渝中区文管所相关负责人介绍,抗战时期,原国民党四川省政府主席王陵基在当时还是一片荒山的枇杷山上修建了一座占地面积30亩的私人别墅,取名“王园”,以独门幽静而闻名。原公馆附有14座房屋和一座碉堡,现编号为渝中区枇杷山正街72号,主楼即为“红楼”。

王陵基旧居效果图

据称,曾经的“王园”,南起枇杷山正街边,北止于罗家湾,正门开在今天的文化遗产研究院台阶前,北墙一直延伸到今天的中山三路马路旁,自20世纪20年代后期修建,经过数年营造,遂形成今天的规模,大致和现在的枇杷山公园面积相仿。
这就是枇杷山公园的前身。
 
一个还园于民的故事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老百姓真正走进这座公园还是在人民政权建立后。不过,这其中还有一段故事。

重庆晚报对“还园于民”的报道

解放初期的重庆,驻有三级机关:西南局机关;川东党委和行署机关;重庆市级机关。机关用房需求量大,收归国有的国民政府高官别墅、军阀公馆成了办公首选。由于“王园”位置好,面积大,自然成了办公用地。

从办公用楼到还园于民,重庆晚报曾经对这段历史进行了解密:据当时枇杷山公园相关负责人介绍,当时的市委机关起初设在学田湾大溪别墅“潜园”,因地方太狭小,后来又搬进“王园”。市人民政府机关进驻的是被没收的国民党重庆市长杨森的花园公馆“渝舍”。

邓小平知道这些情况后,对重庆市委、市政府占用可供市民休闲游玩额花园别墅很有意见,要求还之于民,“王园”就是其中之一。

与机关用房紧张相比,在邓小平心目中,人民休闲娱乐的事更重要。

在一次会议上,邓小平狠狠批评了时任重庆市委书记兼市长陈锡联。“你们的群众观念哪里去了?这是脱离群众,忽视人民群众文化生活,缺少群众的官僚主义!那么大一个重庆,连个公园都没有,你们居然把这么大片非常适合人民游玩的场所占了!”

“限你们搬出!一定还给人民,辟作公园!”邓小平以不容商量的口吻命令道。
陈锡联听到批评后,一时又无法搬出,心里很着急,专门写了一份检讨。1950年9月,陈锡联奉调离开重庆时,市委仍找不到地方从“王园”搬出,他再次向刘邓首长作了检讨,并向其他市领导交代,一定要设法从“王园”和“渝舍”迁出,把这些地方扩建成供群众游乐休息的公园。

1954年,重庆市委才具备财力物力条件从“王园”迁出,迁出后拨专款把“王园”扩建成枇杷山公园。“王园”的办公用房成了“市博物馆”,也就是现在三峡博物馆前身。
 
一群山城市民的记忆
 
园中制高点,曾经重庆人看夜景的首选

1955年,枇杷山公园正式对公众开放。第二年,枇杷山公园修建了盆景园,是当时重庆公园中最早建立的盆景专类园。1957年,红星亭在原“王园”碉堡的基础上建成,亭子呈八角帽形状,顶上一颗五角星,它曾是老重庆标志性建筑之一。据介绍,在50年代末和60年代,枇杷山公园还接待过朝鲜、柬埔寨等国家领导人。

晚上红星亭看出去的长江和菜园坝大桥

海拔345米的枇杷山在渝中半岛算得上一座“高峰”,和记者一起爬山的摄影记者也是位老重庆。他告诉记者,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和小伙伴爬到公园的最顶端红星亭,那是枇杷山,乃至当时重庆城区的制高点之一,“当时周围几乎没有高楼,红星亭赏重庆夜景,俯瞰全城,成了当时一景。”他回忆道,就像今天的南山观景台一样,站在红星亭吹着风,可以看到长江,附近的家,绿色圆顶的大礼堂,以及整个重庆城。

“枇杷山公园是几代重庆人的记忆,园中很多捷径小道就是我们走出来的。”85岁的渝中区文化部门退休干部李成刚说,枇杷山公园现在的走势,都与当时渝中区人逛山坡,按习惯爬坡有关。“以前那里很多朋友遛鸟,山上的长廊专门供人喝盖碗茶,还有最流行的老年迪斯科,打牙祭还可以去红楼饭馆吃正宗川菜。”李成刚说,大概在80年代,枇杷山公园更讲究了,山上建起了水池、长廊,档次一下又提高了。

 80后的戴佳印象最深的是和在图书馆工作的母亲去枇杷山游园,“当时娱乐方式少,游园是最有意思的过节方式之一,筷子夹珠子、套圈、蒙眼睛敲锣,去摆书展。”戴佳说,那里是当时仅次于人民公园和文化宫,最有人气的地方之一。

“现在公园除了晚上人们来散散步,锻炼锻炼,没有当年那么热闹了。”值班的冯守民显得有些黯然神伤,他说70年代公园还有几只猴子、孔雀,现在动物没了,周围楼也高了。
 
一个老公园的未来
 
60年一甲子,“花甲”公园在悄悄变化。

日前,记者发现,公园北侧靠中山二路的沿街商铺差不多已搬迁完毕,山上的王陵基公馆旧址也在封闭施工,枇杷山公园将再次迎来变化。

枇杷山公园修缮现场

记者从渝中区了解到,作为渝中区今年民生实事之一的枇杷山公园改造项目即将启动改造升级,据悉,枇杷山公园改造项目总占地面积约7.67万平方米,将分两期进行。其中,一期占地面积约5.67万平方米,以保护提升为主;二期占地面积约2万平方米,以扩容改造为主。 目前项目一期已完成施工图设计。

改造后的效果图

怎么改造?“延续城市记忆。”渝中区市政园林局管理局相关负责人用六个字概括了公园打造的目标。比如,挖掘与枇杷山有关的历史人物故事,布局故事小品,打造枇杷山公园历史大事件展示厅,同时在公园观赏性、运动健身、艺术养生和文化创意功能上进行丰富。

 在配套上,公园的地面铺装、入口展示将更符合巴渝特色中式园林的风格,入口处将以浮雕展示过去吊脚楼及枇杷山历史文化。值得一提的是,枇杷山公园还拟将在主入口处打造一个两层地下停车库,同时,公园还考虑引入文化创意产业等。
 
多知道点:枇杷山公园南入口的枇杷山正街“隐藏”的重庆美食也是声名在外。上过《舌尖上的中国》的晓宇火锅、地道“吃货”热捧的熊猫火锅、纯阳老酒馆等。

除了王陵基公馆,附近还有戴笠神仙洞公馆及军统办公室旧址、中共重庆市委枇杷山办公楼旧址、枇杷山后街的李宗仁官邸、菩提金刚塔、抗建堂、国民政府立法院、司法院、藏蒙委员会旧址等。
 
见习编辑 杨昇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