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新闻 | 20年后去看小学老师 一句老实话把小胖娃惹哭了

发布时间:2017-09-10 11:55:07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文翰  铁马小学2003级2班同学供图

记者和同学去看望小学老师潘老师(右三)和涂老师(右四)

对于大多数走入社会的人来说,小学老师的印象可能都会有些模糊。但从我7岁起到现在27岁,小学语文班主任潘老师从未离席,她依旧用一言一行照亮着我前行。

9月8日下午,我和几位同学去看望潘老师,并给她如今的学生送去糖果。一个胖胖的小学生问我们:“20年前潘老师是不是这个样子?”不晓得哪位同学说了老实话:“我们长大了,潘老师当然会老。”

小家伙感情丰富细腻,瞬间泪水滂沱起来。潘老师揉了揉他的脸,将他搂在怀里安慰着。旁边的我们,仿佛时光倒流,小学时光历历在目…….
 
不愿麻烦学生:相见不如怀念

我小学就读于九龙坡区铁马小学2003年级二班,全班56人,毕业后因为组织委员璐总等同学努力,微信群加上两位老师,现在共32人,半数人比较活跃。

9月2日,璐总提议,9月8日星期五,大家去看望两位老师,顺便聚聚吃饭,同学们踊跃响应。

对于曾经传道授业的老师,我一直心怀感激之情。数学老师涂老师,曾经免费帮我把数学成绩从80多分补到100分。毕业考试后,她自掏腰包,请学霸、学酥、学渣等一群小学生吃校门口烧烤。平时习惯吃豆皮、年糕的我们,莽起吃肉串,十几年前就除脱她几十块钱。

语文班主任潘老师,可以说道的内容更多,我们这届是她第一个带完六年的班级,我们的作文本被她保留至今。在上次同学会上,她带着厚厚一叠作文,如数家珍地向大家回忆起种种往事,这并非是她记忆超群,而是过目走心。

起初,对于看望一事,两位老师是拒绝的。潘老师告诉我,经过她们两人商量,时下我们正是比较辛苦的阶段,忙挣钱,忙工作,忙结婚,忙带孩子……两人是过来人,也深有体会,心意收到并感动。

潘老师给我微信留言:“相见不如怀念,懂得就无须告诉。让我们彼此把爱和关切装在心里,好吗?”毕竟是老师,说话水平就是高,这话我接不上。

老师微微一笑  容颜已经变老

如今的潘老师在课堂上(视频截图)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过一干同学的软磨硬泡,两位老师还是同意了。9月8日下午,我们带着鲜花糖果如期而知,花献老师,糖送学生。

涂老师正在上课,我们在潘老师办公室吃着涂老师给我们准备的水果,喝着潘老师泡的茶水,好不开心。

让我意外的是,潘老师安排了一个“采访“环节,让她现在的学生提问曾经的学生,她重点介绍了我——是她给学生们提过的那位记者学生。

只见小朋友们发出拖长的”哦“,我确实有点紧张。被提问的内容记不得了,但是我以过来人的身份,建议向提问我的钢牙小弟跟潘老师好好学习写作文,因为女同学除了会喜欢帅气BOY、运动BOY,也有人会喜欢文艺BOY。

接下来,一个长得白白嫩嫩、可爱帅气的小胖娃儿提问:“你们小时候潘老师额头也会发光吗?“一时间,我们没听明白小胖娃儿的问题(事后,我才明白小胖娃儿的意思:潘老师额头较高,油性皮肤,站在讲台上,加上灯光照射,就有了他所说的额头发光)。

他又换了种说法:”你们小时候潘老师也是这个样子吗?“    作为小学当过班干部的人,我的答案肯定是:“潘老师还是和原来一样漂亮!“然而,话没出口,不晓得哪个语文成绩不好的同学,说了句老实话:”我们长大了,潘老师当然会老。“

小胖娃好像不能接受潘老师会老这个事实,眼眶红起,眼睛水包起。因为是来到讲台附近提问,他小小的身影站在那里,显得很无助。

潘老师看着伤心的小胖娃,对着他笑了笑,又揉了揉他肉嘟嘟的脸,将小胖娃搂在怀里,小胖娃慢慢平静了下来。我注意到,有些小朋友眼眶也包着泪,整个场面有点悲伤……

听说老师会老,学生小胖哭了,老师暖心安慰

这种时候,还得潘老师来圆场,她对着自己的两代学生说:“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你们长大了,老师自然会老。但重要的是,让我们珍惜彼此相处的时间,即便以后不在一起,回忆起来也会很温暖……”
   
一只英雄笔 伴随我前行

小学毕业照(前排右五是潘老师)

还记得,当年小学毕业时,铁马小学共有3个保送育才中学的名额,我是班上唯一保送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潘老师包庇及从轻处罚过我多次,以至于学校保安都不相信这个事实:”你都考得起育才中学呀!“

小学一年级歌咏比赛,合唱《小螺号》,图中指挥者是潘老师

不蒸馒头,总算争了口气。暑假里,潘老师请我去杨家坪步行街,吃了人生第一次牛排,是当时颇为洋气的豪客来。

上桌时,牛排滋滋作响,不知深浅的我,切了嘿大一坨送进嘴里,烫得飞起,下意识反映想吐出来,毕竟老师坐着对面,碍于面子,我遭烫得咬牙切齿,却只能装作无事。事后三天,天天只能喝稀饭。

除了开“洋荤”,当时她还送了我一只洋气的英雄牌钢笔,可惜的是上初中没多久就搞丢了。如今,我才明白这只钢笔的寓意,是希望她的学生能做生活中的英雄。

小学期间,同学们在做游戏

时至今日,潘老师时不时会评论我的朋友圈,引经据典的同时又加入自己的观点,这样清丽隽永的语言风格,让我仅凭文字就能知道出自她手。而我也会转发教育方面的文章给她,针对时事率性交流一番。

她曾自嘲:“老师离开学校往往一无是处,我只好住在红尘边上,一边品人世沧桑,一边听宫阙佳音……”

就在昨晚,我向潘老师诉说了些许生活工作中的烦恼,她赠我一段名言,在此借花献佛,送给各位——

当你的才华还撑不起你的野心时,你就应该静下心来学习;当你的能力还不能驾驭你的目标时,你就应该沉下来历练。梦想不是浮躁,而是沉淀和积累。只要拼出来的美丽,没有等出来的辉煌。

责编  朱亮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