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谢谢老铁!对对对”:快手最红奶奶和背后的年轻推手

发布时间:2017-11-03 19:18:01 来源 深一度

两位奶奶和年轻人一起表演尬舞

81岁的韦玉琴弯腰接过水果,还没来得及说谢谢,穿着超短裙,踩着松糕鞋,挑染着几缕红头发的女孩,两根剪刀手指已经比到了她脸庞前:“宝宝们,你们看,我已经到了时尚奶奶家里,就是那个‘对对对’奶奶组合。”

韦玉琴和女孩的脸一起铺满在手机直播画面上,在线人数从几百迅速飙升到数千。女孩兴奋地鼓励大家:“宝宝们继续点亮,为奶奶点亮,把人气上到一万。”韦玉琴对着镜头灿烂笑着,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更多时候,有粉丝千里迢迢赶到广西柳州,只为拿着手机找她自拍合影,随着“叮”的一声响,她看到了照片里跟随着手机主人被一同磨皮的自己。

87岁的覃翠琼是韦玉琴的搭档。很多个夜晚,她陪着韦玉琴的孙子“啊龙龙”一起直播,配合说几句“对对对”。靠着红皮衣,彩光墨镜,敞篷豪车,醉酒,再加上霸气又接地气的“流行语录”和标志性的“对,对,讲得对”捧场话,两个老太太已经红到快手平台外,长期“霸屏”热搜榜,网上还流传着各种尴尬姐妹花的视频段子。

最早发布两人视频的账号,韦玉琴的孙子“啊龙龙”,注册仅七个月,已经拥有近300万的粉丝,每次直播有上千元收入。而目前,关于奶奶视频的发布账号则有10个,背后分别有10个年轻人在运作。这个“推手”团队中,最大的27岁,最小的仅18岁,最高学历是中专,多数是早早辍学的城乡接合部少男少女。在直播平台上推动奶奶更红,是他们目前一致的目的。而未来,每个人都面临如何让自己更红的难题。

自残遇冷和意外走红

“帅哥,约吗,带你去撩妹,带你飞遍整个柳州。”

8个月前,穿着家居服的韦玉琴,第一次坐在摩托车上,在孙子“啊龙龙”的提示下,不带任何渲染地用柳州话讲出这句。没想到,在以各种“奇葩搞笑”集锦的快手上,这条丝毫不费力的视频,很快就上了热门,粉丝“蹭蹭”上涨,“啊龙龙”第一次找到了“火”的感觉。
  
而在“啊龙龙”初“火”的3月,快手刚获得腾讯3.5亿美元融资,用户量超过4亿,日活量5000万。
 
早早辍学混社会,只能靠夜晚摆地摊,卖10元一个瓷狗狗的“啊龙龙”,之前早在快手上注册了账号,初衷就是想认识点朋友,也期待靠打赏挣点钱。 
 
“那时候,我只能学着别人自虐搞笑。"“啊龙龙”看了平台上那些粉丝多的主播,觉得要么就是吞奇葩食物,要么是喊麦高手,或者是美女帅哥,而再看自己,实在平庸无奇。别无他法,他也选择了快手上最常见的搞笑视频路线。“在大冬天,把鞭炮绑在身上,点着后,炸得自己到处乱跑,再跳进冰冷的池塘;和小伙伴走着走着,被人使劲推下几米高的土坡,砸在田里”,“啊龙龙”说,有时候拍摄者一次没拍好,只好再多摔几次。 
 
“鼻青脸肿是经常的事情,也觉得自己太惨了,但是最惨的是,这么辛苦,作品也不上热门,也不涨粉丝。”刚开始做快手的时候,“啊龙龙”不敢告诉家人他在自虐。

事实上,“啊龙龙”也不是柳州的个案。目前团队的核心成员,摄影师阿杰,在刚注册快手账号的时候,也试图通过自虐博眼球。

“腿上绑着木夹板,在楼上装出一不小心的样子摔下桶里,肋骨差点骨折,到现在还没好透,一到下雨天腰就疼。”之前在夜市摆地摊卖两元物品,又急切想要挣钱的阿杰,比“啊龙龙”更想出名。也许因为同样的经历,两个人很快就在同城认识,并决定一起想创意拍段子,想在快手上有点名堂。
 
“啊龙龙”在家捣鼓直播时,一开始并没有奶奶的事,后来奶奶意外出镜,却备受网友关注。阿杰就找“啊龙龙”商量,要不要让奶奶出镜试试看。

两个年轻人折腾自己到全身酸痛也上不了热搜,奶奶随便在摩托车上说句话,就立马上热搜,“啊龙龙”和阿杰醒悟过来,奶奶才是不可复制的。
 
后来,他们就总让奶奶演。没过多久,奶奶的闺蜜,87岁的覃翠琼偶尔来串门,也入了镜。覃奶奶因为年龄更大,说不了太长的话。一次偶然的排演,“啊龙龙”在教奶奶如何拍摄时,覃奶奶突然插了句对对。“当时莫名就觉得很有喜感。”
 
到今日,覃奶奶的台词和动作,基本固定到举手喊“对,对,讲得对”,这反而成了之后快手“老铁”们对他们最熟悉和期待的笑点,一直延续到今天。

阿杰想通过自虐达到“搞笑”效果,但并没有带来多少人气。

创作与炒作 

流量很快就带来财富。“啊龙龙”不再去摆地摊卖陶瓷狗了,阿杰的两元夜市摊商机也被人复制多个,索性,两人都卷起地摊,在2017年的春末,一起扎进了“快手”。
 
两个人商量了合作的模式,就是一起想段子,一起找奶奶拍,谁想出来的段子就在谁的平台放,每日直播的打赏各人自己领取。
 
“拍段子并不挣钱,只是为了吸引粉丝,只有直播送礼物打赏才是钱”。阿杰羡慕“啊龙龙”有着强大的亲奶奶资源,他可以每天一场直播,而一场直播的打赏能达到七八百元。阿杰则一周一次和奶奶直播,这机会还是跟“啊龙龙”争取来的,“不然人家以为我偷的奶奶视频呢”。
 
阿杰觉得,粉丝很认原创,偷盗创意注定做不大。目前团队已经有10人,而有专门时间和奶奶进行直播的机会,全由“啊龙龙”决定,至今也只有“啊龙龙”和“阿杰”有这个机会。
 
每天,“啊龙龙”和阿杰都会碰到质疑他们炒作甚至利用奶奶挣钱的粉丝,有的说话很难听,但两人都不会回骂。“粉丝就是我们的根,只能跟粉丝解释,不能骂。”
 
有一次拍摄视频时,一位粉丝疯狂飙脏话质疑,“啊龙龙”一边把短T恤卷到肚皮以上,对着视频拍自己的肚皮,一边笑着说,奶奶没有不开心,奶奶是开心的,你真是太坏了。他举起手示意覃翠琼,覃翠琼就喊“对,对,讲得对”,视频那头突然就笑了。没有粉丝继续质疑,“啊龙龙”很得意地笑了。
 
 “没有奶奶我或许什么都不是,但是努力和付出成正比,我每天每夜也在拼命工作,我背后的努力你们看得到吗,网络的小喷子。”在凌晨3点39分,有点委屈的“啊龙龙”在朋友圈写下这些。阿龙觉得他在全心全意做这个,而奶奶们也从最开始的好玩,慢慢意识到每天都不可以停。
 
在快手“时尚奶奶啊龙龙”账号上,单个视频阅读量最高已经超过600万。其中一条播放量超过400万的视频是这样的:韦玉琴穿着豹纹裤和满是椰树图案的短袖,摩托踏板上放着一箱啤酒,两人一人拿着一瓶啤酒,韦玉琴讲“姐妹,今天我们走到哪里就喝到哪里,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覃翠琼则举起酒瓶表示赞同,“对,对”。这条视频仅有13秒,却帮他们涨了8万粉丝。”
 
一条短到10秒钟的视频,却可能因为语速的快慢,或者光线角度,甚至啤酒瓶摆放的问题,需要重录多遍。记者现场看到,为了录一位奶奶咬着吸管听音乐“不小心”飙出牛奶到阿杰脸上的镜头,前后拍了近两小时才算合格。废了两瓶牛奶,湿了一条裤腿。阿杰说,眼神和动作“要做到真的不经意”,粉丝才觉得真的好笑。
 
“今天你看我不起,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女人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这些社会流行语,团队里每个人都要不断刷各种平台去搜集,生活压力最大的阿杰经常失眠,“想段子想到头炸裂”。
 
和痛苦伴随的是视频能上热搜,这绝对是最开心的时刻。
 
9月17日这天,一名有两千多万粉丝的网红来到“啊龙龙”的直播间,说他觉得两位老奶奶不是炒作,而是为大家带来开心。这让“啊龙龙”兴奋不已,一连在朋友圈发了三条。

尽管年轻人创作痛苦,两位时常穿情侣装出现的高龄奶奶,以黑社会女老大、醉酒豪饮老太婆、心灵鸡汤金句人生导师、时尚装扮姐妹花的角色现身,用霸气的表情,豪气又强硬的金句,以及永远的“对,对,讲得对”捧场话,使得他们的视频频频上热搜,奶奶们越来越火,加入“啊龙龙”团队的人也越来越多。

彩光黑镜是奶奶的常用道具

城乡接合部的少年推手

要找到“啊龙龙”的家,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和中国任何一座城市的城中村场景类似,这里有低矮参差不齐的房屋,裹成一团的电线,门口晾晒着各色衣服,摩托车的马达轰鸣贴着石板。在柳州市柳南区的城中村,只要一提时尚奶奶,很快就有人凑上来指路。
 
“就那群男男女女,染黄毛,紫毛的,玩快手的。”因为两位奶奶的出名,邻居们多了很多谈资。
 
四周环绕着许多新建的楼房。“啊龙龙”和父母、奶奶一大家子人,以每月1000元的租金租住在一栋阴暗破落的院子里,抬头就可以看见近在咫尺的新楼盘。院里还堆放着”啊龙龙”没卖完的陶瓷狗,几乎每间房都是黑漆漆的,但房门外的几百个空饮料瓶却是说明人气之旺。“啊龙龙”的妈妈说,现在家里每天都要喝掉一桶饮用水。
 
院子里,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屋子格外明亮,显得特别不和谐。白亮的墙壁,超大的白炽灯,水泥地,木条长凳,老远就能从不甚干净的窗户看到超大的电脑屏幕。
 
“这是我们的直播间,新装修的,有空调。”“啊龙龙”说,自从两个奶奶火了以后,他花费七八千元买了电脑,家里的哥哥帮忙装修粉刷了这间房子。
 
中午12点以后,这条安静的城中村街道就会响起超大声的低音炮音乐,这相当于宣布,团队要开始拍段子了。这时,人员陆续到齐。团队刚起来的时候,阿杰会最早到,尽管他经常直播到凌晨两三点才睡,但是他总是有队长包袱,觉得自己要以身作则,团队才能更加上进。但是后来,面对经济压力,经常直播到凌晨的他也会迟到。
 
在团队里年龄最大的阿杰,面临的更多是家庭压力,“没有女朋友,老家农村还是土房子,被邻居嘲笑”。曾经在天桥下捡过菜叶吃的阿杰,逼着自己每天都要有进步。

每天给阿杰打下手,专门在平台发布拍摄花絮的阿吉,以前做房地产销售,后来觉得没什么前途,就放弃了,“我感觉我做不了上班的活儿”,阿吉说他并不在意粉丝涨得慢,就是图个好玩。

染着蓝色蘑菇头的小男生陈木熙,粉丝已经有82万,以前做微商卖护肤品,现在跟着奶奶一起拍搞笑,情感视频,自创的段子里总是被扇巴掌,他觉得“这样女孩子看着爽”。
 
大树是个有点腼腆爱笑的男孩,喜欢穿无袖的长衫,戴鸭舌帽,本该在南宁上中专,却因为“想学室内设计却选成了家居设计”,对学业不感冒的他选择休学,也靠奶奶拍段子涨粉。大树说,他父母都是农村的,“并不知道他辍学来玩快手”,要知道,估计要打死他。
 
“挣钱吗?”
 
“当然挣钱啊。”
 
大树热烈地表达对现在生活的满意:“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我,我想认识更多的朋友,和奶奶一起拍视频每次都很多人观看。“
 
蓝鬼在里面年龄最小,18岁。他有一辆“hello kitty 粉”的小摩托,瘦长身材,喜欢穿紧身T恤紧身白色长裤,喜欢载着女孩子在城中村的巷道里扭来扭去。他的视频基本是找奶奶一起跳尬舞,各种抖腿,慢车,社会摇。他总是动作最妖娆到位的那个。全职做快手,“我爸妈知道了,肯定说我不成器”,他笑着说这句话时,载着抽烟、穿超短裤、染紫色头发的姑娘,猛加油门一溜烟跑了。
 
杨宝是团队里加入较晚但活跃度很高的女孩,她的学历相对较高,上完了完整的大专,还在当地的五菱汽车公司上过班。这是一份在柳州当地较为体面的工作,但她受不了朝九晚五,先是做了微商,在阿杰的介绍下找到了奶奶。“我自从做了主播,变得特别活泼,什么话都敢说了。”

在城市并不大的柳州,杨宝每天要穿越整个柳州打近半小时的出租车到“啊龙龙”这里,而在出租车里,她已经早开了直播,开始各种嘟嘴做鬼脸,开始跟粉丝分享从穿衣打扮到上午吃了什么等各种琐事。
 
基本上,杨宝一到,团队就开始准备拍摄了。奶奶成了稀缺资源,为了照顾她们的作息,每天10个人只能拍3段视频,所以一个人的账号,基本每两天才能轮着一次。但他们乐此不疲,觉得又可以挣钱,又很好玩。当然,他们也承认,这一切,都离不开奶奶,毕竟每个人都在全职做快手直播,都把自己的青春砸了进去,“奶奶就是WiFi,谁都想来蹭下热点。”

热闹过后,奶奶一个人做饭。

奶奶红了,我们啥时候红?
 
在团队里,时常会有一些小摩擦,有些是拍摄时间的冲撞,有些是金钱的利益分割。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在团队里做了些事,回报率却不高。比如和奶奶的直播时间,阿龙可以每天直播,其他有的人却没有一次机会。

阿杰觉得明明刚开始和阿龙一起想出拍奶奶的创意,团队里的视频把关也是他,但是自己什么也没获得。“除了直播机会多,两个奶奶参与的所有广告收入是‘啊龙龙’的”。阿杰坦言觉得自己投入团队的时间很多,但是却没有“公正”的利益分割。“每个人想段子跟奶奶拍,直播打赏自己得,一起推奶奶红。”

“啊龙龙”觉得这很公平,而且覃翠琼每月近2000元的报酬也是他在给。阿杰说,争执的时候,阿龙曾经告诉他,“奶奶不是公共资源”。他也承认,毕竟韦玉琴是阿龙的亲奶奶。

10月12日,一位奶奶出去玩,忘了告诉大家,中午大家都到齐了,却没办法拍素材,计划一下被打乱了。“啊龙龙”赶紧召集大家开会。而阿杰也感受到危机感,一旦奶奶产生情绪或者是身体欠佳、出门,视频就无法拍摄。而只要超过两天不更新段子,大家看不到奶奶,粉丝就会蹭蹭地往下掉。而只要有一些好的视频,上个热搜,粉丝又会涨起来。“但是,每个网络主播,除非不是靠这个为主业的,其他都会很在意。”
 
阿杰说快手是自己押的一个宝,如果不能尽快获得更多收益,自己就很被动。他羡慕那些才艺多,会和粉丝互动的主播。他的脸上总是长痘,为了上镜好看,他可以控制不吃辣椒。而他的眉毛,还做了韩式半永久美容。
 
“你怎么还像爱美的女孩一样?”
 
“眉毛有点杂,上镜不好看,另外,是朋友拿我做实验。”阿杰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
 
拍摄短视频时,他自学学会很多拍摄技巧,也是说“不行”最多的那个。“做就要做精品,不能有一个不好的,那人家看到了就会知道你以前有多low”,阿杰删掉了之前“虐待出彩”的很多视频,现在剩下的几乎都是和奶奶一起的视频。“只有45个了,个个都是精品”。他每天都为粉丝增长发愁,毕竟自己的46万粉丝,放在快手平台里,“太没有名气了。”

很多时候,阿杰一个人在家,扭动着身体给粉丝跳舞活跃气氛时,还是有人跳出来说,你别扭了,我要看奶奶。阿杰一般沉默不语。

同样的情况,也困扰着“啊龙龙”。“没有奶奶在,直播的效果差很多,在线人数很少,差七八倍”。经常有人叫他闭嘴,说要看奶奶,这时,“啊龙龙”一般会说“奶奶在休息,等下就过来”,以缓解粉丝的心情。而更多的质疑则是觉得他靠压榨奶奶为自己谋利,“啊龙龙”说自己现在每个月要给两位奶奶买不少衣服当道具,而覃奶奶,他每个月会给近2000元的酬金。“我奶奶跟我们在一起生活,我们一起让生活变好,有什么是我靠奶奶的呢?”
 
还没有获得和奶奶一起直播机会的其他人,则靠尬舞,卖萌以及出位的语言尽力去吸引粉丝。但是都没有跟奶奶在一起有光环,也没有奶奶红,这让大家既开心也担忧。

 “粉丝上不去,你们媒体报道了也上不去,给我们带来不了直接的效应。”阿杰说。看到快手的用户数量已经破6个亿,他既惶恐又开心,这意味着机遇与挑战并存。但是奶奶们,则显得轻轻松松。
 
“你懂老铁吗?”
 
“没懂。”
 
“双击666呢?”
 
“没懂。”
 
“点亮呢?”
 
“没懂,没懂,都没懂!”韦玉琴使劲摇头。
 
她只知道直播时有人送礼物,就该喊“谢谢老铁”了。孙子“啊龙龙”说要上下人气的时候,她就把两只手平行地上下摇动。随着音乐声,“啊龙龙”声调开始起高,停下的那一刻,她看到孙子脸上的笑容,知道人气够了,手慢慢放了下来。而直播间里,每晚都能看到覃奶奶喊“对,对,讲得对”之后网友就开始各种刷屏送“啤酒,皇冠,打call”,这些礼物粉丝都需要花相应的快币购买,主播也都能兑换成钱。直播间里一阵欢呼,仿佛他们从来不曾听到过、被满足过一样,永远那么激动。
 
“啊龙龙”说,他也想做一盘粉丝吃不够的菜。他在等待机会。

见习编辑 欧鸿  总值班 刘涛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