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看见 | 重庆惊现128斤陀螺王 力大技术好4个人才能启动它

发布时间:2017-11-05 10:31:39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李琅 记者 何浩 毕克勤 文图
 
重庆陀螺界,近来诞生了一个“王”,在重庆老年朋友圈爆红。他的主人,是一群乐观豁达的重庆人,不仅把它视若珍宝,还把它耍出了境界,耍出了国际范。

11月3日下午2时,江北区城市经典小区一栋居民楼内,一间麻将室正搓得热烈,旁边一间神秘小屋,关着门。

可放音乐的陀螺

十几分钟后,几个老年壮汉径直开了门,像是常客,屋内还是摆着麻将桌,只是桌上不是麻将,是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陀螺。轻的,有一两斤;重的,十几斤到几十斤不等,倒放在地上的陀螺,有点胖,128斤。

“哈哈,你在重庆找找看,没得比它更重的,这是陀螺王!”一名壮汉忍不住笑了。

接着,两个力气大的壮汉,把事先准备好的几个铁拉车弄进来,把小陀螺先抱上车,再来合力抱大的,两人默契地岔开马步,深呼一口气,熟练地搓搓手,下蹲。你抓住陀螺王的水桶腰我抬屁股墩,猛地大喝一声“嗨”,陀螺王终于上车了。

好陀螺配好鞭

这动静确实有点大,搓麻将的几个人凑热闹,一瞅,重庆言子瞬间蹦出来:“天呐,好得行,没见过楞大的陀螺,会耍!”在麻友们目送下,壮汉们推着陀螺方阵,背好鞭子,要去大剧院大显身手。
 
128斤陀螺王  4人10分钟才启动它

每个资深人家里都有各种规格的陀螺

因为太重加上传统的仪式感,128斤的陀螺王很少露面。从城市经典小区到江北大剧院,上车和下车陀螺王要由两位壮汉“护送”,下梯坎的时候,抬着陀螺王的两位壮汉没走几步早就汗流浃背。

陀螺王的主人、近60岁的桂世斌是江北这支陀螺队的老大。他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一般有陀螺界的重要客人来切磋或者重要日子,这个128斤的陀螺才会现身。启动它,必须得桂世斌亲自掌陀。

扛起宝贝出门

“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陀螺。”在江北大剧院一现身,陀螺王自然成为广场上的焦点。“好大!”“怎么打得动?”“快点拍几张发朋友圈。”广场中央,一个脸盆大小的铁盘、一个由钢筋条打造的“T”型器具,旁边就是全场眼睛紧盯的陀螺王。

128斤的陀螺王是胶木制成,直径约40厘米,高约50厘米。和小时候玩的陀螺不一样的是,它的陀螺尖上是一颗钢珠,最上面陀螺圆心所在的地方有个小孔,小孔的直径和“T”型钢筋条直径差不多,小孔直通陀螺尖钢珠所在的地方。而这个孔道,就是陀螺启动的关键。

桂世斌一身白色运动装,手戴护腕套,脸上不苟言笑的表情显得很严肃。他默默地走到陀螺边,深呼一口气,半蹲,旁边的人将128斤的陀螺放在铁盘里扶正,他将”T”型钢筋条的一端插入小孔,两只手握住钢筋条的另外两端,旁边扶住陀螺的人默契地退下,陀螺王“立”了起来。

128斤大家伙走哪都是重点照顾

“兄弟们,动起!”“啪!啪!啪!”旁边三位头发花白的壮汉挥舞着手里的鞭子,你一下,我一下,三人你来我往,你上我下,速度不是很快,但是每一鞭下去力道够足,声音够响,打在陀螺身上都恰到好处。这个场景,不禁让人想起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大战少林寺渡字辈的三大高手,三大高僧组成的金刚伏魔圈,全靠深厚的内力和几十年形成的默契,他们手中的武器正是三根鞭子。

虽然每人手中挥舞着近两米的鞭子,看似各有自己的挥鞭方式,但是他们却很默契。打了十来下,三位壮汉满头大汗,满脸涨红,看得出很吃力。不过陀螺显然并不领情,虽然绕着圆心中间的钢筋条转动,显然速度没上来。

“上战场!”

“再来几鞭!”桂世斌说到,此时,旁边另一位老人接过鞭子,继续抽打陀螺,这样你一鞭我一鞭,陀螺在老人们的接力赛中,接近10分钟时间,才把它转动起来。
 
打陀螺治“百病” 还是爱情保鲜剂

过限宽桩费劲

此时,桂世斌小心翼翼地抽掉陀心的钢筋条,他拿起鞭子,开始一展身手。

和刚才几位老人不一样,桂世斌离陀螺保持着1米左右的距离,右脚踏前,左脚撑后,形成标准马步。挥鞭的时候,双手抱着鞭子把手,在头上旋转360度。

到达广场时已是大汗淋漓

“啪!”一鞭下去,恰好打在陀身中间,响彻行云!每一鞭都气定神闲,潇洒自如,广场中心只属于他一个人。

“打陀螺很有技巧,挥鞭、用力、频率、换气都有讲究。”桂世斌告诉记者,打这种大陀螺不能太快,体力承受不起,不能太慢,陀螺容易“死”。鞭子落得太高,容易打空,鞭子太低,容易搅住快速运转的陀尖,导致陀螺立刻“毙命”。




启动大陀螺,得力气大技术好的几个人配合才行

3年前,桂世斌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开始接触陀螺,“当时我有很严重的肩周炎,洗脸的时候右手都抬不起来。”桂世斌说,打了几天陀螺,右手可以慢慢抬起来。从此桂世斌和陀螺结上不解之缘,打陀螺,交陀螺界朋友,甚至收藏陀螺。“现在家里的陀螺大大小小不下20个。”

“当时江北打陀螺的只有40来人,都是打得小型陀螺。”桂世斌说,现在江北陀螺队有300多人,最大的85岁。

当天,81岁的长安厂退休工人王林兴也来到大剧院打陀螺,他的陀螺3斤2两,是个不锈钢材质的陀螺。“我每天只打1小时。“王林兴说,打陀螺全身都得到锻炼,这两年感冒都少有。

63岁的陆思秀当天没有打陀螺,她不是每次都要上场,更多时候愿意当观众,或者后勤服务员。她陪练的主要目的,是要支持大3岁的爱人锻炼,一起健康生活,夫唱妇随。

“自从老公开始打陀螺,我们就没吵过嘴,这一年,像年轻时候谈恋爱。” 陆思秀说,两人从长寿川维厂退休后,回到主城过老年生活。每天清晨,两人背着鞭子提着陀螺,坚持去鸿恩寺公园锻炼,就像从前一起工作一样,形影不离。爱人打几十斤的陀螺,她就打几斤的,有时候不想打,她就跳绳和原地小跑。总之,每天打陀螺那一个多小时,是夫妻俩最享受的时光。

“以前,他的唯一爱好就是喝茶,不爱运动。”爱人结婚那会儿是标准体重,退休后变成230斤的胖大哥,陆思秀担心爱人身体,又急又劝的。“现在他体会到运动的乐趣了,我愿意把游泳和打网球的时间,用来支持他、陪他。” 陆思秀的用心,爱人自然感觉得到,两人相处的方式,越变越舒适,甚至有时候喜欢腻在一起,几乎不吵架拌嘴了。

“没想到,打陀螺还打出了一个婚姻经,其实婚姻保鲜的秘诀很简单,培养一个共同爱好,那效果立马见效。”陆思秀和爱人打陀螺这一年,爱人成功甩肉40斤,还打出了一个减肥经。

其实在队里,拥有这番甜蜜的老夫妻不止这一对。他们想说,热爱运动的家庭,总会不经意间收获幸福。而相互陪伴、理解的婚姻,才能越变越甜。
 
七旬婆婆自编陀螺舞  “打走”30多年麻将瘾

看是小陀螺,也有几公斤重

在大剧院表演打陀螺的老人中,一个上身穿花朵衣,下身穿运动裤,耳戴银耳环,手戴花手镯的双鞭婆婆,走的是自嗨风格,完全不在乎旁人怎么看她。

婆婆七旬了,完全看不出她的岁数。手上握的双鞭有点意思,必须把录音机调到最大声,必须放她爱的音乐,《红色娘子军》、《小苹果》、《太阳出来喜洋洋》……她才愿意打给你看,并且,只打3斤重的陀螺。

安妈自成一派,随着音乐挥鞭,婀娜多姿

她有她的节奏观念,自编的陀螺舞,像扭秧歌,也像坝坝舞,左右手换着打,或者交叉打,陀螺转得飞快的时候,她就趁机转圈扭腰,拍手拍腿,这时候看,又有点像健身操。

婆婆是重庆长安厂的老工人,退休前负责财务核算,精打细算了一辈子。她在江北区融景城小区有点出名,上午下午都要出现在小区花园,专注地跳陀螺舞,老的年轻的都管叫她安妈。只要想学的,安妈很热情很愿意手把手教。

“打了两年,把30多年的麻将瘾打走了。”安妈说,她算了算退休后打麻将输的钱,513元!对她来说,拱手给麻友太划不来了,还不如给孙子当做零花钱。

安妈耍双鞭的目标是,未来要像耍金箍棒。“我打陀螺的时候,要保持挺胸收腹,这样姿态才好看。打了两年,变成小姑娘身材,92斤,你羡慕不?”安妈相信,通过锻炼,心态自然变年轻。
 
首次参加国际赛事就拿了名次

除了陀螺,玩鞭也是一个项目

陀螺这个民间传统健身项目,源自于我国,说它是个“土”运动一点也不过。不过,在今年7月贵州举行的中国第六届鞭陀大赛上,这次赛事还首次冠上了“首届国际鞭陀大赛”名号。几十个外国城市组队来切磋,茅台酒厂专为这次大赛制酒助兴。

“我这一辈子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多老外。”江北区鞭陀队的朱树海和刘明高,都是首次参加国际赛事,“这一辈子也没想到,小时候玩的土炮,还能带它去参加国际比赛,还为重庆捧回了荣誉。”

开赛两个月前,为备战“过桥”比赛项目,队里购置了铁桥作道具,十几人天天练,没想到,真正到了赛场上才发现,除了要打上下坡度各1米的小拱桥外,还要打过3个半米以上长度的小涵洞。“上桥最难,第一鞭起步,第二鞭要是扶不住的话,第三鞭就拉不上去了。”朱树海能拿到3公斤陀螺男子组二等奖,考的就是他的心态和基本功。另外50米直道竞速项目,被队友称呼大力士的朱树海,硬是把手打肿了,才为重庆争得3公斤陀螺男子组三等奖。

玩陀因手法不同,老茧位置也不同

因为这场比赛,这支队伍在重庆鞭陀界越来越有名气,最近这段时间,很多人要加入他们。只要想学,只要想健身,这些鞭陀人一律免费教。队友刘明高说,现在晨练打陀螺,身上还要多背几个小陀螺,老年鞭陀队看来要朝年轻化发展了。就在前几天,几个中年美女来拜师。每天打一小时,手上打起泡了也要打。刘明高说,重庆美女硬是不逊色。

路人也饶有兴致挥鞭

壮大的玩陀螺队伍

采访中,记者眼里的重庆鞭陀人,基本都是陀螺痴,有人打得右手乏力,左手吃饭。有人开车专门去外地买陀螺买鞭子。还有更疯狂的,明年他们准备挑战打600斤的陀螺,争取后年上千斤!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责编 朱亮  视频编辑 刘润 审校 夏祥洲 总值班 刘春燕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