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重庆最“贪玩”博士 ,研发绘画机器人抢画家饭碗

发布时间:2017-12-02 23:27:14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吴娟 文 李野 图

理工男、留美博士、机器人工程师、吉尼斯世界纪录、国家专利发明……这些标签,很容易联想到内敛又刻苦钻研的宅男型人设。不过重庆小伙王源源给自己的定位却是:贪玩、“假吧意思”的文青、懒人!

因为懒,他研发了近十款机器人,代替他做事,如今他的机器人们开始抢各行业的饭碗了。

专业正好是兴趣 把研发当成玩


“其实做东西就是要有趣,要好玩”

“我贪玩,而我的专业方向正好是兴趣所在。也许比一般人幸运那么一丢丢吧,在做的事恰巧是喜欢的。”这个37岁的80后大男孩回答问题总是“没正经”,一开口就惹得工作室的小迷妹忍不住大笑。

在九龙坡图书馆的胡柚塔社群,大家都喊王源源“大王”,因为他是南川人,所以叫金佛山山大王,简称大王。还有一个原因,他是个牛人,明明是机器人工程师,手握几项机器人专利技术,却热衷于滑翔伞,租下金佛山一个山头,打造了一个自己的航空运动俱乐部。

他自主研发了一款绘画机器人,作品现在批量销往欧美,外国人很喜欢。“这个很简单的,我大概花了3个月左右就弄出来了。”提到研发,往往会想到熬更守夜把自己关在研究室闭关,满脸胡茬头发凌乱废寝忘食,一定是段洒满辛酸泪的研发史。但是从王源源嘴里说出来,好像那都不是事。

当这个身高接近1米8,穿着休闲装,看上去有些慵懒的大男孩,在你面前咧嘴笑着,轻描淡写地描述起自己一个又一个机器人的研发过程时,简直有种想打他的冲动。但是这种轻松的态度并不是傲娇,真真就是“不正经,但绝对有趣”。
 
2008年曾获吉尼斯世界纪录

留美归国后,王源源在北京工作了几年,从事研发工作,主要做的是工业机器人。

2008年,王源源做了一款马赛克的软件,一家婴儿用品的公司正好使用了他研发的软件,于是找到他,希望他能帮忙完成一项冲击世界吉尼斯纪录的项目。“时间很紧,只有十多天。”从来不喜欢给自己框定工作时间的王源源接下了这个项目。

400多个工作小时,王源源喝掉的红牛罐子,足足有两米高。最终用来自全国各地收集到的10万多张单独婴儿沉睡的照片,通过技术处理,手工拼接成为一幅长33米、宽20米、总面积达660平方米的马赛克图片。


远远望去,10万多张婴儿沉睡照片竟然拼成了9个睡姿甜美的中国宝宝形象和4个巨大的“金色睡眠”字样。主要是呼吁社会和广大家长共同关心婴儿的睡眠和健康,建立正确的育婴观念。最终这个项目,获得了“世界最大的马赛克图片”和“参与人数最多的马赛克图片”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

马赛克的吉尼斯纪录 

“其实就是图像处理,我主要做的是技术处理。这个并不难,现在让我再做,也可以做得出来。”若不是工作室的小伙伴说起,王源源还觉得这并不是值得一提的事。

2012年他回到重庆,在南川,除了创办了滑翔伞俱乐部,他还有一个工厂,生产自己研发的机器人,并且生产机器人制作的产品。在南川的工厂,绘画机器人有5台,每台每天能画5副左右,价格在100欧至200欧一幅。欧美客户对机器人绘制出的画作很感兴趣,甚至有意想购买机器人。




“从此我就变成黑心卖画商人,从来不给机器人发工资,最多打点油”

绘画机器人叫“蕾蕾”,原本是他已经去世的狗的名字。蕾蕾的外观与想象中的机器人不一样,不是一个成型的“人”。长方体的外形,由塑钢材料构架而成,高度大约1.3米。用王源源的话来说,走的是简约路线,具有实用性就行。

蕾蕾的头—— 机器人logo

蕾蕾的长方体身体中央装有画纸,构架底部放有调色盘,两台连接运转的设备安在长方体中间,犹如手臂,控制着画笔,蘸取颜料后就会在画纸上开始作画。蕾蕾有七种画笔可以切换,输入程序后,它会对图像进行扫描,通过压力传感器测量出绘画的力度,再通过定位传感器测距绘画,描绘出来的画作比画图机还要精确。蕾蕾不仅会莫奈、梵高等五种西洋画画法,还会行书、草书等中国书法。去年春节,它还到三峡博物馆写春联、画年画,引来市民围观。

“我记得第一幅画卖了480元,挺开心的 ”

“第一副画在一个展销会上卖了480元。只要不说,没有人看得出来这是机器人画的。”王源源说,他曾经带着机器人的画请川美的老师看,老师评价这画不错。得知出自机器人,更是感到震惊,“这是要抢画家饭碗的节奏。”
 
“川美的老师说 这画看不出来和人画的区别”

创造有才能的机器人弥补自己缺乏的艺术细胞

除了研究机器人,王源源平日里还是一个“假吧意思”的文艺青年。他一再强调一定要加上“假吧意思”这个定语。尽管并不擅长画画,但他一直有个当画家的梦想。“我懒得学,而且就算学了我也画不好。所以干脆就弄一台机器人来帮我画好了。”

“反正我想文艺一下 自己画不好 那就让机器人帮我画好了”

大王的懒在社群里是出了名的,在小伙伴眼中他是个“拖延癌晚期”。大家平时9点会到工作室开展各自的工作,大王的工作时间却不确定,就是随性。他从不规定几点上班,几点下班,有时候睡到10、11点才起床;也从不要求自己必须在哪个时间段完成什么工作。“状态好的时候就做做事,状态不好就出去玩几天,滑翔伞、户外运动什么的。”王源源满脸的笑,像个孩子。

“我也加班熬夜我更擅长睡觉”

谈话中他很少用到“研发、研究”这样的词,总把这样高深的工作称为“玩”。提到研发绘画机器人的想法,王源源说这是个意外。他在家捣腾机器人的时候,家里的狗突然叼来一支颜料找他玩,颜料掉在器械上,他突然觉得挺有意思,“那就玩试试看好了。”

在绘画机器人的基础上,王源源又研发了一款沙画机器人。沙画机器人的身体安装有一块沙画板,沙画板底部有一只“手臂”,如同人的手臂一样,通过控制一颗小球,就能在沙画版上作画。根据输入的程序,只需几分钟,就能画出各式各样的图案。

倒腾“屎壳螂”部件

“屎壳螂”细节 

“你看它滚动起来的样子是不是很像屎壳郎,我给它取叫西西弗斯,因为西西弗斯是屎壳郎的一个种类。”王源源说,现在正在与咖啡厅合作,把沙画机器人植入到茶几里。“顾客在很有情调的咖啡厅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屎壳郎’作画是不是很有意思?画作可以通过程序改变,甚至可以来一场浪漫的求婚。” 创造有才能的机器人,弥补了他缺乏的艺术细胞,这让他感到兴奋。
 
豌豆尖机器人煎饼机器人将运用到日常生活

机器人、智能化的出现已经逐渐可以代替人类工作,对于王源源来说,这些还不够。在南川老家,他正在自己家里做豌豆尖机器人的测试。

“我喜欢吃新鲜蔬菜,可是又嫌刨土种地、播种、浇水很麻烦,所以就想弄一个会种豌豆尖的机器人帮我种。”王源源说,这台机器人可以自动播种浇水,最重要的是还能控制空气的湿度、温度,掌控到适合生长的程度,分格种植,这样就能保证每天都有新鲜的豌豆尖。

王源源有一个朋友是做煎饼生意的,聚会时经常跟他抱怨,做一个煎饼消耗体力,重复做工很累。于是,他现在又开始谋划,为朋友研发一台煎饼机器人。说不定不久,将吃到煎饼机器人做的煎饼。

在王源源看来,人工智能时代,机器人只是方便生活,并带来趣味,并不能完全取代人类。下一步,他还会继续研发更多机器人,运用到日常生活中。

见习编辑 杨昇 审校 黄艳春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热门推荐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