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独家万字长文揭秘:朱明跃是如何变成猪八戒的_重庆晚报慢新闻_慢新闻_重庆晚报网_重庆新闻

慢新闻 | 独家万字长文揭秘:朱明跃是如何变成猪八戒的

发布时间:2018-01-12 10:45:15 来源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刘涛 文  杨帆 图

全文11685字,阅读约二十分钟。

那天晚上,朱明跃在一家接私活的社区论坛上发了一个帖子:谁能帮我设计猪八戒网站,报个价。第二天清晨,在他出门前,朱陶打来电话:你这个很简单,我只需一周的时间,500元。交易当即达成。因为这500元的生意,11年后,朱陶成了亿万富豪。

网站上线了,要人值值守守,当时,董长城大学辍学在家,无事可做,便得了这份工。没有工资,只解决一日三餐。11年后,董长城也即将成为亿万富豪。

从2006年到2018年1月,猪八戒网到底诞生了多少位亿万富翁?朱明跃一时数不出来。有些他好像记不起了。当然,肯定少不了他自己。

我还记得,大约17年前,在重庆酉阳第一次见朱明跃,他那时是酉阳电视台的记者。他淳朴、爽直、聪明。当他看着你的时候,眼神总有那么一种亲切、专注。他在酉阳出生长大,有了家庭和孩子,他甚至还没有认真考虑过离开这样一个偏远小城。他那时的神情与现在一模一样,笑容、发型、不时的手势也一样,岁月好像除了给他带来百亿级的企业、即将催生一个又一个富豪外,没再给他留下更多可寻的痕迹。

重庆猪八戒总部外面的草坪上站立着多个形态各异的猪八戒塑像,它们有的拿算盘,有的举九齿钉钯,还有的在拍照……它们憨态可掬。

看看它们,我突然想起有人说的一句话:朱明跃越来越像猪八戒了。


1
一气之下,取名“猪八戒”

朱明跃还是离开了酉阳,来到《重庆晚报》,做时政新闻记者,——继续着他的老本行。他全身心扑在采访上,白天,他真的一门心思这样,当夜晚来临,他在做什么呢?

黑格尔在《精神现象学》中提出:白日与黑夜存在不同的法则。白天朱明跃完成传统媒体工作,晚上醉心于新媒体。那时的新媒体汹汹而来,新旧媒体两大阵营中的有些个人像小区两排正对屋子里的两条狗一样狂吠。朱明跃可不在乎他们的叫声。他只遵照自己的兴趣和理解,比如,那博客,在2005年大行其道,似乎要颠覆一切传统媒体,也准备这么干。“我也写了一段时间博客,建了一个博客站。”朱明跃说,我发现博客不可能颠覆什么,它纯粹是一个人或一群人在那里自说自话,什么也颠覆不了,它的商业模式和报纸差不多,依旧是“流量+广告”模式——所谓“羊毛出在猪身上,狗买单”,报纸一直这么玩的,并且玩得还要彻底、血腥。

不能把脏水和孩子都倒掉。博客不行,并不能代表新媒体不行。什么样的新媒体可行,什么样的新经济模式有机会?

看看当时的互联网版图。朱明跃发现,除了新闻资讯类、社交聊天类,就是电商——淘宝和易趣打得如火如荼,当当的书卖得风生水起,京东不在中关村摆点开始网上卖电器。他想,电商做得雄雄壮壮,未来服务业必然比第二产业要火,为什么没人搞互联网服务业?难道这是无人区?

不。早已有人被服务业的这块“未来蛋糕”深深吸引,且探索有之,朱明跃后来得知,包括猪八戒这个名字,也是别人探索失败后丢弃的。要是朱明跃当时了解这点,或许他可能因为这一已有的失败而止住自己的脚步。那“猪八戒”可能真的石沉大海了。

人们所看到的往往是冰山一角。

那真是互联网特别绚烂的年代,你真的还记得吗?是的,朱明跃记忆犹新,个人站长大行其道,草根站长盛行,“我有一帮朋友就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包括一个叫华军做软件下载站的,昨天我们还联系了,他依旧在江苏下面的一个县。”

朱明跃想冲进“无人区”。他自学编程,设计网页。他现在记不清,究竟在2005年夏季的哪个晚上,设计出了猪八戒网的第一个版本。

这是一粒新种子,谁能想到10年后它会长成参天大树呢,否则,该在种子的旁边写下它诞生的具体日期。

好吧,这粒种子总该有个名字,并且,上传到虚拟空间,必须注册域名。

什么名字?朱明跃没料到他想好的名字全被用了,一气之下,自己不姓朱吗,猪八戒该没人注册吧,结果一查,zhubajie.com也被注册了,但是,zhubajie.com.cn还没有。“我立即把它抢注下来。”

朱明跃后来发现,这个域名本不属于他,“是潘石屹的。”

猪八戒原来是潘石屹早早的一个梦想。这多么不可思议,似乎再次说明了这样一个道理:了不起的事物总有更了不起的幕后。朱明跃讲起这段往事,爽爽朗朗笑了。

“潘石屹当年开发长城脚下的公社的时候,梦想给他的业主搭建一个生活服务平台,这个平台就叫猪八戒。业主家里需要什么,就找猪八戒,让猪八戒直接把东西送到家,这个梦想在今天看来太简单了,但在2003年的时候,它太超前,太乌托邦。所以,他的梦想死了,域名也忘记续费,就掉了下来。我记得,在我注册的时候,它刚掉下来。”

一个发光的苹果掉进了朱明跃的兜里,不知是否先砸到了他的头再落下来的。



2
猪八戒突然瘫痪了

进入秋天,重庆迎来一年最灿烂的季节。大约10月底,在渝中区解放西路66号报社大院一套老式房子,——这里紧邻毛泽东曾经演讲过的礼堂,猪八戒网正式上线。朱明跃一家租住在此。

没有仪式,没有推广,没有祝贺,好像连一句祝福的话都没说。因为没人知晓朱明跃悄悄当起了“二师兄”,更无人关注猪八戒在重庆的复活。

一切跟平时一样,除了天气逐渐凉爽,一切跟过去一样。历史总在人们沉睡的时候翻滚。

网站用户就一个,唯一的一个——朱明跃他自己。他细细打量这个初生的“婴孩”:他太难看了,猪八戒不好看,他不能跟着丑。他需要专业人士的美化。

2005年11月,渝怀铁路即将通车,重庆多了一条走出去的路。朱明跃作为《重庆晚报》的首席记者将带队完成“千里渝怀大穿越”的系列报道。他希望采访回来看到一个好点的猪八戒。如本文开头所写,他在出发前的头一天晚上发了帖子,第二天一大早电话就来了。“我们在电话里把生意谈成了。朱陶问我做什么的,我说了,我问需不需要先预付一点钱,他说,你既然是重庆晚报的记者,我相信你,不预付。”

采访回来,双方交钱交货。朱明跃说,这个时候猪八戒网算正式开张了。还记得第一笔交易吗?“我自己悬赏1000元征集猪八戒的logo,湖北一个女设计师接的单,做得不错。”朱明跃说。第二笔呢?一时记不起了;第三笔是为两路口一家酒吧设计logo。


朱明跃把猪八戒定位为“在线悬赏平台”,他采用了一种悬赏-竞标的佣金模式。悬赏者(也就是需求方)把需求发到后台,比方你悬赏1000元钱为你的孩子取个好名字,朱明跃把这一需求发布在猪八戒上,任何注册了的都可以竞标取名,最后悬赏人选中谁的名字,谁就中标,获得赏金。朱明跃从中抽取20%的佣金。规则清清楚楚写在网站首页。

“博客是流量加广告型,我这个是交易加佣金型。交易规模越大佣金越多。”这是朱明跃当时天真的想法。

猪八戒上线三个月,朱明跃从用户身上看到了信心,觉得自己预判正确,猪八戒提供的是一个公平竞争、开放实践的平台,符合互联网的精神。“很多设计师、服务业的创业者真的需要一个平台,他们抱着实践、成长的心态参与进来。”一个悬赏常常几千人抢,最少也有几百人。他还记得,大坪一家生了二胎,悬赏500元为孩子取名字,当时5900个人参与竞标,名字多得家人足足选了三天。

为公司设计logo,搭建简单的网站,取名字是当时猪八戒的主要交易,相当于为初创企业和SOHO一族提供服务的网站,后来人们把这类统称为“威客”公司。但朱明跃不喜欢被贴标签,一直不喜欢。

可朱明跃还没想创业呢,猪八戒至多是他的业余爱好,“做起玩玩”。

那时没有第三方支付,需求方通过银行打来款,朱明跃到银行的柜台给中标者汇款,然后再把汇款凭证拍照,公布在猪八戒的社区上,提醒对方查收。为了网站正常运行,他请朱陶兼职维护网站,每月费用1000元,而董长城值守网站。

差不多又是三个月过去了,好像五月的一天,朱陶约朱明跃在三峡广场的五月花茶楼喝茶。他提出,不要每月那1000元,要网站的股份。朱明跃劝他:我并没想到出来做公司,你要这个网站的股份没有多大价值,1000元落袋为安。朱陶坚持要股份,20%,后来好说歹说,给了10%。朱陶成了猪八戒的第一个股东。“我当时觉得多对不起他的。”朱明跃说。

进入8月,事情骤变。也从8月开始,重庆迎来百年一遇的高温天气。每天万里无云,太阳毒辣辣的。

朱明跃忘不了这个8月。几号的一天,猪八戒的流量突然暴涨,涨得网站瘫痪了,程序员刚加紧处理好,马上又涌入几万人,再次瘫痪。网站运行不了,只有紧急建QQ群,一下建了50多个群。接着电话打爆了,想咨询的、要采访的……各种各样的都有。

朱明跃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说威客一族成为新的工作方式和族群,全国有三四十家平台,报道中提到了猪八戒,也提到其他公司,“我估计那些公司的名字不大好记,人们只记住了猪八戒。很多用户就是看了报道,纷纷涌入注册。有一个大学生,他没有看到新闻,他爷爷看到了,他爷爷立刻告诉他,你是做设计的,你应该去猪八戒。”朱明跃感叹当时新闻的力量。

朱明跃一下忙了,忙得脚板像火烧着一样。记得有次在《重庆晚报》办公室遇见他,他连说句话的时间也没得,就冲出了办公室。我那时还很奇怪,他做什么去了。

即使这样朱明跃也在犹豫是否辞职。央视报道不久,重庆一家都市报又鬼使神差地发了一篇报道。“那天,那记者突然来找我,我们聊了好一阵,中午还请他吃了小面,哪知他回去悄悄整了一篇整版报道,说猪八戒有多厉害。”朱明跃的脸挂不住了,这篇报道成了他辞职的导火索。

2006年9月,朱明跃正式成立公司,一头猪终于落地了。公司六个人,所有投资就几万块钱。


3
猪八戒居然还活着

兴趣和爱好总让人激动,可一旦变成事业,就哗啦啦大变样了。朱明跃苦身厉行,每天累得像狗一样——他日后总这样说自己,哪怕努力得要上天,猪八戒的生意就是不咋地,交易额不理想,真像赶不动的一头猪。

他开始紧张焦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呢。

好不容易熬到2007年,生意还是没啥起色。这一年是农历猪年,这头“猪”却焦虑得绝望透了。

拯救者登场的时候到了。历史教科书告诉我们,关键时刻往往会出现一位拯救者。但他是谁呢?

2007年初的一天,朱明跃接到一个电话,——彻底改变猪八戒命运的电话,博恩集团的董事长熊新翔想见见他。博恩集团成立于重庆直辖那一天,卖电脑起家,后转向软件行业,再后专注IT TMT投资。早在2003年,熊新翔就预断未来互联网服务业很有前景。他准备投资这类行业的公司,通过层层打听,猪八戒就在眼前。

“没有熊新翔,猪八戒早死了。”朱明跃非常肯定地说。

第一次见面,原计划谈一个小时,结果谈了三个小时,开始在座位上谈,后来站起来在黑板上边画边谈。第一次碰撞结束了,但熊新翔并不满意,“我当时有点失落,朱明跃思路模棱。”熊新翔还记得,他送朱明跃来到电梯口,在借等电梯的一分多钟时间,朱明跃再把交流的内容简明扼要总结了一下,这让熊新翔印象深刻,——近于孺子可教也。

很快他们第二次见面。

“你要多少钱?”熊新翔问。

“100万。”朱明跃说。

“那我占多少股份?”熊新翔再问。

“只要不控股就行。”朱明跃很爽快。

“那我占40%的股份,100万不够,我给你200万。还是占40%的股份。”熊新翔的这一决定让朱明跃惊喜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没几天又见面了。熊新翔告诉朱明跃,你就做服务业的淘宝,你把这个位置占住,未来服务业肯定大于第二产业,你到时肯定比淘宝大,比马云牛。

熊新翔又说:你如果不辞职,我不会投;你是记者出来创业,我投200万;而你是首席记者出来创业,我投资500万,股份不变。“首席”二字,让猪八戒一下多出300万。重庆晚报再一次悄无声息地帮助了朱明跃。

“没有这500万,猪八戒早死了。我们靠这500万支撑了4年,”朱明跃深有感慨地说:“我一直感恩重庆晚报。”

熊新翔带给猪八戒的不止那500万元,更重要的是他帮猪八戒制定了至关重要的发展战略。熊新翔给这一战略取了个名字:相对竞争战略。这是商业教科书上没有的。什么意思?不看猪八戒究竟有多少收入,交易规模多大,不看这些,只看猪八戒和国内同类竞争对手的差距,猪八戒能否在两三年时间内做到国内第一。这是个了不起的战略,猪八戒坚持了4年。实际上,猪八戒只用了9个月时间,就超越了所有的对手,成为国内第一,直到今天。

“一天一万,够吃稀饭。一天十万,够吃饱饭。”朱明跃算了一下,一天一万的话,提成20%,就是2000元,一个月6万,二三十个员工的工资基本上有了。熬吧。

熊新翔认为,猪八戒的发展必须从市场中生长,就像一根大葱从土地中长出并不断长高一样。可竞争是残酷的,对手铺天盖地打广告,一夜爆红,一夜催肥。自然生长与揠苗助长,朱明跃毅然选择前者,不袭对手之策,不蹈对手之路,就是一个广告也不上,他绝不想看着钱哗哗流出去,回不来了,最终失血而亡。

猪八戒不盲目进攻,不盲目追求交易规模,先活下来最重要。朱明跃说,这比什么都重要,这是哲学。我想他指的是一种智慧。

不打广告并不是放弃传播,否则谁还知道你呢。在传播策略上,朱明跃不拘一操,倚重口碑和传统媒体。他深感传统媒体真正的力量,不那么相信新媒体的传播力。他说,在这4年中,中国任何一家报纸、广播、电视台都对猪八戒有报道,这是一个长期的累积过程。

新媒体和互联网经济变得比翻书还快,一天一样,从团购、社交、点评到O2O,新概念、新模式层见迭出。有人,有业界的大佬和投行的大咖认为,不出几年,猪八戒就会销声敛迹。在重庆这样一个西部城市,他们不相信会生长出有力量的互联网公司。事实上,猪八戒依旧活着,在第一的位置上慢慢熬着。



4
猪八戒中秋前过堂

2011年,农历兔年,对猪八戒来说,应该是个不错的年头。

秋天到了,喜事跟着来:IDG决定投资猪八戒。你还想不到,协议在中秋节的前一天的傍晚最终达成。也许由于谈判太过艰难曲折,朱明跃都没有抬头望望中秋前的明月,没有看看那明月中有什么。

IDG的名头是特别响的。其实,早在2007年初它就接触过猪八戒,但当时认为猪八戒模式太超前,玩不了两年就会死。2010年底,IDG的一个投资合伙人来了重庆,他意外发现猪八戒居然还活着。他当时非常震惊。

IDG决定投猪八戒。为什么是666万美金?3个6并非迷信。

最开始谈成的价600万美金,占股10%。朱明跃在北京和IDG的人谈完后准备回重庆,他在机场随意买了一本书,《创业不可不知的融资知识》,常识性的科普读物,——他说,实际上常识性读物有时比高端读物来得好。朱明跃清楚记得:书中讲了这样一件事,很多创业者在融资过程中犯一个错误,对自己的公司的估值没有概念,到底是融资前估值还是融资后,一字之差会带来几百万的差异。“我当即算了一下,如果IDG占10%股份,那么该是投666万美金。少了66万美金。这后来是要值几个亿的。”

朱明跃不干了。他要求把66万美金加上去。当时双方只签了一个投资意向协议,还有谈判余地。

他约IDG的合伙人来重庆,晚上他们在两路口希尔顿喝茶,又一个必须熬的夜晚。朱明跃要求把金额改过来,合伙人坚决不干。“我非常执着,不同意就不准他睡觉,一定得答应,熬到下半夜三点钟,他实在憋不住了,他又太想投这个项目,最终答应回去帮我在IDG投委会上做做工作。”10多块钱买的书,给朱明跃带来了几个亿。从那之后,他买书都是大捆大捆地买。

合伙人回北京后,并未做通投委会的工作,最后只得喊朱明跃到投委会再次陈述猪八戒,相当于一次过堂。

朱明跃又来到IDG,他被安排坐在熊晓鸽旁边。熊晓鸽什么人?IDG资本全球董事长,中国投行神一般的人物。

朱明跃发现,他讲得泡沫横飞,熊晓鸽却睡着了,在打鼾!

“我当时要死的心都有。”

因为朱明跃认为投不投最终由熊晓鸽拍板。他非常失望地准备离去。但意外地,在他站起来的时候,熊晓鸽突然醒了,“他起身把我送到电梯口,叫我在楼下的星巴克坐一下,他们还有合伙人要和我谈。”

建国门中粮广场楼下的星巴克。IDG在楼上办公。“我现在走到那里依旧倍感悲凉。”朱明跃说。

“第一个来谈的人是李骁军,长期在美国。他约我吃午饭,我以为吃饭的时候,他会和我谈猪八戒,哪知饭都完了,他绝口不提猪八戒三字,倒是问我怎么做记者,怎么看博客,全谈虚的。我后来明白这是他考察的一部分。”

朱明跃回到星巴克开始喝咖啡。接着下来一位,告诉朱明跃:你不能要价666万,600万我们都要考虑。但朱明跃坚持自己的。“他们合伙人多,一会儿下来一个,像搞车轮战。我就是不松口。”朱明跃不可能忘掉那天的经历。下午,北京开始降风,他坐在星巴克外面,心被吹得哇凉哇凉的。傍晚,剩下他一人还坐在那里,IDG还有人要下来谈。“真的是秋风悲凉。我当时想如果我放弃666万,那么600万也将没有希望。”

晚上7点过,熊晓鸽终于下来了,和一位女士,提着一盒《山楂树之恋》电影宣传的月饼。他也是来和朱明跃喝咖啡的。朱明跃从午饭后喝到现在,已是一肚子的咖啡。

熊晓鸽说,我不是来给你谈价格的,是来给你谈谈我们的资源。

他马上给崔永元打了个电话:老崔啊,我们马上要投猪八戒,能否让猪八戒上一下星光大道。

接着,又给张艺谋打电话:老张啊,我们马上要投猪八戒,能否拍一部猪八戒的电影。张艺谋听得云里雾里。

管你老崔老张的,朱明跃只在意666。这时,熊晓鸽突然他说了一声“OK”。

听到这个消息,朱明跃面无表情,他无喜无悲,“我真的被折磨得快死了,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像是在很深很深的湖里丢进一个小石子,湖面迅速恢复平静。”

当晚,与熊晓鸽一起下来的女士陪朱明跃观看电影《山楂树之恋》,一部IDG投资的电影。或许她曾经当过知青,哭得一塌糊涂。一旁的朱明跃已没有心思欣赏山楂树下的爱恋,他的心早飞回了重庆。第二天就是中秋,想到可以和家人团聚,朱明跃顿时有一种甜丝丝的感觉。

这次融资对猪八戒有里程碑意义,表明被主流所重。猪八戒也从一个草根创业公司长成董事会治理下的现代企业。

猪八戒有钱了。团队有人兴奋,想法倏变,主张积极进取,花钱买时间、资源。一时嚣嚣哓哓。朱明跃异常沉静,他否定了这种太过蹈危陵险的做法。他深知猪八戒的商业模式还未成功。他也知道,IDG之所以投猪八戒,不是因为猪八戒真的做得好,而是因为猪八戒是这个行业的第一,可以说,IDG投的是这个行业,这个品类。

朱明跃提醒团队,多照镜子,不要因为别人给你钱,你就成功了,就可以挥霍,盲目扩展。他提出继续保守下去。“如果不保守,钱一烧完,我们还是会死。到今天我依然天天有危机感,我的账上趴着20多个亿,我还是感到危机重重。”


5
猪八戒的秘密

可不,IDG的投资后不久,朱明跃就陷入了无比的痛苦中。

钱花了些,但猪八戒和过去没多大区别,看不到质的改变,那头猪还是不大赶得动。交易平台的转化率不高,交易规模一年就几个亿,收入更小,一年千把万,每年增长缓慢,其他互联网公司动不动指数级增长。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所有人迷茫着。

朱明跃说:“猪八戒变成了一杯温开水,既不滚烫又不凉,不死不活,不生不灭,看不到希望,想起未来激动,看了财务报表又惭愧。我感觉像站在中梁山隧道的中间,出口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你必须前行。必须保持正确的方向和步伐,去寻找出口。”

怎么做才能让猪八戒来一场翻天覆地变化,而不是一直像老乌龟那样慢腾腾的?有什么招数?

必须找到猪八戒的发展秘密。它究竟是什么?到哪里可以找到?2011-2013年,朱明跃苦苦探索、寻找,但毫无结果。他迷茫、痛苦,甚至恐慌、绝望。

猪八戒的秘密是所有人的秘密,谁来破解这必须破解的秘密。
这时,佣金模式暗藏的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

其一,它的天花板到了。除非存在海量的交易,否则变现能力极低。

其二,跳单越来越多。买卖双方通过猪八戒认识,却私奔了,私下交易。“跳单越来越多,像癌症一样折磨着我们。”

其三,佣金模式更适合初学者,不适于知识主流,这些主流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取名字这样的事上,且莫说背后还有数千人竞争。

朱明跃提出:我们必须进化,必须痛下决心,重构、再造我们的模式。

怎么个再造法?

国外有什么先进经验拿来用用?那个时候中国的互联网经济模仿气很浓,美国有什么,中国一下就仿过来——Copy to China(小孩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成为时髦。但猪八戒在美国没有对标企业,仅有近似的几家,鲜有借鉴价值。

冥行索途,誓窥秘密,哪怕不惜把整座大厦推倒重来。朱明跃真的这样做了。

猪八戒启动了一项代号为“腾云行动”的再造工程,把网站、产品、商业模式全部推倒重来。这是何等痛苦的笨办法,把自己一片片撕碎,再重新缝合起来,再撕碎,再缝合。接连9次“腾云行动”,9次撕裂自己,一次次一遍遍找寻。

每一次都要花三个月左右的时间重新编程开发,以为行了,结果上线后发现不符预期。9次腾云后,猪八戒也从一个社区变成一个交易平台,从买家发需求的模式变为像淘宝那样的卖家开店的模式,把严重低频、非标、非专业买家的服务做成规模化交易。做平台真像在沙漠上建城市,朱明跃天天站在设计、编程人员的背后,地儿都站成坑了,指挥着这沙漠之城的建设。

“腾云行动”除了夯实猪八戒在这个领域的绝对老大位置,实际上并不算成功,那秘密依旧是秘密。

2013年底,朱明跃神情沮丧地坐在了熊新翔的办公室,他希望像过去一样得到老朋友的指点和安慰。但熊新翔装着没有看见,他知道朱明跃遇到了什么困难,他就是不说。他们聊了些别的。一个月后,朱明跃又来了,他说:我现在缓过气来了,上次希望你安慰我,没有得到,我回去反思了,我明白自己必须去面对困难。

熊新翔如此为何?他认为,朱明跃要成为一个创业者,成为一个现代企业的领导者,必须彻底转型,在完全无助的时候完成自己的转型,用自己最后的那口气爬上去,而不是捞到救命稻草。“只有这样,朱明跃才能真正成熟强大。”

朱明跃去了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他希望在这里找到突破之法。在一次课上,老师讲道:所有的平台,最后都是用海量的数据来为用户提供延伸服务。这句话让朱明跃茅塞顿开。

猪八戒有上千万的用户数据,它们却像一片被遗忘的大海。一直以来,他们看到并注重的只是海面上穿梭的船只(用户在上面交易),而忘记了大海本身的价值,那大海深处的价值。

朱明跃恍然大悟。

他觉得已经找到了那折磨他多年的秘密。原来,它在大海深处,而不在大厦内的某个角落。

朱明跃彻底明白了,事情原来是这样的:企业在设计Logo的背后有商标和商标保护;在经营中需要会计,需要记账报税;产品出来了需要推广,如果继续做大,还需要融资上市……服务链条不断延伸下去,猪八戒的业务不断挖下去。

那是2014年,朱明跃兴奋得像个孩子,他特地去了一趟格陵兰岛,在极地跑了一趟半程马拉松。这次远行被媒体解读为一次“窥见未来之旅”。

跑马归来,朱明跃组建“敢死队”,推动商标注册和知识产权保护。仅6个月,就带来了近亿元的收入,猪八戒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

“数据海洋+钻井平台”,猪八戒新的战略,深挖海量数据价值。随后,他在法律文书、会计代账、职业服装制作、印刷、工程设计和金融等领域展开全方位的服务探索。

沉睡的火山突然爆发,猪八戒爆发性的发展挡不住。它这时真的腾云而起。它一端朝向中国上亿中小微企,为它们提供全方位的服务、管理工具、孵化平台、教育培训和金融服务;另一端面朝千千万万的知识工作者。朱明跃紧抓两端,为中小企业服务,为知识工作者创造机会,两端无缝相连,对之企业,天下人才为我所用;对之知识工作者,天下生意为我做。

天下,猪八戒慨然而行。

2014年下半年,猪八戒完成B轮融资,获得IDG和重庆文投集团1750万美元投资,成为中国领先的服务众包平台。朱明跃终于可以自豪地说:“服务交易不能学淘宝,也不能学亚马逊,要走自己的路,如果用C2C纯粹市场的办法,一定会死。”

实体电商的阴影曾那么久笼罩着猪八戒,朱明跃不知是脱了好多层皮才把猪八戒从这阴影中拖出来,走出了服务交易的一条新路。他发现,服务交易与商品交易看起来都是交易,其实截然两事。商品交易,你把要买的东西放在购物车上,结完账就了事;而服务交易,下单才是交易的开始,后续涉及方方面面,它是交易但又不是。它是一个依然值得探索的丛林地带。


2015年五一,朱明跃带领26名高管集体去戈壁徒步,重走玄奘之路。整整3天,走了81公里。最后一天,朱明跃脚受伤,所有的人劝他放弃,但他还是走到终点。朱明跃其意显明:无论有多难走的路,只要坚持走下去,都能抵达目的地。

戈壁徒步后,猪八戒又完成了26亿元的C轮融资,估值高达110亿元。

猪八戒紧接着宣布免除交易佣金,启动区域化战略,从线上走到线下,从重庆走向全国。

猪八戒真的飞起来了。



6
猪八戒成了一头怪兽

最初猪八戒只是一头猪,后来进化到猪八戒,“那么,现在你可以说它是一头怪兽。”

怪兽总是难以理解的。说它怪,是因为你无法说清它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朱明跃也解释不了今日的猪八戒,它和最初的想象差别太大,所以,在大楼门前的草坪上会有各式各样的猪八戒,让你去体会,容你去想象。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哈姆莱特——把这句话改一改,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猪八戒。正因此,朱明跃那么不喜欢被脸谱化,“威客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猪八戒是威客,众包出来的时候,他们说猪八戒是众包,分享经济出来的时候,又说猪八戒是分享经济。猪八戒到底是怎样的,我认为一个概念是装不了的。”

说它怪兽,还因为你不知它的未来。朱明跃也不清楚。“它还在进化,将来它会进化成什么样子,我也想象不出来。”

完成C轮融资后,当所有人都在兴奋中的时候,朱明跃却陷入了沉思。我究竟在做什么?他不断问自己。

过去,猪八戒只是做服务交易的一个网站,目标在于把交易规模做大,让更多商家在平台上赚到钱。现在,猪八戒也成为了社会的一员,它的社会价值是什么?

朱明跃给猪八戒套上了一项新的使命:连接天下人才服务全世界。以往,如果一位在偏僻乡村的小姑娘通过猪八戒每月可赚到8千元,朱明跃就觉得有成就感了;而今天,他看到的是万万千千的中小企业,千千万万的知识工作者,猪八戒要把他们聚集起来,释放他们的创造力,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这好像企业社会责任论的老调啊。但朱明跃确实这么思考着。他认为,猪八戒远不是一个交易平台,而是一项社会基础设施。既然是社会基础设施,那么就要沉到社会中去,落在基础那点去,把社会价值扛在肩上。“猪八戒存在的逻辑,就是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统一。”

有了这个格,朱明跃便开始猪八戒的社会布局。全国30多个城市相继运营八戒园区;未来3年将在全国1000个区(县、市)布局八戒共享服务中心;将在重庆龙兴镇建设八戒小镇,为创业者提供生活平台,他们的生活、工作、生意在这里一并解决。很多人不了解,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了,为什么还建园区?朱明跃说,我觉得大家对互联网有一个误解,以为互联网做大了真的不需要传统的东西了,恰恰相反,管你是什么公司,只要开公司,就需要办公桌,需要工作空间,你和客户谈判也需要会议室。


猪八戒也开始国际化的实验,今年与新加坡报业控股合作成立新加坡猪八戒,探索如何在东南亚推广猪八戒的模式;在北美的多伦多、休斯顿设立办公室,探索知识产权的国际化。

午饭时间早过,朱明跃从身侧一个布袋里取出几个小盒子。他带了餐。里面装有两份蔬菜和一小碟红烧肉。他吃得很少。
我们顺便聊一些轻松点的话题。

“在哪一年你觉得你成功了?”
“到现在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成功。”

“对准备创业的有什么忠告?”
“你的梦想再伟大,你的事业再海阔天空,切口一定要细,你的切入点必须比绣花针还要细。”

“在你看来,创业是?”
“创业不是人干的。太累,压力太大,一般的人承受不了。”

“现在,你是不是轻松了些?”
“压力比任何时候都大。猪八戒在横着长,风险巨大。”

“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创新?”
“我都创新了11年,现在整体的创新不做了。从创造企业到经营企业,我必须成熟,不能再孟浪,不能还像一个年轻人一样。成熟,成熟之美啊。只有成熟了,对社会的贡献才真正释放出来。今后把全国这么多园区做好了,就不容易了。越到后面越难以腾云,现在四五千人的公司,船大难以掉头,莫说腾云了。”

“著名的互联网公司大多分布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猪八戒为什么能在重庆成功?”
“那些靠技术驱动的公司应该在北京、深圳、上海、杭州,而平台级的公司,原则上应该出现在这些城市之外的地方。你的公司10年都不赚钱,谁养得起。猪八戒的发展需要时间积累,重庆较低的成本可以让人才、市场、团队慢慢生长起来,让市场生长起来。我们现在好多人才差不多花费10年时间才成长起来的。”

“重庆缺IT人才,是否影响了猪八戒的发展?”
“缺IT人才,不全是坏事。我们完全可以培养,在重庆,这些人才面临的诱惑少,选择也少,那么人才队伍就会稳定。如果人才像走马灯一样换来换去,企业是不可能发展的。”

“猪八戒有今天,主要靠什么?”
“我认为,主要靠这个时代。我非常感恩这个时代。如果把我放在70、80年代,我想我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没有大众创业,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创办公司,那么猪八戒就没有业务;如果没有万众创新,那么就不可能出现猪八戒。没有时代背景,猪八戒就是乌托邦。10年前做,猪八戒太超前了,现在来看还是超前。”

今天的中国已步入中等收入国家,中高端人才比例大幅增加,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朱明跃认为,中国经济发展已经从之前的“人口红利”向着“人才红利”转变。

如果猪八戒在以前做的是“知识经济”,那么现在可称为“知识人经济”。虽然多了一个“人”字,但价值大相异,世界全不同。猪八戒驶入了一片新的大海。

又见大海。

大才槃槃,朱明跃已有昂昂气度。

气象万千,猪八戒已是无边大海。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编  李凤兰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