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重庆唯一手语律师:在无声的世界有声辩护

发布时间:2018-03-08 11:22:44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彭光瑞/文 任君/图·视频
 
3月2日元宵节的晚上,从大年初二开始加班多日未休的唐帅忙里偷闲,带着外公外婆回到位于大渡口区振兴金属厂厂区的父母家过节。

团年饭刚开始不久,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见到唐帅死死拖住他的双手不放。唐帅父母是聋哑人,所在单位是残疾人企业,大多数员工也是聋哑人,来者是老邻居张嬢嬢,听说唐帅回来特意到此堵截,见到他便泣不成声。

“大过节的,哭哭啼啼不吉利。”外婆的抱怨刚出口就被唐帅制止,因为父母的缘故他精通手语,同时又是执业律师,几年来不遗余力地帮助聋哑人进行法律诉讼和维权,已是大名鼎鼎的“手语律师”,这样的事情他已遇到过无数次,如果不是真遇到难事儿,谁也不会出此下策。

唐帅

原来,张嬢嬢30多年前与同为聋哑人的现任丈夫结婚,感情一直很好。但几个月前,丈夫患上了绝症,却悄悄将夫妻共同居住的房屋赠与一半产权给自己的姐姐。除了伤心,张嬢嬢还可能面临无家可归的境地。

“您放心,这个事情我一定管。”用手语比划出的这句话,就算是唐帅的承诺,这样的承诺,他已记不清做过多少次。唐帅说,对残疾人来说,要的就是“过心”的一个承诺,然后可以将所有希望寄托到你身上。
 
聋哑“代言人”
挑战手语翻译的“真相”
 
“聋哑人在法律诉讼中的处境,常人很难想象。”一句凝重的开场白,将唐帅的思绪拉回了1年半之前。2016年5月,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步履蹒跚地找到唐帅的律所,一见面,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原来,老奶奶女儿刘颖(化名)是一名聋哑人,一个多月前她被指控在商店里偷窃了一部iPhone手机,甚至在警方的询问笔录中,刘颖已经通过手语翻译认罪,被公安机关移送检察院,即将面临刑事起诉。但奇怪的是,刘颖在母亲面前却坚称根本没有盗窃手机!


同一个“钱”字,不同的手语有截然不同的表达方法

同一个人的表述,怎么会有截然相反意思呢?唐帅认为,必有隐情。

接下来的几天,唐帅到检察机关调取了案件审讯时同步的录音录像,观看的结果让他震惊。

视频中,手语翻译人员通过手语询问刘颖:你是否在某年某月某日,在某小区的商场里面偷取了一台iPhone6的手机?

刘颖回答:我没有偷,我没有偷手机,我不会承认的。

而在刘颖的供述在笔录上供词却变成了:我偷了一部iPhone6手机。

接着,翻译人员又问刘颖:你偷的是一部什么样的手机?

刘颖说:我没有偷手机,我哪里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机?

但她的回答在笔录上却变成了:我盗窃的是一部金色的苹果6手机。

通过对比唐帅发现,刘颖在视频中的表述和在笔录中的供述严重不符!随后,唐帅将发现的疑点形成法律意见和辩护意见提交检察院,最终检察院以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决定不予起诉。

那么,笔录和刘颖的表述为什么会出现截然相反的意思呢?唐帅认为,问题就出在手语翻译上!

“很多人并不知道,手语翻译并不一定真能和聋哑人交流。”唐帅说,我国的手语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残联推广的普通话手语。另一种叫做自然手语,是残疾人在生活过程中自发约定俗成的语言,两者有莫大区别。甚至重庆与其他省市,手语的表述也不尽相同。

例如表述地理名词“上海”,自然手语是右手中指前伸,右手食指弯曲靠于指背;但普通话手语则是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小拇指拉钩,其余四指微卷。再比如“我爱你”三个字的表述则更加五花八门,北方地区是左手竖大拇指,右手从上到下抚摸;重庆地区是用右手抚摸心脏,左手手心贴近右手手背;台湾地区则是伸出右手,同时弯曲中指和无名指……

普通话手语中的“上海”

自然手语中的“上海”

在现实中,公安部门聘请的手语翻译大多数都是正规聋哑学校的老师,他们精通的是普通话手语,但聋哑人却因为教育条件等多种原因,使用自然手语的居多。这就造成了即使是有手语翻译在场,他们也有可能无法和聋哑人准确交流,出现“鸡同鸭讲”的情况,更有甚者,若手语翻译存有私心,则聋哑人的供词最终的意思,则有可能出现谬误和曲解。

另一方面,一般的手语翻译不具备法律知识,无法对聋哑人进行法律上的有效解释,导致聋哑人不知道自己所享有的诉讼权利和义务。

“因为父母的特殊原因,我熟悉自然手语,2006年我又取得了手语翻译资格证,同时我现在的职业是律师,综合起来,少有这样完美的条件来帮助他们。”从2006年开始,唐帅受聘于司法部门,充当手语翻译长达8年时间。2012年大学毕业后,他顺利成为一名律师,坚持帮助聋哑人进行法律咨询和法律维权。

“他对聋哑人有特殊的感情。”在大渡口区残联办公室主任刘玉霞口中,唐帅是被她看着长大的小弟弟。十几年前,唐帅的父母是当地残联的帮扶对象。没想到的是十几年后,他又用自己的方式来反哺聋哑人。

2015年起,唐帅开始担任大渡口区残联的法律顾问,掌握“手语”和法律双重技能的他成了大渡口区残联独一无二的“特殊武器”。除了每月固定的聋哑人法律讲座,对于那些不涉及刑事案件,不符合法律援助条件,却面临法律纠纷的聋哑人,唐帅也不遗余力地帮助他们,主动减免费用甚至免费帮他们进行辩护。

2月下旬,唐帅第一次将自己的手语法律讲座的视频搬到了网络上,短短1个多小时的讲解,不仅观看者众多,还得到了1000多名聋哑人的“打赏”。

“聋哑人大多条件不好,大部分人的打赏都只有1块钱,1723元钱就是1000多名聋哑人的信任。”唐帅说,这些钱都将作为给聋哑人提供法律帮助的费用。

同时,他经手的“刘颖”案例还被拍成微电影放到了中央政法委主办的长安网上,而更多像“刘颖”一样被他帮助过的聋哑人自发地口口相传。于是,“手语律师”、“聋哑人的法律代言人”一系列名头,被安放到唐帅的头上。

唐帅为聋哑人提供法律咨询
 
反哺与成就
手语律师的“私心”
 
头发微卷,白净斯文,西装革履的唐帅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谈吐间温言细语,对着摄影记者的镜头还有些“发晕”,并没有惯常印象中雄辩滔滔的律师做派。

但年仅34岁的他,不仅是全国聋哑人口中的“名人”,还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

唐帅说,他已记不清有多少聋哑人在他面前潸然泪下甚至下跪求助,也不知道对多少聋哑人做出承诺。有人称赞他高尚,专做吃力不讨好的事;也有很多聋哑人感激,甚至当他是精神支柱。

但唐帅说,自己只是因为经历特殊而对陷入困境的聋哑人感同身受。但反过来看,自己所做的事,也成就自己。

唐帅为聋哑人举办普法讲座

唐帅的成长经历颇为坎坷,1984年他出生聋哑家庭,父母均是因药物失聪的后天聋哑人。因为父母的残疾和贫困,他出生后就由外婆外公抚养,只有周末才回家探望父母。所幸的是,外婆外公很喜欢这个聪明的外孙,省吃俭用供他读书求学。

“外婆生病了,却打死不去医院看病,买药都舍不得,就为了留点钱给我读书。”高三那年,即将高考的唐帅因为心痛外婆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辍学打工。他决定自己挣到足够多的学费,再回来读书。2004年,他背着背包独自出发。

唐帅的第一站是上海。在上海,他凭借自己唱歌的才艺,参加了当地电视台举办的“上海亚洲音乐节中国青年歌手大奖赛”,并以反串宋祖英的表演获得了最佳新人奖。带着奖项,他踌躇满志地去了北京,希望能依靠演唱赚钱。

“人生地不熟,别说赚钱,想要生存已经很难。”回忆起那一段经历,唐帅至今仍唏嘘不已。到了北京,唐帅并未如愿找到工作,身无分文的他,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每晚都只能露宿公交车站。

就在走投无路之时,唐帅遇到了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唐帅的一位高中同学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大学,举目无亲的他不得已想找同学帮忙,却意外认识了同学的几位大学校友。

“在得知了我的情况后,他们告诉我,如果我想继续留在北京,会尽量帮助我。”唐帅说,在“贵人”的帮助下,2004年11月,唐帅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旁租了一间小屋卖起了盒饭。盒饭的生意出奇很好,仅仅3个多月时间,他就赚了近4万元钱。

他以为,是自己的盒饭好吃实惠,大家都喜欢。但实情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2005年年初寒假前的一天,唐帅特意到北外寝室去邀请帮助他朋友们,希望请他们吃一顿大餐,聊表谢意。

走进寝室后,他意外地发现每一层的垃圾桶里都有很多自家的饭盒,起初他有些得意,但当他因为好奇掀开了垃圾桶中饭盒盖子,他被惊呆了!

“很多盒饭没动过就被扔掉了!我不傻,瞬间就明白了原因。”唐帅说,原来,这些同学都是听说了他的经历,想要帮助他才坚持每天买他的盒饭。

“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的盒饭有多难吃!”唐帅苦笑,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要永远把这些帮助过自己的人铭记在心,无法辜负。或许自己无法偿还这些情谊,但却能把它传递下去。

如今,唐帅的微信上有大量的聋哑人法律求助信息

盒饭生意唐帅无法再继续“自欺欺人”。拿着手头上的4万元钱,他决定回重庆继续读书。“4万元要负担4年的学费和生活费还远远不够。”于是,他用赚到钱到北京西单购买了服装,带着服装回到了重庆,开始在各家大学门口“练摊”,当时服装利润很高,货物出手后,4万元变成了8万元。

有了学费,2005年唐帅通过自考考取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专业,用两年半时间,修完了4年的本科课程。2006年,他获得手语翻译资格证后,又受聘于司法部门从事聋哑人手语翻译工作。

2012年,唐帅通过司法考试成为一名专职律师。与其他律师不同,他将专注的领域放到了聋哑人法律诉讼上。

“我帮助了聋哑人,也是聋哑人成就了我。”唐帅说,怀着感恩的愿望,他做起了手语律师,但也因为起点与角度的不同,让他很快脱颖而出。

聋哑人的信任和委托,让唐帅名气日盛,“生意兴隆”的他在2015年成立了鼎圣律师事务所大渡口区分所,将为聋哑人法律代言放上了律所的主要日程。
 
分身有术
专业聋哑律师的“接班人”
 
3月4日上午10点,唐帅律所办公室虽然只能听到键盘回弹时的“踢踏”声,却已进入了最忙碌的工作时段,虽然当天是周末也不例外。

唐帅站在办公室外间中央的工位旁,托腮沉思,盯着工位上“手语飞舞”的年轻女孩,片刻后做出几个手语手势交流,女孩又继续对着电脑屏幕做起了舞蹈般的动作。作为旁观者,这样的无声交流看得我们一头雾水。

20多分钟后,唐帅才腾出手来给我们解释,工位上的女孩不仅是聋哑人,也是律所的专职的“聋哑法律顾问”,刚才有人通过微信咨询一起遗产纠纷案件,案情较为复杂,女孩只好向他求教。他刚才的手语,是让对方不要纠结于遗产继承归属,而是要考虑物权归属的问题。

这样的咨询,已是这里的常态。“我手机上已有243个微信群,全部是残疾人维权所用。”谈及于此唐帅颇敢无奈。重庆有个“手语律师”的消息,几乎已经被全国聋哑人所知。来自五湖四海的求助信息像雪片一样飞进他的手机。

唐帅正在与他培训的“接班人”交流

“仅仅是昨天晚上,离婚咨询的、债务咨询的、财产纠纷咨询的聋哑人就有7、8个。”唐帅说,近两年来,面对全国各地聋哑人的咨询,他都尽量耐心解答,却又力不从心,疲于应对。

既懂法律,又懂手语人才稀缺,那自己培养行不行呢?2017年的4月,唐帅突发奇想,并很快付诸实践。他开始到重庆各个高校挑选“苗子”,对象很简单——高学历的聋哑人。

半个多月后,他从重庆师范大学聘请的5位残疾人到岗。唐帅将教授他们足够的法律知识,让他们可以成为“接班人”,帮自己为残疾人释疑解惑。

5位聋哑人的到来,只是唐帅“替身”计划的一部分。针对聋哑人文化素质低,不识字情况普遍存在的问题,唐帅自己出资推出了一个叫做“帮众法律服务”的微信公众号,公号的功能是可以视频“面对面”咨询。

“唐律师是我的偶像!”在电脑前“直播解答”法律问题的女孩名叫谭婷,今年25岁,去年7月从重师毕业后就被唐帅招入麾下。上班的5个月,她系统学习了民法和婚姻法,如今已是唐帅最得力的帮手之一。

谭婷是唐帅最得力的帮手之一

谭婷是聋哑人中不多见的有一定发声和语言能力的“佼佼者”。通过唐帅的翻译和她自己极难辨认的语言,谭婷告诉我们,没有人比聋哑人更知道失去声音,世界将有多么的残酷。但是,以前她仅仅知道自己的苦楚,却并未考虑过帮助别人。而在这里,最多一天可以接待20多位聋哑人的法律咨询,很辛苦,但却很快乐。

“让聋哑人帮助聋哑人,同时也给聋哑人也有学习和工作的机会。”唐帅并不避讳收取一定咨询费用的事实。他说,每一次咨询的价格是30多元,咨询的时间是两个小时,远低于市场法律咨询的价格,他需要一定的收入维持微信公号的运行,支付聋哑员工们的工资。
 
晚上8点,处理完手中厚厚一叠法律文书,唐帅有些疲惫地起身开门。外间办公室台灯亮着,谭婷抱着一本“大部头”一边读,一边记着笔记。唐帅习以为常地轻轻挥手示意,用手语打出“早点回家休息”后,快步走出大门。

唐帅想起谭婷曾告诉他,有朝一日能希望成为他这样的律师,突然心中一凛,现在的她何尝不像十年前的自己?能不能开口讲话,或许根本不是差距。

谭婷正在通过网络视频用手语提供法律咨询服务

责编 陶昆 视频编辑 李先达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