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重庆 | 距今100万年 重庆主城人类文明发源地在马王场

发布时间:2018-03-12 20:06:31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郑友 钟志兵  文/图


青苔密布的瓦檐中间,延伸着凹凸不平的石板路,老街就像是一座城市的灵魂,见证着历史的变迁。位于大渡口区跃进村街道境内的马王场也一样,凝聚着沧桑。随着城市化改造进程的加快,也将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马王场遗址出土的旧石器时代手斧,堪称大渡口博物馆镇馆之宝

然而,很少有人知晓,重庆主城最早有人类足迹的地方,便是马王场。主城的人类文明,正是80-100万年前,从这块土地上揭开帷幕。而考古发掘出来的旧石器时代手斧,更是成为大渡口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地名源自“神马救旱”传说

大渡口博物馆馆长李国洪讲述马王场“远古家园”,距今已有近100万年

主城区的第一条轻轨线——轻轨二号线从马王场穿境而过。

作为九龙坡和大渡口的接壤地,马王场的名字是否与“马”有关?跃进村街道革新社区是马王场的今生。12日,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从革新社区党委书记胡修琦处,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不仅如此,关于地名的由来,还源自于一个神奇的传说。

 重庆最古老地图上有“马王乡”的存在

相传很久以前,居住在马王场附近的人,把高低不平的丘陵开垦成良田,村落星星点点。一个春天,马王场一带逢大旱,眼看春耕春播无望,庄稼失收,人们急得团团转。尽管在饥饿线上挣扎,但谁都不想离开家园,唯有一起跪下,不约而同地烧着纸钱,虔诚向天祈祷。 

突然一道红光飞到这里,照得满天红亮。祈祷的人们大吃一惊,只见一匹硕大无比、毛色雪亮的骏马,头朝东尾朝西昂首站立,鼻中哧哧喷气如雷鸣。人们不知是祸是福,跪地相求“神马保佑”。

市民参观马王场老街拆建前的图片展

说也奇怪,那马转过头来,注视着人们对它的祈祷,忽地原地一转,昂首长嘶一声,然后前蹄腾空,后蹄一蹬,随一道红光跃过长江落入以巴南李家沱地区,再一跃就过了真武山不知所踪。

就在神马驻足转身的地方,竟然留下了三五亩不等的深坑,泉水汩汩地从坑底冒出,溢出坑面流到农田,人们跳呀、唱呀、笑呀,欢呼声震天动地。

神马的出现和留下几口冒泉水的深坑,这些奇怪的事,很快传遍大江上下,震惊了巴渝大地,马王场从此得名。至今,马王场仍保留着“大堰村”的名称。
 
考古证实“主城发源地”

旧石器时代的“刮削器”

作为主城市民,渝中半岛是重庆母城几乎无人不晓。但是极少有人清楚,主城区的发源地,即最早有人类足迹的地方,就是马王场。

为一探究竟,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来到位于钢花路的大渡口博物馆。该馆馆长李国洪,对马王场的考古发现颇有研究。在他看来,正是数次的考古发现并最终证明,主城区的人类文明,正是80-100万年前从马王场揭开的帷幕。

旧石器时代的“砍砸器”

1978年7月,重庆第十八冶金公司工人郭辅周,在羊溪河(第二啤酒厂)发现蜥脚类恐龙化石(尾椎一段)。

1983年5月,重庆市博物馆、自然历史博物馆文物专家在马王场建筑工地中,发现并采集尖状器、刮石器、砍砸器、石核等旧石器时代遗物600余件。

马王场遗址出土的侏罗纪时代化石

根据石制品及地层分析,该遗址的时代应该在旧石器时代偏晚段,并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中国南方旧石器晚期石器主工业系统。

在马王场遗址出土的石器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1987年出土的旧石器时代手斧。石制手斧的出现,代表着古人类已经具备了制造、加工工具的智慧,是人类进化史上的里程碑事件。

由于上世纪80年代我国还缺少先进的检测手段,历史考古学家只敢谨慎地将这枚重庆主城区发现的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手斧,认定为出现在2-5万年以前。

 重达150多斤的清代秤砣

 秤砣上的铭文清晰可见

直到2013年,经过送样到澳大利亚,用国际公认的最权威、最精确的土壤年代检测分析,得出马王场的旧石器遗址的实际年代在80-100万年之前,这使得大渡口区出现人类祖先的历史追溯到了80-100万年以前。

连接马王场老街的长石梯古韵犹存

如今,旧石器时代手斧已作为镇馆之宝,陈列在大渡口博物馆中。

这虽然不及距今200万年前的“巫山人”历史悠久,但却可以说重庆主城区居民的祖先,最早就是在大渡口这片土地上,逐水而居,繁衍生息。
 
成渝要道雄关屯兵
 当年的马王场老街广场变成了停车场

根据《巴县志》记载,清朝年间,马王场远近闻名,是成渝通忂的第一站,向东经杨家坪到重庆,向西经白市驿达成都,过往商贾,川流不息。史料记载,过去马王街东南的山崖边,一直设有关卡,守护着重庆。

60岁出头的左瑞田,土生土长在大堰三村(隶属革新社区)。据他所知,这座关卡叫做“马关”。此外,他还专门进行过查证,所以对记者是娓娓道来——

仅存不多的街边老房,尚有一点马王场老街的影子

马关地势险要,驻军部署合理,三面是山崖,—面是梯田。最高一面山崖面临长江,大约在200多米以上为刀砍斧劈之悬岩,其余两面至少也是几十米以上的陡峭岩石构成,另一面则是向西北倾斜的农田。

虽有道路从中穿过,但梯田边缘从重钢党校至黄金庵到打锣山连蹯龙山一线,过去皆为山崖,择险屯兵,筑关设卡。打锣山即为古代屯兵处,马王场驻军在此屯兵,既可作为马关前沿阵地,更重要的是防御入侵者由渝西南古道从人和场到大坪通重庆这条石板道路。

大渡口博物馆成为人们寻访马王场老街的主要去处

当时,打锣山驻军和马王场驻军合为一体,为马关陆上驻军。水上驻军在“落钟子”码头一带,以船为主,驻长江边。马关与此二处驻军相距15公里,用钟、锣之声传递军情,可一呼即应,以此完整构成马关龙蟠虎踞之势,只要驻军防守,马关固若金汤。

也正是由于关卡的守护,让马王场曾经热闹非凡。场口的茶馆里,常常是座无虚席,人们在茶馆里面一边喝着茶,一边听说书人讲故事。如遇赶场天更热闹,场外那一大片空地上,除了卖粮食、蔬菜水果、草药,各类家禽以外,还有卖牛、卖马商人。
马王场轻轨站

1985年出土的大秤砣,就曾见证过这里的商业繁华。大秤砣其形上小下大,与现今圆形秤砣大致相似,重110公斤,是文物中的珍宝,世上少有。大秤砣上的字采用竖式从右至左,分八行铸有魏体楷书,字迹清晰可辨,铸造时间为清朝嘉庆二年十一月吉日。
 
新闻链接 》
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马王场旧石器遗址石碑

马王场,地势险要,道路四通八达,在战略上占有一定优势,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因此,战争的硝烟不知在这里燃烧了多少次,当地人民付出了沉重代价,各种建筑物在战争毁灭。马王场驻军多,在古代对防守重庆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重庆通史》第九章第一节载明:“明代重庆已成为控制川东、贵州等地,监视川黔少数民族的首要军事重镇和兵家必夺之地。”

同时,因背靠长江黄金水道,又是渝西南和西北古道的交汇点,历史上,地理位置极其优越的马王场,曾有过辉煌的时代,更留下许多神奇的传说。大秤砣和旧石器时代手斧,便是最好的见证。马王场遗址分布在大渡口桃花溪流域方圆五公里的长江五级台地上,现大渡口与九龙坡区域范围。

轻轨在马王场原址上空驰过

清朝年间,大渡口历代均属巴县,清末属巴县人和乡。当时的马王场远近闻名,是成渝通忂上的第一站,向东经杨家坪到重庆,向西经白市驿达成都,过往商贾,川流不息。

史料记载,过去马王街东南的山崖边,一直设有关卡,守护着重庆。一到夏天逢马王乡赶场,不少人在此乘凉聊天,喝老荫茶,一分钱一碗,很是热闹。民国初年,大渡口地区改属马王乡。

1954年,重庆市人民政府调整行政区划,大渡口所在的马王乡划归重庆第四区(1956年更名为九龙坡区),大渡口正式进入了重庆主城区范围。

责编 朱亮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