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调查 | 沈阳特大持枪杀人案背后:嫌疑人爱买六合彩,家里有不少抗抑郁药

发布时间:2018-04-11 10:53:28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廖平 文/图 发自沈阳

4月8日中午,沈阳市法库县四家子乡发生特大持枪杀人案,沈阳警方当天下午发布警情通报:犯罪嫌疑人齐某某因个人原因和感情纠纷,持自制钢珠枪将同村村民张某(男,23岁)、郑某某(男、57岁)、王某某(女,78岁)杀害……

这起持枪杀人案背后有什么样的矛盾?为什么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连日来,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走访案件发生地法库县四家子乡后满洲屯村,力图还原嫌疑人齐佐军杀人案背后的真相。

齐佐军曾经住的瓦房,后来被他卖掉了。

案 发

法库县距离沈阳约100公里,四家子乡离法库县城约20公里。

8日早上5时40分,住在后满洲屯村7队的郎相(化名)赶早起来到城里上班,他工作日都在这个点出门。经过齐佐军房子时,他看到54岁的齐佐军正在打扫院子。郎相照例跟他打个招呼,但以前都回应两句的齐佐军,这次没有反应。齐佐军是隔壁5队的人,原来不住这边,八九年前卖了房子,搬到这个大棚区的看护房来。房子比较简易,属临时性建筑,也没有房产证。前几年,老婆王岩和他一起住在这里,但最近两年老婆跟他离婚后,剩齐佐军一个人。

嫌犯齐佐军的家

当天上午,后满洲屯村委会召开会议,参加者是村干部。村民小组长王勤(化名)有事没去。

据沈阳警方警情通报中透露的报案时间推断,齐佐军大约临近中午时出了门。一米七左右个头的他比较壮,大概有一百五六十斤。他先来到张云飞的家。张云飞家在公路边上,离齐佐军家大概有六七十米远,是离得最近的邻居。张云飞和老婆有事出去了,儿子张轩和女友在家里。张轩已经预定于4月13日和女朋友结婚,请柬已经发到了四邻八乡。

张轩女友事后向村民讲述了事发经过。当时张轩蹲在地上做事,齐佐军走进院子,问:“你爸在吗?”张轩回答说不在,齐佐军犹豫了一下,对他说:“我跟你爸妈有矛盾,本来是来找他们的,既然不在,那就对不住了。”他掏出枪对蹲在地上的张轩后背开了一枪……张轩女友目睹了全过程,马上报了警,但是她不认识齐佐军。

没有村民记得两家有什么矛盾。在村民刘云(化名)的讲述中,唯一能寻到一点矛盾苗头的是,有一次张云飞把200块钱借给齐佐军后,又在老婆的强烈反对下把钱讨了回去,那次闹得不愉快。

张家隔壁就是后满洲屯村委会,走过去只需要半分钟。据当时参加会议的村干部讲述,村支书郑海波开完会后一个人在办公室歇息,齐佐军走进去行凶后迅速离开,郑海波中枪位置是后脑勺。郑海波上任村支书才半年多,之前长期担任村里的会计。“因为村里开会涉及一些收益的分配问题,按照政策齐佐军属于被调整的范围,其实钱也不多,可能由此种下矛盾。”王勤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中午接近一点钟时,接到报案的法库县公安局马上上报给沈阳市公安局,并在县内设立卡点,在街面进行巡逻警力布控,同时出动大批警力开始抓捕。四家子乡村民从来没有看到过如此大的阵仗,两个在保全小卖部买东西的妇女描述说,民警、特警,加上看热闹的车,“在街两边停了快500米。”

根据警方警情通报显示,在杀害了郑海波之后,齐佐军又到几公里之外的四家子村丈母娘家,将丈母娘王某杀害。多位村民向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提及,齐佐军曾数次谈到他离婚是丈母娘唆使,语气中表达着恨意。这次作案过程没人知道,但在他返回公路时,警车已经出现,并拦住所有的摩托车排查。后来警方发现他的踪迹,是在离公路大概一公里多的一条荒沟里。

在附近放牛的村民王湖岭(化名)看到大批警车驶下公路,涌到荒沟附近,随后他听到一声枪响。

沈阳市公安局当天下午发布警情通报,“当日15时35分,专案组民警在法库县四家子乡发现齐某某欲驾车逃跑的踪迹后,迅速将其包围,不断喊话并缩小包围圈,令其放下武器,同时准备实施抓捕。犯罪嫌疑人齐某某见走投无路,持自制钢珠枪自杀身亡。”

齐佐军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这是一条长着柳树的荒沟,在四家子乡大片的平原上,这样的沟并不少见。沟大概三米宽,不深也没水,蹲下来刚好能藏住一个人。沟壁上还遗留着一摊暗红的血迹。

10日下午,五名刑警再次来到齐佐军自杀的现场。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看到,刑警们四处寻找当时自杀射出的钢珠弹。一名警察推论着齐佐军当时自杀的情形,他蹲下来,右手比着枪的姿势,抵住右边太阳穴,说:“我猜测他当时应该是这样的动作,可以到左边找找。”

10日,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张云飞家,家里亲戚正在给张轩办丧事,张云飞夫妇到县里办理死亡证明。同一天,村支书郑海波家里也在办丧事,两家家属都拒绝了记者采访。村委会也大门紧闭,没有上班。

人 情

四家子乡的村民大多居住在东五线公路的两旁,一栋平层砖房加一个院子是标准配置,大部分房子看上去都很普通。村民们主要以种地、养殖、打工收入为主。

由于几百年来世居于此,村里人大都沾亲带故,齐佐军的叔叔齐祖峰(化名)告诉记者,当地请客之风盛行,结婚、生子、过生、开业、盖楼、升学……自己一年要送大约一万块钱出去,妻子瘫痪躺床上一年吃药还没礼钱多,苦不堪言。他把记者带到郑海波家去,离着三四百米就停下了,讪笑着说:“我不过去了,没钱送礼。”

齐佐军并没有游离于这个小社会之外,齐祖峰说他很多时候也要去送礼吃席。

齐佐军的卧室

齐祖峰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齐姓在村里是小姓,亲属并不多,齐佐军有两个姐姐,一个已经去世,另一个在沈阳。

多位村民告诉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齐佐军并不是个勤快的人。他有个外号叫“齐老木”,因为小时候比较懒,像个木头人,他爹就叫他老木头人。成年后的齐佐军一直待在农村,杀过猪、在铁路道班干过,最近几年在法库县陶瓷城上班。法库是东北的陶瓷之乡,离四家子乡十公里处,有数十家陶瓷厂,生产瓷砖、地砖。齐佐军在里面做送料工,把陶土送到传送带上,一个月有两千出头的工资。近几年,他把自己的土地交给了合作社,每年还有一些分红。

在村民口中,齐佐军的形象跟杀人犯完全挂不上钩。基本上对他的评价都是“笑呵呵的”,杜军小卖部外面几个中年妇女说,齐佐军平时见到人也打招呼,也唠几句嗑。一名老太太说:“就前两天见到,没笑。太突然了,哪知道不声不响闹出这么大事儿!”

村民郎相对他的印象是“老实、憨厚”,这一评价得到路过的另一个村民的认同,他们都住在离齐佐军家不足200米远的屯里。而齐佐军在陶瓷城上班的同事陈化(化名)说,他平时除了有时候不上班之外,跟同事交流比较少,并没有什么讨人厌的地方。

但在村民王勤眼中,齐佐军是有问题的。王勤跟齐佐军经常在一起喝酒。“他好赌,长期沉迷网络六合彩。”有好几个村民也说到了这一点。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齐佐军家里也发现了几张福利彩票,票面投注额都是几十元。王勤透露,齐佐军跟他说过自己有抑郁症。

齐祖峰说,齐佐军之前在公路边上有一栋大瓦房——大概八九年前,他把房子卖了,当时卖了6万来块钱,然后在大棚区花一万二买了现在这个没有房证的看护房。中间近5万元的差价,据说被赌掉了。

齐佐军的工具箱

齐祖峰透露,在最近两年与妻子离婚后,齐佐军的儿子和女儿也和他断绝了往来,“前些年还通电话,这两年电话都不打了。”去年齐佐军因为肾病住院,也没人照顾。

最近两年,齐佐军除了在陶瓷城上班,基本把自己封闭起来,接受采访的村民都说道,除了平时偶尔碰到打个招呼外,基本不了解他的情况,也完全看不出他和除丈母娘之外的另两名死者之间有什么矛盾。“平时也没见他们打一架吵一架的。”

药 箱

齐佐军的家在离公路大概一百米的地方,房子是两间正房带一间杂物房,是四家子乡常见的房屋结构。这栋房子是旁边曾经的大棚区的看护房,属于临时建筑。

大门并没有上锁,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看到,最右边是杂物间,里面堆着各种农具,有明显使用过的痕迹。正屋进门的右手边是一间卧室,炕上堆满了杂物,齐佐军收养的两条京巴狗趴在一张破旧沙发上吠叫。两条狗一直不愿离开房间,为防两条狗饿死在里面,齐祖峰用砖头将大门塞出一条缝,可供狗进出。

正屋的左手边是齐佐军的卧室,衣物、被褥乱糟糟堆在大炕上。屋里冰箱、电视都虽显得有些陈旧,不过在农村也还过得去。地上摆着一个工具箱,里面有各种说不出用途的铁件、弹簧等。有村民说,他的儿子和女儿没回来料理遗物。

有村民说,在案发后,警方从他家里搜出一些制枪的零件。在接受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采访的村民中,没有一个能理解他为什么会造钢珠枪,而且是利用爆竹火药做发射药的枪支,他的职业经历也与枪支风马牛不相及。王勤曾经当过民兵连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每年村里都会组织打靶,他认为齐佐军有可能是在那个时候弄清了枪支结构。

装药的箱子

在一堆杂物之上,有个纸箱,里面放着齐佐军的病历和各种药。病历上记载齐佐军有肾病,最近一次就诊记录是3月16日,化验肾功能,花费了190元。纸箱里的各种药品中,有治疗胃痛的、治疗头痛的、治疗高血压高血脂的、治疗高胆固醇的、治疗心绞痛的,其中为数不少的阿普唑仑片引起了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的注意。该药的说明书上标明的功效是:抗焦虑、紧张、激动,也可用于催眠或抗惊恐药。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上网搜索发现,一般抑郁症患者都会服用这种药。这也证明了村民王勤关于齐佐军可能患有抑郁症的说法。记者在知乎上搜索“抑郁症患者有杀人倾向吗”,一名叫“Mikey”的精神药理研究生引用了抑郁症相关书籍上的文字来回答这个问题,“……严重的抑郁症患者有可能会自杀。偶尔患者会出现所谓‘扩大性自杀’,患者可在杀死数人后再自杀,导致极严重的后果。”

在药箱旁边的一个小铁盒里,装着齐佐军、他前妻王岩以及儿子女儿的登记照,尤其是儿子的照片,从学生到成年,能看到各个阶段的容貌变化,被妥当地收藏在铁盒中……

刑警在勘查现场

责编 龙春晖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