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重庆 │他用脚丈量老城每条街巷,写下《古城重庆》

发布时间:2018-04-15 16:37:06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周小平/文 毕克勤/图·视频 部分图受访者提供
 
彭伯通,跨世纪的百岁老人,也是地道的“重庆通”。他用脚丈量过重庆每条街巷,挖掘它们的历史文化内涵,最终写出了《古城重庆》,记录下重庆的历史及各街名的来龙去脉。昨(14)日上午10点7分,彭老离开了这座他心爱的城,享年100岁。

彭伯通长子彭光忠怀抱父亲遗像
 
用脚丈量重庆老城

“父亲生于1918年,曾经的爱好是文学,在二十岁接受革命理论,又研究经济,1939年考取中央大学,1943年毕业。因接触革命理论,所以经由中共南方局青年组安排,进入中国农工民主党,而他很多同学则直接进入地下党和上华蓥山参加了游击队。”彭老长子彭光忠告诉记者,解放后,父亲长期从事地方志的工作,并担任中国农工民主党重庆市委员会专职干部。1957年,父亲被打为右派,没有工作,但并不消沉,从那时起,他用脚丈量老城,走街串巷,搜集资料。

彭光忠介绍,父亲早在文革时期就已经写好了《古城重庆》的初稿,但由于当时的历史局限,不能公开出版,后来改革开放才成功出版。”彭光忠回忆,1981年《古城重庆》出版8000册,很快就被读者一抢而空。

据了解,《古城重庆》一直被誉为是当代重庆乡邦叙事和地方史志的里程碑式作品,影响后来所有热爱重庆地方史的青年。多年前就曾风靡一时的本土知名悬疑小说《失踪的上清寺》中有关文史地理的细节,有些就源自彭老的著述。“每次《失踪的上清寺》的作者罗渝来问我,我都说翻一下书就知道了。翻的就是彭伯通先生的三本书《古城重庆》、《重庆地名趣谈》、《重庆题咏录》。”重庆地方文史专家肖能铸回忆。

彭伯通
 
《古城重庆》预计今年6月再版

今年2月8日,彭老迎来百岁华诞,60多个彭老的“粉丝”聚在一起,为老人庆生。因父亲出行不便,彭光忠替父亲参加了生日聚会。

“父亲也算是自然死亡,岁数大了。”今晨,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彭老家中,长子彭光忠在枕边悉心照料母亲。

彭光忠拿着父亲家里的老家具,这些家具如今依然保存得很好

何洋是《最重庆》杂志主编,也是彭老粉丝,他策划了彭先百岁华诞雅集。

“当时我走进重庆图书馆,去查阅有关重庆城建历史方面的各种书籍,就时常能看到一个人的名字——彭伯通。彭老是重庆出了名的‘地名通’,重庆大街小巷的地名,对于它们的前世和今生,彭老先生都能如数家珍。我们去拜会彭老时,他听力已不行了,只得由彭光忠先生在其在耳边传音。彭老就坐在藤椅上,给我们回忆了他生活里的坎坷和惊喜,几十年如一日在重庆大街小巷奔走的岁月。”何洋回忆。

这些年来,彭老的“粉丝”越来越多,他们都是文史爱好者。在整理父亲物件时,彭光忠找出了一张镜框装裱好的照片,小心拭擦框边灰尘。“这张照片,父亲很满意。大概是5年前‘粉丝’来家里给他拍的。”彭光忠说,很多“粉丝”想要《古城重庆》这本书时,他已没有。应“粉丝”们的要求,《古城重庆》预计今年6月再版。与1981年版的《古城重庆》相比,新版文字未变,只是在此基础上增添了老街巷老地名的老照片以及相关文字说明。

彭伯通的书桌
 
92岁著书亲自校对文稿

走进彭老的家,两室一厅的老屋,书房、客厅,超过“半壁江山”都是书。书房里,四周加起来有五六个书柜,书柜里满满当当放满了各个年代的书,在书柜顶上,也有堆积如山的书,彭老担心放在外面书染上灰尘,用报纸将书分类捆好,用毛笔字标注书籍名称,出版时间等。由于年代久远,报纸都已发黄掉渣。

“彭爷爷是个很爱惜书的人”,6年前,保姆江银珍便来这里照顾二老,在她印象里,最不能碰的就是彭老的书,“别人借书可以,但借了他会催着还书。有时候半夜他还要起来,问起那些书的借还情况。”江银珍说,老人惜书如命。

彭伯通著有《巴渝故实录》、《陪都星云录》、《古城重庆》、《重庆题咏录》、《跌宕风云诗纪》、《沧白先生论诗绝句百首笺》、《学诗绝句二种》、《重庆地名趣谈》等。其中,《跌宕风云诗纪》这本书是彭老92岁时出版的,彭光忠回忆,当时父亲还亲自校对。

“98岁以前,身体还能读书看报,每天他都会到书房坐一坐。这两年才没怎么看了。”江银珍说。

家里到处都是书
 
交代后事从简

彭老去世的消息,少有人知道。

今年75岁的彭光忠是家里的长子,15年前退休后,彭光忠便一直全职照顾父母。保姆负责父母的伙食,而他则买菜、买药、换药……更像个“全科家庭医生”。

关于后事,父亲早有交代——一切从简。“他认为没必要兴师动众,他也不放心母亲,担心大家忙着丧事,而疏忽了对母亲的照顾。”彭光忠说。

在彭光忠印象里,从小家里就是一个温馨之家,父母感情很好。父母从来没有吵过架,也从不说粗话。母亲出自书香门第,本来是学师范教书的,但为了照顾父亲和儿女,一直没有参加工作。


彭伯通和妻子

今年6月,彭奶奶将迎来百岁生日。快到中午,儿子彭光忠将母亲从床上抱到椅子上,开始喂她吃流食,彭奶奶腿上,搭着一件“千疮百孔”的毛衣。“这是父亲的毛衣,他不仅惜书如命,也不喜欢扔其他东西。毛衣虽然坏了不能穿,但他的思维里,这个还能保暖。”

彭老家中,40年代同妻子结婚时的老式家具依旧保存完好。保姆江银珍回忆,有次大儿子将一把破旧的藤椅扔了,彭老愣是让他捡回来:“他对生活无要求,10年前最奢侈的一次,买了件皮衣1000元,是他的当家衣服。”

彭伯通的一件毛衣已经千疮百孔
 
永远听不到“大概”、“可能”

重庆地方文史专家肖能铸与彭老是忘年交。1981年,彭老的著作《古城重庆》出版,肖能铸买了本回家,着迷地读了起来。“那时候母亲看我在读这本书,就告诉我作者是熟人。”原来,彭老的妻子跟肖能铸的母亲是同学,两家人也是邻居。从那以后,肖能铸常常去彭老家串门、摆龙门阵,向彭老请教。

肖能铸这样评价彭老:“在他的嘴里,你永远听不到‘没听说过、大概、可能’的字眼,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彭光忠回忆,父亲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重庆旧城改造之前,就已对重庆地名做调查研究,积累资料。“文革前家里书还要多。”彭光忠回忆,文革期间,家里的书全部被没收,没了书,父亲就到图书馆、书店看。每当父亲看到有疑问的地方,就查阅大量的文史资料。书上查不到,就亲自实地去查看,向老居民反复打听。

“父亲有时间就抄一些资料,或徘徊街头,实地印证和找熟悉重庆过去的人交谈,对于重庆的过去,从不甚知道到略知一二了。他总说,将这一点意外收获记录下来,想来不至于毫无意义。”彭光忠告诉记者,重庆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域,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也长达三千年之久。在父亲看来,地名的演变史如历史车轮的轨迹,更是充满雅趣。不管来自官方的政令,还是来自群众的约定俗成,地名经历时间越长,内容越加丰富。如果仔细咀嚼重庆的地名,不仅能充实知识,更是一种享受。

《古城重庆》,彭伯通著

责编 陶昆 视频编辑 王善昆 审校 张彬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