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欺凌十年:三百万茶杯、神女……“我的生活被撕裂”_重庆晚报慢新闻_慢新闻_重庆晚报网_重庆新闻

网络欺凌十年:三百万茶杯、神女……“我的生活被撕裂”

发布时间:2018-04-21 13:26:19 来源 上游新闻



在这个4月,王鑫鑫(化名)第一次走进法庭,紧张和焦虑让她显得有些不自在。

被告席上,秦奇(化名)却出奇的冷静。但他至始至终都没有朝王鑫鑫的方向看过一眼。

这是王鑫鑫和秦奇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面,这次见面的结果是秦奇因诽谤罪被浙江温岭法院判处三个月拘役。

“我的生活被撕裂了。”王鑫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从2008年考入温岭某中学开始,就成了同学眼中的一个“奇葩”,这种欺凌从封闭的校园蔓延至互联网,十年都未能停止。

“三百万茶杯、炫富、神女、整容怪”,在百度贴吧里,这些带有侮辱性的标签,吸引着很多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肆无忌惮的讨论王鑫鑫的故事。这些标签也跟着王鑫鑫走过了整整十年。

即使王鑫鑫已成为了两个孩子的母亲,这种“攻击”也没有停止,甚至上升成了人格的侮辱。

在隐忍和勇敢的抉择中,王鑫鑫起诉带头的诽谤者。

事情似乎并没有完全朝着王鑫鑫想象的方式结束——有人称她想成为第二个“凤姐”,但王鑫鑫自己只想安静的活着。


“300万茶杯”和“神女”

浙江台州的海边,上游新闻记者见到了王鑫鑫,一米六左右的身高、瘦瘦小小的身体包裹在一件米黄色的大衣里,这和网传其秒杀宅男的性感形象相差甚远。

“我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最近在矫正牙齿。”王鑫鑫毫不避讳的说,“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还会选择去温岭某中学。只是这一次我会更成熟一点,把所有不好的躲开。”

今年25岁的王鑫鑫是浙江温岭人,父母在王鑫鑫小时候曾到余姚经商,不过在她5岁那年,因为经营不善父母的产业倒闭了。之后,王鑫鑫一家人再也没有离开过温岭。

“我的父母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们很支持我读书,我也比较争气。”2008年的夏天,王鑫鑫考进了浙江省温岭某中学。即使在今天,温岭某中学在温岭市乃至整个浙江省都是数一数二的中学。

“我初中的时候,性格比较开朗,学习成绩也很好。考入高中就需要住校了,每个周五放学坐一个小时的车回家,周日下午返校。”

高中入学军训的结束,让王鑫鑫渐渐有了一种自卑感。

“就是青春期嘛,别的同学都有好看的衣服、鞋和手机,挺羡慕的。”王鑫鑫称自卑最早来源于物质基础,也曾有同学笑话她怎么还用一个过时的手机,“我回家和我妈妈说了这个事,他们觉得没什么,好好读书才是关键。还和我说不要和同学攀比。”

一些还记得王鑫鑫样子的同学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印象中的王鑫鑫有些婴儿肥,个子不高。

“就是感觉学校没有什么人情味,要是没有茶杯那事,也许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读书、考学就过去了。”2009年2月,两个同学不小心打碎了王鑫鑫的茶杯,有同学开玩笑说这个杯子值300万。后来,这件事被好事者发到了学校的贴吧里,并且描述称茶杯值300万是王鑫鑫自己提的。

即便王鑫鑫一再坚持,自己没有说过这句话,但网上的言论还是朝着另一种方向发展:“高一某班出了一个神奇的女子,自称所用茶杯300万,父母年收入几亿,小学就整容,男朋友成群,却长相丑陋,衣着老土,用老人机,真是神一样的奇葩女子,简称‘神女’。”

有网友表示,也许当初同学发出这些声音,仅仅是因为王鑫鑫的物质条件不好而导致的,“我们可能都有过,穿一双新鞋去学校,被同学追着踩的经历。那个时候,我们都是孩子,我们趋利避害,会顺着别人讨好别人,所以伤害了另一个人。”


“发帖说我和很多人睡过觉”

如果最开始的帖子只是恶作剧和玩笑,后来事情发展的节奏和影响,超过了一个能够被接受的地步。

2010年的时候,王鑫鑫学习成绩开始“断崖式”下跌,“那时候,会有别的班、别的年级和其他学校的人围观我。说我就是那个人。”

老师和校长还专门把王鑫鑫喊到办公室,希望通过学校心理老师的干预和删除言论的方式息事宁人。

可是,事情反而愈演愈烈。

“我也曾想过和解,但是很难。他们像是说上瘾了,必须找个人,我就是那个牺牲者。”王鑫鑫说,自己当时也曾用自己的舅舅来做挡箭牌,“我舅舅在余姚开厂子,是家里面条件最好的,我舅舅希望我好好读书,到他厂子里帮忙,我就和我同学说了,然后他们就说我炫富。”

“人都是避害趋利的,我压力很大。我也把事情和家里人说了,但是家人并没有给我太多的心理疏导。”就在王鑫鑫以为坚持到毕业就可以结束一切的时候,一个男生闯入了她的生活。

“那时候,我认识了一个校外的男生,他和我一样大,但是能给人一种安全感。”王鑫鑫和这名男生确立了情侣关系,但更大的噩梦也在悄然而至。“后来,我们分手了。我在QQ空间里写了一些伤感的话,怎么遇到这么一个花心的男人。”

王鑫鑫发现,很快这件事变本加厉的出现在了学校的贴吧上。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言论朝着我的私生活发展了。”王鑫鑫说,学校的百度贴吧管理团队都是本校学生,他们没有删除人身攻击的帖子,反而主动进行诋毁。“比方说我和很多人睡过觉的事,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流传的。”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后来被起诉的秦奇也曾在该校贴吧的管理团队中。

王鑫鑫试过开煤气自杀,甚至在家人的带领下去医院拍了CT,医生也开了抗抑郁的药。但父母认为王鑫鑫只是装病逃避。

也是在这一年,因为抵抗不住各方压力,王鑫鑫选择了休学。“真的是没有人理解我。高三上学期快结束时,我办了退学,后来我爸去学校帮我拿的书包,班上的同学和我爸说,他们不认识我。”

2012年,王鑫鑫选择了复读,最后被浙江某大学的专科录取。

离开了学校和那些同学,事情似乎应该告一段落了。

王鑫鑫再次估计错了。



“他们发帖子说我今天穿了什么衣服”

读大学期间,王鑫鑫还是能看到关于自己高中经历的帖子,只是发布次数已经不那么频繁了,“一年能有两三条的样子,但是看到了还是很难受。”

王鑫鑫还注意到,自己在学校的一举一动都会被人跟踪,“就是有人在我大学的贴吧里,发关于我今天穿了什么衣服,出现在哪里的帖子。”

因为这个人反复用各种号来发我的隐私,大家很气愤,只要他发,大家都攻击他。然后这个事就收场了。”

大学毕业后,王鑫鑫开了淘宝店,做了摄影师,婚后她还生了两个孩子。

生活仿佛开始平静,2016年王鑫鑫在网上提到自己曾因为校园欺凌而患过抑郁症,紧接着很多校友都卷土重来。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这些诋毁和侮辱的帖子中,就包括了秦奇的帖子。在那篇帖子中,秦奇公布了王鑫鑫的姓名、出生日期、QQ号等个人信息。王鑫鑫说,这一次她决定要用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

在此之前,王鑫鑫在网上也曾咨询过法律人士,希望获得支持,“我老公是我复读时的同学,有了他也就有了依靠。”

王鑫鑫说,最早联系秦奇时就是希望他能删除帖子并道歉。“我不认识他,也没有任何交集,我唯一知道的是他比我大,至于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还是几届,我也不清楚。”

由于秦奇长期不在温岭工作生活,王鑫鑫的老公曾在2016年春节时找到过秦奇的家中,但因秦奇不在家而错过。

“他凭什么这么伤害我,还要我原谅”

“秦奇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也很纳闷。”王鑫鑫说。

今年4月12日,浙江省温岭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王鑫鑫和秦奇的案件,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秦奇没有就发帖的初衷发表任何意见,“那天我和我老公都在场,整个庭审现场他都没有看过我。”

上游新闻记者在刑事判决书上看到,秦奇前后多次在网上发布消息称,自己和王鑫鑫发生了关系,和其他极具侮辱性文字。


法院认定,秦奇的手机号和注册用手机号码有相互印证,形成了完整的证明体系,由此认定秦奇犯诽谤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这件事也曾有朋友劝我,算了吧。但是我觉得,他凭什么这么伤害我,还要我原谅。”王鑫鑫说自己其实也有问题,在学校里个性清高,让同学看不习惯,“当年比较虚荣,明明家境不好,但看到大家嘲笑时,还要撒谎说家境很好,他们抓住我话的把柄就围攻我了。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改变这些语言给我造成的伤害。”

“现在事情发生后,也有人向我道歉。”王鑫鑫说,有过一个男同学因为嘲笑过自己,后来被网友挖出来了,“网友就跑到他现在创业的店里,刷差评,曝光人家,我觉得这样太偏激了。我也呼吁大家不要去影响他们的生活。”

“有网友说,我是想学凤姐,给我的淘宝店炒作。”王鑫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自己在案发前就删除了淘宝上的信息,想要的只是一个发自内心的道歉。

有网友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来形容王鑫鑫的故事,但是无论是王鑫鑫还是秦奇,他们的人生都因为不负责任的言论改变了,而这种改变势必影响着他们未来的生活。

责编  李凤兰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