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记得汶川地震中被高高托举的那个人吗?高位截瘫的她,靠十字绣自食其力

发布时间:2018-05-04 10:46:38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首席记者 郑友 实习生 郑成林 /文  钟志兵/摄

夜深人静,49岁、高位截瘫的王立兰在彭州中医院病房里用嘴和手掌艰难地制作十字绣作品《奋斗》。

左手颤抖着刺下绣针,埋头用嘴将绣针咬住,慢慢将丝线拉出……4月22日晚8点,四川省彭州市中医院康复科,王立兰正在完成她的又一幅十字绣作品——《奋斗》。

汶川特大地震中,脊髓严重损伤导致高位截瘫。10年了,49岁的王立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感恩”。而这不仅仅是停留在口头上,芦山地震后,她卖掉自己一幅历时半年的十字绣,5000元款项全部捐出。

王立兰叫儿子在病房门上张贴福字,以表达自己对社会感恩的心情。

刺绣

四川省彭州市中医院康复科,王立兰的病房位于最里侧。4月22日晚7:30,暮色已降临。偌大的房间,只有她一个人。

高位截瘫的缘故,仅有左手两个指头能动,王立兰就这样把绣针扎进绣布,再用右手手掌外侧把针尽量往下压,然后双手合力把绣布翻个面,接着用嘴咬住针尖穿过绣布。

如此,算是完成了一针。下面,垫着一个白色枕芯。

《奋斗》是一幅长1.5米、宽0.8米的十字绣。截至当天,1个月零5天的时间,两个大字都还没绣完。

正常人3天能绣出的东西,王立兰要花2个月。她清楚自己的不足,但依然充满希望。

正常人几天就可完成的作品,王立兰却要花上几个月。

2010年7月,王立兰转入八一康复中心接受长期康复治疗。经过两年多的康复治疗,原本颈部以下丧失知觉的她在医护人员的鼓励下,用只有微弱力气的左手,第一次拿起绣针,从最小幅的手机挂件开始,迈出了自己“新人生”的第一步。

拿不稳笔,用万能袖套将笔固定在手掌中;扎不进针,用手腕代替手指;扯不出线,用牙齿紧紧咬住绣针……一个在常人看来异常简单的动作,却要耗费王立兰大量的体力。

王立兰正用唯一可动的左手2个手指穿绣针

王立兰刺绣的每一针都要用口咬才能完成

手腕被针头刺伤流血结痂,舌头被针尖磨出血泡,已成常事。
3个月后,在八一康复中心建院两周年的座谈会上,王立兰展示了自己“年年有余”图样的十字绣,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大吃一惊。随后,这幅作品被爱心人士用1000元买走。

那天晚上,王立兰躲在被窝里大哭了一场,她终于又能挣钱了。

一直以来,“自食其力”都是王立兰的愿望。虽然有很多人在帮她,但她不想长期依赖别人。

初学十字绣时,王立兰被绣针扎破的手掌。

王立兰的努力,在医学领域,算得上是“康复奇迹”。也印证了一句话:“再难的事情,只要贵在坚持,也能成功。”  

“伤到这个程度,两支手还能够做到现在这样灵活,就是奇迹。”中国国际物理医学与康复医学学会主席励建安教授曾这样称赞她。    
   

锻炼

照料王立兰,平时都是54岁的李祖惠(音)在负责,最近几天因事外出。62岁的彭嬢嬢临时过来帮忙。因还照顾着其他的病人,更多时候,她只能抽空过来。

4月23日清晨6:40,彭嬢嬢已来到王立兰的病房。擦拭身子以外的事情,王立兰都是尽可能独立完成。包括洗脸、刷牙和整理头发。

每一次上下轮椅王立兰都十分艰难

翻身下床,对高位截瘫的王立兰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彭嬢嬢把电动轮椅推到床边,固定。王立兰取下右侧扶手,整个身子匍匐在床,右手握住推把。用力翻身,随着两只手同时发力,整个身子骨便挪移到了轮椅上。

出于护工的本能反应,加上害怕王立兰摔倒在地,本能地想去护住她的双腿。

“彭嬢嬢,我得行,你莫动我脚。”见状,王立兰赶紧打住。日复一日的锻炼,她早已有了自己的节奏。每个动作,迟缓但却熟练。

觉得刚才说话可能不妥,前往一楼锻炼室的路上,王立兰赶紧致歉:“其实,我也晓得你是为了我好。”毕竟,护工是不好请的,临时性而且费用又不高,千万得罪不得。

护工把王立兰绑在康复器械上锻练下肢

在彭州市中医院住院4年多,王立兰熟悉医院康复中心的每个角落。在途经一楼过道时,伸手,“啪”的一声,灯光亮起。轮椅,没有半刻的停留。

20分钟的打扮,在离开病房之前,王立兰还请彭嬢嬢拿来了润肤霜,在她手上抹匀。“保持水分,增白。”王立兰边擦脸边笑着说。年华逝去,不管别人咋看,自己可得在乎自己。

尽管双手瘫痪,但王立兰仍学会了擦护肤霜。

出门不能邋遢,要以整洁的形象示人。

上到锻炼床上,比下床难不少,必须彭嬢嬢搭把手,主要是把双腿给她抬到垫子上。然后,靠着双肘的移动,整个身子不停向前。轮椅作为保护和支撑,主要是练习翻转。

半个小时后,彭嬢嬢再次过来,协助王立兰转移到站立架上,促进血液循环。

腰间和双腿,都有安全带,王立兰不停地招呼彭嬢嬢绑紧一些。虽然痛一点,但都没来头。彭嬢嬢走了,里面就剩下自己一个人,摔下来了可不得了。

当站立架缓缓升起,快呈90°直角时,王立兰让彭嬢嬢赶紧将她放倒。原来,她的左脚掌心过于向外突出了些。调整好后,再次启动上升开关。

一个半小时的锻炼,完成于主治医生进行系统锻炼之前。用王立兰的话说就是,自己给自己开小灶。


获救

4月16日,西部战区空军官兵代表,重返彭州市龙门山镇九峰村银厂沟(小地名)。

灌木加上零星的小花,这里早已不是10年前地震时的模样,但每个曾走过这里的人,都记得当初的细节。

西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蔡伟素记忆犹新:“后面的山全部垮塌下来,乱石滚成了陡坡。”

“这是通往银厂沟的必经之路,道路被埋。”空军某场站政治委员唐先锋也在现场,“乱石陡坡大概有40多米,又泡了一天一夜的雨,泥泞难行。”

“乱石坡与地面有60°斜角,转移被困人员经过这里时,救援官兵用身体搭起人梯。”当时,军事摄影家刘应华正在现场采访,他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伟大的瞬间。

此张定格转移伤员的画面,后来成为“5·12”抗震救灾经典图片,也是中国第23届全国摄影艺术展中唯一一幅反映汶川特大地震抗震救灾的金牌作品。

不论走到哪里, 王立兰都要把反映救她的金牌摄影作品《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带在身边。

在泥泞的陡坡上,身着雨衣的官兵,冒雨用身体搭建人梯,把生命高高举过头顶,艰难地保持平衡,一点一点地传递生命。
照片取名为《众志成城 托举生命》。看过照片的人都对刘应华说,照片题目就是最准确的现实写照,有摄人心魄的力量。
而被托举的主人,就是现年49岁的王立兰。汶川特大地震中,脊椎受伤导致高位截瘫。

先后在华西医院、四川省八一康复中心等地方接受治疗和康复训练,目前已在彭州市中医药康复科住了4年多。10年来,医院成了她的家。

王立兰获救时的两张照片,刘应华放大后装裱在画框里,然后送给了她。

10年来,王立兰一直带在身边,不管在哪家医院,始终摆在床头,永远放在离自己最近的地方。
 当年将王立兰托举出废墟的西部战区空军官兵来医院看望她。

感恩

地震后最初的一两年,王立兰曾无数次萌生过了却余生的想法。高位截瘫,除了脑袋能轻微摆动,其他全无知觉。

伴随治疗的继续,心态也在跟着发生变化。“要好好活着,才能对得起大家对我的帮助。”走出阴霾后的她,时刻提醒自己。

她没有食言,真的好好活了。王兰不仅慢慢学会了洗脸、刷牙等基本生活自理能力,还学会了用手机,甚至后面的绣十字绣。

王立兰和她装裱好的十字绣作品

《满堂红》、《云南印象》、《梦幻家园》……在病床四周,大大小小装裱妥当的十字绣有近20幅。鲜艳的色彩,成了病房里最特别的风景。而这,也给了她不少的信心和自豪。




“今年我已绣了5幅十字绣,看着被针刺破无数小洞流过血又结上茧的侧掌,想想被针扎得麻木的舌头,感觉好累好辛苦好痛,但看着自己的努力成果,又觉得好高兴、好幸福。”

王立兰的手机上,至今还保存着2011年9月19日的一条微博。之所以写下这段话,是因她办到了别人认为自己根本无法办到的事情,让她享受痛并幸福的生活。

为了使十字绣作品内容更加丰富,王立兰每天都要上网查阅大量刺绣作品。

遵照医嘱,王立兰每天尽量限制绣十字绣的时间,每天不超过6个小时。

“如果没有国家和政府的救助,好心人们的关心,医护人员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我也活不到今天。”和王立兰的对话,她更多停留和围绕在“感恩”的话题上。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听说王立兰几年没吃过火锅了,便代表本报满足了她的愿望。

王立兰的脸上,看不出半点忧伤。“像我这种情况,能恢复到现在这样,我自己都觉得是个奇迹。”她给自己定的目标是,能够生活基本自理,尤其是大小便。

经过10年的治疗,虽然身体状况慢慢地得到了改善,但她并不满足于此。在她的想法中,不可能一辈子都靠政府,我想要靠自己。

2013年4月20日,四川省芦山县地震发生后,王立兰也希望能加入到抗震救灾中来。

通过志愿者,王立兰将自己一幅历时半年时间的十字绣《宁静致远》,以5000元的价格卖出。所有的钱,全部捐给了灾区。

目前,儿子已在读中专,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儿子能参军。因为,包括解放军在内的恩人们,曾救过自己的命,算是以另外一种方式,表达对社会的感激之情。

“灾难无情,但人间处处充满爱!”王立兰相信,未来的一切都会是好的。

对未来生活充满信心的王立兰在好友陪伴下逛街

责编   李凤兰   视频编辑  刘润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