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妈妈的妈妈的妈妈……妈妈N次方,爱的N次方

发布时间:2018-05-11 20:00:37 来源

上游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朱婷 文 李化 图/视频

五世同堂(从右至左,依次是我、妈妈、外婆、祖祖、太祖祖) ,五世同堂本就少见,这种类型(四个妈妈)的五世同堂,就相当罕见了。

我叫曹浩然,今年3岁,家住巴南区龙洲湾。别看我年龄小,还在幼儿园读小小班,但已是“社会人”,因为我来自一个复杂大家族。怎么个复杂法?嘿嘿,为了让你们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我先从一张照片说起(上图),照片中的五个人,从右至左,依次是我、我妈妈、我妈妈的妈妈、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

岁月流动中的代际传承,渐次造就了“妈妈N次方”,再衍生出一个五代同堂的大家族。在大家族里,我这个最小的家伙,也得到她们爱的N次方。像歌里唱的,她们的爱就像温暖阳光,总是轻轻柔柔洒在我身上。

好了,下面我分别介绍一下,我们这个五代同堂家族里,所有妈妈们的故事。这个周末是母亲节,我希望全天下的妈妈在为儿女付出同时,都能收获健康的身体和快乐的心情。
 
我妈妈

五世同框

3岁的曹浩然亲吻妈妈邹露

我妈妈,叫邹露,今年31岁。她臭美得很,黑黑一头长发,喜欢涂口红、穿长裙、高跟鞋,还总是往衣服上喷各种香喷喷的香水。但是,她的“臭美”坚持不了多久,我蹦蹦跳跳往她身上爬,把脚上的污渍都留给她时,她就“破功”了。

我虽然淘气,但也非常爱妈妈。3年前,她把我带到这个世上来,给我喂奶过程中,她8次堵奶,每次都痛得眼泪直流,最后不得不半夜去医院。而这,仅仅只是她为我付出的开始。

妈妈毕业于西南大学传媒学专业,曾经去北京闯荡过,现在是巴南报社新媒体编辑。具体做什么,我也不知道,只晓得她工作很忙,有时早上我起床一看,她已经不见了,要见她,只有等到晚上。在妈妈工作时,一般不要打电话烦她,她会生气。毕竟,她很敬业。

四位妈妈,从左到右轮次是太祖祖、祖祖、外婆、妈妈

刚出生不久的我,以及四位妈妈(从左到右轮次是太祖祖、祖祖、外婆、妈妈)

不过,每个周末,妈妈则尽量选择和我待在一起,她说,要弥补亏欠我的。她带我去山上、农村亲近大自然,背我走山路,陪我玩泥巴。我玩得尽兴了,妈妈却累得够呛。很多次,我们从外面回来的路上,因为疲累,她都在车上睡着了。

最近,妈妈正在减肥,晚上只吃水煮青菜,我看着有些心疼。其实,我想告诉她,她真的一点儿也不胖;而且,就算成了大胖子,也是天底下最美的妈妈,我长大后,也要养她。

我妈妈的妈妈

五代人的手叠在一起,传递着爱的N次方

外婆,也就是我妈妈的妈妈,叫吴梅丽,今年56岁。妈妈去上班后,陪伴我最多的人就是外婆。我饿了,她给我做好吃的;我哭闹,她陪我玩;我衣服脏了,她给我洗。放学后,我跑出幼儿园的大门,第一时间看到的也是她。外婆就像一个超人,时时刻刻守护在我身旁。

妈妈告诉我,外婆和外公曾经都在供销社工作。妈妈10岁那年,外公外婆先后下岗,为了给妈妈最好的生活,外公外婆选择开餐馆创业,一路艰辛,终于供完妈妈读大学。

妈妈大学毕业后,很希望去北京闯荡,但因为从小到大没有离开过外公外婆,有些犹豫。外婆看出妈妈的担忧,主动开导妈妈,还让妈妈放心大胆去闯荡,走之前的一个晚上,妈妈听到厨房传来阵阵哭泣声,声音来自外婆。原来,外婆舍不得妈妈去北京,害怕妈妈一个人会饿着冷着,但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束缚妈妈去追求自己的事业,所以,只有悄悄抹眼泪。妈妈在北京一家广告公司实习时,吃不惯北京的饮食,外婆知道了,买来辣椒、香葱等作料,制作川味美食,连夜托人带给妈妈,只为让妈妈吃一口可口的饭菜。

外公外婆只养育了妈妈一个,为了照顾外公外婆,妈妈放弃了很好的工作机会,选择从北京回到重庆。

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

五世同堂

祖祖,也就是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她叫熊昌莹,今年78岁。

祖祖高中毕业后,又自修了大专,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当中,这可是高学历。因为有文化,祖祖还成为他们村里生产队的会计,干了30年会计工作。

在外婆看来,祖祖不仅文化了得,把家庭也管理得井井有条。外婆说,祖祖养育了四个子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物资缺乏,为了让儿女们长身体,祖祖总是把稀饭里的米饭舀给儿女,自己则喝稀的清汤。

一家人吃饭,争着为周成会老人加菜

对待老人,祖祖也照顾有加。今天,祖祖很早就起来,到菜市场去买土猪肉,太祖祖有个习惯,早上要吃回锅肉,为此,祖祖买肉回来,还要赶紧给太祖祖炒出一盘来。

我不听话,外婆有时会骂我,但祖祖从来不会,她从来都是哄着我,妈妈对我生气,她也“护犊子”,只说妈妈的不是。祖祖快满80岁了,但她的牙齿一颗也没掉,真好,希望她一直这样。
 
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

太祖祖周成会

太祖祖,也就是我妈妈的妈妈的妈妈的妈妈,她叫周成会,今年98岁了。

2015年,还在襁褓里的我第一次和她见面,她一看到我,就拿手摸了摸我的小脸蛋,看到我笑,她也笑得合不拢嘴,还暴露了嘴里只剩几颗牙的事实。她很瘦,伸出两个瘦削的手来抱我时,我真担心她抱不动我,后来证明我想错了,在她怀里,和在妈妈怀里没有区别,一样温暖又有安全感。

五代人出门散步,每年都要拍一张合影

最近几年,我从会走到会跑,一天一天在长大,可太祖祖因为年老,变得更加矮小瘦弱,就连出个门,也要人搀扶着。可祖祖说,太祖祖年轻的时候厉害着:虽然瘦,但干农活最麻利,挣的工分在村社都是前几名。最重要的是,太祖祖思想观念新潮,他们那个年代,多少有些重男轻女,但她从来不这样,对自己的四个子女永远“一碗水端平”。祖祖是她的大女儿,她执意要让祖祖读书,甚至不顾丈夫的反对,坚持让祖祖读完高中,才让祖祖有了成为会计的机会。

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今天,我们这个家族所有“妈妈”聚齐,太祖祖的两只手,分别被我和祖祖牵着,大家陪着她,她皱巴巴地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想,全天下的妈妈都需要这样的笑容和陪伴吧。
 
责编 朱亮 视频 王善昆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