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株连三代”告知书上的4人:从赌徒到“飞天大盗”_重庆晚报慢新闻_慢新闻_重庆晚报网_重庆新闻

河南“株连三代”告知书上的4人:从赌徒到“飞天大盗”

发布时间:2018-06-11 07:32:08 来源 上游新闻

6月1日,河南罗山县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专项行动办公室(以下简称打飞盗办)发出“株连三代”告知书引发争议——一人涉嫌犯罪株连全家于理于法均相悖。

6月8日,经上游新闻独家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次日,打飞盗办回应称工作方法简单不当,法律意识淡薄,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表示诚挚的歉意,“他们滞留国外太久,各种办法都用了就是不回,只好出此下策。”

出此下策之前的5月,罗山开展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专项行动,采取了广泛宣传、综合管控等一系列措施,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有部分重点人员滞留境外不愿回国接受调查。

上游新闻记者在罗山走访调查得知:此前被官方列入“株连三代”的四名“飞天大盗”是罗山彭新镇人:

胡清强,47岁,好赌的他曾因盗窃入罪,七旬父母,一双子女已有整两年没见过他;

周翔,37岁,与胡清强相识,关掉水产生意后或偷渡出境,至今无音讯;

汪延勋,46岁,赌博让他赌掉了人生,老家只剩一栋倒塌多年的平房,老婆和他离婚,亲人和他断了联系;

何忠山,33岁,与周翔相识。他是四人中唯一一个还与家人有联系的人,他告诉妻子,近段时间就会回家,配合警方调查。




6月9日,河南罗山县彭新镇上,打击飞机盗窃的标语随处可见。

胡清强失联2年,父母和儿女未见其人

“住手!飞机盗窃是违法犯罪会玷污你的一生!”“从重从严打击飞机偷盗犯罪坚决遏制空中犯罪势头”“全民参与共同打击飞机偷盗”……

在罗山县彭新镇,桥上、墙上、宣传栏上、街道,到处都是打飞盗的标语。

从镇中心出发,车行5分钟山路后便来到一个山坳处,胡清强的家在山坳间,这是一栋二层楼房,盖楼用的砖是赊来的,欠了十几年了,砖款至今没结清。

胡清强父母住在一楼,胡清强夫妻的房间在二楼,夫妻俩的房间里空荡荡,只有一张床。

6月9日,太阳下山时,胡清强71岁的母亲,佝偻着背,手拿着浇菜工具,缓慢地朝大门走来。她喊了一声,胡清强13岁的儿子小涛(化名)开了门。没过多久,胡清强73岁的父亲,背着一捆蒿草回来了,忙碌一下午,他收获了这捆蒿草,大概能卖15元。

小涛腼腆地对上游新闻记者说:“最近家里老是来人,警察、村干部都有,我不敢开门。”

小涛递给记者一张纸条,上面写一段话:我已经两年没见到爸爸了,爸爸我真的好希望你回到家中,不要在外面了,回来找一份安心的工作。现在公安局还发布了株连三代的公告书,还要在家门口挂上“飞机大盗之家”的牌子。最近,公安局总是到家中找奶奶,现在奶奶的压力十分大,每天夜晚都睡不着觉。在6月8日,姐姐还大哭了一场,我对姐姐说:别想这些了,这事也不是你干的,好好上学就行了。爸爸,我真的希望你回到家中!

小涛的姐姐学习成绩很好,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她获得的奖状。6月8日下午,她回家拿衣物时哭了一场,爸爸不回家,妈妈也在外打工也很少回来,爷爷奶奶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6月9日,河南罗山县胡清强家中,其女儿贴满墙的奖状和73岁父亲的背影。

父母觉得丢尽了老脸,盼其回来说清情况

一年来,老两口的日子较之以前更不好过了,用他们的话来说:“本来就是泥巴,还上来踩两脚。”

2017年8月以后,隔三岔五,就会有人上胡清强家来。胡清强所在村村主任汪婷说:“信阳市的领导来,我陪着去;县领导来,我陪着去;镇领导来也是我陪着去。一年来,做这项工作花了好多时间。有县打飞盗办这一级机构,我们村里也成立了打飞盗办。”

来胡清强家的人,有的是想来搜赃物,有的是来做规劝工作。

胡清强家客厅里有个木柜,木柜门上有一层棕色的漆,漆上有两条约5厘米长的刮痕。胡清强父母叹着气说,外来人以为胡清强偷来的钱藏在里面,刮了几下发现是实心的就没刮了,“很早以前,有人抱走了家里的一台老录音机,说是偷来的,那是我妹夫送我的。来的人问我儿子在外面有没有房子,我对他们说除了村里这一栋房子外如果还有房子,我用头来换。”

面对来做思想工作的人,胡清强父母总是这样回答,儿子回家回的少,2016年之前,就是过年时回来;2016年以后,他再也没有回来了。他是真不知道儿子在哪,他也打听了,打听不到。他想出门去找,可他不识字,连车都不会坐。

最近一次,当来人说要在他家门口贴飞盗之家的牌子。老人对着来的人说:“你敢贴,我就敢砸掉。”

来的人多了,村里免不了有人议论,胡清强的父母觉得老脸丢尽了,和村里人说话时,总觉得低人一等。

他们想对胡清强说:“回来,说清楚情况,是又偷了,就老实交代,交代完了去坐牢;坐牢放出来了,就安心在家种地,现在农村日子好过了,勤快点,饿不死。”

胡清强曾说赌输上百万,过年烟酒都赊欠

6月9日,河南罗山县张贴的《致滞留境外人员规劝书》和对滞销境外胡清强等4人的公告。

6月9日,胡清强的儿子出示其所写写的一份信,希望爸爸早日回罗山。

老两口觉得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儿子胡清强不争气,偷和赌害了自己,害了家人。

胡清强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刑坐牢。

胡清强的父亲介绍,在孙女读四年级时,孙女和儿媳去长沙探监。他问过多次胡清强,在外面跟谁在偷,偷了什么。胡清强要么不做声,要么强硬的顶一句:“你管我!”

胡清强的父亲说,儿子儿媳都喜欢赌,攒不到钱,“我辛苦一辈子,只攒下了一栋房子,现在老了,做不动了,儿子指望不上也就罢了,还倒贴。”

老人要供养孙子孙女。钱不够时,还要靠女儿接济。老人有三亩水田,以前是自己种,上了年纪后租给了别人,每年收300斤稻谷当租金。为了贴补家用,胡清强母亲坚持种菜,养鸡;胡清强父亲一大早就会在腰间插上一把镰刀,上山去找药材。考虑到老两口的困难,村里给胡清强母亲办了低保。

胡清强喜欢偷和赌,张清云也这样认为。她是胡清强和周翔的班主任,退休之后在村里开小卖部。

“2000年左右,胡清强来店里买东西跟我说赌博输了100多万,我问他钱是不是偷来的,他没吭声,我告诉他不要偷,别人的钱也是辛苦赚来的,更不要赌,在赌桌上钱就不是钱,是纸。”

让张清云记忆犹新的还有一件事,“说赌博输了第二年过年时,他跑我店里来赊了1000多元的烟酒,我很生气。后来这钱,还是他爸爸杀了一头猪,才还上的。”

小回是胡清强的同乡,他告诉上游新闻记者,他曾跟胡清强在火车上盗窃,他负责望风,胡清强负责下手。现在他没再干了,靠打工卖劳动力赚钱,人踏实多了,“一入偷门深似海,回头是岸。偷运好的话,钱来得快,让人忘记了本分,如同坠入深渊。”

6月9日,河南罗山县汪延勋的房子早已倒塌。

6月9日,河南罗山县一处电线杆上张贴着官方对滞销境外胡清强等4人的公告。

赌博输掉了一切,他们的人生偏离正途

和胡清强家经济拮据相比,周翔的日子要好些。

周翔的母亲和周翔妻子居住在信阳市区,去城里之前,她常去张清云的小卖部打牌。

“两年多前,她妈说儿子在城里请了保姆,她也要去城里,过过被保姆伺候的日子。”张清云说,周翔在信阳市区买了房。原先他在浙江做过水产生意,后来把水产生意关了,就不知道了去向。

彭新镇盗窃民航旅客财物重点人员表上注明:周翔,护照号E0844432,滞留国外,可能通过偷渡方式出境,信阳某新区居住,具体地址不详。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到,该新区是信阳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房价在7000元/平方米左右。

胡清强与周翔相识,胡清强还欠周翔一万多元赌债,周翔并未追讨。

汪延勋的人生错误轨迹导致家庭分崩离析。汪延勋侄子和其所在村村支书熊先生介绍,汪延勋早年在北京做水产生意,后来沾上了赌,生意黄了,就干上了偷,老婆和他离婚后带着儿女去了云南,他没了音讯。

“他在彭新的房子都倒了两年多了,就算他回彭新来了,也无家可归,他还欠银行10多万呢。”其侄子说。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这栋房子周围杂草、荆棘丛生,足足有两米高,红砖做成的平房房梁已经塌了。

何忠山,是四人中唯一一个与家人还有联系的人。其妻介绍,何忠山初中辍学后,去了信阳鸡公山学武;然后当武术教练嫌工资低,就去了浙江当水电工;有了三个孩子后,便回到彭新开餐馆。因为餐馆不赚钱,两年前去了国外,去过很多国家。

何忠山与周翔相识,他有没有在飞机上偷窃?其妻一开始说,偷也没偷到什么钱。后来,她极力否认这一点:“这只是打个比方,没有证据证明偷还是没偷,老公去国外只是务工赚辛苦钱。”

其妻介绍,官方发株连三代的告知书,侵犯了她和家人的权益,造成了负面影响,她正在考虑是否追责。

此外,何忠山已经答应了妻子,准备近期回国。

罗山县官方张贴的《致滞留境外人员规劝书》称,近年来,在国际航班上的盗窃民航旅客财物的犯罪行为引起各国关注,在工作中发理,从事该类犯罪活边的罗山籍人员居多,我国的国际形象深受影响,对罗山,信阳乃至河南的声誉造成了极坏的影响,按照公安部和河南省委政法委部署,罗山已开展对盗窃民航旅客财物犯罪专项打击整治行动:凡是主动回国,积级配合公安机关调查的,依法从宽处理;凡是拒绝配合,继续留外的,坚决依法从严惩处。

责编 回红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