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岁拾荒校长走了 提起他,街坊邻居笑着笑着就哭了

发布时间:2018-07-10 07:01:58 来源 重庆晚报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范圣卿/文 李野/图

酒瓶、饮料瓶等只要能卖钱的废品吴定富都要捡拾。(资料图) 

4月20日,重庆晚报用两个整版报道吴定福事迹。

4月20日,重庆晚报用两个整版报道吴定福事迹。

88岁的吴定富身体没以前硬朗了,近段时间就进了几趟医院。提到他,铜梁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悄悄拾荒帮助困难学生,上了央视、报纸,还评为中国好人。

经重庆晚报慢新闻连续报道后,阿里巴巴联合重庆晚报发给他一万元正能量奖金。那时他生病正在住院,钱一到账,就嚷着要拿去捐了。六一儿童节那天,他出院就把钱捐给了玉泉小学。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捐款。

7月7日,吴定富因脑溢血逝世。据粗略统计,他这一生省吃俭用,共捐款超百万元。昨日,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慢新闻爆料热线966988,邮箱3159339320@qq.com)来到铜梁区全兴社区吴定富家里,回顾他感人的一生。

这顶陪伴吴定富几十年的蓝白草帽早已磨出了本色

废品回收站老板:
他捡废品一个月挣50元

吴定富是石虎小学的退休校长,可他隔三差五就要去一趟附近的废品回收站,不是背一背篓废旧纸板,就是拎一麻袋塑料瓶子。干什么?卖废品,存钱。

吴定富来卖废品的时候从来不讨价还价,还老是说“这也是国家的资源,回收再利用”。

“我们这个废品回收站在这里经营了10多年,吴爷爷是我们这里的常客,一个月要来四五次,大热天也来。他身体硬朗,经常背废品,背几趟来卖。只是前段日子感觉他身体垮了,我劝他不要来卖废品了,他还是说那句老话,这些废品也是国家的资源,不捡来卖了,就浪费了。”废品回收站老板何永维说,吴定福每个月卖废品大概能挣50元。

“他来卖废品,从不讨价还价。刚开始看他一个老人家来卖废品,以为他是生活困难,后头听街上的人传,说他是个老校长,把自己的退休金、卖废品的钱,全部拿去捐了。我觉得不可思议,就去问他,结果他不承认。”何永维有些伤感,“吴爷爷每次来卖废品,都把塑料瓶子装得好好的,纸板捆得好好的……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一箱书籍摆得整整齐齐

72岁老邻居说:
教书时就帮助贫困学生

走在他住的社区,街上随便拉个人问到他的名字,他们都能眼眶湿润地讲他生前事。老校长的朋友,72岁的徐政民爷爷刚开始采访时一直笑,说真的没见过这么疯这么傻的人,笑着笑着他忽然哭了:“我没读多少书,形容不来他的好,反正我晓得没有人比他更好了。”

“我们一起玩的时候常常开玩笑说他傻”,徐政民说起老朋友一开始满脸笑容

说着说着,他的泪水却再也忍不住了

徐政民从小就认识吴定富。“我读小学的时候,吴定富还在合川教书,那个时候就听说,他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已经在开始帮助贫困学生。”徐政民回忆,当年吴定富在他们眼中,真的算个怪人,自己吃不饱还捐钱,没结婚就去收养娃儿。

吴定富一共6个子女,其中收养了2个。“他经常穿件旧衣服,提个编织袋,走到哪里就在哪里捡破烂,一般农民都比他穿得好。他从来不坐车,说浪费车费,经常走路走到合川,一路走一路捡。”

小女儿回忆他:
一件中山装穿了40年

吴定富的房子是租的,在4楼,没有电梯。5月份生病,医生说他不能再爬楼梯,家人就在对面房子的1楼门市,给他租了个三四平方米的单间床铺。

吴定富的遗像已摆在屋中

4楼房子里,给吴定富送别的亲人还未离去,电视机上放着他老伴的遗像,旁边,是他的遗像。卧室里,一张床,旁边堆着棉絮和几件旧衣服。床底,有一个木头箱子,打开一看,全是书。旁边是个黑袋子,里面装满了手套。据他小女儿李兴润说,都是捡来的。

1楼床底有两个箱子,打开一看,是两箱旧衣服,但干干净净。“你可能不信,他有一件中山装外套,穿了40年。”李兴润说,父亲留下的全部家当,就这两箱衣服一箱书。之前他生病住院,亲戚朋友给他的钱,他收到也全部拿去捐了。

几十年的中山装,第一代身份证也保留至今。

李兴润说,父亲是在她怀里去世的,准确的说,是她的养父。“父亲年轻时,什么苦都吃过,正因为此,他才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在苦难里的学生。我们当子女的理解他,尊敬他,并且深爱他。”

小女儿翻看她分享在朋友圈里的父亲

正说着,邻居蒋中容走了进来。“老校长走了,很多人自发来送,提到他,我们这些街坊邻居,不哭都难。他是中国好人,他应该长命百岁……”说完,蒋中容抹了把眼泪。

侄儿吴启友说:
他做好事真的不留名

“多年来,他一个月四五千元的退休金,加卖废品挣来的钱,都一直通过红十字会捐赠给贫困学生。而点对点捐款的学生,据说有三个。但他从不透露他们的姓名,说不想去打扰这三个学生的生活。”吴定富的侄儿吴启友说,他是属于做好事真不留名的那种人,这两年,大家像剥洋葱一样挖掘,他做的善事才一件一件的被发现了。

侄儿分享伯伯的新闻时写下“真正的好人长命百岁”

“捡垃圾他摔破了膝盖不说,身体不舒服不说,为了捡垃圾越走越远,走迷路了也不说。他不说,他啥子都不说,但他的事,真的值得我们说。”吴启友表示,吴定富这辈子没去过远方,前些日子,有人邀请他去北京,结果他不愿意去。他曾是老师,是校长,用一句话形容他:“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小女儿将遗物搬走

责编 邓姣 总值班 路易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