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调查 | 至今昏迷!垫江5岁男孩被谁殴打进重症监护室?

发布时间:2018-07-26 12:09:50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文翰 李野  实习生 熊宣  摄影报道

7月24日,垫江县高安镇龙井村一5岁男孩被发现昏迷在家中,经医生检查发现男孩身上存在多处淤青、伤痕。截至7月25日晚上10点,男孩仍躺在重症监护室,未能醒来。

牛牛身上布满仪器。

男孩昏迷遍体伤痕

7月24日晚,重庆晚报24小时新闻热线966988接到市民爆料,称在垫江县高安镇龙井村,5岁男孩昏迷在家中,疑似被殴打所致。7月25日上午11点许,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找到知情人之一,龙井村主任、乡村医生汪勇,他介绍了相关情况。

汪勇说,7月24日下午4点许,他接到男孩奶奶黄光英的电话,称男孩牛牛(化名)昏迷在家中,随即赶到现场。“牛牛除了昏迷之外,我还发现他身上很多淤青、伤痕,我马上打了120、110电话,现在牛牛在垫江县中医院重症监护室。”见此状况,汪勇询问黄光英牛牛的状况是否为她殴打,但黄光英否认,并称牛牛昏迷是被他的幺公胡云中殴打所致。

连手上也很难寻到完整不受伤的皮肤

为何发出这样的疑问?汪勇说,之所以这样问,是有前车之鉴的。今年5月21日,村委会接到了牛牛就读的高安镇胡安小学学前班老师反映,牛牛身上有多处伤痕,并向村委会发来了图片。经了解,这是黄光英用斑竹藤条殴打牛牛留下的。村委副主任汪朝英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开学之初,班上老师也村委会反映过牛牛身上出现伤痕的问题,但考虑到牛牛跟着黄光英一起生活,加上当时伤情并不严重,村委会对其进行了教育,情况得到一定好转。

“不管这一次牛牛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昏迷,但他身上的多处伤痕一看就是旧伤。黄光英也承认,有些旧伤是她之前殴打留下的。”汪勇说。

今年5月学校老师发现孩子伤情后拍下的照片。  

母亲:婆媳关系不和 婆婆迁怒孩子

这一事件,被当地居民知晓后,以《愤怒:高安5岁男孩惨遭奶奶毒打,生命垂危...》 为题发表在垫江论坛上,网友认为,正是婆婆的殴打导致娃娃昏迷,纷纷谴责。

牛牛母亲看法也一样。记者在垫江县中医院重症监护室见到了牛牛的父母:31岁的胡兵和27岁的杨红艳。距离他们两人上一次见面,已经时隔一年。

杨红艳是云南省曲靖人。她介绍,结婚前自己与黄光英接触甚少,第一次长时间接触是在自己怀孕期间,黄光英来云南照顾她。但就在那段时间,两人因为生活琐事,就发生了矛盾,这种矛盾不局限于口角,已经上升到婆婆对自己动手的地步。

她说,从2015年起,夫妻感情出现不和,断断续续扯皮。如今她坚决要离婚,但丈夫态度不明,为此离婚已经拖了一年。对于牛牛昏迷的事,她也是从亲戚处得出,起初她还以为这是丈夫家人骗自己回来的“套路”,直到看到牛牛的照片,她才从外地赶回。

杨红艳认为,黄光英之所以殴打牛牛,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方面,恶劣的婆媳关系让黄光英迁怒牛牛;另一方面,她没有和丈夫一起生活后,黄光英曾找自己索要孩子的生活费,但她认为即便出了生活费,这笔钱也不会用到牛牛身上,于是改为邮寄牛牛衣物、月饼回家。

她表示,如果牛牛从昏迷中醒来,坚决不会让婆婆继续看管。离婚后,自己愿意单独抚养牛牛,但丈夫需要支付孩子的生活费。

牛牛母亲在重症监护室外哭泣。

父亲:小时经常被打  对母亲有恨意

在重症监护室的楼梯间,胡兵正颓然的坐在地上抽着烟。胡兵表示,杨红艳说的情况属实。他认为杨红艳之所以要跟自己离婚,主要原因是因为钱,原本他是一个在当地收入还算不错的砖瓦匠,但自己承包工程亏本,如今欠了几十万外债。其次,他在面对婆媳矛盾时,大多偏向母亲,这让杨红艳心存芥蒂。 

胡兵表示,自己小时候也经常被父母殴打,如今他也知道父母会打牛牛。鉴于自己从小的惨痛经历,胡兵说自己从来没有打过孩子。爷爷的打法是点到即止,牛牛哭了就不打了,吃饭时如果还生着闷气,就把饭菜端到牛牛面前。奶奶的打法则是“随心所欲”,手脚并用,道具为斑竹藤条。

“说不恨,是假的;说有多恨,也是假的,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但她这样打娃儿,的确太过分了!”胡兵眼眶红着,擦了擦自己的鼻涕。

如今他有些醒悟:自己未能处理好夫妻关系,又因为恶劣的婆媳关系连累了牛牛。自己愿意跟妻子离婚,如果妻子抚养牛牛,会按时支付生活费。

7月25日下午1点许,记者找到了值班的文医生,他介绍,目前牛牛的情况并不乐观,除了大量之前的外伤,经诊断系颅内出血、脑挫伤,呼吸需要呼吸机,维持血压需要升压药物。如果贸然转院,也可能有生命危险。

下午1点30分,同为父亲的摄影记者为牛牛买来水枪、恐龙玩具略表心意,希望他能早日醒来。截至晚上10点20分,汪勇告诉记者,牛牛依然未能醒来。
 牛牛父亲躲在楼梯间抹眼泪。

爷爷:儿子不拿钱  媳妇打婆婆

7月25日下午3点许,在龙井村主任、乡村医生汪勇和高安镇宣传委员胡国军的陪同下,记者见到了被黄光英声称殴打牛牛导致其昏迷的幺公胡云中,他否认自己殴打牛牛,被当地警方带走接受调查,而黄光英也正在接受警方调查,记者未能与她见面。

接下来,记者找到了牛牛的爷爷胡云华和黄光英的父亲黄大明。

黄大明介绍,和胡云华、黄光英一起生活的,除了牛牛还有他同父异母的11岁姐姐花花(化名),花花出生没多久,母亲就不知去向,一直由胡云华、黄光英抚养至今。此外,两人的大儿子、胡兵的哥哥胡军也有一对儿女由婆婆爷爷看管。因此,老两口平时需要照看4个小孩。

胡云华说,大儿子胡军不时会支付儿女的生活费,一般是一两百元的给,过年也会回家给老两口钱买肉买菜。虽然钱不多,却让父母觉得“有想头”。同样,老两口带着二儿子胡兵的两个孩子,但胡兵从来不给钱花,极少回家,极少给孩子买衣物,也极少给家里打电话,“一年不超过5次”。这一说法,得到了花花的证实,她悄悄告诉记者:“不喜欢爸爸。”

但胡兵曾告诉记者,他每个星期都会给家里打电话,自己本想打钱回家,但父母认为自己欠债未还,便在经济上未对自己作要求。而记者也曾提出让胡兵陪同记者一起见见父亲胡云华,被胡兵以“无法面对父母”拒绝。而就在记者采访胡云华时,胡兵电话打到龙井村主任、乡村医生汪勇处,要求胡云华、黄光英去医院看望孙子牛牛。

在现场,胡云华向记者透露,虽然自己和黄光英对于4个孩子不时都会打,但黄光英对牛牛超出“棍棒教育”的范畴还有一些原因——媳妇杨红艳打婆婆,打不过媳妇,婆婆在打孙子时就带着发泄出气般的格外卖力。黄光英性格一贯强势,加上近年来患上鼻咽癌后,性格越发怪异,而他去年也被诊断出鼻咽癌,即便劝说,也是有心无力,效果甚微。

“现在黄光英被警方带走,你怎么想?”记者问道。

“对于法律我不懂,她确实虐待了娃儿,该承担啥子责任就承担。”胡云华说。

目前,警方对此事还在做进一步调查。
 
高安镇宣传委员胡国军告诉记者,社会各界人士在得知牛牛的遭遇后,已经有人捐赠了救助款。对于这笔款项,镇政府经初步商议,认为由其监护人支配并不妥当,将由镇政府、村委会以及社会监督用于牛牛的救治以及日后牛牛康复后的生活。同时,将把此事作为反面典型,在全镇进行通报,让居民以此为戒,吸取经验教训。

龙井村主任、乡村医生汪勇也告诉记者,待牛牛康复,将与其监护人商议牛牛的监护问题,委派专人对牛牛的生活进行监控,让牛牛不再受到伤害。

牛牛家里,也是发现他昏迷的现场

律师:
已构成虐待未成年人
或将面临法律严惩

重庆晚报新闻律师团、重庆坤源衡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徐兴权介绍,《治安管理处罚法》中适合虐童案的是第四十三条所规定的:殴打他人的,或者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

《未成年人保护法》中规定:禁止对未成年人实施家庭暴力,禁止虐待、遗弃未成年人,禁止溺婴和其他残害婴儿的行为,不得歧视女性未成年人或者有残疾的未成年人。

此外,根据刑法第260条,虐待罪是指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经常以打骂、捆绑、冻饿、限制自由、凌辱人格、不给治病或者强迫作过度劳动等方法,从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迫害,情节恶劣的行为。

《刑法修正案(九)》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综上所述,徐兴权认为,如果情况属实,黄光英长期殴打牛牛的行为已经构成虐待儿童,其或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责编 邹渝 视频编辑 刘润 实习编辑 王玉鲲 审校 王蓉 总值班 李莉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