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重庆 | 32岁的重庆球迷协会带你怀旧:大田湾13区的雄起声,拥有高峰彭伟国的前卫寰岛……_重庆晚报慢新闻_慢新闻_重庆晚报网_重庆新闻

老重庆 | 32岁的重庆球迷协会带你怀旧:大田湾13区的雄起声,拥有高峰彭伟国的前卫寰岛……

发布时间:2018-07-30 18:51:58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赵映骥 实习生 陈漪涵 文 钱波 图

提起重庆球迷协会,在中国足球圈可谓赫赫有名,它不仅是重庆首个球迷组织,还是国足官方球迷组织龙之队的西南区负责协会。

成立于1986年4月19日的重庆球迷协会有什么故事呢?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专程采访了该协会会长、创始人王绪明和协会的相关骨干。

王绪明跟随重庆球迷协会共同成长了32年

32年,王绪明从一个年轻小伙变成了中年大叔,他和重庆球迷协会一起成长,见证了重庆足球的起起伏伏。
 
1985年:泥巴砸出来的建会想法

为何创建重庆球迷协会?这个问题也许是所有记者采访重庆球迷协会会长、创始人王绪明的第一个问题。听到这个问题后,王绪明眯起了眼睛,他没有简单地回答“热爱足球”,而是聊起了他建立协会的导火索——一个发生在1985年的真人真事。

王绪明和儿子与年维泗合影

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足球还没有职业足球联赛,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的地位就相当于现在的中超。所以1985年在重庆大田湾体育场举行的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受到了重庆球迷的热捧,王绪明表示:“那时候的足球不要门票,直接进去看就是了!”

1985年重庆还没有直辖,所以余东风、余飞等重庆球员,都是在四川队效力,结果在重庆主场作战的四川队0∶2不敌天津队,这引起了重庆球迷的不满,赛后发生了狂热球迷用泥巴砸球员的事件。

王绪明回忆道:“那天下着雨,很多球迷围在球员通道扔泥巴砸球员泄愤,当时我也抓了一块泥巴。可是当我看到余飞浑身是汗水和泥土,一脸沮丧走下来,被球迷的泥巴砸到了既不还手也不还口,只是低头离开之后,我就心软了。他和余东风都是重庆七中出来的,这场比赛其实他们也拼劲了全力,我们不该这么做。”

这次事件之后,王绪明心中开始有了组建球迷协会的想法:“余飞被砸的一幕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我当时产生了强烈的愿望——如果我们能将我们的想法告诉球员,让他们知道我们为什么这样做,而球员也能把他们的想法告诉我们,为什么会输了这场比赛,那件事就不可能发生了,球迷和球员之间缺乏沟通!可是要想把想法告诉球员,一个人人言微轻,我们需要很多人推选一个代表!这样他们才可能听听我们的想法。”
 
1986年:首批会员120人、会费3元

决定要组建球迷协会之后,王绪明说干就干,他用“手写+复写纸”的办法,写了100分调查问卷。王绪明表示,当时写了三个问题:“1.你为什么看足球?2.你对中国足球有什么期望?3.你对四川足球有什么期望和建议?”

在泥巴砸球员之后的一场比赛,王绪明在大田湾体育场的主要球迷通道散发了100份问卷。让他意外的是,事后居然收回了50多份答案,26名球迷和王绪明志同道合,于是他组织了一次小聚会,决定成立一个球迷协会,就也是重庆球迷协会的雏形。

为什么不是把所有填写问卷的球迷召集到一起?王绪明表示:“我成立协会不是利益驱使,我从没想过从足球上赚钱,所以就没想过扩大规模,只要球迷能和球员沟通,形成合力,我觉得就够了。这是我最初的想法,也是一直坚持的做法。”

1986年4月19日,重庆球迷协会在大田湾正式宣布成立,王绪明表示能够成立相当不易:“当时重庆体委主任牛犇还是有顾虑,怕球迷协会不好管理。可我保证球迷协会我来养,如果体委不同意,我就想其他办法成立,最后体委还是被说服了。”

球迷协会挂牌仪式

球迷协会在大田湾成立大会

第一批重庆球迷协会会员,全部都是填写的手写登记表。据重庆球迷协会常务副会长马彦成回忆:“当时200份登记表收回了120份,这120人成为了首批会员,缴纳了3元的会费,我也是这批加入了协会,当时选举后担任了秘书长。”

为什么会收3元会费?王绪明进行了解释:“收3元纯粹是想让大家重视这个协会、重视纪律,那时协会到公园活动的门票、茶钱都是我来给的。”
 
1986年:球迷活动逐渐成型

在重庆球迷协会成立之后,很快就迎来了第一场有组织的比赛,同样是全国足球甲级联赛,四川队在大田湾迎战大连队。当时重庆球迷协会把大田湾的13区作为了主看台,这一习惯也一直延续至今,如今在重庆奥体中心重庆球迷协会依旧在13区。


协会球迷在大田湾13区看球

为什么会选择13区?而不是代表球队第12人的12区?王绪明表示当时首先考虑的是方便:“大田湾的13区正好对着主席台,看台下就是通道,进出很方便、容量很大。”

1986年的全国足球甲级联赛,组委会做出了一项重大变革,比赛开始售票,票价高达5元(1986年一级工工资也才31.5元)。可是这没有挡住重庆球迷的热情,重庆球迷协会更是全体出动去助威,在看台上又蹦又跳,帮助四川队2∶2逼平了大连队。

为了庆祝这场平局,重庆球迷协会赛后组织了首次球迷展示活动:在大田湾体育场外用红纸折了小三角旗,穿在竹竿上挥舞庆祝。说起这件事,参与了当年活动的马彦成也笑了起来:“当时好多人围观,他们都看不懂我们在干什么,纷纷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哈哈。”

随后重庆球迷协会,就跟着四川队南征北战,去了成都、南充、自贡等地加油助威。在重庆青年足球队成立后,还跟随这支新军四处征战,取得了全国第三的最好成绩。
 协会球迷的远征活动

1988年:年维泗为协会题词

1988年4月,重庆迎来了一场水平很高的热身赛。当时李应发指挥以全国冠军辽宁队为班底的国家黄队,和年维泗指挥以全国球星组建的国家红队,在大田湾体育场对决。这场比赛大田湾体育场内涌入了3万多名球迷,让全国都知道了重庆球市的火爆。

作为比赛的东道主,重庆球迷协会不仅在比赛中给双方加油,还在赛后邀请红黄队吃重庆火锅。王绪明回忆:“当时我在新华路开办了球迷火锅,所以邀请了国家红、黄队品尝重庆火锅,当时年维泗、李应发、高丰文、徐根宝等足球名人都去了。”

王绪明接待国家队球员在自己的火锅馆吃火锅

当时国家红队主帅年维泗,还给重庆球迷协会题词:“球迷爱球星,更爱我中华。”这也成为了重庆球迷协会的行动宗旨。

重庆球迷协会成立之后,1986年,王绪明召集协会成员制作了一面“足球兴亡,匹夫有责”的锦旗送到了国家队集训基地。说起当时送锦旗这件事,王绪明也是记忆犹新:“我们当时怕送不进去,还通过陈家全(记者注:重庆短跑名将、在大田湾打破百米亚洲纪录)带我们去的。结果我们把锦旗送到了当时的国足新主帅年维泗手中,他收下后说这是他从事足球几十年以来,第一次收到的来自民间的锦旗!”

王绪明将这幅“足球兴亡,匹夫有责”的锦旗送到了北京

重庆球迷送锦旗给低潮期国足的事,在当年引发了《中国足球报》、《体育世界》的报道,让重庆球迷协会出现在了全国的媒体。正是有了那次的交集,所以年维泗趁着到重庆比赛,题词作为答谢。
 
1993年:经济发展协会壮大

俗话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1993年,一直在做生意的王绪明生意取得了大进展,于是重庆球迷协会也迎来了发展壮大的好时机。王绪明回忆:“我是重庆最早一批开火锅店的人,最早我是80年代在新华路开球迷火锅,和小天鹅都是一批的。加上后来我又办了五环印刷厂,逐渐有了一些积蓄。1994年世界杯之前,我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就是建立一个真正的球迷俱乐部!当时我给俱乐部起名叫球王,意思是一个姓王的球迷开的,并没想过称王称霸。”

王绪明自己开的球王国际俱乐部

1993年,在现在南坪红星美凯龙的位置,球王国际俱乐部诞生,里面装了四十多英寸的索尼大背投电视。球迷不仅可以观看1994年美国世界杯,还有可以在里面吃饭、娱乐,这里也成为重庆球迷协会的大本营,也成为了全国球迷协会到重庆交流的地方。

有了球迷国际俱乐部的支撑,王绪明不仅承包了协会购买鼓、旗、统一T恤等助威装备的费用,还时常请球迷到他的俱乐部免费吃饭看球,于是协会会员不断扩大。王绪明回忆:“当时在册的正式会员就有五六百人,加上外围我们有上千人了,因为大田湾13区的看台,80%都是我们的会员,所以我们对外直接说协会成员有1200人!”

随着重庆球迷协会的影响力日益增加,1995年时任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受邀题词“重庆球迷协会”,这一题词也沿用至今,每到比赛日就会在重庆奥体中心的13区挂着“重庆球迷协会”的横幅。
 1995年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受邀题词“重庆球迷协会”,这一题词也沿用至今。

1997-2000年:与两大名帅关系密切

对于重庆球迷来说,1997年是一个值得自豪的年份。因为这一年重庆直辖后,前卫寰岛也正式落户重庆,重庆球迷终于可以再次看到中国顶级足球联赛了。说起这段历史,王绪明坦言,前卫寰岛落户重庆意义非凡:“在重庆渝海冲甲失败之后,直辖之后重庆足球是一片荒土,寰岛的到来终于让我们有了归属感!”

和前卫寰岛落户相关的,还有一件大事,就是前国足主帅施拉普纳成为了前卫寰岛主帅。于是重庆球迷协会干了一件大事,现任重庆球迷协会秘书长胡伦,驾驶王绪明刚买的进口帕萨特,带施拉普纳游重庆。

协会秘书长胡伦驾驶王绪明刚买的进口帕萨特,带施拉普纳游重庆。

说起这件事胡伦十分兴奋:“当时考虑施拉普纳是德国人,体委没有合适的好车接他,刚好会长买的帕萨特是德国车,于是我们主动承担了接待任务。我记得当时我当司机,载着施拉普纳去游览了解放碑、观音桥,一路上都是球迷夹道欢迎,我也故意把车窗摇得很低,让球迷可以看看他,也让他了解重庆火爆的球市。”

在前卫寰岛重金引进了高峰、彭伟国、姜峰、符宾等国内著名球员之后,重庆球市火爆异常,大田湾一票难求。王绪明回忆:“那时候是重庆球市最好的时候,人们为了买一张票通宵排队,40元的球票炒到150元!”而重庆球迷协会也不断壮大,13区坐满了以后,也开始扩大到12区。

2000年11月12日,重庆足球迎来最高光的一刻——在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首回合0∶1落后的重庆隆鑫,以4∶1上演了大逆转,击败北京国安捧起了足协杯冠军。这是重庆足球唯一一次拿到全国足球顶级赛事的冠军。

赛后重庆球迷协会和当时的主帅李章洙一起进行了疯狂的庆祝,李章洙更是在事后加入了重庆球迷协会,成为了该协会的名誉会员。

王绪明和尹明善为李章洙(右)带队获得足协杯冠军举杯庆祝

说起这件事,胡伦十分开心:“老李和我们球迷的关系太好了,王会长(王绪明)在得知老李只有韩国驾照,在重庆没法开车之后,帮他通过相关认证办到了重庆驾照。于是老李也是投桃报李,成为了重庆球迷协会的名誉会员。”
 
2002-2010年:见证重庆足球起起伏伏

2002年对于重庆球迷来说是个幸福的年份,这一年国足冲出了亚洲,参加了日韩世界杯;接手了前卫寰岛的重庆力帆队也取得了顶级联赛最佳战绩(第6名),随后重庆力帆出战亚洲优胜者杯取得了第4名!

王绪明和时任国家队主教练高丰文合影

王绪明和时任央视主持人黄健翔合影

王绪明和时任中国足协主席阎世铎合影

王绪明和央视主持人刘建宏合影

说起日韩世界杯那年,王绪明记忆犹新:“那时候我们做了很多大事,不仅仅是给力帆给国足加油鼓劲,我们还在重庆组织了西部球迷联合东征助威团,召集了西部11省市的球迷代表,行程3000多公里去沈阳给国足助威,你们重庆晚报也曾对此事进行过报道。出线后还用摩托车拉着旗帜巡游到大连,然后从大连去韩国给国足加油!”

也许正印证了盛极必衰的老话,2003年开始重庆足球也经历了惨痛的“中超升降机”时代:2003年重庆力帆首次降级;2004年重庆力帆回中超,在中国足协取消升降级后2004年、2005年连续垫底,2006年再次降级;2008年重庆力帆冲超成功后,2009年再次降级;因为广州广药和成都谢菲联假球案,递补留在中超的力帆队,在2010年又一次降级,创造了7年4度降级的尴尬。

重庆力帆从足协杯冠军、亚洲优胜者杯殿军到“中超升降机”,虽然心里落差很大但重庆球迷协会没有抛弃球队,一直跟随球队南征北战,不过王绪明不愿意就这段历史说太多,因为他意识到这样的成绩也是一种客观的反应:“足球是需要真金白银投入的运动,那些年球队投入不足,加上重庆青训也没有搞上去,降级是偶然中的必然。”
 
现状:全新思路重新上路

在重庆足球成绩不佳的时刻,王绪明也把注意力放到了更多的区域,包括女足比赛。2008年东亚女足四强赛在永川举行,他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重庆球迷协会助威活动,到永川给铿锵玫瑰加油。王绪明表示:“那次去永川给女足加油,主要还是想拉动当地足球氛围的营造,球迷协会的作用就是掀起一股让人们能更关心、普及、热爱足球的浪潮。”

2009年10月,中国足球开始将假球、黑哨等丑恶现象进行严厉打击。

球迷协会会员声讨黑哨活动

就足坛的丑恶现象,王绪明没有直接去评价,但他提出了三个有关中国足球的问题:“很多人都说是假球、黑哨害了中国足球,可我认为这只是表面现象。为什么13亿人选不出11个会踢球的人?主要还是基础出了问题——第一,现在国内没有足够的球场,这好比厨师没有锅如何炒菜?球员没球场训练、比赛,空谈青少年足球、青训没有用。第二,足球普及一直存在问题,现在多少家长愿意让孩子去踢球?要么担心升学,要么担心身体,什么时候足球能像乒乓球一样脍炙人口了,那么普及就搞上去了。第三,我们需要一个宝塔制的联赛,从学校、区、市、省、全国,都该有足球比赛,可现在我住的南岸区人口八九十万,却一个全区的大型足球联赛都没。巴西一个州的比赛都比我们全国联赛精彩,这也导致国家踢足球的绝对人口少,没有人可选。”

为了帮助中国足球搞好青训,王绪明从上世纪90年代就以重庆球迷协会的名义,搞了播种足球计划,前后花了200多万给重庆的青少年创造踢球的环境,近几年又赞助了青训不错的辅仁中学。对于这些努力王绪明表示:“我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尽我微薄之力来帮助青少年足球发展,以协会的名义,用物质的手段,选1-2所学校对口支持!选择辅仁中学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希望它能做个榜样,未来会选其他的学校赞助,希望从中能诞生重庆足球的希望。”

王绪明自己出资搞的播种重庆足球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在年龄增大、精力不足,很难坚持全年组织球迷活动之后,王绪明已经将协会的主要工作交给了马彦成、胡伦等7人球迷领导小组。在最近几年重庆球迷协会领导小组,也连续组织了多次为国足加油的“龙之队”助威活动,让重庆球迷一直活跃在全国球迷圈。

不过,2002年世界杯后,重庆球迷协会就没组织大规模世界杯决赛圈观战,王绪明惆怅地说:“没有中国队的世界杯,对我来说都没有看的意义,日韩世界杯三场比赛我都现场看了,希望有生之年,我还有机会重返世界杯赛场为中国队加油!”

王绪明带队远征日韩世界杯,为中国足球队加油。

对于协会的未来,王绪明表示:“希望重庆球迷协会能一直延续下去。其实现在除了一些重大的事情外,我基本也放手让协会的相关负责人去做了。我们有个7人小组,希望集思广益、各司其职,用集体的力量,自筹资金,搞好球迷活动,为重庆足球和中国足球做出更大的贡献!”

责编 朱亮  审校 黄艳春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