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炒汇为何总是亏?重庆警方破获大案,揭秘“微交易”罪恶坐庄

发布时间:2018-08-01 10:16:08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刘涛 文 杨帆 图

抓捕现场
 
一位叫盈盈的,她的姓就不提了,家住重庆渝中区,没有工作,也没多少事做,成天到处走走看看,找点小钱。
 
那还是凉爽的5月,她在微信上看到一篇文章,几天后,5月22日中午,她走在观音桥步行街,有点闲,突然主动加了文章中推荐的一个微信号“jia811XX”。盈盈不知道,她的这一举动即将牵出一桩惊天大案。

 (全文总计10535字,阅读时长约22分钟)

案发:我被骗3457元
 
先说下那篇文章,它毕竟是整个事情的引线。盈盈说,文章主要推介了一个炒外汇楠木原油的微交易平台,“微交易嘛,听说过,做涨跌的,但第一次听说有这么个平台,称为新金融交易平台。”盈盈倒有些城市生活经验,不可能一下就信了,一头栽进去,但新金融毕竟是热点啊。她上网搜了搜,发现不少资料在使劲宣传这个平台“交易风险小、操作简单、收益率很高”。全是优点,盈盈心动了,想试一试,于是加了那个微信。
 
很快,“jia811XX”回复了。她叫“客服-小佳”。两人聊了起来。打开手机就能挣钱,“客服-小佳”要帮助盈盈实现这一美好愿望。
 
奇外无奇更出奇,一波才动万波随。故事就从她俩的聊天开始了。
 
“你们这个平台真的可以挣钱?”盈盈还是有一点点不放心。
 
“当然啦。”
 
“操作复杂吗?”
 
“简单得很,我先给你发个平台注册账户的链接,你可以用手机注册,我再给你发个APP,手机上安装后就可以登录了。”“客服-小佳”回复得很快。
 
盈盈登录“客服-小佳”推荐的“亿星国际”APP后发现,平台界面像炒股那些一样,数字不断变化,分时图蜿蜒曲折。看起来有模有样的。
 
“我拿啥子炒?”
 
“钱啊,你的钱,要先充值。”
 
盈盈还在谨慎着,像是不那么容易被骗的人。充多少呢?500元吧,这是她能承受的损失。
 
怎么搞的,在APP上充不起钱。盈盈当然不知道这钱是不能进平台的。“客服-小佳”迅速给她发来一个二维码,公司财务人员的二维码。盈盈扫码后,500元立马飞过去了。很快,这位财务也把“钱”充到她的APP账户里。
 
有钱了,盈盈可以正儿八经操作。她反复又反复请教“客服-小佳”,“客服-小佳”也耐心又耐心教她:

这近似于炒股,但不同之处在于只买涨跌,买涨还是买跌,你自己定;

可以炒外汇、原油、楠木,有的都可以,任你选择;

可以选5种时间周期:30秒、60秒、120秒、3分钟、5分钟。比如现在的外汇指数是7.1,你买30秒的涨,如果30秒后,指数比7.1大,哪怕是7.100009,你也赢,扣除手续费,100元赚82元;

如果30秒后,指数小于7.1,你输,100元没有了。一单最少100元,最多5000元,最大持仓10单,也就是5万元。
 
原来这样,就是赌吧,输赢概率50%。几手下来,盈盈的账户居然为零了。接着,她又充了457元,几单交易,又输了。
 
盈盈不服气,继续充,继续交易,结果继续输……
 
“当天,我共投入3457元,最后账面上只剩100多元。”
 
就此打住,盈盈不想玩了。第二天,5月23日一大早,她想把那100多元取出来,毕竟她没有工作。哪知钱像生了桩,怎么也不动。
 
事情有些诡异,开始承诺钱可以随时取出来,“我赶忙问一些朋友,他们都说我遇到骗子了。”
 
连100元也不放过,太狠了!盈盈愤怒了。上午9点刚过,她向江北警方报案。
 
在江北区公安分局刑警支队,盈盈讲了事情经过。民警陈俊舟接待了她。
 
“她讲得手舞足蹈,绘声绘色。”陈俊舟说,好像蒙受损失的不是她,而是某个熟悉的邻居。
 
不足3500元,很普通的一个小案子,安慰一下盈盈算了?真要是这样,事情就像一阵风一样飘过。
 
表面上看,好像盈盈那天的手气太霉,无一猜对。
 
陈俊舟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肯定有人在背后搞鬼,要她输。”也就是说,有人躲在平台后面,想你赢你就赢,想你输你就输。
 
但这怎么可能?外汇指数并不是某个人说了算。“他们炒的并不是真的外汇指数,而是自己搞的一个数据,虚构的一个数据。”陈俊舟说。
 
居然有这回事,在网上随便编个数字就赚钱。盈盈万万没想到自己着了这样的道。
 
一经民警提醒,盈盈才意识到,她的钱直接打给了财务人员,进了公司的腰包。陈俊舟反复提到这点,“资金不进市场,是典型的违法操作,”因为游离在市场外,逃避了监管。
 
普通人哪里看得这么明白,那分时图也是真真切切往前走。偶尔还可能赢几把,但过不了几天,就会输得和盈盈一样。有的会去报案,有的一直闷起。记录显示,十几天前,5月9日下午,来自沙坪坝区的曾女士向江北警方报案:她被骗3万多元。“也是操作简单,买涨跌。”
 
远不止两例。在此之前,九龙坡、潼南等地相继也有人报案,他们遭遇了相同的骗局——买涨跌,结果老是哗啦啦地输。
 
有人说它是“微交易”——多么好听的一个名字,而警方称之为新型网络诈骗。
 
盈盈报案的时间太巧了。

抓捕现场

破案:有人提前抓人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江北警方紧盯微交易好几个月了,“亿星国际” 正进入民警视野。真巧,盈盈就报案来了。
 
这里有必要提到“2018净网行动”,江北公安分局网安支队把打击“亿星国际” 这样的网络交易平台作为该行动的重要工作,反复研究、全面跟踪,已初步摸清这些平台的组织架构、运营方式。
 
盈盈报案的第二天,5月24日,江北公安分局立即召集刑警和网安支队一起研究案情。他们发现,相比过去打掉的那些非法交易平台,现在的平台更先进,架构更复杂。这类案子在以前也有过,比如2010年在观音桥就打掉一个,那个时候炒的品类不一样,就炒原油,现在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炒;那个时候还不存在分工,一个公司既做平台又做经营;现在呢,不仅有分工,分工还越来越细,诈骗方法相比过去更具迷惑性、操控性,“你上去交易,输赢实际上是被人掌控的。”
 
他们还发现,深圳一家公司代理“亿星国际” 的业务。这是非常重要的线索。
 
专案组当即成立。因为有了近两个月的案情分析,民警才得以通过“客服-小佳”一层一层往上查,逐步绘出平台架构,同时发现“亿星国际”的后台在深圳,业务代理公司一家在深圳,另一家在上海,其平台挂靠在杭州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
 
“亿星国际”的组织架构草图迅速描绘出来,专案组初步侦查发现,“这是一家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富有经验、敢于冒险、参与人数多、危害较大的平台公司。”
 
不得不说,这时他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交易主要在手机上进行,只要拿到平台交易数据,就可以从中找到惊人的诈骗事实。
 
这些数据肯定是重要的证据。
 
5月25日,民警立即奔赴杭州拿数据。非常庆幸,很快得到数据,但庞大的数据打开一看,所有人惊呆了——只有登录日志,根本没有具体的交易情况,连一次交易记录也没有。
 
数据毫无用处。
 
谁也没料到是这样的。难道交易记录被谁吃了?!
 
更为扑朔迷离的是,“亿星国际”的服务器究竟布置在哪里?好像到处都有,让民警无法捕捉到更多真实的信息。
 
“看来别人背后有电脑高手。”专案组分析,“可能遇到特别厉害的角色了。”
 
杭州收获为零,但重庆的侦破工作收获颇丰,警方掌握了“亿星国际”平台以及代理公司的不少重要情况,很多证据指明“诈骗成立,数额不菲”。
 
可以抓捕了。
 
很快,初步抓捕方案形成,5月30日收网(实施抓捕)。深圳、上海同时进行,主战场在深圳。
 
近百名警察抽调完成,准备从重庆赶往深圳。4辆大巴备好,5月27日启程。
 
5月26日,专案组几位民警先期抵达深圳。他们一一踩点,联系当地警方,进一步摸清情况,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制订更准确的抓捕方案。由于前期充分、扎实的研判,一切都按预估的线路进行。
 
5月29日下午,抓捕的头一天,突然出现重大变故——有警察提前抓人了!
 
原来,在重庆办案民警到深圳之前,东北某市近300名警察已到深圳,“和我们一样,也是奔微交易来的。29日,他们突然行动,抓捕了一家平台公司和一家软件技术公司的部分高层和员工。”(对他们的这次抓捕,可以简称为“29号行动”。
 
虽然他们的目标不是“亿星国际”,但已打草惊蛇。
 
“29号行动”也有积极的一面,它传递出一个重大信号:平台公司之外还有软件技术公司,这是专案民警在重庆没有想到的。案情更清晰了,“亿星国际”属于一个平台公司,在它下面有代理公司,已发现深圳、上海各一家,在它上面还有相对独立的软件技术开发公司。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
 
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它关系到案件的侦破。
 
“29号行动”之后,办案民警得知,“亿星国际”的老板钟秋萍当天及时通知员工暂时在家上班,而软件技术公司干脆放假一周,只有代理公司没有动静。
 
还有更让人头痛的,钟秋萍已通知软件公司的技术人员删除交易数据。嫌疑人要毁灭证据,这是任何一位办案民警所不愿看到的。
 
当天晚上,大家情绪有些低沉,明天就要行动了,结果出这么一档子事。偌大的深圳,这些人一旦不到办公室了,又到哪里去找?交易数据删了,还有其他什么证据?
 
专案组彻夜讨论方案。30号还行动吗?如果不行动,什么时候再行动?

抓捕现场

抓捕:一下抓回79人

抓!专案组最后决定行动不变。
 
陈俊舟等人负责抓“一号”和“二号”,即钟秋萍和她的丈夫陈某某。他们住在深圳宝安区城中一别墅区。
 
上午8点过,民警们来到小区门口,小区保安不准他们进小区。
 
“保安油盐不进,即便当地警察来了,也不行。”陈俊舟说:“这些保安只听村委会的。只有村委会点头同意,才准我们进去。”立马联系村委会,一个治保主任来了,他带我们进了小区。
 
当地民警悄悄说,这个小区住的都是深圳原住民,都姓陈,相互之间有亲戚关系,在这里动作一定不要搞大了,要小心、要快。如果被居民围住,就很麻烦。
 
20多位民警迅速包围了钟秋萍的住宅,这是一栋大别墅,非常豪华。透过落地玻璃,可以看见屋内有人慌慌忙忙,跑来跑去。
 
陈俊舟去敲门,无论怎么敲,就是不开门。
 
民警不但看见有人跑来跑去,打电话,还听见有人焦急喊,“快跑!”“删数据!”
 
被迫撬门,但防盗门很结实;砸开玻璃门怎么样?“也非常坚硬,像是防弹玻璃。”陈俊舟说。
 
耽误得越久,被毁的证据越多,加之,一个重要人物企图躲到香港去,这个人,不能放跑了。
 
怎么办?破门!这个时候,钟秋萍的老公开了门,他戴眼镜,很有些紧张。民警立马控制住他。
 
钟秋萍在楼上,一位精干的女人。有民警正准备冲上三楼,这时看见一个“小女孩”,以为是钟秋萍的女儿,没有理睬她。哪料这个“小女孩”是钟秋萍的表妹,负责公司财务,一个重要的团伙成员。
 
“交出手机。”
 
结果,手机卡都被扔了,手机一片空白。
 
家里有四台电脑。电脑上也是白茫茫一片干净。
 
什么罪证都没有,这时,钟秋萍耍横了,闹囔囔质问民警为何私闯民宅。
 
很快,民警在床垫下面找到一些账单、文件和一部手机;在三楼厕所垃圾桶里找到没来得及销毁的文件和另一部手机。
 
三楼卧室外面露台还有一间小房子,连接小房子和卧室的是一条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窄窄小巷子。民警慢慢穿过小巷,在小房子的角落发现一包银行卡和优盾。东西包得整整齐齐的,银行卡有40多张。
 
钟秋萍看到这些东西,一下安静了。
 
三人迅速被带走,但证据清理到下午4点。

抓捕现场
 
钟秋萍的公司在小区斜对面一公里外的楼上,民警以为至多逮一个值班的,因为她已通知员工不到办公室,哪知收获不小,抓获多人。后来得知,他们对警方行动不怎么在乎,他们一直相信没有人敢动他们。
 
第三个点是代理公司,因为他们收到消息较晚,员工都在上班,全部擒获。
 
接近下午5点,48人抓获归案,他们被安排在四辆大巴上,准备启程连夜赶回重庆。
 
还差两个,是钟秋萍的远方亲戚。办案民警给两人打电话:你表姐已经被抓了,你在她的公司工作过,希望你能来说说情况。一位约定在机场附近的派出所见面,“另一位在几十公里外,她说马上过来,叫我们一定要等到她,几车人一直等了她一个多小时。”
 
傍晚6点,车队出发。
 
上海的行动没有这么顺利。这家代理公司的老板姓杨,安徽人。民警到上海的前一天,公司已经放假,所有员工集体到长沙旅游,公司统一买票。临行前,杨老板没收了每个人的手机。
 
民警迅速赶到长沙。“这些人很狡猾,员工全部住宾馆,四个主管躲在其他地方。毫无悬念,最后一网打尽。”
 
深圳、上海共抓捕79人。从深圳回到重庆的四辆大巴依次停在江北区公安分局大门外的路上,嫌疑人依次走下车,那场面,让人颇有些难忘。
 
好像大功告成,真是这样吗?

数据对本案侦破至关重要

侦破:一场斗智斗勇的旅程
 
极大的难题来了,准确地说是“硬骨头”。
 
人是抓回来了,但问题也跟着来——要让这些人全部伏法,需要很硬的证据,越硬越好,比铁块还要硬。
 
虽然在现场找到一些证据,突审中也得到一些,但是交易数据依旧茫茫无踪影。它是重要的证据。
 
它在哪里?
 
钟秋萍狡辩,她没有数据,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数据,“亿星国际”用的软件是从一个叫“云软”的公司买的,与她对接的人叫“泉哥”。
 
陈俊舟并没有随大部队回重庆,他要把警车开回重庆,顺路在贵州逮一个漏网之鱼。5月31日,正当他接近贵州的时候,专案组要求他立马掉头,去找“泉哥”。这个时候,因为公司放假了,“泉哥”在广东湛江的老家休息。
 
6月1日下午,陈俊舟赶到湛江,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了解到“泉哥”的住址。

这是一处典型的渔村。当地人友好地告诉陈俊舟:“泉哥”在老家,亲朋都在,你们根本带不走他。
 
6月2日,另一办案民警也赶到湛江支援。他和陈俊舟一起去找当地村委会。村委会的人劈头就问:你们找到他做什么?
 
“我们想了解一点情况。”还不敢说逮他,只通知他到当地的刑警队来一趟,聊聊嘛。
 
“泉哥”来了。他说:我只是一个技术客服,软件不是我开发的。
 
“谁开发的?”
 
“张毅。”
 
“他在哪里?”
 
“离我家不远。”
 
相隔几公里,同样的渔村。“泉哥”带路,陈俊舟轻松找到张毅的家。
 
“泉哥”又打电话把张毅叫出来,一起到刑警队。“他们没什么畏惧的,没觉得是多大个事,一方面他们是学技术的,对一些事情缺乏敏感;另一方面他们其实已经删除了数据,所以胆子也大了。”办案民警分析说。
 
“听说有警察抓了我们公司的人,公司通知我们放一周的假,我就回家了。”张毅说。
 
“交易数据在哪里?”民警问。
 
“什么交易数据,我们没有数据。”张毅答得神情自若。
 
“是不是被你们删了?”
 
“没有,怎么删?”
 
突然,办案民警问了一个非常机智、非常重要的问题,要不是这个问题,也许这些人还继续鼓吹着微交易的神话。
 
“你说公司通知你们放假了,是怎么通知你们的?”
 
“通过一款APP。”张毅顺口一说。
 
“把你的手机给我看看。”办案民警发现,张毅手机上没有这个APP,显然他已经卸载了。
 
为什么要卸载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手机上没了,可以重新装一个吗?”民警好像在征求他的同意。
 
“可以。”张毅很快就装好了。
 
上面什么也没有,连那条放假通知都看不到了。
 
这时,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办案民警轻轻一拉,突然跳出一长串数据——是交易数据!继续往下,数据像喷泉一样源源不断冒出来。
 
张毅顿时傻眼了。他大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接着,彻底崩溃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我已经把数据删了,怎么又出来了?!”
 
张毅不知道,这个软件根本不能删除数据。表面上看,数据已被删除,实则全保存在服务器上。
 
估计当时张毅杀自己的心都有。他只有招了。原来,5月30日在从深圳回湛江的车上,他接到钟秋萍删除数据的电话,急忙删了数据。
 
事情总算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但略为遗憾的是,这些数据还不全,并且大部分是“亿星国际”的前身“亿盛国际”的数据。
 
张毅蔫了,他一口咬定:数据已被他删完了。
 
办案民警可不这么看。技术人员的数据像警察的枪一样,不可能随便丢了,他们有个习惯,什么东西都要备份,数据肯定被他藏起来了。

搜集证据
 
在另一个房间,陈俊舟还在和“泉哥”聊。“泉哥”并不知道离他不远的房间内已是另一番天地。有点晚了,他突然冒起火来,愤怒质问陈俊舟:你凭什么问这么久,我要回家了。
 
是的,他要回家了,确实要走了。真的让他走吗?陈俊舟记得,当时专案组通知他,有可能的话直接把“泉哥”带回重庆,“我们再三考虑,暂时不忙,因为当地情况复杂,稍不注意容易失控。”
 
“泉哥”准备骑摩托车回去。陈俊舟坚持送他,很热情。“这么晚,骑摩托车不安全。”
 
两人在车上随意聊着天,气氛挺好的。陈俊舟目的很明确:一是稳住他,二是看他具体住哪里。
 
情况特殊。专案组深夜临时决定,急派3位民警坐清晨很早的一班飞机到湛江,支援。陈俊舟当晚没有睡觉,上午8点多钟,开车去机场接“援军”。
 
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泉哥”突然打电话给陈俊舟,“你不是说今天要来找我吗,怎么现在还不来?”
 
陈俊舟说:“你把电脑带起,我们再聊一下。”
 
一会儿,陈俊舟开车把“泉哥”接到刑警支队。一进屋,当场宣告对他的拘留。
 
“泉哥”和张毅一起被带回重庆。
 
陈俊舟累得实在不行,在湛江歇了一晚,6月4日开车返渝。正当他开到广西境内,专案组再次来电:张毅招了,他说有备份数据,一个移动硬盘,在他家里,现在马上掉头到张毅家拿硬盘。
 
陈俊舟一路飞奔,径直赶到张毅家。“他妈和他弟弟在家。这位妈妈50多岁,连普通话也听不懂,更莫说重庆话。他的弟弟倒挺机灵的样子,一直表现得很不高兴,一点不配合,不断质问我们:凭什么到我们家来拿东西。”陈俊舟介绍说。
 
根本没有所要的移动硬盘。
 
专案组继续审张毅。他又招一句:记不清硬盘究竟放在哪里了,可能在老婆的家里。
 
张毅的弟弟再一次很不高兴地带民警来到他嫂子家。家里没人,更没有硬盘。
 
看来张毅还没有说实话。专案组只好采取一个变通的办法:直接联系他妻子。
 
电话通了,对方居然说:我马上到重庆,飞机就要起飞了。
 
“我们派人到机场接你。”民警说。
 
“算了。”张毅的妻子断然拒绝。
 
“你知道硬盘在哪里吗?”
 
“我找一找。”她电话挂了,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
 
当然,她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有民警在等她了。
 
她确实没有硬盘,只给她丈夫带了些衣物。她说,不知道硬盘在哪里。她是来看张毅的。民警顺便劝她:不能窝藏罪证,真的不能,如果你说了,也是帮助张毅。
 
她还是说不知道。民警只好把她放了。
 
张毅这边,也说不出硬盘的下落。他提到他的一位徒弟,在广州,“难道是他悄悄拿走了?”
 
所有的人都很着急,好像东西就摆在面前,但又不知道究竟放在什么地方。
 
马上到广州?陈俊舟觉得让子弹先飞一会儿,这次不忙掉头,再等等。
 
6月5日清晨,办案民警突然接到张毅妻子打来的电话:硬盘在我身上。出人意料的消息。
 
“是不是真的?”民警觉得很意外,她昨天一下飞机就被请到刑警队,今天怎么突然有了硬盘,她藏在哪里的?
 
“你不管嘛,我等会儿送到江北区公安分局,在门口等。”
 
7点多一点,她带着硬盘来了。
 
原来,张毅的妻子和他父亲一起来的重庆,两人在机场分开,各走各。
 
数据是加了密的,先解密,再导出来。
 
麻烦又来了。这些数据还只是一堆庞大的数据,它们像一盆泼到地上的水,毫无规则、混乱的一摊水。
 
如何让这些“水”有意义?只有把它们在平台上真实呈现出来,才看得清,才读得出背后的秘密,对诈骗事实才能一目了然。
 
数据自己不会跑到它的位置上去,也不会说话。
 
已查实,整个“亿星国际”平台由张毅搭建,钟秋萍租服务器,租好后,她把账号密码给张毅。一个有效的办法是,让张毅再搭建一个“亿星国际”运行平台,然后把数据导入上去,这个时候,每笔交易的时间、数额、盈亏清清楚楚。一堆死沉沉的数据像突然有了生命。
 
办案民警说,这个时候,特别焦急的是东北某市警方,他们正到处找交易数据,到哪里去找呀?最终他们找到重庆江北,急忙赶过来拷贝数据,“他们非常感谢我们。不夸张,我们帮了他们一个大忙。当然,我们也感谢深圳警方给予我们的大力支持。”
 
其实张毅只解决了问题的一半。前面有提到,“亿星国际”可以操控交易,那么,它们究竟如何操控的?
 
这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描述得清楚的,同样需要真真切切在平台上演练出来。7月3日,张毅的弟弟来到重庆,他开始搭建风控平台。
 
有了运营平台和风控平台,“亿星国际”好像一下又“活”了,它的犯罪事实昭然若揭,愈演愈烈。
 
7月6日,钟秋萍等19人被依法逮捕,另有人取保候审。

钟秋萍和所有员工的手机号、微信号是在网上花几百元买的

揭秘:他们究竟如何诈骗
 
钟秋萍,39岁,深圳宝安区人,职业学校毕业,卖过7年汽车、3年保险,和丈夫做过小额贷款业务。
 
据她交代,去年听朋友说做这种平台赚钱快,当年12月便开了一个,叫“亿盛国际”,由于客户投诉越来越多,今年4月,她便把一些客户和数据转移到“亿星国际”来,“亿盛”改“亿星”。警方查明,“亿星”客户上万,涉案金额3000多万;“亿盛”客户多达5万多,涉案金额9000多万。
 
抓捕前,钟秋萍每月获利160万-180万元。抓捕当天,平台交易额达亿元。每笔交易按2%提手续费,一天手续费有200万元。其中代理商一般分1.2%-1.3%,平台公司得0.7%-0.8%,“代理商不同,谈的价格也不同,系统会自动扣除。”
 
钟秋萍承认她干的就是诈骗的营生,嗜利若渴。
 
她以及所有员工的手机号、微信号都是在网上花钱买的,无一真实,“这样做是为了不暴露我们的真实身份,”她说:“公司所有人,销售人员、风控人员、财务人员都明白自己是在诈骗。代理商也是直接对客户诈骗。”其实,炒外汇期货,她既无资质又无牌照。
 
他们如何实施诈骗?就四个字:操控涨跌。盈盈本来买的涨,按走势也该涨,但后台的风控人员私自调整数据,涨一下变为跌,盈盈从赢变输。
 
一个平台炒什么是次要的,有的炒黄金白银楠木,还有的炒玉石原油,更有炒大米的,什么东西都可以被他们拿来炒,关键是平台上的数据没有接入任何正规大盘,没有合法依据,可以肆意修改,这是诈骗的核心事实。
 
“亿星国际”平台的运营按层级设计,最下层是大量业务员,他们遍地寻找可能上钩的市民,向他们吹嘘,鼓动他们注册成为会员。业务员上面是组长,再上面是代理公司的经理,经理上面就是平台公司老总。最顶层则是软件开发公司。“亿星”有两个重要部门:一是财务部门,掌控资金;二是风控部门,悄悄修改数据,操控你输赢。
 
财务部门掌控资金的“入境”和“出境”,非常重要,由核心成员组成。其操作流程是这样的:“入境”,先是客户与业务员联系,准备打款充值(支付宝和微信皆可),转款后,截图发给业务员,业务员把截图发给组长,组长再发给他的上一级经理,经理最后发给财务部门,财务人员看到后,才把资金加到该客户在平台的账户上。“出境”操作与此类似,同样要层层过关。
 
一般不会允许“出境”,所以盈盈才打死取不出来那100多元。你的钱或者在平台上玩完,或者烂在里面。
 
风控部门有十几个人,一旦发现有客户赚得太多了,立即对他采取风控,俗称杀,又叫杀猪。怎么杀?一般由代理公司的组长发起风控请求,他怎么发?很简单,就在系统里面备注,采用专业暗号,有公司的暗号是“鱼油”,也就是说,只要备注有“鱼油”二字的,就予以风控,让他输。为了便于人员管理,“亿星”招的都是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年龄大的不好控制。”
 
一般来说,这样的平台存活区区两月,很多一个月就倒了,因为大家很快发现是骗局,加速退出,经营者或者被打掉或者关门跑路。为何“亿盛”“亿星”可以持续半年之久?
 
其高明之处在于杀客户(也就是风控)的技巧。内部特别制定规章制度,对客户不能杀太狠,不能一刀“砍”死了,如果哪个杀狠了,还将受到处理。比如客户投100万,第一天杀60万,第二天再让他赢点,然后找机会又杀。这给客户一种想象:输,是因为自己手气不好。客户即使不想玩了,也不会举报。
 
钟秋萍交代:如果客户下单均匀,输赢均匀,不会造成太大影响,一般不会对其采取风控,一方面可以避免客户投诉(怎么老是输,是不是有诈哟),有时让客户自由玩,我们赚手续费也是不错的;另一方面,风控人员也不必那么劳累工作,不需要忙个不停地改数据,“如果遇到有人利用我们软件漏洞来赢钱的,我们会立即把他踢出去。在风控上,我们要求单对单操控,不准群操,也就是说,不能一次对所有人风控。”傻子才会去群控,那不是要搞死平台吗。
 
按照惯例,分析这样的诈骗案,根本目的是提醒市民不要上当受骗。但为什么那么多人抱着钱汲汲狂狂而去?
 
办案民警认为,是贪婪和无知。这二者在现实生活中有着深刻的关联性——因为贪婪而变得无知,因为无知而更加贪婪。很多人不知道风控这个秘密,怀揣试一试、赌一赌的心态溜了进来。
 
“亿星国际”的服务器布置得很复杂,目的在于让几万客户使用起来流畅,玩得爽;其交易频率非常高,不断买,不断地赢或输,人的欲望不断被挑逗、刺激,慢慢地,他开始脱离正常轨道,最终对赢钱的欲望演变为对这种欲望的欲望。这是更高形式的享乐,但后果是他可能被玩得唯剩一条内裤。
 
钟秋萍继续交代:经营这种平台,高风险,高回报,前期投入少,只需租间房子,买点电脑、手机,租点服务器,就可以开了。平台主要人员有财务、风控和销售、客服,他们分工配合。开办平台没有想象的那样复杂,三步足矣:先找软件开发公司购买APP(名义上可以交易外汇期货和白银原油等),然后对接第三方支付,第三步就是把对接好的APP软件推广给代理商,这时,该销售人员出马了,他们去找代理公司推广APP。一个销售人员可能联系很多家代理公司。
 
不可或缺的是尽力忽悠,吹得越玄乎越好,因为类似平台太多,竞争当然不小。
 
办案民警提到这样一个情况,在东北某市警方动手之前,深圳警方也有过多次打击,为什么这些人还不收手?他们为何毫不畏惧?
 
原来有这样一个小插曲:钟秋萍经常给销售人员和代理公司洗脑,“不要怕,我们这个公司后台硬得很,没人敢搞我们。过去抓过人,还不是很快就放了。”她甚至告诉代理公司的经理,“我有关系,去年我一个代理公司的人被抓了,一个月人就放了。你不要怕,你可以把我的电话留给你的亲信,他们如果遭了,直接打电话给我,我来解决。”代理公司接着给业务员洗脑:不要怕,后台硬着呢。大家相互洗脑,洗来洗去,就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了。

抓捕现场
 
现在可以总结这个案子了,不能再耽搁:
 
用一句挺通俗的话——它具有典型意义,新型网络诈骗越来越高科技化。高科技让微交易更具迷惑性和隐蔽性,大众难以辨别真假,警方难以侦破案件,但不得不说,警方的这次成功侦破为今后全国各地打击类似案子提供了经验,宝贵的经验。
 
办案民警认为,案件侦破工作最大亮点是对整个犯罪链条的全打击,从最下面的业务员到代理公司、平台公司、软件开发公司一锅端,类似的案子在全国其他地方也打过,但一般只打代理公司,打个半截;最多打到平台公司就到顶了,打大半截,像江北区公安分局这样打到软件技术公司,打得彻彻底底的,实属罕见。
 
软件开发人员也不能逍遥法外,根据《刑法修正案》,他们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微交易犯罪手法低端,平台系统高端。办案民警提到,对“亿星国际”这个平台,软件开发公司舍得花血本,他们真的当成一份事业来做,投入30万元优化,采用了多种新型高端互联网技术,致使真实的数据可以一直隐藏在背后,藏匿在让人永远难以发现的阴暗角落。
 
这是特别令人痛心的地方,科技成为他们惟利是逐的工具。无论从哪个方面说,他们都是败德者。
 
(考虑到多位办案民警工作的特殊,文中没有提及他们的姓名。文中钟秋萍、张毅均为化名。)

责编 龙春晖 视频 王善昆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