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影者 | 守望冰川35年

发布时间:2018-08-10 18:04:07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周小平 实习生 韦苏珉 陈珊 文 毕克勤 图 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每个人眼中,总有让他放光的牵挂!

有人迷恋高山,有人迷恋大海,有人迷恋街巷吊脚楼,也有人迷恋形形色色的鸟儿……71岁的重庆摄影师宋明琨,堪称冰川上的追影者!35年来,跟踪拍摄冰川上的光影,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他说,已换好装备,明年再次自驾去冰川。
 
精力充沛的宋明琨

结缘冰川

青藏高原是中国最大、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被称为“世界屋脊”、“地球上的第三极”,其复杂的地形,对地球气候产生了巨大影响。宋明琨是重庆大学的退休教师,现为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员。摄影师怎么与科考挂上钩?这还要从30多年前说起。

重庆大学C区二教旁,黄葛树浓密遮天,宋明琨的摄影工作室被大树遮挡。室内满墙挂着各个时期的照片,藤编竹椅、旧式风扇,无需空调,凉意幽幽。书桌边,宋明琨正在整理曾经的科考资料。他说,明年兰州大学校庆110周年,他要将曾经在冰川科考的影像整理出来,办个展览庆祝校庆。

“1971年,我考入兰州大学,读的是气象专业,后来留校任教。”宋明琨回忆,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中国科学院组织全国的科研队伍对青藏高原进行了大规模的科学考察。1981至1984年,来自全国的科研院所和高校的专业人员组成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队,几十个专业团队、300多名考察队员,对青藏高原东南缘的横断山脉进行了多学科的深度考察。

30多年前拍科考时画的机位图

当年,他随中科院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和兰州大学地理系冰川研究室组成的冰川考察组,前往考察横断山脉的现代冰川和古冰川遗址,而他负责现场观测记录气象资料和收集当地的历史气象资料以及拍摄考察活动和科考电影纪录片。
 
科考成果

探秘冰川

要去冰川科考追影,宋明琨兴奋不已。提前两个月便开始了准备工作:熟悉气象观测规范、鉴定气象观测仪器、检修电影摄影机、购买足量的相机胶卷和电影胶片等。

贡嘎山的老地图让宋老着魔

横断山脉的最高峰就是著名的贡嘎山。团队重点考察贡嘎山的现代冰川,云南的玉龙雪山和梅里雪山以及四川稻城桑堆的古冰帽地质地貌。

海螺沟冰川,1981年摄(受访者供图)

1981年6月初,冰川考察组一行十多人首先开赴四川甘孜州泸定县磨西区,开始对贡嘎山东坡的海螺沟冰川进行考察。生活条件的艰苦是肯定的,更严峻的是对生命的威胁,稍不留神就会跌入冰裂隙中。美丽的冰川,神圣震撼,宋明琨想多角度对其进行拍摄。

有次,他和队员周尚哲去山对面拍摄冰川全景,早上八点就出发,涉过冰川,爬到海拔约5000米的山顶。拍摄完照片,简单吃点干粮后就开始下山,到冰川下面的冰洞拍照。“洞内裸露的大冰块很滑,上游冲流下来的冰融水震耳欲聋,洞内温度很低,光线微弱,地下河深不可测,我在一阵忙乱中脚踩滑了,差点掉入地下河里,当即吓出一身冷汗。”惊魂未定的宋明琨从冰洞出来就往回赶,刚踏上冰川天就黑了,只有打着手电筒高一步低一步地爬行在冰川上,晚上八点多才回到驻地,急坏了驻地的同事。

“这天虽然遭遇了不少惊险,又很艰辛劳累,但是我们仍为拍摄到了对冰川研究有珍贵价值的照片而感到兴奋。”回忆冰川追影往事,宋明琨眼里带光。
 
贡嘎山美景“日照金山”1981年11月摄(受访者供图)

宋明琨去年拍的贡嘎山

300多个日夜

1982年5月中旬,宋明琨随考察组到四川甘孜州康定县,考察贡嘎山西坡的冰川,直到1983年6月15日,才离开。考察组在海拔3700米的贡嘎寺周围搭建起临时气象观测场地,原计划最多在山上观测两个月,然而工作一个月后,宋明琨想,在这里建立起一个观测点不容易,考察研究冰川也需要更多的第一手气象资料,于是他主动向领导提出要坚持在这里观测一年,取得一年的完整资料。



当年科考之路(受访者供图)

300多天的日夜呆在冰川,会不会很无聊?“我并不觉得寂寞。”初见冰川,除了兴奋,还是兴奋。对多数人来讲,这股新鲜劲儿,可能几天就会过去!宋明琨这股激情,持续了很久,直到现在回想起冰川往事,依旧澎湃。在冰川的日子,他每天过得很充实。观测工作之余,或拍照,或看书……他甚至在山上挖虫草等中药材,给他们拍照,跨界研究起冬虫夏草来,还在植物、中草药、大自然探索等杂志多次发表虫草研究的学术文章。在宋明琨的摄影工作室,至今还保存有当年的期刊。

宋明琨追影冰川的日子,跨界研究起虫草,还发表了学术论文。

“很有乐趣,我还用搭帐篷的铁钎在花岗岩石头上刻字,我用十多天时间分别在两块石头上刻了‘贡嘎山’(中英文)和‘兰州大学冰川考察组’几个字。”宋明琨很自豪,因为几十年来,刻有“贡嘎山”三个字的那块石头成了藏族同胞的朝拜之地,他们还给刻的字刷上了红油漆,抹上了酥油,有天,他请来一名藏族同志帮我背摄影器材,连续爬了四座山,从不同角度拍摄了贡嘎山主峰。
 
宋明琨刻好字后留影

2017年,重庆大学登山协会队员来到贡嘎山宋明琨刻字的石碑处。

重返冰川

1984年,不用到野外考察,宋明琨就在单位整理考察资料,撰写考察报告和科考文章,并陆续发表。1985年,整个科考队横断山脉科考课题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宋明琨个人也硕果累累,先后在《人民画报》《中国画报》《瞭望周刊》、《甘肃画报》《冰川冻土》《气象》《植物》《中草药》《大自然探索》《文汇报》《四川日报》等十几种报刊杂志发表照片和摄影作品100多幅、文章10多篇。此外,还制作了一部科考电影纪录片(《横断山冰川考察》,时长45分钟。)。



当年在各种刊物上发表的作品(受访者供图)

在贡嘎山的日子里,夜晚照明长期使用的是手电筒和蜡烛,烧柴生火,用高压锅煮饭,偶尔能听听收音机,几天吃一个罐头,没有蔬菜,有时挖点野菜,雨后捡点地皮菜,或者从青杠树上摘点木耳……宋明琨的身体由于长期缺乏维生素,头发开始分叉并脱落,指甲下陷。因长期无人说话交流,下山后说话打结不流畅,半年后才慢慢恢复正常。

“在我人生的黄金时期,能够参加国家的青藏高原科学考察,虽然吃了很多苦,付出了许多艰辛,甚至无儿无女,但我觉得艰苦的环境磨炼了自己,无怨无悔,今天,每每翻阅那些收获和成果,回忆往事仍深感欣慰。”宋明琨说。

2013年,宋明琨带上妻子、侄儿,还有30年前拍摄的珍贵老照片,一起重返冰川,他们自驾来到贡嘎山,村里挨个询问,找到了以前的小伙伴。当年,还未结婚的藏族小伙儿,都当爷爷了,孙儿孙女成群,时光在深浅不一的皱纹里流逝着,看到曾经的自己,小伙伴们激动得老泪纵横。

去年,35年后的2017年,宋明琨带上妻子,又再次登上贡嘎山,拿出相机,追影冰川。

去年宋明琨用超长焦距镜头拍的贡嘎山

1988年回渝工作后,宋明琨专注摄影,进入他镜头的有很多主题,城市建筑,桥梁,人物等,不过,他独爱追影冰川。

今年,宋明琨更换了坐骑,买了2.5排量的越野,还能在里面舒服睡觉,不用搭帐篷,也无需住旅馆。未来,持续的冰川之行,不会停。
 
责编  曹园园 审校 夏祥洲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