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魔术零突破! 90后魔术师斩获中国“魔坛奥斯卡”奖

发布时间:2018-10-30 19:18:07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见习记者  周荞/文  首席记者 冉文  图/视频
 乖巧的鹦鹉亲吻李南江

人非超人,术非妖术。伴随着魔术师的一个响指,丝巾的颜色刹那间就完成了难以置信的红白转变,折扇“刷”地打开,一只鹦鹉凭空出现......他在台上仿佛为鸟儿们施加着无限的魔法,让鹦鹉悬浮、鸽子消失皆成为可能,也在方寸之间、咫尺之距实现了一个又一个无中生有、有中生无的奇迹时刻。

这是在一个魔术节目中出现的画面。本月,由李南江主演,以鹦鹉和鸽子为主要元素的魔术节目《幻影飞鸽》获得了中国魔术界最高荣誉、有“中国魔坛奥斯卡”之称的“金菊奖”金奖。

斑鸠和鹦鹉在李南江手中成了魔术道具

调皮的小鹦鹉被李南江调教得十分乖巧

在90后魔术师李南江的精心调教下,小鹦鹉在红绸上迈开了正步

调皮的小鹦鹉“蛋黄”飞到李南江头上玩耍


小鹦鹉被李南江调教得十分乖巧

10月27日上午,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在重庆杂技团见到了李南江,第一眼看来,他不像个魔术师。

停好摩托车,李南江的棕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穿着时髦,称得上帅气。可当他背上黑色大包,小心翼翼地从车踏板上提下一个搭着蓝布的鸟笼时,背影望上去,由机车小鲜肉秒变遛鸟大爷。

对鸟笼的“宝贝”不是没有原因的——笼里装的三只小鹦鹉是魔术道具,是伙伴,更是“功臣”。
 
快与慢

从门口走到训练场地不过两分钟,李南江走得有点快,他太在意时间带来的效益,甚至把每日上下班的交通工具都变成了摩托车。“只有摩托,才能在嘉华大桥上开出不堵车的效果。”

注重形象的李南江,在排练前也会打扮一番

穿上魔术师外套的李南江显得很帅气

李南江训练之余显得十分开朗

李南江在后台休息室也不忘练一下

魔术师对时间的把控极为严苛,道理很简单:魔术很大程度依仗着魔术师快如闪电的手速。任何一个“慢”,都可能是扎破水泡的一根针。

杂技团的空气弥漫了汗水的味道。两分钟路程里,记者问的两个问题都显得有点业余。“到现在为止,你会多少种魔术?最难的是哪种?”李南江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这就好比你问钢琴家会弹多少曲子。”训练室到了,他一边推门一边回答了第二个问题:“没有最难的,破解不了的魔术都是最难的。”他说话语气温和,语速很慢,很难让人联想出九年前,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曾经是个又哭又闹,撒泼般求着父母学魔术的孩子。
 
苦与乐

李南江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他小学五六年级时从电视里学会了第一个魔术——让杯子里的硬币消失。那一次,同学们的惊叹和夸奖,对成绩一直比较渣的的他来说,是命运赐给他的一个惊喜。

提着鸟笼上班的李南江,经常被误认为养鸟爱好者


李南江表演的《幻影飞鸽》魔术

李南江表演的《幻影飞鸽》魔术,为重庆赢回有杂技界奥斯卡之称的金菊奖

这成为他学习魔术的动力。观众惊讶的脸、好奇的眼、惊叹的声,带给他从未有过的自信和成就感。越学越入迷的他,更切身感受到一种“分享的快乐”,坚定了他系统学习魔术的信念。

2009年,14岁的李南江在网上找到了一位教魔术的陆老师。学习途径有了,可钱却成了大问题。他父母是猫儿石造纸厂的普通工人,3万元学费对于这个家庭来说不算小数目。李南江又哭又闹,都没让父母放下“玩物丧志”与“不务正业”的偏见。他咬牙打了包票:“我会让你们都认可!”

自此,李南江周末时间全部投入在魔术上。学成一个魔术便能赋予他一次快乐。“只有在没钱买魔术道具的时觉得苦。以前,我掏空一个存钱罐,才买得起一个魔术道具!”

没钱咋办?李南江的回答有点苦中作乐的意思:“那就练不要道具的魔术呗!我很少开口找父母要钱。”

一次,他在学校文艺演出上表演了一个魔术,得了100元奖金,同时也真正得到了父母的认可。17岁时,他已经能独立完成几套近景魔术,以“演员”的身份进入重庆杂技团,成为一名职业魔术师。
 
难与易

今年是23岁的李南江学习魔术的第9个年头,也是重庆杂技艺术团成立67年以来第一次摘得“金菊奖”。

李南江在校园为小朋友表演魔术

李南江表演的近景魔术常常让行人目瞪口呆

为饲养白斑鸠和鹦鹉,李南江从超市里买来小米、绿豆、小麦精心喂养

获奖的《幻影飞鸽》难不难?一个金奖足以回答这个问题。“金菊奖”的评委称,这个节目之所以值得一个金奖,在于它涵盖多种魔术表演形式:悬灯变鸽,鹦鹉悬空乃至增加鹦鹉,鸽子的变出数量,都是难能可贵的创新点。

出鸽形式是独创,高难度挑战却体现在李南江与鹦鹉鸽子要有绝对的默契配合。7分半左右的魔术梦后面,是主创团队一年半的苦功。作为主演的李南江,绝大数训练时间都与鸟为伴,在杂技团一楼这两个稍显杂乱的房间里,他度过了比赛前的180天。

这两个房间并不专属于他。等人一进来,李南江就会习惯性地快速关门,“怕野猫进来叼走鸟。”采访时,不时地会听到从外面的训练大厅传来的巨大杂声,那是骑单车的杂技演员们摔倒的声音。李南江有些感慨:“还是杂技演员更不容易啊。”

到底谁易谁难?魔术和杂技天生一家,难易很难有个界定。杂技将技术的难,通过动作展现于观众面前,而魔术则是通过动作,在观众面前掩饰技术的难。“你应该天生就会,才是魔术。”李南江说,只有看起来足够轻松容易,观众才愿意相信眼前这个并不符合常理的现实。

与鸟为伴的日子却不易。鹦鹉和鸽子购买、挑选、喂养、训练,李南江都事事亲为。

买,只能买没长羽毛的雏鸟,虽然比赛中只会用到7只鸽子,3只鹦鹉,但为了避免出现意外情况,李南江共养了10只鸽子,5只鹦鹉以备不时之需;选,鸽子的品种要温顺不好动的白斑鸽,鹦鹉则要虎皮鹦鹉。

“鸟通常来说都不认主,为了让它不怕人,方便训练,我只有尽量增加与它们相处的时间。” 于是,鹦鹉笼子就成了他雷打不动的随身行李。鹦鹉与他越亲近,魔术的成功率就越高。给雏鸟喂食的李南江仿若“慈母”,每一餐都不假手于人,鸽子吃绿豆燕麦,鹦鹉吃小米青菜。雏鸟尚幼,就泡软了饲料用勺子一点点喂养。
 
舍与得

这些稚嫩小生命的羽毛长齐,是一个标志。这意味着魔术训练要开始了,李南江也不能再做心慈手软的“慈母”,要舍得狠下心做铁面无私的“严父”。

必须让鸟处于饥饿状态才能训练,什么时候吃饱,什么时候就不练了。一般来说,一天只吃一顿。

为了让鸟不乱飞,要剪去翅膀上羽毛的缝隙。

 “严父”没白当,三只小鹦鹉经过训练,各有“拿手好戏”——一只可以一步一步踩着梯子,走进笼子里;一只能够站在丝巾上横着踱步。“挑大梁”的鹦鹉“蛋黄”,是一只嫩黄色牡丹鹦鹉,圆溜溜的眼睛看起来很是机灵,也是所有鸟中唯一一只有名字的。“‘蛋黄’需要配合魔术,从我的手上飞一圈,再飞回到手上。”李南江亲了亲‘蛋黄’的小脑袋告诉记者,‘蛋黄’的动作是最难的,因为最违背鸟的天性。他坦言,蛋黄甚至在比赛前一天的彩排上,都不太听话地到处乱飞。

“我当时下定决心,不让‘蛋黄’表演了,但最后关头还是舍不得让这么多努力白费。”

这无异于赌注。因为魔术师在台上,奇迹和笑话只有一线之隔。出乎意料的是,蛋黄比赛时格外“争气”,超水平完成了所有配合动作。

说话间,调皮的“蛋黄”又蹦跶着乱飞,李南江把它捉在手里,批评它“你不乖哈!”说完用鼻子顶顶它腹部的毛,“蛋黄”慢慢安静下来。他说,这就是一种默契。比赛的结果也算是一种默契的收获。

李南江把得奖的收获说得平淡,但他的朋友曾经却不止一次地怨声载道过:“他经常和我们约好了电影,吃饭,临到点却常因为突然想到一个出鸽的创意,风风火火地跑去建材市场买魔术道具了。”
 
因与果

《幻影飞鸽》的成功,实现了重庆的魔术节目在金菊奖上的零突破。李南江的指导老师、重庆杂技团魔术队队长周昌容高度评价:他是一位好演员。

但李南江却告诉记者,相比演员,他其实喜欢“魔术师”的称呼。正因如此,他对魔术师的约束戒条更是规行矩步。

魔术师不能公开魔术的秘密就是戒条之一。一开始,诸如“蛋黄怎么才能在比赛中做到在空中悬浮不动?”“空箱出鸽需要和鸽子默契配合吗?”等涉及魔术行业秘密的问题,让采访一度陷入僵局。李南江平时爱把“很棒、很好”等肯定的口头禅挂在嘴边,此时的他也只能摇头说一句无法告知。毕竟,魔术师是一个依靠秘密才能生存的职业。

因为有“以正途发展魔术”的戒条,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别人让他用扑克牌帮忙出千的要求;因为不可以“不无代价教授魔术”,所以他下乡演出时,每每听到有孩子问出“可不可以教他刚刚的魔术?”也只能拒绝。

一切只因他是一个魔术师。

记者问李南江:“魔术对你而言是什么?”李南江回答得不假思索:“是life(生活)。”

魔术是生活的造梦者。李南江说,《幻影飞鸽》借助科技手段才能达到舞台所呈现的效果,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通过改良把它搬进生活中,能让更多人能看到这个梦幻般的场景。

责编 朱亮 视频编辑 刘润  审校 王蓉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