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她是“桥梁医生”,喜欢在跨江大桥桥顶“看风景”

发布时间:2018-12-04 17:20:02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首席记者 冉文 图/视频  记者 宋剑 文

周逸和同事换上工作服后,准备上桥检测,路过市民好奇地看着他们

一个艳阳高照的冬日中午,千厮门桥下碧波荡漾,有船驶过,勾起鱼鳞般的光辉。桥下轻轨经过时,桥面轻轻震颤,隆隆作响,路上汽车飞驰而去。

周逸穿着蓝色工作服,外面套了一件荧光色工作背心,头上戴着一顶红色安全帽,提着橘黄色的工具箱,沿着桥上深灰色的人行步道,一路来到千厮门大桥桥塔下,打算和公司副总工程师唐建辉一起登上千厮门桥塔的顶端,检查桥塔上的监测设备。


周逸和同事从千厮门大桥上的小铁门进入桥墩腹部

上个月,周逸所在的重庆亚派桥梁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凭借“智能诊断+桥梁安全”——桥梁结构运营状态健康诊断系统,在2018中国(重庆)物联网创新应用大会上被评为“2018年重庆市物联网十大应用案例”。跟着周逸的脚步,我们一起去揭开背后的故事。

千厮门大桥里的电梯“斜着走”

千厮门大桥只有一个桥塔,一排索面,公轨两用,站在桥塔下抬头上望,桥塔的两条立柱就像是大桥的双腿,两侧的桥索就像是两条手臂,牢牢地拉扯着这座大桥。

通往桥墩顶部的工程电梯十分狭窄


桥墩里是狭窄的工作通道,周逸手拿检测仪器艰难地行走。

电梯曲折上升87米,到达桥墩合拢处,周逸灵巧地穿过窄洞,准备攀爬楼梯上桥的顶端。

打开锁,拉开栏杆,周逸跨过桥身与桥塔之间半米多的裂缝,灵巧地钻进桥塔上的洞门,进入空间狭小逼仄的竖井,打开手机的手电筒,爬上一个大概2米高的梯子,来到电梯面前。

这部潜藏在千厮门大桥桥塔里的电梯,被包裹在一片铁皮铁网之中。抬眼望去,上面漆黑而幽深,电梯延展进入一片遥不可及的黑暗。

梯门开后,里面空间狭小,3个人站在里面都显得拥挤,不锈钢翻着冷色,一盏白色荧光灯把电梯里照得明亮。从电梯上的按键可以看出,这里共分为8层,蓝色背景的显示屏上,显示着电梯的实时高度。电梯上得很平稳,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倾斜的角度。

“电梯并不是直上直下,先朝立柱左侧倾斜,有个十几度,在桥塔立柱的转折点上转向右侧倾斜,跟着桥塔角度走。”负责电梯运行的工作人员跟“乘客”解释,电梯都是经过质检的,十分安全。

2分零4秒,曲折上升了87米,经历了难熬等待后,电梯到达了它能去达的最高点。走出电梯,跟着手机电筒的光亮,继续向上攀爬,周逸很灵巧地钻进了一个1.2米见方的窄洞,再踩着一个圆筒状设备越过一个巨大缝隙,跨入进另一个桥塔立柱的窄洞。沿着竖井里垂直的爬梯,手脚并用,向上15米,来到千厮门大桥的顶点。


周逸手脚并用,在竖井里垂直爬梯向上15米,来到千厮门大桥的桥顶。

两江之上“最高”点看重庆城

这里距离桥面106米,距离江面182米,约等于40多层楼房的高度。在爬上来的梯口四周,是一圈窄窄的平台、护栏、和周逸所在公司安装的监测设备。四围的风景令人炫目,向下望去,可见大剧院与来福士广场隔江相对,渝中、江北、南岸皆收眼底,蒸腾的雾气迷蒙在洪崖洞的崖岸红瓦之间,江中小船像是一颗逆江而上的石子,人已经小不可见。

千厮门大桥全长720米,起于洪崖洞与南国丽景间的沧白路,跨越嘉陵江止于江北城金沙路,并在渝中半岛通过连接隧道与东水门长江大桥北岸桥台相接,也是轨道交通6号线的过江载体。



在千厮门大桥顶端,周逸和同事用仪器检测各种传感器。

在千厮门大桥塔顶上,像是理发店烫发工具一样带着科幻风格的设备,是测量风速风向的三维超声传感器。白色带立柱的是GPS定位器,实时监测塔顶的三项位移,矮墩墩是温湿度传感器,监测着塔顶的温湿度。

“千厮门大桥监测参量有风速风向、温湿度、索力、船撞、GPS、车辆等12个参量,在这座桥上共安装了175个传感器,7x24小时不间断对桥梁进行监测,一旦发现病害会第一时间报警。”对于这些仪器,周逸如数家珍。

“那些桥索上的白色小方块是索力传感器,上桥前经过的会拍照的铁架子是测量汽车重量的,我们会监测哪些汽车是超重了,每天会有多少超重车辆经过,会不会对桥梁造成影响。”

工作之余,周逸在大桥顶端用手机拍下美丽的重庆风景。

周逸和同事要去的千厮门大桥检测点距离桥面106米

周逸说,他们公司安装在大佛寺长江大桥上面的131个传感器不间断采集数据,通过网络将这些数据传输到桥梁监控中心、手机端app,为城市管理者提供桥梁安全评估预警等服务。在监控中心屏幕上,实时显示着桥梁振幅、过桥的超重车辆数量等等。“我是大桥的医生,它们那里不舒服,我都能第一时间知道。”周逸说。

这些年,她爬遍了重庆主城区大大小小的桥梁,她曾经站在每个桥的顶端,观察过这座重庆城。

重庆有13000余座桥

“壮阔而震撼。”周逸这样形容桥顶上的风景。在这座万桥之都,她有幸成为了大桥修建的参与者。

1982年出生的周逸,是湖北武汉人,大学读的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工作两年考研到重庆交通大学智能交通专业,后进入重庆亚派桥梁工程质量检测有限公司,这是重庆第一家专业的桥梁健康监测公司。


周逸在监控室里观察桥梁的各项技术数据

监控上显示大佛寺大桥各项指标处于安全状态

这个行业以前比较冷门,现在渐受重视,“这一行女生很少,能够上塔、守工程、懂技术的女生更少。”周逸的同事说,在他们眼里,她是个技术流女汉子,能吃苦。

在周逸的眼里,重庆的桥多得数不清。据《重庆日报》报道,重庆直辖20年,共建成各种桥梁8700余座,全市桥梁总数达到13000余座。这些桥梁中,有高速公路桥梁2974座,普通公路桥梁8462座,市政桥梁1551座,轻轨专用桥4座,铁路桥16座。桥梁为重庆赢得了15项世界第一,7项亚洲第一,14项中国第一的荣誉。现在全市桥梁(含在建),跨越长江的桥梁有42座,跨越嘉陵江的34座,跨越乌江的30座,互通式立交桥达到了270座。

让周逸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爬上桥顶,那是亚派桥梁第一次接到的项目。工作开始的时候很难,那时候传感器都不是定制的,要从别的公司买回来后二次加工。所有的施工中遇到的困难都是没有范例的,要自己一点点去寻求解决的办法。

“那时候经常晚上睡不着,还要经常加班守着一两点钟大桥合拢,很累但是很自豪。我参与了每座桥的施工过程,合拢时就像看到自己孩子出生一般,每次都特别激动。”周逸说,现在有了孩子,就很少守晚上的工程了,她笑着指了指唐建辉,“现在都是他在守。”
 
“桥梁医生”责任重大

“我最喜欢寸滩长江大桥,寸滩长江大桥是双塔悬索桥,造型别致颇具中国风,桥塔是门式框架结构,古典牌楼,上面有中国结的图案,是重庆主城区目前最高的桥塔,桥顶风景特别壮阔。”寸滩大桥是周逸最喜欢的一座桥,寸滩大桥还在施工的时候,周逸曾经爬上过桥塔。那时候,从寸滩长江大桥顶点看下去,目光所及处,那里是一片荒芜之地,鲜有人烟。去年,她再次登上寸滩大桥桥顶去检修设备。目光望去,寸滩港密密麻麻的集装箱和吊塔和正在修建的科技城,让她感到无比的震撼。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重庆飞速的发展,今天桥梁联通了两岸,会让发展变得更快。”周逸亲眼见证了寸滩大桥周边的发展:曾经的洋人街已经变成了正在修建的CBD,发展中的寸滩港,以及周边已经建立起的高楼……

“这座桥是我们公司做的监测,我爬上过这座桥顶上好多次。”每次开车、坐轻轨路过她爬上过的桥,周逸都会和身边的朋友炫耀。公司的项目越做越多,周逸感觉很幸福。她说,这些桥于她而言,就像病人和医生,要建档立案、对症下药、实时关注它们的健康。但略有不同的是,她和大桥之间有着一种如亲人般的感情,每座桥的细节她都了然于心,这让她感到骄傲。

她说:“我们桥梁医生,责任很重大,守护着桥,也等于守护着这座城。”

责编 朱亮 视频编辑 刘润 审校 王蓉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