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作家/医生/博导⋯⋯73岁的“斜杠青年”

发布时间:2018-12-05 18:16:19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见习记者 周荞 文 记者 钱波 图

王雨在办公室聊起自己的文学作品如数家珍

 在文学界,他是曾有3部作品参评茅盾文学奖的王雨;在医学界,他又是蜚声业内的超声医学专家,王志刚。一个感性,一个严谨,实则却是同一人在两个不同领域的驰骋。
 
当下有个社会热词叫“斜杠青年”,指不满足“专一职业”生活方式而选择拥有多重职业和身份的多元生活的人。在同龄人都在含饴弄孙的年龄,王雨却将他的“斜杠”凝练成故事,游走在多元的生活状态下,活出了自我的精彩。

从“笔耕村”到办公室,现实与作品的交集

这双文学创作的手也是治病救人的手

王雨的作品改编成话剧

求索无止尽,笔耕不辍,得这苦中乐。正因此,王雨将自己的书房命名为“笔耕村”。在他南岸的家中,笔耕村是他尽情挥洒文学灵感的舞台,而他以医生身份感知到现实生活,便成了舞台上的精灵。

王雨在小说《产房》中这样写到:“医院产房门外的那棵老黄葛树两次落叶,串起了生命的春秋…..”他用作家的眼,看山川草木,凋零乃必然;他用医生的眼,看旦夕祸福,生死是常事。或许是因为人在接近死亡的时候,人性就会表现得很彻底。当问起他与其他专注医学题材作家的不同之处,他肯定地说,是当医生的体验,他无数次亲身经历过这样的生死时刻,他会更懂。 

每一个工作日的清晨,王雨会在7点前错开早高峰开车出门。跨一座长江大桥便能来到他的办公室——位于解放碑的重庆医科大学超声影像学研究所。他办公室的门常敞开, 不时有年轻的硕士生、博士生前来他们的老师处讨教。门用它的姿态代表着主人的态度,王雨挂着笑,耐心给予学生们开导和解答。他的好脾气写在脸上,眉目间满是敦厚的学者风度。

王雨上世纪80年代从医心内科,在超声心动图问世后转入超声,成为了重庆最早一批从事超声影像的医生。记者眼前的书柜占了办公室整整一面墙,大部分都是有关超声学的书籍。

说他是超声影像界的权威绝不夸张,王雨把国家的重大、重点课题基本拿了个遍,主编与参加编辑的学术专著已有21部。“截止到目前,我带了150余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加上我学生的学生,可能有200多名了。”

写作是最好的休息

研究所严格遵守重医的上下班制度,下班后,王雨这个名字才能正式亮相于“笔耕村”。其实一开始,王志刚还没有取王雨这个笔名。“王志刚这个名字,太普遍。”文学界的前辈建议他,改个笔名。“我的夫人名字中有个‘玉’字,我想用她的名冠我的姓来取笔名。”王雨话里话外流露出了一点独属于文人的浪漫,这和超声影像室里严谨的医学教授相区别。“‘宇宙’的‘宇’太大了,就选了个‘小雨’的雨。除了在第一部作品中篇小说《桂阿姨》上写了王志刚这个名字,后来的书都用的是王雨。”

王雨展示自己的书画作品

王雨展示自己的文学作品

作为医生,王雨发表过很多著作,书上的名字就是他的本名王志刚

《鲜花献给谁》是一个独幕话剧,是王雨在80年代创作的第一部作品。后来被峨眉电影厂的导演李佳木看好,要求王雨改话剧为电影剧本,拍摄成了由李谷一演唱主题曲,方舒、周里京、张铁林、欧阳奋强等名演员出演的电影《年轻的朋友》。剧本的成功激发了王雨的创作热情,他的文学之旅启程。

听到记者问起文学创作,王雨畅怀一笑:“我酷爱文学。一个人喜欢的事情就一定会全力去做。”他也直言,医学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主业。

“从事医学科学和文学创作,是我个人在精神上和体能上的一种妙不可言的交替休息。”王雨说,挤出时间对他来说从来不是问题,空闲时间都写不够才是大问题。“我没有跨出自身的生活认知去写,写我熟悉的领域。”于是,王雨以在幼儿园当老师的母亲为原型,写了中篇小说《桂阿姨》;以驾驶员父亲为原型,写了《车神》。长篇小说《开埠》是他查阅了《重庆通史》《重庆开埠》等文史资料后所著。作为他的重庆移民三部曲之一的《开埠》王雨是满意的。

“文学朋友们看我写了好几部长篇小说,建议我写写短篇小说。”王雨透露短篇小《产房》其实完成得很快,仅仅两个多月。但“王雨”就像“王志刚”的一件衣服,写作的时候一旦穿上,终身都很难再脱下。写作是兴趣,即便成就斐然,王雨却从未因此影响本职工作。相反,在爱好的促进下,他的文学也拥有了与医学并驾齐驱的成果。 

医学和文学,都是“人学”

作家的笔像医生的针,二者都共同关注着苦难,与死亡。

在《产房》中,一位因羊水栓塞被死神带走的产妇推动情节发展,成为走向小说“医闹”高潮的诱因。但对于每天穿梭在各个病房,有30余年从医经历的王志刚来说,这样的生与死,却是他日常生活的真实投射。今年11月底,《产房》改编的同名电影在重庆璧山开机,讲述了妇产科一线医务人员的不易与伟大。

医生王志刚正在办公室查阅资料


王志刚除了给学生传授医学专业知识,也要用王雨的身份给学生提高文学素养

“医学和文学在一定程度上都可以视为‘人学’,对人要求怀有关切之心,要求具备人道和爱。”王雨说,小说中女主人公肖春是个护士长,不过其原型,并不单单来源于一个人。他将自己亲身见证过的,亲耳听说过的产房医务人员形象,用笔汇总成了一个书中的肖春,勇敢又宽容,心怀正义又无私奉献。但王雨表示,这样的“肖春”在现实生活里的每个医院,基本都有一个。

即使这样,一些有违“人学”的问题仍无法避免。小说《产房》聚焦于当下一个严肃的社会问题——医患矛盾。故事里的每一个人物角色,都是现实医患纠纷中的缩影。老李因妻子难产去世迁怒医疗人员,先是诉诸武力,后又拉横幅堵塞医院大门。这样的故事情节,王雨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亲身经历过,如今谈起,仍记忆犹新。

从没和病人吵过一次架

“一位病人因为青霉素过敏导致过敏性休克,成了植物人。”实际上,这种情况以现在的医疗条件都无法避免,并不是属于医疗事故,但家属就是不依不饶,还放话要将王雨“碎尸万段”。最终,王雨几经波折地做通了家属的工作,解决好了问题,甚至和医闹家属成为了朋友。他说其中秘诀,就在理解和包容两个词中。

王雨提供的个人工作照

“从医这么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和病人吵过一次架。”王雨常常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看见有学生因为医患关系发牢骚,他不点赞,更不会为一时安慰学生而违心地说出“把病人当亲人”的假话。他坦诚而直率地讲:“当医务工作者,立身要正,就把他当成你的病人,医者仁心就是最好的做法指引。”王雨曾坐诊专家门诊,看病看到中午一两点,把午休时间看过去都是常事,“只要来的病人,我都看,从不拒绝。”按照王雨的行医观念,大医精诚。一分钱就能治好病的药,就是最好的药。

他的独子,走上与小说人物相同的医疗援外路

从文学到医学,医者仁心的王雨获得的荣誉头衔很多。他是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他还有一个身份:父亲。他称这个“荣誉”很重,也最令他骄傲。

巴巴多斯,可能大多数人对这个北美加勒比海上的岛国都知之甚少,但王雨的独子就在这里。作为医疗援外队的队长,他要在当地开展为期一年的医疗帮扶与授课。

《产房》中女主角肖春的丈夫就是因为医疗援外,一不小心让一滴艾滋病患者的血液进入了眼球,到小说结束都结果未定。张大夫到底染没染上艾滋病,仿佛成了《产房》唯一的不圆满,成了压在所有读者心中的石头。王雨深知医疗援外的艰辛,但对于儿子决定他却从未有过一次阻止。“我为什么要阻止?他大了,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王雨嘴上这样说,落在行动上,却把儿子在当地的动态一条不落地转发到自己的朋友圈。“转,有儿子的信息”、“转,世界血栓日有儿子的信息”…..

“他一开始还不想学医,但考来考去,还是去了重医。”冥冥之中,命运的罗盘还是将父子俩往一条路上引。王雨的儿子和他一样,如今也成了一名超声科医生。国虽有界,医者无疆,医疗援外路的危险与不易,王雨最懂。凡提起儿子,他的语气反倒是自带一种铿锵有力的坚定:“这种任务很光荣,我支持。” 

贤内助帮他抄过的书,38万字

自儿子生下女儿,王雨有了孙女。王雨夫人,这位曾从“抄写员”、“录入员”岗位光荣隐退的贤内助又重新“上岗”,独自承担起照料孙女的职责。

“我夫人写得一手好字,不管我手稿写得再乱,她都能认出来。”王雨有些自得地告诉记者。在没有计算机之前,夫人都会用圆珠笔垫着复写纸,誊抄他的作品,抄成工整的字,以便寄给杂志社出版。这位第一个看见作品的读者干活细致,一丝不苟,还时常提出一些独到的建议。

38万字的长篇小说《飞越太平洋》是个庞大的工程,也这样被一字一笔地完成着,至出版,至再版。采访的前一天,王雨百忙中,终于和夫人孙女以及亲家吃了一顿难得的午餐。不日后,王雨夫人就将启程去海南避寒,她照例邀请王雨同去,也照旧得到拒绝。“我怎么可能去得了嘛?我还要上班。”王雨有点无奈,他知道妻子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和他一起过个暖冬,但他离不开工作岗位,也离不开自己文学灵感的源头,那个叫“笔耕村”的书房。

谈起未来计划,王雨表示,著名电视剧制作人傅晓阳曾联系过他,希望把将在明年5月上映的同名电影《产房》改编成电视剧。“改成电视剧意味着要增加很多内容,”王雨说,按照他的习惯,会将《产房》先改编成长篇小说,再改编成电视剧。“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依然会笔耕不辍,继续创作。”

责编 朱亮 审校 黄艳春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