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岁男子造“飞碟”自称外星人,曾造飞行器升空后坠地受伤

发布时间:2019-01-07 10:17:21 来源 红星新闻

舒满胜的“外星人”公寓招牌,上面自称“外星人舒满胜”  图据红星新闻

姓名:外星人舒满胜;性别:希望相关专家鉴定……

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流芳大道的马路一侧,挂着一张偌大的绿色广告牌,上面印着一个中年男子的“身份证”。

对路人来说,“身份证”旁边几个黄色大字“外星人公寓”更刺眼。他们很少知道这家公寓的老板便是自称“外星人”的舒满胜,也很少知道他不久前曾自制“飞碟”升空,登上新闻头条,更不知道他已自制飞行器十余年,花费上百万元,期间驾驶“自制飞机”升空却坠下摔伤,身上多处骨折。

朋友们说他“板命(不要命)”,连他老婆都曾一度怀疑他是否真的是“外星人”。但这些并没有阻挡舒满胜的步伐,今年他52岁,他下一步准备制造“飞行背包”。

然而,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舒满胜造的飞行器,未经相关部门批准,只要离地升空了,就已涉嫌违法。对此,中国民用航空湖北安全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日前告诉红星新闻,正在调查此事。

舒满胜造的“飞碟” 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

疯狂男子:自制“飞碟”升空,回家拆了

舒满胜,52岁,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流芳街大舒村人。2007年左右,他在武汉工程大学流芳校区对面买了两套房子,改造成公寓经营。3楼的一间屋子是舒满胜的工作室。2018年12月14日上午,他和朋友丁凯正在调试四台涡喷发动机。

舒满胜(左)和丁凯在调试发动机 图据红星新闻

正是这几台发动机将他耗资15万元、花两个月自制的“飞碟”推离地面。视频显示,2018年12月2日23时许,“飞碟”发动机启动,发出一连串的嗡嗡声,伴随“飞碟”上灯具散发出的蓝绿色光芒,垂直上升到距离地面七八米的空中。整个过程持续约80秒,之后缓缓落到地面。


舒满胜造的“飞碟”升空后缓缓落地 截取自受访者提供视频

其实,在当天下午,他就已经测试过一次,但视频显示“飞碟”在飞行中侧翻了。


舒满胜造的“飞碟”升空后曾侧翻 截取自受访者提供视频

“飞碟”升空的事情传开后,舒满胜听闻自己的行为已涉嫌违法,回到家后,他立即将“飞碟”拆了,只余下四台购买的价值12万元的发动机。

对于试飞结果,舒满胜坦言并不十分满意。原计划四台发动机同时工作,“飞碟”至少能在空中飞行半个小时,完成悬停、垂直起降等一系列特技动作,但当日下午预飞时,只有两台发动机正常点火,多次调试未果,带去的油料也所剩无几。

“当时我们是四台发动机接受一个信号,但厂家说每个发动机接受一个信号,不然会互相干扰”,舒满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今天他特地请丁凯过来帮忙,因为“看不懂说明书上的英文”。

四台红色发动机用不锈钢架固定在一起,钢架外侧是四个油料瓶,导管一侧连着发动机,一侧伸进一个5L的矿泉水桶,里面装着柴油。

两人一次次重启,在电子屏幕上点击调试参数,确保线路控制正常。鼓捣了一阵,舒满胜将发动机组拎到室外,进行点火测试。按键启动,一阵轰鸣声过后,发动机尾部喷出火舌,然而几经测试,发动机始终无法同时点火,其中一台还渗油。

舒满胜皱着眉头,双手插着裤兜,十分无奈。丁凯分析称,“应是柴油闪点(在规定的试验条件下,使用某种点火源造成液体汽化而着火的最低温度)较高,如果使用汽油会更容易点火成功”。舒满胜认为是厂家给出的指导意见出了问题,线路控制应该有新的思路,使用汽油噪音大,且危险性高。

舒满胜(右)和丁凯在调试发动机 图据红星新闻

造飞行器,称“每个男人都有飞天梦”

“我动手能力强,但智能控制方面确实是短板,知识受限。”舒满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读了三次初三,18岁的舒满胜才毕业。后来,他跟着当地机电维修店的师傅做学徒。“但我更感兴趣的是无线电。”舒满胜回忆,闲暇之余,他常骑着自行车上山下乡,帮别人修收音机、电视等物件,“修好了不收钱,修不好不赔钱。”

因工作需要,舒满胜还常到当地的废品站“淘宝”。没想到一来二去,认识了现在的老婆王银香。1991年,王银香不顾家人的反对嫁给舒满胜,“那时就觉得他家贫人老实,懂得珍惜。”

婚后,舒满胜在加油站旁开了当地第一家汽车修理厂。不会修车,怎么办呢?他想到一个办法,去请别的修理厂师傅来修,“修完了钱你拿走,我就在旁边学技术。”不出半个月,他对汽车修理就驾轻就熟,还雇了几个徒弟。几年之后,舒满胜便在流芳街上盖了一栋5层楼房。

2008年,一家人搬到现在的“外星人公寓”。


舒满胜的“外星人公寓”招牌 图据红星新闻

舒满胜认为,“每个男人都有一个飞天梦”,自此他开始在书店和网上学习钻研空气动力学、飞机结构等知识,准备实现自己的梦想。公寓三楼外的平台被他“霸占”。“整天叮叮咚咚,我说国家那么多人才,还用你去造飞机?”他的妻子王银香向红星新闻回忆道。

2009年10月,舒满胜制造出第一架单发动机单螺旋桨飞机,但动力不足没能飞起来;接着,他着手制造第二架飞机,但因严重超重放弃;2010年4月,他终于造好了第三架飞机,双发动机双螺旋桨。

这架飞机曾多次试飞。“第一二次都很成功,只是着地时轮胎破了。”舒满胜回忆道。不过,就在第三次,他摔得很惨。

多次受伤:自制飞行器升空,20秒坠地

2010年5月10日,舒满胜在万众瞩目下驾驶自制飞行器在武汉东湖区一块水泥操场上起飞。

据当时武汉晚报报道,在舒满胜驾机起飞前,民航湖北安监局三名工作人员赶到试飞现场,现场向舒满胜宣传相关法规。

民航湖北安监局市场管理处处长姜顺表示,根据民航局规定,任何飞行器升空,都要向民航安监部门申报适航证,规定试飞的区域、起飞时刻、驾驶员安全等。同时,驾机者还必须拥有飞行员执照。姜顺表示,航空制造和飞行技术属于高精尖技术,如果制造者和飞行者没有相关资质,很容易发生危险;如果市民有兴趣,可以参加私用或商用飞机驾照培训,这样的航校在武汉就有。

民航湖北安监局工作人员当时曾劝阻舒满胜 图据武汉晚报

舒满胜答应,只在“机场”里试一下发动机,飞机不会离地。但是结果还是起飞了。

舒满胜向红星新闻回忆,当时为了能成功试飞,他谎称只是在操场上溜一圈,不起飞。结果,他为这次撒谎付出了沉重的代价,飞行器升空20秒便坠落——

“爬升七八米后,左侧发动机油门跟不上,受风向影响,‘飞机’往旁边空地滑,后轮挂在铁丝网上,机头载在了地上。”舒满胜回忆,这次坠机让他右大腿骨裂、小腿轻微骨折,“飞机”螺旋桨报废、机翼骨架受损。


舒满胜当时驾驶“飞行器”升空,之后坠落 图据武汉晚报

休养两个月后,不顾家人反对,他又进行了第四次试飞。试飞地点在郊区一条建好还未开通的马路上,周围都是农田。舒满胜回忆说,“试飞时发动机点火器老是掉,怎么弄都弄不好。”但碍于面子,他还是拉起了操纵杆。结果刚升空就往旁边侧滑,舒满胜来不及反应,“飞机”已撞到田埂上,他人飞了出去,膝盖骨被油门杆掀飞,“我赶紧拿衣服包着膝盖,上医院。”

医生在他膝盖上打了钢钉固定,现在只要一弯曲膝盖,就会产生清脆的响声。这次受伤让舒满胜心有余悸,“只要发动机声一响,手心就紧张得冒汗。”

2011年,舒满胜又鼓捣起了“飞碟”。他回忆说,当时那个“飞碟”离地之后平稳性很难控制,思前想后他放弃了这个想法。

2012年,舒满胜又造出了一架类似于滑翔机的红色心形“三角翼飞机”,结果让他再次受伤。他回忆,当时自己悄悄去黄龙山试飞,结果机器没控制好侧翻,他的脚磕在一块尖石上,导致粉碎性骨折。

舒满胜向红星新闻展示自己受过伤的膝盖 图据红星新闻

“当时大家看他脚流血了,劝他不要飞了。”舒满胜的大儿子舒大双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但他执意继续试飞,朋友说他板命(不要命)”。不过,在舒满胜三个儿女眼中,父亲是个无所不能的牛人,“什么都会修,什么都会弄,而且想法很前卫。”

此次受伤之后,王银香说什么也不再让丈夫造“飞机”了。

“他说他是外星人,有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是外星人。”王银香无奈地调侃道,据她回忆,当时丈夫仅住了一个星期医院就坚持出院,之后还自己开车去医院换药,“连医生都佩服他,常人哪有这样的忍耐力。”

在厨房做饭的舒满胜 图据红星新闻

做出“飞碟”,却被评很土、没技术含量

2011年前后,舒满胜又租了几套房子改作公寓,并把公寓名字改成了“外星人公寓”。“外星人,意思是精神不正常。”舒满胜笑着回忆,“当时改名时遭到家里所有人反对,但招牌打出来以后,生意比往常好了很多。”

屡屡失败的舒满胜陷入了思考,“人这一辈子,就是不断尝试的过程。一条路走不通,我绕一下还不行吗?”休养期间,他一边忙着扩大家里的生意,一边还是不死心。

2015年,舒满胜再次开启征程——制作垂直起降飞行器。他做了一个多旋翼模型机,尝试使用智能控制,也就在那时,他认识了武汉某无人机公司员工熊刚和张瑞。舒满胜说:“我去请教他们,问他们是否对载人飞行器感兴趣,于是一拍即合。”

熊刚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一开始觉得他做的东西都很土,全是焊接的框架,但接触下来才知道,他已经做了近十年的飞行器。像他这个年纪的人,一般都是在家养老、打打牌,对他的举动很惊讶,也很佩服。”

2017年,舒满胜制造多旋翼飞行器载人升空,为保障安全,他在飞行器底部系了一条绳子 截取自受访者提供视频

有了专业人员的加持,舒满胜弥补着自己的短板。不过,最近一次“飞碟”试飞后,有专家点评称,这个“飞碟”本质上是一架放大版的多旋翼飞行器,其技术含量并不高。

舒满胜造的“飞碟” 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

对于“技术含量并不高”这个说法,舒满胜直言“很打击人”。在他看来,“飞碟”每一个零部件打磨和框架焊接、组装,以及飞行控制都花了他很大的心血,“每一步都是自己想、自己琢磨”。

舒满胜还是打算继续追梦,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下一步他将制作一个“飞行背包”。

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在调查这次“私飞”

不过,红星新闻注意到,2017年5月14日,武汉市公安局曾发布《关于加强武汉地区“低慢小”航空器管理工作的通告》。通告中称,“低慢小”航空器是指飞行高度低、飞行速度慢、雷达反射面积小的航空器具,主要包括轻型和超轻型飞机(轻型和超轻型直升机)、滑翔机、三角翼、动力三角翼、载人气球(热气球)、飞艇、滑翔伞、动力滑翔伞、无人机、航空模型、无人驾驶自由气球、系留气球等12类。

据长江日报2018年12月3日报道,民航管理部门工作人员称,多年来,他们一直密切关注舒满胜。舒满胜造出的飞行器都比较简陋,这些飞行器一旦飞上天,有可能引发安全事故,会对舒满胜本人或地面人群的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同时,舒满胜从来没有给自己制造的飞行器申请过试航证,舒满胜本人也没有获得飞行器驾驶证,不具备操作飞行器升空的资格。舒满胜在对飞行器作试飞前,从来没有向相关部门申报过。

从法律的角度来看,舒满胜造的“飞机”“飞碟”等飞行器,只要离地升空了,就已涉嫌违法,民航部门可以没收这些飞行器,并给予其罚款处罚。

2018年12月25日,中国民用航空湖北安全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在调查此事。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的一位民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将调查核实。

责编 谭旭 总值班 李莉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