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新闻 | 5年游历147个国家,他说 “心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发布时间:2019-01-07 22:15:48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周荞  受访者供图

高超在毛利塔利亚打卡世界最长的火车

风声呜咽,断断续续地通过微信语音传来。记者极力地捕捉着32岁重庆小伙高超在语音对话里的微弱人声,担心他任何有关于旅行的见解,不小心就被撒哈拉沙漠呼啸而过的风声掩盖。

这是一个奇特的采访。采访时间因隔着8小时时差不定;采访方式也从Skype(一种即时通讯软件)聊到微信,期间甚至还有各种各样被迫中止采访的原因:即将登机、即将在沙漠露营、即将进入西非无人区…..2018年12月25日到2019年1月5日,采访话题终于从“旅行经历”过渡到了“旅行意义”,高超去过的国家又顺利地增加了四个。

5本护照,50万元,他在全世界的147个国家都留下了行走的足迹。或许是越见识世间山河的殊异,越会贪恋未知前路的神奇。高超说,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旅游爱好者,但一直向往着最艰险处的风光和最小众的风景。

 高超展示他的护照

“我停不下来。”像扁舟一生浮诸于水上,马匹永行于途中。高超在朋友圈的个性签名中这样写到:“心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

留学英国开启旅行的梦

跟在个性签名后面的,其实还有一个数字,记录着高超旅行过的国家总数。目前暂止于147,而起点的“1”却始于大约11年前。2008年,高超大学本科毕业,远赴英国伯明翰大学读研。“本科读的桥梁工程,硕士念的地质工程,其实和旅游都不太挂钩。”英国作为高超去过的第一个国家,开启了他环球旅行的梦。

在北极

在北极

南极地区

“一旦出去旅游过,就跟中了魔、上了瘾一样,收不了。”硕士毕业后的高超一直处于自由职业状态,“我是一个很随性的人,不喜欢被禁锢在一个地方或者一个城市,总想着出去看看大千世界。”说起往事,高超语速很快,似带着一种果决。

不然怎么办?不果决就不成行。双亲秉承着“父母在,不远游”的观念,孩子却坚持“在家见少行见多”的想法。59岁的高良坤如今提起儿子高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顺其自然。但在当年,他反对得激烈:“工作都给他找好了,结果他给我说,他想走。”高良坤叹口气, “还是让了步。”“但不反对不代表我就支持他。从他旅游那天那起,我们就没给过钱。”

钱不是旅行路上的桎梏,光想不做才是。高超习惯把2014年当成一个特殊的节点。在这一年,他拿着在英国打工和做外汇攒下的积蓄,正式开始了他的环球长途旅行。

朋友圈好“扎”朋友心 分享不停看不停

旅行五年下来,高超的护照用到了第5本,个性签名后的数字也喜提三位数。于高超而言,数字每一次的增加就像一次自带气场的宣言:世界永远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宽阔与神奇。但朋友们眼里,数字又是讯号,添了几分“残忍”属性。这个晒照如办展,还是世界风景名胜摄影展的旅游达人,正拾掇行囊,奔赴下一个令人心向往之的国家与风景。

在毛利塔利亚第二大城市努瓦迪布市场上买到的龙虾

乌克兰爱情隧道
秘鲁山区

约旦佩特拉

菲律宾马荣火山

“你去了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在晒出玻利维亚天空之境的风景照后,这条评论刷了屏;肉量可观的蜘蛛蟹,在摩洛哥15元一斤,毛利塔利亚的龙虾,长度堪比小臂,4斤只要170元。高超放完龙虾图,底下配了句话:“第一次把龙虾吃到了吐。”

“扎心”时而有之,更多的还是视觉上的纯享受。照片和视频留下了世界各地或壮丽或猎奇的美景。和朋友圈同看西撒哈拉沙漠与大海的交界、共赏西班牙加纳利群岛如血般的日落与日出更替,塞尔维亚鼓手敲出的悦耳的鼓旋律也能一起听…..

“虽然他经常在深夜’放毒’,老爱发一些看了就吞口水的美食照片。”因旅游和高超结识的铃铃告诉记者,她其实打心底里羡慕高超的生活,“有些地方我是没机会去了,但光看看,也会觉得赏心悦目过眼瘾。”

火锅底料带在身 饱腹交友念亲人

有些经历,高超却分享不了,唯有他自己懂。“旅行不仅仅是你去了多少地方,见了多少美景,也在于你遇到的一些人和事。” 据高超自己统计,他已经在80多个国家拥有至少200次沙发客的经历。

挪威斯瓦尔巴特群岛

在西撒哈拉的达赫拉,看大海与沙漠的交界

西班牙加纳利群岛的日落

“沙发客”,顾名思义就是睡别人家的沙发。“一是省钱,二是更方便地与当地人交朋友。”高超说了一口说流利的英语,自学过西班牙语,甚至粗通一点最简单的法语。语言的优势为他打开了交流的大门。

在Couchsurfering(沙发客网站)上,记者看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沙发主对高超的评价,赞他有趣,赞他知礼,更多的是在惊奇于高超的见多识广。“和超谈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他都能说上许多。”23岁的Mehran来自伊朗,他亲切地称呼高超为“chao”,甚至多次邀请他再去伊朗。

“Mehran是我以沙发客身份交到的最好的朋友。”在和人打交道上,高超拥有着无法否认的魅力。他并非白住。当热情好客的沙发主带他去参加party,邀请他一起去品尝地道美食,除了回赠一些具有中国特色的小礼物,出来几年厨艺精进不少的高超乐意做几道拿手菜和对方分享。

做菜方面,他有开挂般的“作弊神器”。高超说,他随身都带着火锅底料,每每想念重庆味道,就会切一小块底料来炒菜,也算是对自己近期辛苦的犒劳。高超很享受做菜的过程,“我也爱逛农贸市场,那是最接近当地人生活的地方。”

北极的绿,是追求小众风光的“因”

“x国必去的十大景点”“x地一生要来一次的盘点”这种推荐大众景点的旅游攻略,高超早期还会比照着去打卡。但如今,他已经失去了新鲜感。“审美疲劳了。”高超坦言:“泰国我去了10次,菲律宾去了12次,还有很多欧洲的大城市,因为廉航大多需要在那里中转,也去过很次。”

高超和他在美国的沙发主合影

设备的转变却将偶尔的审美疲劳展现得彻底。每天拍50-100张照片的习惯,高超坚持了好几年,“一开始是带齐摄影装备,单反脚架反光板缺一不可,后来我嫌脚架重,就只带了单反。”高超这时甩了几张图,问:“拍得可以撒?我手机照的。”

“为什么不能去一些小众景点?”念头一起,前往南极和北极就顺理成章。高超在2015年3月去了南极,2016年6月又去了一次北极。那时,南极半岛与北极的斯瓦尔巴群岛少有国人涉足,极寒、冰川带给了他前所未有的震撼。“我从没想到过,北极除了白色,还会有花的红,草的绿。”在北极冰雪大地生长出的苔藓,便是高超记忆中那一抹常盛的绿。 

如今,高超窃喜着还好自己去得早。“南极当时花了5000美元,北极打折,只花了2000美元。”高超说,现在极地游早已算不上小众风景,出行价格也随之翻了几番。但不可否认的是,从北极回来后,高超对小众的风光和艰险处的风景愈发情有独钟。

想去看马达加斯加的猴面包树,路很烂,高超也毅然去。多次转车转船甚至经过无人区;秘鲁的马丘比丘曾是他向往的目的地,但为节省开支放弃了火车,高超径直选择小巴加上7小时的徒步。异国旅行本身便自带浓郁而神秘的冒险色彩,飞行,航行,步行,打乱了排列组合也只为让旅行不再循规蹈矩的重复着前一天的故事。高超说,他从不觉得这很辛苦。

今年一月,高超终于如愿以偿踏上了之前一直不敢未涉足的西非——毛利塔利亚、塞内加尔和冈比亚,虽然这些国家常被“世界最穷最落后”的评价包裹着,很少有游客敢冲破黑暗迷雾,去探索他们的神秘。不过,高超对西非行依然满怀期待。“毛利塔利亚是第一站。”高超说,他想坐那列被誉为世界最长的火车,在“敞篷”火车顶上看一看撒哈拉沙漠的星空。

穷游者的省钱经:又要玩得好,还要花得少

浪漫情怀是诗,也躲不开现实。高超并不避讳自己在出行方面尽量缩减着开支。“某种程度上算穷游。”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发达国家一天大概会花300元,发展中国家一天消费控制在200元以内,一个月平均下来8000块,一年就是10万元左右。”“往往一张廉价机票就决定了我后几个月的行程。”  

选择目的地具有很大的偶然性,但也不是只要机票便宜都能买,还要在特价机票中,考虑天气和季节。必做的攻略就能很好地帮他找到“玩得好”和“花得少”之间的平衡点。

高超笃定地说,他不会选择最好的旅行时间,因为与最好的时间相伴而来的,就是当地最贵的吃住行价格。

在省钱上,讲究“度”的把握,并尽可能地趋利避害。前者是穷游的秘诀,后者是玩得舒心的保证。“我才出去的时候,就吃过这方面的亏,看到机票便宜就忍不住买,结果一去当地就是雨季。加上去后的日常开销和时间成本,这次教训让高超直呼:“亏大了!” 

坚持者的独白:想去的地方,我依然会去

除了花销精打细算,高超通过代购和带定制旅行团挣一份收入。关于挣了多少,他心理没谱,也没特别算过。“如果赚多一点,就让下一段旅行过得舒服一点,赚得少就紧巴巴地过日子呗。”关于边玩边赚钱,他有着自己的考虑,“我其实没有想通过旅行赚钱,那样的话,出来就不是为旅游而旅游,而是为工作而旅游了,我不想违背自己旅行的初衷。”

记者问高超,“你觉得50万的花费多不多?”高超表示,为什么要纠结旅行花了多少钱? “别人可能觉得花了50万很多,但在国内的日常生活花销同样要钱,每个月花上四五千块钱也很正常。你会计算你五年花了多少生活费吗?”“你不会。”高超沉默了后开口:“旅行对我而言就是一种生活。”

高超向来对自己的想法很坚持。“在经济允许的情况下,未来我想去的地方还是会去。”“可能还要一两年吧。”他顿了顿,“也不是说一定要达到一个什么目标:200国?300国?我只是想走一步看一步。”

“我父母不止一次地表示希望我能快点回来,找工作结婚生子,过‘接地气’的普通人生活。”高超用似曾相识的果决口吻称,以后就算不旅游了,他也从未打算过朝九晚五的生活。“如果可能,我想和朋友开一家青旅,从事旅游方面的工作。”

 “对你而言,旅行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记者问了三次,高超都没有正面回答。1月5日,当高超到达了他期待已久的毛利塔利亚后,通过微信发送过来一段很长的话。 

“世界很大,生活各不相同。旅行的意义在于,不再用自己固有的世界观和认知去看待其他的人与事。”高超说,就像有的国家吸大麻也是合法的,同性恋也是可以结婚的。当面对一切和自己观念有冲突的事物时,旅行会让他多一分淡定与理解。

责编 朱亮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