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生放弃事业大陆筑梦 痴迷中医来重庆当医生赢得患者无数信任

发布时间:2019-01-08 18:33:19 来源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   王渝凤   毕克勤  摄影报道

李医生对每个病人都笑容满面

望,观气色;闻,听声息;问,询症状;切,摸脉象。

人生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得到陌生人的信任。这是58岁的李盟麟医生的人生信条。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台湾名中医工作室里,李盟麟就像个聆听者一样,一边认真地听着患者们陈述自己的病情,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

70多岁的陈仁孝奶奶因为浑身经络不通,晚上睡觉常常被痛醒,八方求医问药之后也没见效果。在听了别人口口相传的“好医生”之后,她先带着77岁的老伴郑邦源来“试水”。

“他有七种特病,最严重的就是贫血,连腿都抬不起,再严重也不至于比现在更恼火,结果才吃了几副药,走路有力气了,现在还能陪我来看病了。我信这位李医生。”陈奶奶口中的李医生,就是坐在诊室里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李盟麟。相比其他医院看到的中医,他身上“竟然”连听诊器都没有,这也让个别患者疑惑:没听诊器还能看病?

一旁另一些年龄大的患者不服气说:“古时候中医有听诊器?切脉就是在用心给你听病。”

真理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自然在病人病情是否得以舒缓上。所以,从这位李医生来到这家医院成为中医之日开始,中医科的病人开始逐渐增多,而李医生的弃西从中的行医经历,更是为他传奇的从医生涯增添了几份色彩。

据了解,李盟麟作为九龙坡区人才引进,目前每周一到周五都在医院为患者诊治疾病。让人惊叹的是,这位从台湾远道而来的医生,学“中医”竟然是在“偶然机缘”的安排下,从此成为一生的事业。
 
“不行”患者获新生
让他放弃西医学中医

李盟麟医生的家,在我国台湾省台北市,家里有姐姐和妹妹,他从小生活在一个中医世家,父亲是当地一位有名的中医。从小耳濡目染,李盟麟最初并不认同中医,长大后的他学的是西医。

李医每天微笑待人

每天找李医生看病的人很多

大学毕业后,李盟麟成为台湾的医生,在经过近10年的拼搏与奋斗,在当地已经建立起了不小的名望,成为台北地区的名医。

上世纪90年代初,李盟麟遇到了人生事业中最大转折的一件事。

这一年,他的医院收治了一位肝硬化腹水的病人,病人的脸色蜡黄、肚子因为腹水的原因变得越来越大。整个人越来越消瘦,身体情况很不乐观。经过当地医生的会诊,这位病人被大家判定“不行了”。于是,李医生劝住院三个多月的病人回家好好调养,言下之意其实病人也明白。

 这个事情过去3个月后,李医生这天上班,接诊了一个同名同姓同样年龄的病人。看到病例,他心里还在打鼓:“不会是凑巧吧?”可是,当病人真真切切坐在自己面前的时候,李医生被眼前景象吓了一跳。这位患者之前的蜡黄脸色已经彻底褪去,腹水肿起的肚子已经彻底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平。

“这几个月你去了哪里?”李盟麟在确诊患者病情有了极大好转的同时,好奇心勾起了自己的问题。

患者告诉他,从医院出院后,自己从台北到了宜兰,寻找到当地一位中医。在中医的精心调养下,三个月的时间,病情有了根本性的改变。

“真有这么神奇的事情?为什么西医看着无所适从的病情而中医却能化腐朽为神奇?病人是经过台北各大医院肝病医生会诊都束手无策,难道中医真能够创造神奇?”一连串的问号在李盟麟的内心冒出来。问诊结束后,李盟麟找患者要来了这位宜兰中医的电话和地址,决定亲自去拜访这位中医大师。

经过几次拜访,李盟麟的医学认识观逐渐被颠覆。在这位老中医处求医问药者很多,许多西医无能为力的病人,老中医经过一段时间的中药调理都能慢慢变好。老中医告诉李盟麟,中医作为中国之宝,千余年来的传承就是在医生的经验累积和基础功底之上,“生病去医院找西医,基本上开的药都是差不多的,可中医就会截然不同,为什么?经验功力不同,药自然也不同。疗效就有明显的差距。”之前在这里看病的肝硬化病人,3个月的诊断处方也被那位老中医全部搜罗出来:“你看,3个月的时间,他每一次的药都有所不同,不光是药的种类,还有剂量,各种不同都在其中。”

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曾经只对西医信仰的李盟麟决定,拜这位宜兰中医为师,学习中医理论和诊疗知识。
 
放弃台湾成功事业
到北京学习系统中医知识

从台北到宜兰,开车时间是一个半小时。

被老中医收为徒弟的李盟麟每个周末开车往返于台北和宜兰之间。从最基础的中药知识开始,到各种疑难杂症的接触,四年多时间,老中医毫无保留地把中医技术传授给了李盟麟。而这个时候,当李盟麟发现继续求学已经不太可能时,这位外表看上去温和斯文的男人做了一个许多人都折服的决定:北上求医,大陆筑梦。

每天要给不少人看病

把脉是重要一环

2002年,李盟麟离开在台湾的医生工作,前往北京学习中医专业理论。

“中医是我们国家不可多得的文化瑰宝,我如果不去北京筑梦,我会悔恨一辈子。“第一次进入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大门,李盟麟选择的目的地是图书馆。当他看到图书馆里琳琅满目的中医书籍时,被这里的学习环境吸引了。更惊讶的是,这里还有很多来自韩国、日本等国家的求学者,对中医学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台湾娱乐的态度在李盟麟的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踪迹。这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有些严苛的人,他很少看电视、不出去泡吧。李医生的生活除了教室就是看书,“感觉前面学的医学都白学了,突然对中医感兴趣了,就一发不可收拾。”

2003年,李盟麟在北京遇到非典,也在这一年,抱定“不婚主义”的他,遇到了人生中的另一半——一位重庆姑娘,同样喜欢中医,也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求学。

“我们俩都没别的爱好,都两点一线地重复着自己的轨迹。”这样看起来枯燥的生活,却让李盟麟收获了爱情,也收获了学业上的成就。

8年学业生涯结束后,李盟麟又去北京广安门医院和东直门医院两所医院跟师学艺,整整4年的跟师学艺生涯结束后,李盟麟开启了自己的行医生涯。
 
会说重庆话的台湾人
讲起中医理论头头是道

“嬢嬢,你这个毛病没得啥子,不要太担心,心情是第一位的。但我给你开的药,你也要严格按照我的要求去吃,这是我的电话,你拿一个去。如果吃药途中有任何不舒服,你给我打电话。“说话的,就是李盟麟医生。开口这句地道的重庆话“嬢嬢”,硬是让记者大跌眼镜:“您是台湾人还是重庆人?”

李医生一边问一边作记录

58岁的年纪,没有一丝白发,精气神都能和30多岁的人一比。坐在医生席上的李盟麟让人大开眼界。

李医生最初跟着妻子回大足时,一句重庆话也听不懂。现在,经过5年多的磨练,李盟麟医生已能够说大部分的重庆话,与病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也完全没有障碍。

“了解地域环境,是行医的根本。”李医生说,比如咱们重庆人喜欢吃辣,辣就是一些病的根本,了解了整个生活的环境,在开药的时候,更能对症下药。
 
坚持做纯粹的中医
拒绝民营医院高薪聘请

辗转厦门、大足后,李医生于2018年正式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进入九龙坡区人民医院。

来九龙坡区人民医院之前,至少有5家医院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包括去一家新开的私人医院当院长,和去一家医院组建一个新中医科。“如果担任了管理职务,势必会影响我钻研业务的时间,权衡再三,我还是愿意当一位纯粹的医生。”于是,他来了九龙坡。

诊室飘着腊梅馨香

在李医生的办公室门口,挂着两幅座右铭,一幅是张仲景的“凡有人疾,不时即治,隐忍冀差,以成宿疾”。另一幅是孙思邈的“饱食即卧,乃生百病。”

看病的赵阿姨今年69岁,站立有些累,但说话中气十足:“上个月我在杨家坪农贸市场做养生理疗,结果理疗完了准备站起来回家时,整个腿全部失去知觉了。”赵阿姨一边说一边比划:“那个理疗店长赶忙给我抓,抓了半天没得任何作用,我还想,我肯定要瘫痪了。”

从杨家坪农贸市场到医院,步行不过10分钟,赵阿姨等到自己的腿慢慢能挪动了,忍着痛挪到医院,挂了个李医生的号。

李医生诊断发现,赵阿姨固有的糖尿病因为没有认真吃药,已经出现不太好的病灶,“生活要有希望,糖尿病最需要你要配合治疗才行。”

在聊天的时候李医生发现,赵阿姨什么都不在乎,却最在乎自己的孙女,因为孙女儿成绩好又很懂事,赵阿姨说到孙女儿总会露出笑容。“好好治疗,以后孙女上初中、高中甚至大学都还需要你的陪伴呢!”

作为一位医生讲出这些心窝的话时,赵阿姨感动不已,吃了五副中药已经有所好转的她,这一天上午如约来到诊室复诊。经过望闻问切后,李医生再为赵阿姨开了五副药,且写下了服药须知,“对她来说,心情比治病更重要。人,总要生活在希望中嘛。”
 
每天回家翻查病人病历
只要回台湾患者还来找他

一位年轻的头疼病患者进入李医生的诊室,患者告诉李医生,自己吹风就头疼,去医院看了,医生说自己是偏头痛,也没啥良方医治,每次头疼都只能吃止痛药缓解,“感觉我都吃止痛药上瘾了。”患者说。

  “吃饭怎么样?”李医生没有针对头痛继续问。

“还可以。”

“解便呢?”

“有点干燥。”

“睡眠如何?”

“想睡,睡不踏实,容易醒。”
     ……

李医生在一张白纸上圈圈画画,听完患者的讲述,再补充了几个问题,然后给患者开方,李医生把开药方比喻为下棋,“我觉得病情就像棋局,我该如何走,决定了棋局的结果。”开方的同时,李医生和患者拉起家常来,“你知道吗?头疼分为8大症形,分别是风、寒、暑、湿、燥、热、火、虚。如果从西医的角度来看,都归结为头疼,治疗方法基本上都是开消炎药、止痛药以及为避免胃受伤害开的胃药。但我综合你说的情况、摸脉和气色来看,你是典型的湿引起的头疼,去除疾病的根本,在于祛湿。”

话说完了,药也开完了,临走之前,李医生还叮嘱这位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不要吃燥热和粘腻的食物。

李医生的诊室有许多的锦旗和绿色植物。他告诉记者,对于患者来说,带着各种各样的病和不同的心情来到自己这里,目的只有一个:求医问药,医好病。在许多人看来,李医生不光能看好病,还能治好自己的内心,哪怕等了很久,只要和他聊聊,总能有所收获。

下班后,李盟麟的生活十分单调:几乎没有电视、也没有娱乐,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吃完晚饭后打开一个烤脚的小火炉,一边翻看白天给患者的处方一边思索这份处方是否还有可改进的地方,不断地翻阅医书从而得到不断的进步。临睡之前,还会给微信上询问病情的患者留言回答,这是他一天最忙的时候。

正因如此,李医生的患者才不仅于重庆,包括台湾、厦门和大足等他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许多患者都成为他长久的追随者。只要他回台湾探望父母,不少老一点的患者也会上门求医问药。

寻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干到病人不再需要我的那天为止”

背井离乡,总要有勇气和理由。

读过余光中的《乡愁》,李盟麟更能体会那种思乡的情愁,但从小生活在父母的“责任心”教育之下,在孩提时代,他就深深地明白了责任的意义。

李医生在行医时,尽心救死扶伤,希望能够让每一位来就诊的病人都能健康回家。但他发现,很多时候需要面对的,都是生与死的抉择。

“往往有种无能为力的叹息,我觉得生命真的很可贵。”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在遇到妻子前,李医生是一位坚定的不婚主义者。

但人,都有被改变的可能,只是要看那个可能会在什么时候出现。而妻子的出现,最终让李盟麟医生留在重庆,成为一名来自台湾的中医。

医院院长邓泽虎是李医生的朋友。在李医生还在大足任职时,邓院长就很欣赏这位说话温文尔雅的台湾人。得知李医生的任期将至,邓院长“三顾茅庐”上门邀请李医生前来九龙坡。“遇到一位视中医为生命的医生,我哪能轻易放弃。”邓院长欣赏李医生在肿瘤、消化系统、肺病、心脑血管病等许多疑难杂症上的专长,“有一专长已经很不容易,难得的是,李医生有多种专长,实在是难能可贵的人才。”

尽管薪资并不算丰厚,尽管科室的大小相比民营医院来说显得局促,但每天口口相传而来的患者,让李医生感觉很开心很有收获:“我寻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你不在乎钱吗?”记者好奇李医生为什么不去薪资更高的医院。

“我这个年龄,如果真的讲钱,那就回台湾去当医生,收入肯定会更高了。但我并不在乎钱,我在乎的就是中医这门精萃。”说到自己最爱的中医,李医生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生活上,李医生又是淡泊的,一款老旧的苹果5手机用了足足5年,“我的手机里只有微信和打接电话两个功能使用得比较频繁,电话往来主要是患者,而微信500多位联系人也主要是患者。

如果说人生需要设置休息时间表,李盟麟医生的时间表里看不到休息的时光。“我希望把自己所学的中医医术一直用于患者身上,直到哪一天干不动了,患者也不需要我了,我想那就是我退休的时候了。那时我就和爱人一起,去爬爬山、到处走走,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这将是我俩这辈子最惬意的事情。”

责编 朱亮  审校 王蓉 总值班 官毅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