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泽雅美:美美一笑,风生水暖

发布时间:2017-09-12 12:17:40 来源 火星实验室


“关于夏天的记忆就是海边、烟火、浴衣和长泽雅美。”

文 /林兑

没有什么比在夏天看到长泽雅美更应景的事了。

刚刚上映的真人版电影《银魂》中,长泽雅美扮演志村妙——昔日的“东宝甜心”,已经到出演大姐大的年纪。


2017年6月,长泽雅美刚刚度过第30个生日。她在一档节目中耐心回答了出道18年来的心境。镜头回闪,《求婚大作战》里那个温柔的吉田礼恍如昨日。

“关于夏天的记忆就是海边、烟火、浴衣和长泽雅美。”日本演员山下智久说。

《求婚大作战》剧照

长泽雅美似乎就应当和夏日相伴。准确说,是在夏天的午后两点半,有冰镇西瓜和嗡嗡作响的风扇,太阳把树影投射在脸上。蝉鸣的街角,似乎可以看到长泽雅美穿着短裙站着,一笑,风生水暖。

她美。导演是枝裕和在电影《海街日记》开头,用他最擅长的长镜头描绘了这种美:先是修长的小腿,而后是忽然收敛的腰身,镜头上推,双臂舒展,拉近,是直挺的鼻梁和鹿一样无辜的杏眼……起伏错落,都是造物所钟。


她的迷人之处又不仅于此。她的美没有侵略性,带着天生的亲近感,毫不费力就能捕获人心,让数以万计的宅男视她为“老婆”。在豆瓣推出的2016年“最受关注的女演员”榜单中,以性感著称的斯嘉丽·约翰逊排名第三,打可爱牌的新垣结衣排名第二,长泽雅美名列第一。

但是,对“长泽雅美”这个名字附带的人气,她本人始终心存谨慎。“我自身是长泽雅美这个东西,这不能算是我一个人的东西,有点像商品。相对能够比较客观地看自己。”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泽雅美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形象,跟我本人还有区别,我自己能比较客观地看待。”长泽雅美说。

准确地说,长泽雅美成为“长泽雅美”是从2000年开始的。那一年,12岁的她参加了第五回东宝灰姑娘选拔赛,从35153位参赛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当时史上最年轻的最高奖获得者。

那时,她还对演戏全无兴趣,只觉得自己适合做模特。她回忆,“我当时看起来大概太没干劲了,片场曾有女演员跟我开玩笑说,不想干就不要干,这个行业很可怕的。”

但很快,她就下定决心。再接受采访时,她已经有了两个目标:一是在工作上变成松隆子那样成功的演员,二是在生活中成为贤妻良母。

第一个愿望在此后18年中,通过32部电影、23部电视剧几近实现。事实上,她在16岁初次主演电影《机器人竞赛》时,就获得日本奥斯卡优秀新人奖。

成功不仅因为先天优势。但凡有些姿色的女明星,难免骄纵,出名早的也会以匆匆嫁人收山。她却几乎是同时期女演员中最勤劳和好强的一个。刚出道那段时间,她想家,有一次大哭着去找初中班主任,才被允许回家一周。但后来,十几岁的她再也没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接受了,这是我自己选的路。”

2004年,她在纯爱电影《在世界中心呼唤爱》中担任女二号。为了饰演因治疗白血病而脱发的亚纪,17岁的长泽雅美主动提出把头发剃掉。采访中,她有些不服气地说,既然男演员可以为戏剃光头,为什么女生不可以做。正是凭借这部电影,她横扫2004-2005年日本各大电影节最佳女配角奖,开启了大红之路。



不久之后,她出演了两部让很多中国观众认识她的电视剧,《龙樱》和《求婚大作战》。在高考励志剧《龙樱》中,长泽雅美饰演的水野直美从无法自信到发奋自强,以及“每一次跳起之前,都要深深蹲下”的努力,给很多人留下深刻印象。

那时她还带着婴儿肥,每个细胞都蒸腾着青春,这让她成功化身荧幕上的文艺清纯美少女,没什么大开大合,走的都是小清新、小忧伤、小感动路线。

她是那种典型的日系小女生,永远彬彬有礼,永远阳光灿烂,你很难在她的脸上见到哀愁。她喜欢露齿大笑,而且一笑起来就毫不吝啬,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可以被原谅。这种被认为有治愈力量的干净笑容,就像琐碎生活中的小确幸,让她成为人们心中的治愈系女神。

快节奏的工作和与日俱增的压力,让追求刺激转向渴求安稳,人们青睐那些能带来平静、美好之感的人。契合这种气质的女星扬一扬嘴角,就能迅速填补广大男性的心理空缺。对温暖笑容向往的背后,是暂时忘却的压力,以及与现实的剥离感。

某种程度上,美貌和笑容就像长泽雅美的武器。在深夜的电脑屏幕中、在手机的锁屏背景上,她用它们帮助很多人打赢了一场场战斗——对手是焦虑、寂寞和无所依靠。她也享受接受“清纯”的设定,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想演什么的愿望”。

但是,顺利的上升期在2008年《最后的朋友》播出后戛然而止。对颜值衰退、演技停滞的质疑接踵而至。

她的长相并非无瑕,比如脸型大,嘴角下垂,法令纹明显。过早出现的鱼尾纹,和突然而至的双下巴被镜头数次捕捉后,人们对于“青春治愈”的幻想终于有了裂痕。她获得一个新称号:“大妈”。

因为面临巨大压力,她一度想引退。舞台剧《紫式部日记》中,她借角色之口说:“尔等平庸之辈是无法体会作为美人而诞生的悲剧,根本没人会去注意我的内心,没人会认可我的才华。要是我的肌肤状态不好,倒是马上就会有一堆闲言碎语出现。”

事实上,长泽雅美碰到的是这个行业长久的难题。她的起点太高,背负的期待颇多,而人们尚未为治愈系女神的颈纹作好准备。青春偶像很少有人能体面转型,大多数人或是逐渐边缘,或是转身投奔柴米油盐。

对长泽雅美则而言,她的选择是接受台湾电视剧《流氓蛋糕店》邀约,在新环境重新开始。她独自完成几乎全部中文台词,靠的是每天9小时的语言特训。虽然这部电视剧反响平平,但转型之路由此开始。

她开始尝试不同的造型和表演形式:在《神啊神啊去哪村》演开摩托车的伐木工人;在《2014年轻人们》里演穿着工装服、烟不离手的“农妇”;在《海街日记》里,她介于成熟御姐和天真少女之间的演绎,被评为“突破性表演”;而电影《追忆》里的那个有抬头纹的离婚妇女,则把愁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海街日记》剧照

这个曾经对表演无动于衷的人,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演戏让我觉得快乐不已,做得也很高兴。”她说,“毕竟,努力是可以为己所用的。”

但她毕竟已经30岁,对大部分女性来说,这是个尴尬的年纪。和她同为日剧四台柱的崛北真希已经结婚生子,宣布引退;户田惠梨香状态不佳;新恒结衣依然在甜美可爱的路上勇往直前。已经没有胶原蛋白和校服短裙加持的她,要靠什么继续“治愈”?

长泽雅美在努力给出答案。2017年,她推出4部风格迥异的新作。令人颇为惊讶的是,她还加盟了百老汇音乐剧《酒馆》,身着吊带丝袜、紧身胸衣,化身妖艳舞女,边唱边跳。

人生最终是自己的,我不愿意做那种放弃自我的人。”她说。

时间呼啸而过,毫不留念。她依然难掩细纹,也依然笑得飒爽。昔日的国民甜心,已经变为“不断进化”的帅气女人。这可能比一副好皮囊,更具有时间的防腐性。而这本身也许就是一件“治愈”的事。

在电影《2014年轻人们》中,她自弹自唱了一首《Stay》。这部电影的导演杉田说,“现在也好,过去也好,唯一不变的就是年轻人的青春吧。”这是长泽雅美的青春,也是我们的青春。

而夏天已逝。

责编 龙春晖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