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以白用白吃白睡为事 百年门派拆白党

发布时间:2017-09-13 11:58:23 来源 谈资有营养

1

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的纵身一跃,更可能让一个历史超过百年的名门大派浮出水面:拆白党。

191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徐珂的《清稗类钞》,其中“会党”一编有专门记载:“拆白党,上海有之,有男党,有女党。盖无业之人,结合而成团体,以诈欺取财物,男骗女,女骗男。”

关于“拆白”有多种解释,或说专以白用白吃白睡为事;或说拆白作“拆败”解,无论男女只要落入其圈套,久之必至家破人亡、一败涂地而不可收拾。从苏享茂的遭遇看,多半是后者。

据徐珂记载,拆白党的目标都是有钱人,因此会刻意妆扮自己:男的是美如冠玉之少年,女的是沉鱼落雁之名媛。拆白党有一整套撩妹和勾汉的技巧,俗称“吊膀子”的秘诀,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陌生男女的好感,一经接触更令人失魂落魄、情丝难断。

加入拆白党的男性成员必须满足如下条件:一,面目清秀,身无残疾。二,口齿伶俐,遇事灵活。三,熟悉世故,所知丰富。四,十六到四十岁之间,以应对不同年龄的女性。五,有两人以上介绍方可加入,加入后须立誓遵守党规。如果觉得这样的描述比较抽象,可以看看陈凯歌拍的《风月》,张国荣一角即是正宗拆白党。


拆白党的首领称为“部长”,属下成员没有定额,一般几人配合作战,扮演不同的角色。每个人的演技,都可以去竞争奥斯卡金像奖。根据党规,所骗得的钱物财产八成充公用作活动经费,两成归给具体操作的一干人等。

拆白党的目标是上海滩里富人金屋藏娇的情人或姨太太,因为她们既有钱又有时间,是最容易受翩翩佳公子引诱的群体。

拆白党中的佼佼者,如广东潮州人陈景保,因为生就一副好皮囊,被其迷惑的女性近百人。但拆白党的核心宗旨并不在于贪淫好色,而是借色相攫取钱财。

也就是说,不能财色兼收的拆白党,不是合格的拆白党。

2

但在男权社会里,有钱人毕竟还是男性居多,因此以女性为主打的拆白党很快应运而生,以色相引诱男子。民国初年,据一名女成员供称:自己所属的组织有300人,戏院、工厂、电车等无处不在,发现目标可随时出动行骗。

当时拆白党里有一名行骗老手“长脚老五”,自己不再亲自出马,而是在虹口开办传习所,专门向成员传授各种技巧。她最大的特点是因人而教:年轻貌美的是主力军,专门培训大家闺秀、世家名媛的装扮和做派细节;容貌丑陋扮作忠心耿耿的随从和娘姨;如果徐娘半老颜值尚可,就扮作富家出身的姨太太;如果上了年纪,就扮作有钱男人的遗孀。

跟男拆白党主打姨太太不同,女拆白党主攻目标是从外地到上海的富家子弟。这些人不但年轻荷尔蒙旺盛,而且对人间欺诈诱骗的花样知之甚少,最关键的是还有钱。所以女拆白党常常扮作这类年轻人最喜欢的类型:天真单纯、没有恋爱经历的纯情女学生。

上世纪20年代,安徽人程七的爸爸是清朝显要,辛亥革命之后来到上海。程七初次来到花花世界,终日在戏院茶室之间流连忘返,很快被拆白党盯上。拆白党派出成员李某,扮成中学生,经常在程七前排或后排看戏。有意无意之间目光接触,眉来眼去之后一见倾心。程七对飞来的艳遇兴奋不已,两人终日在威海路一家旅馆缱绻厮磨、如胶似漆。

可惜快乐总是短暂的。不久李某就变得郁郁寡欢起来,程七追问之下,李某答道其已有未婚夫婿,在日本留学即将返沪,不料与程七一见钟情就此不能自拔。如今眼见缘分将尽又难以割爱,是以愁绪万千。

程七眼见情人以泪洗面,不禁心如刀割,急问如今可有回天之术?李某初时凄然摇头,后终于坦白只有一法:若有3000两银子作为退婚之资,或可就此解脱、以后终生长相厮守。

程七慨然从命:我堂堂七尺男儿,肯爱千金轻一笑?李某接过银子感激不已,嘱他在此静候,不出三五日定有佳音。天地为证,必不相负。

等到程七守候许久,终于明白李某再也不可能出现时,早已无从寻觅。此案一出,在上海滩轰动一时。人人都笑:有钱的凯子多了去了,这么痴情的倒是罕见。

3

时代在发展,拆白党也顺势而为:一开始女拆白党的核心人物是女性,后来很多都换成了男性,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偶像:阿修罗。

阿修罗是佛教里六道轮回中的一道,非神、非人也非鬼。男修罗生性好勇斗狠、常怀嗔恨之心;而女修罗生来貌美,时常迷惑众生、使难修行。金庸《天龙八部》里的“修罗刀”秦红棉,就是个美貌得足以让大理皇族都情难自禁的尤物。

既然在意识形态上有了飞跃,那么拆白党的核心也就换了名号:原来是“部长”,后来是“魔子”。负责去勾引有钱男人的女主,叫“魅子”:既是魅力的魅,也是魑魅魍魉的魅。

拆白党团伙看上去一般是一家人,虽然彼此之间没有血缘关系,但在常人看来比任何一家人都要更像一家人。据说在组织内最重要的联系纽带和控制方式,就是:性。在有钱的单身男眼里,女主可能高冷清秀、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但实际情况也许是转过背,任何团伙内的男性成员,都可以随时撩起她的裙子。

这样的女主,首先可能却是遭男拆白党引诱而落水的受害者,是在被男拆白党玩弄利用之后、挑选出来的最具利用价值的人。她可能是最漂亮的,也可能是面相最亲和、最能令人信任的。那些没有利用价值的女人,在民国时期,好多都被卖到窑子里去被迫接客:情郎含笑带你走进院子然后就消失了,跟着一堆抠脚大汉过来,把你变成生不如死的娼妓。

除了性之外,魔子控制魅子的方式还有许多种:毒品、迷药、曾经失足的证据、作奸犯科的把柄……有时还有女主渴望成名走红的欲求。人性有时非常奇怪,一边被人肆意凌辱予取予求,另一边反而能在另外场合扮出冰清玉洁的白富美状态。

拆白党里的女主,既是组织推到前台去亮相的人,一旦事败也是组织第一时间斩断联系的人,往往也是结局最悲惨的人。在几十年前的中国,各地都有不少浸猪笼的事件,除了是惩治通奸女性的酷刑,通常也是为失手的拆白党成员准备的归宿。

在相亲对象眼里天使一般的美女,在拆白党的组织里,却常常是最低贱和最下级的存在。拆白党的魔子有一百种方式确保魅子的忠诚度和可靠性:既能让有钱人乖乖地俯首帖耳,也不会脑后生反骨随时准备出卖组织。

以恶为荣、以丑为尊,最漂亮即是最下贱。阿修罗的特质,也就是拆白党的宗旨。

4

民国时的戏院茶馆,如今换成了健身房、高级会所和相亲网站;原来的寂寞多情姨太太,化作了有钱大龄未婚青年。只是世道还是一样的世道,人性还是一样的人性。只要人性中有可利用的弱点,拆白党便不会销声匿迹。弱点是什么?就是相信真的有一天,天上会掉馅饼到自己头上。具体到没有多少恋爱经验的男青年,就是相信一个身家豪富的漂亮千金,会对你一见钟情、迫不及待要为你生猴子。

责编 严艺菲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