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望的田野上

发布时间:2017-09-13 11:01:11 来源 重庆晚报夜雨副刊

作者 伍安平 璧山区作家协会

有国家的好政策,有干部的帮助指导,有农人的辛勤耕耘,土地彰显着勃勃生机,孕育着一代代人生生不息的美好希望。 ——题记

几经周折,我终于找到了璧山区大兴镇农业服务中心。大兴镇扶贫工作专干陈廷利正在办公室忙碌着。虽然先前进行了电话联系,但是他说我要找的人下村去了。

“罗世全这个人低调得很。我先跟他说了,他扶贫工作做得好,报道报道他,可他不同意,说没什么好宣传的。本来今天没安排他下村,可他对自己的工作就是这样,一律要负责到底。”我们坐上了镇里安排的车,去找我今天要采访的第一个人——大兴镇农业服务中心干部罗世全。一路上,老陈介绍道。

见到罗世全的第一眼,他正从一条杂草丛生的小路上走出来,衬衫上、裤腿上都有些泥点子。他腼腆地笑了笑,朴实得就像邻家大哥。

我们一同赶往朝元村贫困户罗庆碧的家。

大门紧闭,两只狗不停地狂吠,鸡鸭鹅齐声惊叫。我有些心虚,不敢再走,两位同行的干部却丝毫不怕。老陈说:“咱们基层干部就是这样,尤其是我们管农业的,一年恐怕三百天都在下村。到了,这就是罗庆碧的家。她可能去地里忙活了。”正在这时,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大爷走进院子,连忙招呼两位干部,看得出,他们十分熟悉。他就是罗庆碧的丈夫,古铜色的皮肤,穿着一双老式的解放鞋。他擦了擦手,端出几张凳子。不一会儿,一位老妇人背着满背篓猪草颤巍巍从外面回来。她憨厚地笑笑,嘴里已缺了好几颗门牙。她就是罗庆碧,大兴镇朝元村村民,今年65岁,是罗世全的帮扶对象。

“国家的政策好!”“现在的干部好!”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两位老人的话里多次说到这两句。我说:“是啊,国家政策好,这是我们都看到的。那么干部哪里好呢,叔叔阿姨,你们具体说说啊。”从谈话中,我了解到这些事情。

罗庆碧的儿子十多年前在外打工,在工厂里受了伤,腿脚落下终身残疾。可厂里只赔了5200块钱。这区区几千块钱对一个上有老下有小正当壮年的男人来说,顶什么用?家中的顶梁柱倒了,媳妇也抛下一对年幼的儿女离家出走,家庭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肩上。两位老人起早贪黑,艰难地支撑着一个风雨飘摇的家。祸不单行,六年前,罗庆碧的丈夫又患了直肠癌,这可怎么办?医吧,近十万的医疗费无异于天文数字;不医吧,老人去了这个家还能靠谁?再说,谁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亲人离世?罗庆碧咬咬牙,几乎卖了家里能卖的所有东西,东挪西借,给丈夫治病。老天有眼,手术很顺利,恢复也不错。如今,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还是他。“你们看,这是做手术留下的疤。”老人似乎怕我们不相信,撩起衣服指着肚子上的伤疤说,“我倒是好了,可是我老太婆得了眼病很多年,一直没有去检查。现在看东西越来越模糊了。”

“那得赶紧去看啊。”罗世全说,“如果是白内障的话,国家免手术费。现在的医保报销也多,我再帮着想想办法。”

“怎么好再让你帮忙,你帮得够多了。”罗庆碧老人不好意思地说。“你经常送钱送粮,还送化肥送饲料,又给我们办了低保,孙子读书也免了学杂费,还帮我修房子……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老人说着用手抹了抹润湿的眼睛。
    罗世全忙说:“这都是国家政策好。我也只做了一点儿力所能及的小事。”

“干部好啊!妹儿,你看,这就是我的新房子。”老人说着,带我去旁边参观他们的新居。一座灰色水泥墙房子,红色油漆的大门,洁白的窗户栏杆。“修房子国家就补助了三万五,我自己只花了四万块,现在还有点儿欠账,好在我们再也不用睡在猪圈屋了。”原来,旧土墙房子年久失修,已成为D级危房,刮风下雨时怕房子垮,一家人就只好睡到旁边关牲畜的屋子里。现在,他们搬进了宽敞明亮又整洁的新房子,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你看,妹儿,这是我喂的牲畜。”老人说着又带我去参观他那一群活蹦乱跳的可爱生灵,30多只鸡,10多只鸭,20多只鹅,在竹林下的栅栏里悠闲地踱来踱去。有的觅食,有的唱歌,有的歪着头似乎在聆听什么。一见主人来了,便飞奔而来。罗庆碧端来玉米和谷糠,又撒了几把菜叶,小东西们就立刻朝食物飞奔而去。一时间,啄食声、欢叫声、争抢声响成一片。旁边的房子里传来猪儿哼哼的声音,老人说:“我还喂了8头猪,都快要出槽了。”

“哦,现在好卖吗?价格好吗?”我问。

“这个不用担心。卖不出去找干部,他总能帮我们想到办法。”老人信心十足。

“这些牲畜一天要吃掉不少吧?”我又担心地问。

“不怕。我种了9亩多地的谷子,5亩地的玉米,一年出产的粮食多数用来喂牲畜。干部有时候还送一些饲料过来,完全没得问题。”

“啊?你们种这么多地啊?”我有些惊讶。

“现在农村出去打工的人多了,到处都是空着的地。我们就去接了很多空地来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一片青翠,真是“人勤地不懒”。

“我们这里有收割机了,农忙时节大家一起动手,也不算费力。现在家里好了,儿子农闲去城里找了个轻巧的活儿干,大孙儿刚初中毕业就去学技术了,都是他帮忙介绍的。”老人说着指了指罗世全的背影,这时,他正蹲在地里查看新种下的柑橘苗。老人又说:“种植技术和养殖技术都是他们教的。不管天晴落雨,一个月都要来好几趟。现在的干部真的好!”罗世全忙说:“那也得靠你们自己勤快啊!”

我不禁感慨万千:生活给了两位老人那么多磨难,可是他们没有说一个“苦”字。他们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活着:劳动、坚持、守望、感恩、知足……

离开的时候,罗世全对两位老人说:“我们过几天再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两位老人感激地点点头,目送我们走了很远很远。

此时的乡间,青青的稻子正在抽穗,粗壮的玉米已背上了“娃”,串串葡萄在绿叶下挤挤挨挨,新生的柑橘苗儿泛着绿油油的光。土地在辛勤劳作的人们手里彰显着勃勃生机,孕育着一代代人生生不息的美好希望。

责编 严艺菲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