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这世界有太多不容易,但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

发布时间:2017-11-12 18:45:29 来源 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任何伟大喜剧,都有悲剧的一面。
《武林外传》,亦复如是。

郭芙蓉以为江湖很大,一心行侠,结果当了杂役。
佟湘玉万里出嫁,老公没见,就成了寡妇。
白展堂堂堂盗圣,看着名头响亮,却像过街老鼠,连初恋女朋友都没法见。
李大嘴,“蕙兰蕙兰蕙兰蕙兰”……
吕轻侯,三岁识千字五岁背唐诗,饱读诗书顶个鸟用,只好卖祖产当账房,仅有的战例就是说死姬无命,才挽回一点知识的尊严。
老邢一辈子想捉个大贼,“可是我们镇治安太好了!给我们发个贼来呀!”结果还意外被降职。
祝无双被老白蒙了十几年,然后,每爱一个人都爱错。
莫小贝看着浑。但衡山被灭到除她只剩三个人,哥哥死了,就一个寡嫂。
所有人的人,理想与现实,都事与愿违
这是本剧基调。


话说,招笑的基本,是反差。
诺斯罗普-弗莱先生认为,喜剧,就是两个团体的冲突。
非主流的群体需要得到认同感,于是用夸大差异的方式,包括某种自嘲,制造大范围冲突的剧情。
以此来引笑,来显出主流的愚蠢和虚伪。
这种努力,本身也是种悲剧。

《武林外传》的喜剧效果,来自于反差。
而大范围的冲突,来自于“剧中的江湖”与“我们认知中的江湖”的差异。

于是下面招笑的同时,从个人角度看,都有些悲剧:
江湖也要吃饭。盗圣也会缺钱。
断指轩辕也会赌输,瞎眼的老太太也望子成龙。
六扇门的女捕头也有迷惘,盗亦有道本来就是个笑话。
当代大杀手上官云顿和蔼可亲武功高绝,结果死在一只蝎子之下。
一代歌姬扈十娘唱的那叫什么哟,而且嗓子一坏没了百宝箱确实也一筹莫展。
雷老五的确是业内精英,可惜因为是个盗墓的,确实为无名而憋屈。
衡山派就剩三个人了,还一门心思要重立门派,最后成功了嚎啕大哭,虽然只是拥立了个莫小贝。
鸡王争霸赛和“我上面有人”公开嘲讽了些什么不用多说,背地里都是黑色幽默。
佟老爹急着嫁女的背后是他多少有些重男轻女。
老钱被老婆殴打的背后有多少血泪辛酸。
包大仁的确是丑角,但他被坑了钱还全家被灭门,仔细一想就笑不出来了吧。

中秋节大家集体换身份那集,最后也无非证明:
你所想象的江湖,或者严格来说,他人的生活,与现实中并不一样。
选了另一条路,未必会更美好。
所以《武林外传》的悲剧感,来自于某种传奇梦想的破灭。再大的大侠都有许多苦楚。

老白有句话很好,说韩娟的:“苦或者累,你总得挑一样。”
佟湘玉异议:“韩娟怎么又不苦又不累?”
老白:“人家的苦,你又未必看得到。”
就是这意思。


比如说,金庸靠《射雕》三部曲,靠《笑傲江湖》;古龙靠《绝代双骄》、《七种武器》之类来立一个江湖,然后金庸用《鹿鼎记》、古龙用《欢乐英雄》来解构一个江湖。
《武林外传》整部剧,就是在解构先前的所有江湖。大侠们本来是有神性的,把他们放到人间来酸甜苦辣,反差出来了;他们各自的悲剧也显出来了。
只是《武林外传》是尽量用搞笑来淡化这种悲的,所以不显。

李大嘴老娘即赌神断指轩辕,语重心长,现身说法,跟老白说不能赌博。老白最后没被砍手,还受了教育,是大喜剧。
但最后断指轩辕自己承认,确实因为输掉,被砍掉过一根手指——当然她那只左手原来是六指。
“六指”这个哏其实淡化了许多的哀愁,但断指轩辕本身的悲剧是存在的,只是大家可能很少往细了想。

所有的喜剧都是如此:作为旁观者,会觉得因为反差,导致当事人好好笑啊!
而他们的悲剧,你要仔细想一想才能感受到。


人总会发现世界并不总围着你旋转。人总会发现许多事无可奈何。
但人成长了,也就是能接受这个事实并继续。
这也是为什么本剧从郭芙蓉视角开始。
她是本剧一个最典型的存在:亲眼目睹大侠传奇破碎,一度无法接受,最后接受、成熟、并开始接受这种新生活的人。

《武林外传》的人物结构,是在跟《老友记》致敬的:
《六人行》人物安置:
Rachel:骄纵的千金大小姐。Ross:略呆萌的书生。
Monica:缺爱好强的女主人。Chandler:害怕承诺的男人。
Joey:好吃贪色的大型婴儿。Phoebe:古灵精怪的女人。


《武林外传》人物安置:
郭芙蓉:骄纵的千金大小姐。吕轻侯:略呆萌的书生。
佟湘玉:缺爱好强的掌柜。白展堂:磨磨唧唧有太多过去无法确认关系的盗圣。
李大嘴:好吃的厨子。莫小贝:古灵精怪的孩子。


两者都是,从千金小姐离家出走、融入社会开始,由千金小姐和书生的爱情,进化到另一组成熟男女的感情,最后大结局的这么个故事。

《武林外传》,其实也就是,所有人都发现,理想与现实、梦想与江湖,事与愿违。在一片自嘲中,找到彼此的生活,然后勇敢继续走下去的故事。
《武林外传》片尾曲其实说挺好。
“这世界有太多不如意,可你的生活依然要继续”。

《老友记》第一集,瑞秋独立闯江湖时,莫妮卡对她说: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It sucks! You're going to love it!
这其实就是郭芙蓉经历的一切。
也是我们经历的一切。

见习编辑 曹园园 总值班 万鹏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