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与陌生男子会面,抚摸着对方的脸,却是自己已故的丈夫的脸

发布时间:2017-11-13 09:22:08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最近一场会面引起了很多外媒的关注。
Lilly Ross抚摸着这位男士脸,
时而感到有些难过,


时而跟他分享自己日常的点滴。



Lilly起初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心情很复杂,因为他并不是自己的丈夫,但是她手上触到的,却切切实实是自己丈夫的脸。

之前,Lilly有一个恩爱的老公,他们从高中就在一起,她一心想的是跟他幸福地生活下去。


然而……

2016年的一天,丈夫在明尼苏达州一个农村开枪自杀了。这件事对Lilly的打击除了没了丈夫之外,也意味着孩子没有了爸爸。

当时Lilly已经怀孕八个月。


坚强的Lilly还存留着最大的善意和理性。

“我很绝望,但是我想到丈夫死后,依然能给我们的孩子上一课,让他成为一个好人。我决定把丈夫的器官都捐献出去,让他出生之后知道,爸爸是怎么帮助别人的。”

随后,Lilly找到了一家机构,签署协议,同意把丈夫的肺,肾和其他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

做完这一切,Lilly也就准备整理好心情,回到从前的生活轨道。

但是……

美国中西部一家专门负责器官捐赠的非营利组织找到Lilly,告诉她:“有人需要你的帮助,他叫Sandness,他需要你丈夫的脸。”

Sandness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始于十年前的一个愚蠢的决定。“这是我这辈子做过最错的决定”。Sandness是一家油田的电工。当年,21岁的Sandness有些抑郁。2006年12月,圣诞节前两天,Sandness喝了一些酒,想暂时逃离一下生活中的烦恼。

但是没想到,越喝酒越抑郁,他身体几乎不受控制地去拿起了家里那把步枪,把枪管对着自己的下巴,一闭眼,开了枪。

(图片里是青少年时期的Sandness跟妈妈)

家人听到枪响之后,赶忙冲到Sandness的房间,看着血肉模糊的Sandness躺在地上大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把Sandness送到了医院。

开枪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

面对来救他的医疗人员,他不停地祈求,“我不想死,让我活下来。”

“他整个下巴都没了,舌头露在外面,满脸血肉模糊,很可怕,但也算是个奇迹”。Sandness的妈妈回忆起这个画面,看着自己“捡”回一条命的儿子,有些恐惧,也有些庆幸。

因为没有伤到致命的部位,再加上送医及时,Sandness被抢救回来,当年的医生表示,他们真的已经竭尽全力了。

步枪强大的威力,几乎轰掉了他半边脸。

虽然捡回一条命,但是Sandness没了下牙床,失去了一大块下巴和鼻子,整个脸被严重毁容,连吃饭和呼吸的方式都变了。

“虽然活了下来,但是生活被完全改变。”


Sandness不敢跟外界联系,他自卑于自己这样的容貌,假下巴让他看起来更不自然,因为鼻子已经完全没有了,就算戴上假鼻子也会因为没有支撑,经常掉下来。

那段时间,Sandness埋头在工厂里戴着面具干活,让自己忙起来,可以短暂逃离一会儿。

但是一些情况总会把Sandness拉回现实,十年间他不敢照镜子,家里的镜子全都藏好,他不敢接触小孩,因为所有小朋友看到他的样子都会被吓到。十年里Sandness深居简出,他说这是自己冲动的代价。

他本来以为自己就会在这种无法跟人沟通的日子里,过完自己的一生。

直到2012年,Sandness无意接触到了一家诊所开设的面目移植计划,经过几年的沟通和检查,Sandness的名字终于被写在了等待移植的名单上。

毕竟,捐器官的人这么少,愿意捐献死者脸部的,简直屈指可数。

虽然这个等待可能遥遥无期,但是对Sandness而言已经是莫大的希望,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我们开头说到的Lilly,捐赠组织找到Lilly,表示他们做了比对,Lilly死去的丈夫跟等候捐献的Sandness各项身体特征和要求都非常匹配,年龄,血型,面部特征都非常适合进行移植。

他们非常希望她能把丈夫的脸也捐出来。


起初Lilly一万个不同意。

就算这对Sandness而言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不想在路上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像我丈夫的人,我不能把他的脸也捐出去。”

Lilly担心,万一把脸捐出去,万一在街上碰到这个人,自己真的会被思念击垮。

但是捐赠组织劝说Lilly,Sandness有自己的额头和眼睛,只要鼻子和下巴的部分,就算捐赠了,也不会看起来跟自己的亡夫一样。

Lilly犹豫了,这段话打消了自己最大的顾虑,毕竟当初捐出丈夫器官,也是为了帮助人的同时,给孩子当个榜样。

既然如此,那就好人做到底,在问过丈夫生前的朋友之后,Lilly把亡夫的脸捐给了Sandness。


2016年6月底,Sandness经过60余名医生56个小时的努力,
“重生”了。

这大概是Sandness十年以来,第一次自己主动照镜子,
他呆呆地看着镜子,观察了很久。


虽然脸上还能看到疤痕,而且要每天服用抗排斥药物,还得锻炼脸部肌肉,但是Sandness无比享受换脸之后的每一刻,毕竟就算咀嚼一口披萨的感觉,对他来说都是10年前的回忆了。

Sandness表示,有了新脸之后,他也不会离开家乡去大城市,他想跳舞,去餐馆吃饭,做十年里他错过的所有事,当然,还有感谢Lilly。

“所有对我有过帮助的人,一句谢谢不足为报,尤其是对Lilly和她死去的丈夫。”

在Sandness的请求下,术后的第16个月,也就是前几天,当年负责联系Lilly的慈善机构,联系了两人的这次见面。


两个人见面的一瞬间,都忍不住地哭了。


她看着Sandness的脸,虽然不是跟丈夫的完全一样,但多少有些痕迹。她慢慢摸着下巴的一小块部位,呢喃着,“不像,不像他,就是下巴这一小块还是会让我想起他,他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地方就不长胡子。”


两个人聊了很多,Lilly这次还带来了自己的儿子,想让儿子看看爸爸真的在帮助别人,即使他已经不在了。


Sandness办了一份信托基金,表示钱会留着给Lilly的儿子上学用。

最后,他对Lilly说,这次想见她就是希望能向她证明,自己会好好活下去,Lilly送的这份大礼,他没有浪费。


网友评论:

魔王Yuki酱:妈耶!我感叹一下整容技术真的很发达了,整容的初衷就是为了拯救这些为面容损毁困扰的人啊,这样很好。

牵伱的手好吗:这位妻子真善良。希望这个小伙子好好活着,加油。

苏醒醒来了:另一种存在的方式,希望你能永远幸福。

别再看我主页啊:珍爱生命,那些念头真的只是一瞬间。明天很美好,你还有很多事没有做,不要自杀。最后祝福他们幸福的生活下去。

wuli毛毛4ever:感恩世界上有这些既勇敢又温暖的好人…言语不足以表达我看见那张重生的脸时,那种无比的感动。

责编 邹渝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