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的诞生》,算很真了,特别是宋丹丹说的那一番话

发布时间:2017-12-04 10:42:04 来源 反裤衩阵地

丝毫不用怀疑《演员的诞生》的热度——据说排着队等着上节目的大小明星已经排满第二季了。同时,也催生了诸多我这样看完以后有了情绪、有了感悟、而不断想表达、想说两句的“自来水”们。

想一想当其他频道播出的明星真人秀还是明星会整理床铺、明星会做西红柿炒鸡蛋、明星过家家似的盖房子开民宿解二元一次方程式的时候,这一档明星真人秀,至少在立意上,是奔着揭穿某些皇帝的新衣去的。

《演员的诞生》,算很真了。

即使导师相互的争执也许经过编排、导师学员PK环节有明显的倾向、谁晋级谁淘汰稍微了解明星相互的社交圈和裙带关系也就一清二楚,但,这节目还是真。

至少某些明星拙劣的演技是真的——当几个女明星把经典舞台剧演得如同女装反串好基友在KTV过万圣节过着过着就演起了“好姐妹撕逼”的传统戏码时,那种荒诞感,真实到不忍卒视。

导师的点评或是经过考虑甚至剪辑,但镜头一晃而过之时,导师脸上控制不住的“一脸蒙圈”是真的↓


然而,这档节目里,我觉得最真的,还是点评凌潇肃与蓝盈莹之时,宋丹丹说的那一番话。

那一期,蓝盈莹与凌潇肃演出的《最爱》,看哭了很多人,我也是其中之一。

在此之前,对两位演员的了解仅止于《甄嬛传》中的“浣碧”和离婚口水战中的“渣男”。

看完节目之后,内心会有一种很强烈的遗憾,觉得对好演员的误读,大概也算一种罪过。


舞台上,在一片大红色的喜庆中,两个悲苦的生命相继消逝,剧终,幕落,灯光暗下去。那一刹那,是红与黑的世界。故事、故事里的人、故事外的演员本人,真真假假,混作一团。

等到灯光再亮起来,赵得意与商琴琴不复存在,舞台上只有谦卑却难掩优秀的蓝盈莹和害羞、诚恳且不善言辞的凌潇肃。
 
曾经,在那一场你死我活、披头散发的大战之后,原本就不怎么有“名气”的凌潇肃,显然元气更伤了。几乎看不到什么作品,在“流量”决定一切的娱乐圈,等同于销声匿迹——对于一个演员而言,这应该算是被裁决了。

他自己大概也被这旷日持久的“遗忘”折腾得失了一些底气,看他站在台上的样子,与蓝盈莹的大方自信相比,透着一股“很不确定的紧张”,那股劲儿拧着,又骄傲又没底,所以当刚刚擦完眼泪的宋丹丹一字一顿、十分肯定地说——“你没有一分钟、一秒钟丢掉人物”、 “你真是一个好演员”、“我从来不知道他这么棒”时,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绝处逢生的激动,表情依然稳着,但眼眶已然泛红。

最终,刘烨与宋丹丹都将票投给了他。宋丹丹还对他讲了一番推心置腹又切中痛处的心里话:


这一段话听完,凌潇肃整个人定格了两秒,然后对着宋丹丹,躬身抱拳,长揖到底。


这个过去几年一直活在花边新闻里、这一刻却演技炸裂的“渣男”,差一点点,就要哭了。
 
人生高高低低,艰难曲折自不必说,眼看着先前同路的人慢慢加速而去,获得了令人艳羡的身份与生活,而自己呢?不甘、愤恨、无奈、自卑,种种心绪交缠在一起,很难不焦虑。但就是宋丹丹这样一番话,在那个深夜打动了我:你要从事的行业,不是一年两年,你要从事一生。

一生很短,一生也很长,不到尽头,一切论断都言之太早。


宋丹丹说,她从“三十四五岁”开始,就没有人找她演戏了。

我们熟悉的宋丹丹,是白云大妈,是贾志国的媳妇儿,是熊孩子刘星的老妈;我们不熟悉的宋丹丹,是《月牙儿》里从清纯少女到粗俗暗娼的韩月容,是《窝头会馆》里话不饶人的厨子媳妇儿田翠兰。

1994到1995年之间,火遍全国的《我爱我家》是宋丹丹绕不过去的经典之作,直到如今还在反复被提起、被消费。但这之后,除了春晚,宋丹丹很少演戏了。那时的她,正是“三十四五岁”的年纪。
 
有很多文章分析过宋丹丹的演艺生涯,除了失败的婚姻,最影响她戏路的,是从一名正剧演员、人艺台柱子到演小品,成了喜剧大腕,但同时戏路越变越窄,直到无戏可接。

大家公认她是中国最好的喜剧女演员,甚至有人将120集的《我爱我家》一点点扒开来,细述宋丹丹的演技到底有多么炉火纯青,但也有人不屑一顾地表示:一个小品演员,能有什么演技?

对于这个质疑,我倒是有一个直观的解答——十几年前,我去看话剧《万家灯火》,宋丹丹一亮相,在场观众包括我都开始哄堂大笑:那扮相实在太像白云大妈了!这简直就是春晚现场!但,台上没有花絮、没有笑场。宋丹丹在用笑点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后,开始自如、沉稳地以表演推进剧情,待演到她对着观众倾诉自己的一生,“我守了四十年的寡!”,那一刻,她就是何老太。而,台下再没人笑得出来,全都在哭——正是一个演员的力量。

后来宋丹丹在一次采访中说:没有工作那些年,我也不着急、就这么熬着。等我熬到了四十多五十,又有戏来找我演了——我就想嘛,总得有女演员去演别人的妈妈、婆婆甚至姥姥吧?!

所以,《演员的诞生》那一期,她对凌潇肃说的那番话,不可谓不真,几乎掏心掏肺。


这同时让我想起十天前,凭借《血观音》拿下了第13个“影后”的惠英红,她57岁了,也是一个因戏路受限而遭遇人生低谷的好演员。

纵观她的半百人生,就会知道什么是大起大落,又如何算卷土重来。

在香港武打片最辉煌热闹的时候,得益于张彻的慧眼,十几岁的惠英红一头扎进了演艺圈。她长得漂亮,又肯吃苦,在那个打星盛行、男主天下的时代,渐渐争得一席之地。1982年,年纪轻轻的她,更是一举拿下了第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影后。

然而,随着传统武侠片的没落,打星们的境遇开始变得落魄。有远见的早已纷纷转了型,惠英红虽然也有预见,但却迟迟没能转型成功,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没有人再上门递剧本了,她已经被时代淘汰了。她不甘心,怨愤,自我贬低,直到吞药自尽的地步。

蔡澜曾在《我活着,我活过》一文中说道:

只有娱乐圈中的人,才明白蜡烛要烧,点两头更明亮的道理。一剎那的光辉,总比一辈子平庸好。

人生浮沉,艺人是不能接受的,他们永远要站在高峰;要跌,只可跌死。

当事业低迷的时候,艺人恐慌,拼命挣扎。这时,好友离去,观众背叛,他们陷入精神错乱。这也是经常见到的事,因为他们不是一般的人,他们是艺人。
 
后来,惠英红自杀未遂,被救醒后反倒彻底想通了——我有房子住着,也有吃有穿、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地位了嘛!我可以重新争取啊!我要干一辈子的啊!


再后来,2010年,一部《心魔》让她再度站在了香港金像奖的领奖台上。18个年头,时间见证了一个真正的好演员,是如何历尽艰辛地“转型”——站上山巅又跌入谷底,再从深渊中一步、一步爬回来。
 
两度出发的惠英红,既是少年得志,但同时也算大器晚成;反观宋丹丹,同样是高起点,同样是厚积薄发。

一个是撑住一口气,一个是沉住一口气。
 
人啊,总要相信,会有触底反弹的一天,命运再坏也不过如此。

傅雷说:人一辈子都在从高潮到低潮中浮沉,唯有庸碌的人,生活才如死水一般。

就在这一年,红姐同时凭《幸运是我》再度金像奖封后

凌潇肃在《演员的诞生》大热几天后,第一次开通微博,写下“谢谢这个舞台”,引来无数网友盛赞鼓励。同样是微博,几年前的一地鸡毛,已经四散不见,如今只有一个好演员的努力和坚持,令大家刮目相看。
 
一切正如诗人里尔克写的:有何胜利可言? 挺住就是一切。

人生这一程,即使身边有好友亲朋,知己伴侣,对于信仰或成功的追求,一路上都只有自己作伴,熬过孤独寂寞的长夜,踩着自我怀疑、反复绝望的心情,一步步,才能走到云开月明的一天——所以,如果在这条漫漫长路上,能有一个过来人适时出现,告诉你“不要急”,相信每个人,都会红着眼眶,对他长揖到底。

最后说一句:现在有不少人,一看到讲道理,就马上盖棺定论是“鸡汤!”。殊不知,在众生乱相中,有一些经历过的人,是的的确确在对你讲经验,讲信念,讲走在人生边上的感悟。能输出这样内容的文章也好、节目也好,就是值得我们去鼓励和珍视的。

至于嘻嘻哈哈不肯汲取、思考的那些,没关系,你们有你们自己的人生会让你去尝。

愿我们殊途同归。

责编 龙春晖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