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川东师范名震一时的学生领袖吗?他叫李新

发布时间:2017-12-04 11:12:50 来源 源重庆

封面|李新原名李忠慎

▍李新,原名李忠慎,今重庆荣昌人。上世纪三十年代就读重庆川东师范,是名震一时的学生领袖。然而关于他的故事,主要是传说,少有文字可考。

2003年,我以母校教师的身份联系到李新,李新同意在家见我。

李新从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职上离休,住中直机关宿舍。去李新住处,我开始走到“前6楼”,警卫告诉我,“前6楼”是李鹏,李新在“后6楼”。在武警的“护卫”下,我走进李新的“后6楼”。

这是普通的砖混楼,室内是统一的基础装修。李新在家等我,看他一头白发,我想他头发里的色素都跑到稿纸上去了。我对李新说:“李老,我以为你一个人住了6栋楼,结果你只住一套,你这里太简陋了,比一般的居民住宅差。”李新笑笑说:“很正常,当官不治衙嘛,古人不是说后天下之乐而乐吗?”我说:“乐在哪里?”他说我在这里看稿写稿都非常好,以前我们几个四川老乡没事喜欢到小平同志那里去打牌,我问有哪些人,他说主要是陈老总、聂卫平。我说聂卫平很嫩,怎么可以去?他说小平叫聂卫平为棋圣,说中国只有两个圣人,除了小聂,还有一个是孔圣人。 

离休在家的李新

李新喜欢唠嗑,我听他神聊一阵后说:“李老,你是我们的老校友,我们想了解你在川东师范的一些经历。”他说:“我是搞历史的,生不立传,以后再谈吧。”

我说:“我以后写吧,你不讲,以后给马克思讲吗?”他无话可说,我们笑了一会。我立即从川东师范旧址重庆文化宫切入。

我说文化宫宫门上的名称是邓小平题写的。李新说:“小平同志的书法很独特,有功力,是精湛的艺术作品,你以前没有跟我说要他的字,不然我一定帮忙。”李新也开起了玩笑。

他问川东师范搬到哪去了,我说几经整合正在筹备并入重庆师范大学。他说也好,师范教育要上档次。不过可惜清末“废科举、兴学校”就创办的百年名校摘掉了;但是湖南一师、晓庄师范现在还保存下来,重庆保护文化遗产的观念还不够强。我说:“如果当年邓小平写的不是重庆市劳动人民文化宫,而是川东师范,结局就不一样了。”

1952年8月5日文化宫建成开放

他又问学校还保留了什么建筑。我说图书馆还在,李新兴头高起来,说:“图书馆我太喜欢了,我的记忆很多。你知不知道?图书馆是川东道尹兼川东师范校长甘绩镛(号典夔)出钱修的,叫典夔图书馆,是重庆最早的图书馆。”我说现在还保存了一些善本书,是全市唯一的。

他说:“图书馆有很多左翼作家书籍,我组织了一个‘众志学会’,阅读后每周举行一场演讲比赛,我是主辩手,场面很热闹,外校来看的也多。各种思想都来交锋,黑格尔的哲学都有。”

川东师范学堂图书馆和仪器室

李新在学生中很有名望,但第一次出名是校服事件。川东师范读书发的官费很高,每生每学期83元。其中制服费13元,规定用德国卡叽制作。而李新却不遵守规定,改用“三峽布”制作,两种布料的差价是5元。

我说:“你们那时真幸运,川东师范在甘绩镛主校时期在川东三十六县征税,教育经费充足。穷人连饭都吃不饱。你们免费读书还可以吃饭穿衣,你何苦捣乱呢?”

李新说:“我们学生家里都穷,平时都很节约想帮助家里;再说学校组织参观过三峽布生产,是卢作孚办的厂,聂校长赞赏卢作孚为国争气,所以我动员一批同学用三峽布做校服,也是爱国。”

但是遇上省政府督学要来检查,学校出了通告,要求从衣服到鞋袜一律统一,“违者严究”。《通告》出来以后,训育主任找李新谈话,说要记大过一次。李新冷静地说:“处分可以,我们服装样式和学校一致,买三峡布是聂校长说的。”主任一时语塞,后来聂荣藻校长说李忠慎是甘校长老乡,处分只好作罢。

川东师范学堂老礼堂(抗战中被日机炸毁)

9.18事变以后,李新的读书改为读报。图书馆前面有个阅报栏,学生每天都要站在那里等着阅报。一天报载蒋介石政府坚持不抵抗政策,签定“何梅协定”,把河北、察哈尔两省大部分主权出卖给日本。李新立即将报纸撕下来,用脚踩了蒋介石的像。

在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下,华北形势十分紧张。李新和李成之、胡其谦、周极明几个众志学会的同学,每天在一起谈论国事。又是唱歌,又是联句作诗,发泄心中的愤懑。

提到学生写诗,我很有兴趣。我问:“你们能写诗?也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吗?”李新说聂校长喜欢作诗,不会作诗的不是川师人。联句作诗是即景抒情,见什么就吟什么。

李新说:“有一次我们在教学楼顶上联句,李成之望着远山吟道‘浮图关上鸟纵横’,马上有人续道‘一带寒山浸夕昏’,我联上第三句‘雨歇凭栏无限意’,这时有人走神望马路上的摩登女郎,假意骂骂咧咧,周极明于是联上末句‘垂杨马路咒摩登’。正在得意,那几个女郎却唱起了救亡歌曲,我们羞愧万分。”

川东师范迁建时在石马岗(现文化宫)的大校门

北平学生爆发“12.9”学生运动的消息传来,川师群情激奋,李新和李成之等人商议声援。酝酿成立重庆学生联合会,通知全市中等以上学校开会。

1935年12月24日,全市35所中等以上学校在重大驻城办事处开会,成立重庆学生抗日救国联合会,选举川东师范为首届学联主席,总部设在川东师范,李忠慎、李成之、李春城三李为执行人。李成之主张将主席设为学校,是避免个人遭受打击。学联制定行动计划是请愿和上街游行。李成之长李忠慎8岁,早年就参加革命活动,老练成熟,有了他参与,请愿和游行都没有遭受损失。

我问李新当时为什么不是重庆大学出来组织?李新说重大创办不久,远在沙坪坝,城里只有一个办事处,行动困难。川东师范是重庆最早的最高学府,名师荟萃,包括张闻天都曾在川师任教,影响很大。

抗战后川东师范图书馆

李新说:“当年学联代表前往蒋介石行营请愿的,川东师范有我和李春城,重大有聂士悫,女师有万春秀、饶友瑚。”

我补充说:“红岩村就是饶友瑚的姑母捐赠的,饶友瑚1939年病逝,她的二伯父是黄花岗72烈士之一。储奇门蒋介石行营旧址那栋三层楼的建筑现在保存完好,市政府已经列为文物保护。”

李新接着说请愿的事:“请愿那天,行营官员把我们请进会议室,我们提出请政府立即出兵收复失地,讨伐叛逆,严惩汉奸,保障爱国学生运动等六项要求。他们说学生爱国很可贵,会立即呈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你们安心读书。”

与此同时,各校按计划分兵三路上街游行,高呼救亡图存、打倒日本帝国主义的口号,沿途散发传单。突然联络学生跑来报告李新,说发现日本间谍干扰,李新立即离开行营赶到出事地点,原来是几个日本游客在照相,学生抢了相机,正准备教训他们。李新立即制止,并叫学生把没收的相机归还他们,说要区分军国主义分子。

川东师范学堂第二教学楼(抗战中被日机炸毁)

我和李新闲聊一会,我说:“现在重庆很重视发掘抗战遗址,中四路、李子坝计划打造陪都文化街区。”

李新说:“以前中四路的法国天主教堂陪都时期改为国民政府行政院,蒋介石、宋美龄的官邸‘美龄楼’也在那里。下面是林森的国民政府。”我说,现在是重庆市委、市府所在地。

我告诉李新,挖掘陪都遗址的工作引出搬迁市府的争论。李新说:“很多地方在开发中将行政中心迁走,重庆市委市府处在主城核心区域,是政治经济的中枢,要全局考虑。”

直辖后搬迁市府的动议越演越烈,主张搬迁的意见非常尖锐,说国民政府旧址是重要的抗战遗址,要懂得对历史文化的敬畏与尊重。附近几个区纷纷出来争建新市府,最后市长在两会上表态避开争论,调侃地说:“如果非要政府搬,那么公不离婆,我们政府还是和市委住在一起,我们两家一起走,谁能安排?”这些是后话,李新当年的看法不无道理。

川东师范校长聂荣藻先生

话又回到学生抗战情愿的事,当局不能容忍学潮运动。首要分子李忠慎被列入逮捕名单,校长聂荣藻得到消息,立即张榜开除李忠慎。

我说:“聂荣藻不是国民党,是资深的教育前辈,他逝世后,我去捍卫路社区慰问过聂师母万树焜。聂师母说李忠慎是出名的学生领袖,很有才干,老聂很器重他,并不想开除他。”李新流下泪来,说:“我要感谢聂校长的栽培,我给他添了不少麻烦,开除是迫于压力。当晚聂校长找我,说你快走,特务要抓你,这几个银元你拿去作盘川。聂校长给了我4个大洋。我靠着这几个银元,才到了延安。”

我好奇地问:“你怎么去的延安?怎么过的封锁线?”李新说:“重庆有地下党,是他们护送我去的。李成之(李直)也是和我一起走的,他后来在王震后任农垦部部长。”

最后我恳请李老回重庆玩,看看母校和聂师母,他欣然应诺。可惜我们分手竟成了永别,李新不久因病逝世。听说他最后时刻还念叨着答应我的事,他带着对母校的怀念和峥嵘岁月的记忆走了。

(作者 李元林 重庆师范大学教授)

(原标题:京都话渝州|他掀起民族自救巨浪——川东师范名震一时的学生领袖李新)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搜索微信号:yuan-chongqing
关注「源重庆」

责编 回红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