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海行动》导演林超贤:电影中的黑暗来自于真实

发布时间:2018-03-08 15:43:05 来源 火星实验室

林超贤 图/视觉中国

电影《红海行动》票房逆袭,突破了30亿元。

53岁的导演林超贤功不可没。“我们都说他是战神附体。”《红海行动》总制片人唐静说。

电影的发布会上,人前少言寡语的林超贤站在一众演员之间,矮小精壮,神采奕奕。

到了片场,这位导演则是另一幅模样——一身蛟龙突击队队服,配上太阳帽、墨镜、对讲机,在几百人的剧组里满场飞奔,发号施令。他每天开着沙滩车在几个山头来回跑,在监视器前坐不到一分钟,就直接冲到摄像机前,给演员做示范时,动作干脆漂亮。

30年的导演生涯中,林超贤有自己的幸运:一入行就遇到陈嘉上、林岭东等名师指导;也有不幸:正式作为导演出道时,赶上了香港电影不景气。

他总结同代的香港电影人,身上都有一种危机感,担心没片可拍或是被市场淘汰。

为此,林超贤始终保持着高产,尝试多种风格,尤其擅长动作类型片。导演麦兆辉把他当成勤奋的标杆:“我们效率不高的,你看林超贤拍了多少部啊”。

从《野兽刑警》到《证人》再到《红海行动》,从香港麻油地警员到摩洛哥的中国军人,总有一些镜头和场景“很林超贤”。

电影《红海行动》剧照

但他不觉得自己有固定的风格或者标签。“我总在转变风格,最终还是寻找我喜欢的故事和我擅长的角度去拍。”林超贤告诉火星试验室。

他的成功,追本溯源,是保持着香港影人的匠人精神,也选择了适合自己的路。

魔鬼导演

2017年春节,《红海行动》剧组在摩洛哥集结,庞大的队伍,诸多武器弹药,惊动了当地政府和媒体。从卡萨布兰卡深入沙漠腹地,一路从瓦尔扎扎特到菲斯再到阿尔芙德,走出驻地,他们目之所及,都是大沙漠。

林超贤接到剧本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全程实景拍摄,真实还原撤侨行动。

投资方博纳影业总裁于冬说,这是“最笨的办法”——剧组为了拍风暴,在沙尘暴天气出工取景。海清饰演记者,在拍摄一场汽车炸弹的戏时,划伤了手指,她“开拍前从没想过爆炸也要自己上阵去拍”。

海清在电影《红海行动》饰演记者

饰演狙击手顾顺的黄景瑜记得,导演不会在监视器后面老实坐着,而是永远在最接近摄影机的位置做各种安排。“演员看到,压力都特别大。”他告诉火星试验室。

林超贤“魔鬼导演”的外号早已为人熟知。

2008年拍《证人》,他真的用沙子直接倒在主演谢霆锋身上,只为捕捉演员真实的生理反应。

2013年拍《魔警》,他不让剧组里的人跟吴彦祖说话,逼出了他真实的崩溃状态。

为了拍《激战》,彭于晏和张家辉都练出了一身腱子肉。与林超贤合作过三次的彭于晏说,“跟着林导拍电影,我自己更容易快速地成长。”

电影《激战》剧照

《红海行动》中,“魔鬼要求”继续升级。

演员前期在非洲一个废旧仓库里进行封闭式军训——120小时的机械训练、4000分钟的战术走位、200小时的实战演戏。

唯一的女兵是武术冠军蒋璐霞饰演的机枪手,机枪有300发子弹,端起来重达10多公斤,加上近30公斤的装备。她最初很难完成,练到最后甚至内分泌失调。

林超贤从不多费口舌,而是身先士卒。演员需要背重装备,他也在40多度的高温下,坚持穿几斤重的防弹衣工作。

蒋璐霞感觉自己无法完成动作时,林超贤就马上端起枪,为她示范。“你感觉自己已经到极限了,他还会再逼你更进一步。”

电影《红海行动》剧照

饰演狙击手观察员的尹昉告诉火星试验室,拍摄沙漠伏击战时,他必须一个人开着越野车,接上狙击手,在山谷之间快速辗转,骤停。车容易熄火,他紧张到出汗。拍摄车就在他的前方疾驶,林超贤就在摄影机旁边,背对车子,正视着他,不断对他“发号施令”。“你要躲子弹啊,你的表情太轻松了,不够紧张啊”,完全不顾颠簸的路途和摇晃的车子,最后直接站在车上指挥。

张译曾亲眼看着龙卷风把林超贤与车一起刮翻。导演站起来时额头渗着血,却在简单处理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来,我们继续。”

匠人

“吃苦”是林超贤的工作常态。

“红裤子”是香港对从基层做起,未经学院派教育工作者的统称,典故出自梨园,唱戏小演员都穿红裤子。林超贤就是典型从底层摸爬滚打的“红裤子”。

高中毕业后,林超贤没有考上警校,申请了办公室助理的暑期实习。实习地点,正是徐克、王家卫的老东家香港新艺城影业有限公司。

林超贤第一次走进片场,从厂工和助理做起,到上世纪80年代末担任了陈嘉上的副导演。

电影《红海行动》拍摄现场

陈嘉上本人也是“红裤子”,最早在邵氏的特效部门制作道具,又跟随徐克加入电影工作室。在新艺城期间,他已经是香港当红导演,成为林超贤电影生涯的带路人。

林超贤对电影的认知,在剧组里一点点建立起来。“陈嘉上对我帮助很大,他引导我找自己的兴趣点。后来知道我喜欢动作场面,就特意安排我去拍一些动作戏。”林超贤回忆,在《霹雳火》《飞虎雄心》等电影里,往往是陈嘉上负责剧本架构,他负责动作设计。

《红海行动》中,他对群戏掌控自如,得益于当年拍摄飞虎队题材的电影。“当时因为档期冲突,陈嘉上把前期筹备工作交给了我,记得花了一年多搜集了很多资料,一直对飞虎队特别感兴趣,最后很多场景也是我拍的。”林超贤对火星试验室回忆。

1998年,林超贤和陈嘉上联合执导颇具黑色幽默电影元素的警匪片《野兽刑警》,电影对白诙谐,基调轻松睿智,故事顺畅,一气呵成,一举拿下当年香港金像奖的最佳影片。这部电影也给林超贤带来了第一座金像奖导演奖杯。

电影《野兽刑警》剧照

两人合作日渐融洽,有多部作品入围金像奖。但正是因为联合执导,业内也传出了对林超贤的质疑。

2000年后,林超贤离开师门,独自闯荡。

他在警匪电影之外,尝试了不少其他风格,包括“吸血鬼”电影《千机变》、爱情电影《豪情》,还有动画电影《风云决》。

那时,林超贤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香港电影市场式微,投资和市场都在减少。“一部电影不够成功,投资人可能就会放弃你。” 

战战兢兢走过8年后,《证人》终于让林超贤正式站稳脚跟。电影一上映,就冲到票房榜首位,成为惨淡的香港电影市场的一剂救市药,也把硬派港式动作片重新带回观众的视线。张家辉饰演的反派,阴翳、苦涩、深情,从多个层面展现出深刻的人性反思。这个角色为他斩获了7座影帝奖杯。

电影《证人》宣传海报

《证人》中,林超贤开始尝试对人性黑暗和光明的刻画。

这样的探索,在他此后的电影中得到延续。《线人》和《魔警》的风格残酷而压抑;《湄公河行动》中,彭于晏饰演的警察面对仇人无法释怀;《红海行动》中,海清饰演的记者在得知同伴被杀后情绪失控,大叫着“我救不了任何人,连他都救不了。”

林超贤始终认为,电影中的黑暗来自于真实,于是用镜头直接呈现阴暗的一面,比如《红海行动》里血腥的爆炸现场,《湄公河行动》中充当人肉炸弹的小孩。“黑暗也是真实的一部分,我也喜欢加入温情光明的情节,这都是电影的一部分”。

他最中意的电影是《江湖告急》,一个带有荒诞和黑色幽默色彩的反类型黑帮故事。林超贤评价,“它之后我再没那么有趣”。

2015年,他曾提到,《江湖告急》续集早就构思了好多年,然而黑帮电影已经不再受投资者喜爱,拿不到投资,寸步难行。

电影《江湖告急》宣传海报

北上

内地蓬勃的电影市场中,本领过硬又经验丰富的香港电影人,占据着重要一隅。

然而,北上的香港影人遭遇了诸多骂声。

有人拍惯了小成本,在内地资本很难施展拳脚;有人好高骛远,马失前蹄,逐渐沦为无脑大片的代名词;还有人失去自己的价值观,成为制片方的工具。

作品无差评的人并不多,林超贤是其中之一。

他来得挺晚。身边的香港电影人纷纷北上时,他仍然试图在香港找寻出路。

2013年的《激战》,是他第一部纯获内地投资的电影。过程并不愉快,最后他不得不找朋友帮忙筹钱,勉强完成电影。

这部张家辉和彭于晏主演的拳击题材电影,出人意料地取得了不错的票房。紧接着,又有运动品牌提供赞助,林超贤又拍了自行车运动题材电影《破风》。“投资人的想法是趁热打铁。我怕过了这一段,运动电影又没有人愿意投了。”

电影《破风》剧照

林超贤真正想拍的是警匪片,“但找不到好的本子,我想要的拍出来,审核过不了的。”

2014年,《激战》获得11项香港金像奖提名。

2017年贺岁档,香港老牌导演吴宇森、徐克、袁和平等人的作品纷纷折戟,为数不多的评论都在否认他们在内地电影市场的探索。

即便林超贤的老师陈嘉上,近几年的作品也收获一些差评。陈嘉上曾说,“有太多东西需要学习,我们做得还远远不够。”

林超贤没有选择一头扎进去,而是选择以守为攻。最初的几部电影,都是中小成本,更多的是在试水。“虽然喜欢不同的风格,但我不想拍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电影《恋爱行星》剧照

当于冬拿着 “湄公河大案”的文字和录音资料找到他时,林超贤眼前一亮。

“我在香港拍警匪片很难再突破,但是湄公河的故事让我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林超贤翻阅了这些保密级卷宗。他还去金三角实地采风,一行人坐在面包车上经过老挝的村落,不能大声说话,更不能拍照或者随意下车,只能透过窗帘的缝隙观察。

“我觉得可以到内地拍戏了。”林超贤的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

他仍然需要在坚持和妥协中权衡。《湄公河行动》的剧本改动了很多次,最后审查时也遇到了不少问题。但这部电影让林超贤正式在内地立足,也让他看到了更广泛的天地。

电影《湄公河行动》剧照

《红海行动》总制片人唐静曾是海政艺术中心主任。她记得,最初和于冬筹划电影时,于冬在现场给林超贤打电话,“听声音就可以感到他的兴奋。” 

《红海行动》的5亿投资,几乎是林超贤过去所有拍过电影投资的总和,他力求“每一帧烧的钱都能让观众看到”。长达4个半月的海外拍摄,他带着来自十几个国家的上千名工作人员,在摩洛哥沙漠中拍摄,与摩洛哥宪兵队合作调控坦克、战斗机等重武器;在湛江的港口指挥6艘最高规格军舰。

林超贤参加过顶级军迷培训班,一直痴迷军械。见面后,他直接对唐静说,“这一辈子都没有想到还能够有军队支持。能够拍警匪片、拍拍警察就很好了,哪里想到有军队可以拍?”

电影总顾问夏平将军专门抽了两个下午的时间,给他讲了也门撤侨的全过程。听完后,林超贤向唐静拍了胸脯,“你们相信我,一定能够拍好这个戏,我在国外长大,我比在国内长大的人更加对祖国有感情,有归属感。”

林超贤在电影《红海行动》拍摄现场

兴奋之余,他仍然静下心来思考电影剧本。“我从来没有想过主旋律这个概念,我脑子里都是怎样把这个故事呈现出来,好看又能吸引观众。”

林超贤说,不喜欢外界给他冠上“主旋律导演”名号,他仍然坚持这是对类型电影的探索。

但这个圆梦的过程,让他很满足。“我到老年痴呆都忘不了这个经历。”林超贤调侃道。

林超贤剪辑了很多版本《红海行动》,大量的素材不舍得丢掉,为此他花费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也让他决定,在电影上映后好好休息。

回想起片场的很多场面,他把脸转向海报,轻轻叹了一句,“我何德何能。”

责编 龙春晖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