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手》六年,这么快就老了?

发布时间:2018-04-16 10:21:41 来源 24楼影院

2018年4月13日晚上,《歌手2018》总决赛落下帷幕。网传的“华晨宇夺冠”并未应验,来自英国的“结石姐”Jessie J拿下总冠军,喜极而泣。


然而相比决赛上诸位歌手的华山论剑,关于这档节目的流言与传说似乎在吸睛度上更胜一筹。4月4日,就在总决赛即将到来的时刻,传出了总导演洪涛辞职的消息,迅速上了微博热搜。

对于这一消息,洪涛并没有正面回应,却在当天下午发了一条“初心永记”的微博。而在此前不久,他在另一条微博中写道:“能做这样的节目是人生的幸运!也许再也没有了,珍惜!”两条微博中透露出的怀念心境,被很多人解读为他在向这个自己一手做起来的节目珍重告别。


洪涛之于《歌手》,其重要意义不言而喻。他是在每期节目最后吊所有人胃口的成绩宣布者,也是整档节目的策划者、掌控者。

2013年,当《我是歌手》(《歌手》的曾经节目名)播出第一季的的时候,没有人想到,这档节目能够成为“爆款”,并几乎左右了华语音乐圈的潮流走向。

2016年6月,彭佳慧拿到了台湾金曲奖最佳女歌手奖,她首先感谢的就是洪涛:“谢谢湖南卫视洪涛导演,让更多人听到彭佳慧的声音。”


歌手彭佳慧是《我是歌手》第一季最后一位补位歌手。2013年年初,初次登场的《我是歌手》带来了与以往歌唱节目截然不同的模式:不再是明星评点素人,在《我是歌手》的竞演中,成名歌手被推上巅峰对决的舞台,评判权被交给了观众。

此外,每名歌手都被安排了全程陪同的“经纪人”,无论是在台上台下,镜头随时记录歌手的状态。洪涛和节目组希望用这种“真人秀”一般的环节,吸引到那些非歌迷级的观众。


事实证明,洪涛的判断是准确的。《我是歌手》第一季面世,带来的是现象级的关注和讨论。第一季13期节目总播放量累计接近7亿次,歌王之夜 “我是歌手”微博热门话题突破1亿次,节目在首季决赛播出时创下过5000万的冠名纪录。

彭佳慧七年没有公开活动,接到邀请和齐秦和林志炫同台,感到受宠若惊。而一直没有大红大紫的“黄妈”黄绮珊,成为那一季的“爆款歌手”。


从第一季到第三季,节目组持续制造了一系列“爆款歌手”。第二季的邓紫棋,第三季的李健都在这档节目之后迎来了事业的另一座高峰。

而其他的参演歌手也因这档节目名利双收。林志炫、沙宝亮等歌坛老将再度翻红,参赛的韩国歌手郑淳元、黄致列等人成为商演的热门人选。有韩国媒体报道称,郑淳元一年的收入成功偿还了他之前在韩国所欠下的债务。


在《我是歌手》最火爆的2013、2014年,有无数人试图解读洪涛成功的密码。但让人惊异的是,这位“爆款”制造者并非科班出身,在加入湖南经济广播电台之前,洪涛仅仅只是一个热爱音乐的技术工人。从观众中来的经验,让洪涛成为了一个“直觉高手”,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洪涛的核心竞争力。

《歌手》六年,老矣?

综艺圈有“事不过三”的说法,《我是歌手》第四季,审美疲劳已经显现。虽然汇聚了李玟、徐佳莹、李克勤、苏见信等不同生代、不同音乐类型的歌手,但这一季没有奉献出爆款歌手,在歌曲、话题甚至歌手人格形象塑造等多个方面都呈现疲软之态。


实际上,节目组革新的尝试从来没有停止过。《我是歌手》第三季增加了踢馆机制,前来踢馆的李荣浩“一战成名”。后来,节目组又陆续增加了“逆战歌手”的概念,邀请曾经上过节目的张杰、李健重回舞台,然而这一举措被观众解读为“歌手不够用了”。

(收视爆红的《我是歌手》第三季阵容)

“找人难”是第四季时洪涛就提出的问题。首发出场的萧敬腾、谭晶,在登上《歌手》之前,已经在其他音乐类综艺节目中亮相。如果以产品类型的眼光来看,在华语乐坛,符合节目要求、能够打动观众、同时也具有代表性的歌手储备日渐枯竭。

2018年1月3日,《歌手2018》在长沙开录。总导演洪涛泪洒录制现场,对于没请到很多之前网传的、大家期待的歌手表示遗憾,同时称:“我们真的尽力了。”

比起歌手难请,观众的观看热情降低、口味变化似乎是更严重的问题。在《歌手2017》决赛中,林忆莲邀请到张惠妹联袂帮唱,不过第二天引爆网络的却是李健与“小岳岳”岳云鹏的合唱。比起林忆莲和张惠妹两大歌后教科书般的演唱,这样不完美却充满噱头的合唱,也许更符合这个娱乐时代观众对一档电视节目的诉求。


在这方面,花样百出的网综似乎要做得更好——谈话性节目,如《奇葩说》一流,能靠爆炸性十足的话题吸引观众;游戏型节目,如《火星情报局》,玩科幻类破案,走脑洞大开的路线;更别提同为音乐类综艺节目,《中国有嘻哈》舍弃传统唱歌模式,选择看似小众的嘻哈音乐,结果成了17年当之无愧的爆款。

相比之下,卫视综艺还在不断重复原来的路子,在18年各大卫视上线的综艺中,续集类综艺占了大部分:


而且这些“综N代”,在节目设置上往往很重复,鲜有创新。彭侃(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称,平台和创作者不敢大改“综N代”,因为会使观众丢掉对节目的熟悉感而导致失败。

而且在高额冠名费之下,即使收视率有所下降,这些“综N代”也仍然是各卫视的钱袋子,据广告圈人士评估,《歌手》最高给台里创造过10亿+收入,虽然收视下滑严重,现在至少5亿+,依然非常可观。

“综N代”创新难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卫视综艺按收视率论英雄,需要打中最大面积的用户。所以如《中国好声音》、《歌手》、《跑男》等卫视综艺,在节目设置上,其实看不出明确的用户特征,强调的是要“合家欢”。这与看电视的场景是相应的:一家人坐在电视前面。这也导致在节目设置上的改变,要谨慎许多。

(《跑男》同样面临着收视下降、创新不足的问题)

而网综更加垂直,观众画像非常明确。《奇葩说》讨论的是年轻人关注的价值观、生活难题,《中国有嘻哈》玩的是嘻哈文化,新出的《机器人争霸》请来了Angelababy等流量明星,但内容却是机器人争斗。


这些网综都比“综N代”更细化,它不需要覆盖全国观众,只需要打中那些对这些领域关注的每个个体就好了。这也与我们看网综的场景相呼应:一个人在电脑前面边吃外卖边敲弹幕。


这也决定了网综的玩法会更灵活、身段更轻盈。

在讲述《奇葩说》的制作理念之时,马东曾经这样说:“一档节目进行到第二季,就与第一季完全不同。虽然观众仍然认为这是同一档节目,但作为节目制作者,你要清楚,这是完全不同的两档节目。”如果用这一创作理论反观从2013年开始的《歌手》系列,不难看出虽然洪涛和团队不断求变,但在迭代的决心和速度上,还是远远落后于如今的综艺市场,更跟不上观众的观赏要求。

如果网传的洪涛出走成真,这也就意味着《歌手》下一季极有可能停播。在《歌手》进行的同时,《偶像练习生》收官,决赛门票被炒出天价,更引发了当晚微博热搜刷屏。就在《歌手2018》总决赛悄然落幕后的第二天,优酷和爱奇艺两大视频平台“呛声”的两档街舞综艺都要更新新的一集。夹在这些更火爆、更吸睛的网络综艺之间,《歌手》更像一个当年的好汉,呈现出无法掩饰的老态。


2014年,当时正春风得意的洪涛在接受《GQ》杂志采访时曾经说了自己的“初心”,《中国好声音》令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市面上最好的音乐节目,竟然不是出自湖南卫视,不是出自自己的团队,这令他内心感到刺痛。而如今,曾经辉煌的《歌手》也迎来了黯淡的前景,对于这个不甘于当“过时的人”的电视导演来说,改变也许是必然的。

责编 欧鸿 总值班  李凤兰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