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我不想学车了

发布时间:2018-05-15 18:22:17 来源 浪潮工作室


“向右打方向盘,向右!哎我说的是向右,你咋还往左呢!?”坐在副驾驶上的教练猛一踩刹车,你心底里一哆嗦,预料到了接下来将要迎接一顿暴风骤雨式的怒骂,从问候你的祖宗,到质疑你的智商,让你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车窗玻璃上。

在驾校学车会被教练骂,似乎已是司空见惯的事儿了,如果遇上一个温柔和蔼的教练,反而会让很多人不适应。

驾校教练爱骂人,很多人把这归结为他们脾气坏、“素质低下”,但这背后的原因真的有这么简单吗?

如果能遇上像田壮壮这么耐心的驾校教练,那你真是撞大运了 / 电影《相爱相亲》剧照

教练不是天生爱骂人

都说教师春风化雨,教练却是狂风暴雨,一不留神就把你骂得分不清左右了。骂着骂着,你会产生这样一种错觉:驾校教练的首要职责是通过骂人来锻炼你的心理素质,其次才是教你学会开车。

2016年7月10日,海南三亚,一位驾校教练正在指导学员练车 / 视觉中国

很多人认为,机械重复的教学内容是教练性情暴躁的原因之一。倒车入库、侧方停车、坡道起步……北京丰顺驾校一位教练在接受路透社记者的采访时,不小心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这些考试项目简直荒谬至极。”

很多教练为了让学员尽快通过考试,都是找准了参考点,让学员直接复制他的经验,“看到左后视镜的下沿跟白线的上沿在一条线上的时候,你就往左打死方向盘”。在这样艰苦的重复训练下,虽然每一个考完驾照的人都不会开车,但确实把教练折磨得够呛。

所以,真的是笨学员让教练累到骂人,产生了职业倦怠吗?

职业倦怠其实是心理学家在1974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如果简单重复的机械训练,就能让教练爱上骂人,同样从事类似工作的小学教师、儿科医生应该更爱骂人,他们不仅需要连续、紧张地与人互动,而且是跟未成年的熊孩子斗智斗勇。相反,小学教师、医生至少表面上远远没有驾校教练暴躁易怒、情绪不稳定,爱用针扎人的部分幼师除外。

当你稍稍犯错,教练怒踩刹车、劈头盖脸骂你“笨”、“蠢”、“没脑子”时,你看不出来他对自己的职业产生了深深的倦怠,越骂越起劲的状况可能更多。

2013年1月11日,长春,一位教练带领学员在大雪中练习倒车入库 / 视觉中国

但相比接受过系统培训的教师和医生,有一点是肯定的:驾校教练虽然会教开车,可能不太懂教育心理学。

教练这个职业的准入门槛低,只要有教练证就有从业资格。拿最常见的C1来说,只要你上完了高中并且开车超过五年,就有资格参加实操教练的考试,考试内容都是关于驾驶的理论和操作本领。

这便出现了一个问题:驾校教练明明是教育类工作,却未受过教育学与心理学的培训。挨的骂越多,学员就会因为觉得丢人而学得更认真——这个歪理,被不少教练们笃信不疑。

作为无辜的学员,我们也很好奇:难道教练就不明白,辱骂式的教学会挫伤学员的自信心吗?在热衷打击式教育的中国,恐怕真的很少有人细究过。

除了上述这些常见的解释外,很多人认为教练工资低、生活压力大也是原因之一。如果学员的通过率达不到50%,教练一个月的工资可能就打了水漂,练车途中学员如果出事,教练还得背锅,骂几句也是应该的。

教练背锅的案件确实发生过。例如2013年,江苏泗阳一家驾校有个学员在练习倒车入库时,误踩油门,将在车旁教学的一位教练撞伤致死,最后法院却判定教练负主要责任。因为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明确规定了:“学员在学习驾驶中有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或者造成交通事故的,由教练员承担责任。”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觉得教练好冤。但学过车的人都体验过教练脚下的“秒刹”,教练看似在拿命教你开车,但整体来说,安全系数要比你自己上路安全得多。

2006年11月22日,兰州市某驾校一女学员在没有教练陪练的情况下,冲破隔离栏冲入黄河。这一事故的发生,缺席的教练不能不背锅 / 视觉中国

而你更熟悉的场景,或许是这样的:开着开着,教练突然一脚猛刹:“再往前开你就撞死了!”你的大脑也像横在路中央的这辆桑塔纳2000一样,停止了运转:我到底哪里又做错了?

没错,教练往往会比学员更早意识到危险,及时制止。但你早已被教练骂晕:一定是教练生活压力太大,让他们实在温柔不起来。

生存环境恶劣,生活压力大,并不是教练爱骂人的根本原因,那么到底他们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样爱骂人呢?

老司机很稀缺

回溯中国人考驾照的历史我们会发现,排队学车的人始终高于驾培市场的供给,教练与学员一直处在不对等的市场关系中。教练爱骂人,也算是有源可溯的“传统”。

早在民国时期,开车上路就已需要驾照。当时会开车的人很少,驾校还不多见,大多数人学开车得先跟着师傅当学徒打下手,在北京,这被称作“跟车的”。他们要给师傅擦车、摇车、烧炭火、开关车门、迎送客人,有空了才能摸上两把方向盘。师傅觉得行了,学徒才能去考试。在这种师徒关系中,师傅的地位很高。

到建国初期,普通人连购买私家车的资格都没有。当时学开车的人,只能在单位体制下谋个差,再跟着领导的司机学,名额也是严格分配的,从开始学习到拿到驾照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上世纪80年代,学员在驾校考驾照 /《北京日报》

普通老百姓有资格开上车,是80年代国家逐渐放开私家车限购之后的事情了,私人开办的汽车驾校也是上世纪90年代陆续出现了。最早的一批教练,其实就是改革开放前中国最早的一批会开车的老司机,他们或是从军队转业,或是曾在单位开公车,社会地位不比一般的电大老师低。

90年代的北京城,人们学车的热情不亚于现在考托福GRE。但学员多,教练少,光报名就要等上几个月。那时候,往往是一个教练带七八个学员,甚至创造了一辆教练车带了24名学员的纪录,普通人不知要排多久的队才能摸上一把方向盘。

教练手上攥着决定你能否拿到驾照的关键钥匙,学员也只好低声下气地忍耐教练的辱骂。

上世纪90年代,驾校内,警察在对考驾照的学员进行考前宣传 / 《北京日报》

1994年,曾有读者给北京日报写信吐槽:“学员们挨个到师傅家去送礼,一次少则二三百元,多则五六百元。凡上了贡的,师傅都重点培养,教得多,给他们的开车时间长。不送礼的,师傅就另眼看待,有错不纠正,张嘴就骂,举手就打。”看起来,二十多年前的驾校,“吃拿卡要”一样不比今天少。

到了21世纪,中国人的荷包逐渐鼓了起来,私家车数量增长迅猛,2009年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2007-2011这五年,平均每年机动车的增长量就高达1591万辆。

车多了,学车的人自然更多。尤其在2011年左右,一度出现井喷局面,全国增加的驾驶人数高达2269万人,但僧多粥少,比如深圳市在2012年共有驾校41家、教练车4135辆,但2011年年底积压的考生就高达40多万,报完名后要等大半年才能学车的状况十分常见,甚至需要托关系送礼才能尽早进驾校。

2012年1月31日,在合肥新亚驾校报名处内,上百名报名学驾驶的市民围满了报名点,当天约有1200多人在此处缴费报名学习驾驶 / 视觉中国

如此供需不平衡的市场中,驾校与教练占据着优势地位,而想学车的人削尖了脑袋在排队。

尽管教练已经不再是几十年前受人尊敬的老师傅,而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他的学员从大学生到CEO形形色色,在教练车上,只要脚下有刹车,他就是你命运的主宰,教练车是他最后的领地,骂人是他最后的倔强。

为什么一定要上驾校

2011年5月4日,贵阳一家驾校挂出醒目的标语。但选择一所“好驾校”,也难逃挨骂的命运 / 视觉中国

从实际操作上看,你很难靠自己拿到驾照。虽然从2015年起中国就已经开始试点考生自己报名驾考了,但仔细翻阅考试规则,你就会发现自学直考只是“看起来很美”。

首先,考科目二和科目三需要用考试指定的车,而且如果你的练习用车与考试的车型不同的话,几乎练不出什么效果,那怎么办呢?只有两个解决办法,一是改造自家的车,二就只能去驾校租车。有车了以后呢?你还需要场地,尤其是科目二考试中的倒桩、爬坡等等项目,没有场地是没办法练的,于是你又得去驾校租场地。

几万块砸进去了,最后你还需要找一个不会骂你的老师。要么你有一个会开车又有耐心教你的好爸爸,要么你还是要花钱去请私教。如此折腾一番,还不如直接去驾校学车划算。

2015年3月23日,深圳,南山区车管所,一位考生抱着枕头从考生通道进入考试现场,准备参加科目二的考试 / 视觉中国

让我们再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考驾照必须要去驾校吗?目前来说,必须要。自学直考根本撼不动驾校的地位,大多数人还是不得不去驾校接受教练唾沫星子的洗礼,并没有多少选择的空间。

看到这里,你是不是觉得很绝望?想要遇到一个不骂人的教练,难道只能靠运气?

在市场化竞争越来越激烈的情况下,可以预见,爱骂人的教练,迟早会被淘汰的。

责编 欧鸿 总值班 杨波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