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聊的狂欢与孤独的盛行,这届年轻人为何如此孤独?

发布时间:2018-07-10 11:04:54 来源 南周知道

不知何时起,微信聊天都有了套路。上来先甩一句:“在吗?有空吗?忙吗?睡了吗?”,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两句,嗯嗯,呵呵,哦哦一连串,互发几个表情包几大回合,最后优雅又不失礼貌地结束了这轮对话。

(东方IC/图)

“叮”的一声传来,你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打开微信,随意扫了一眼,嗯,又是哪个群释放的无聊发言。

同事群,同学群,家庭群,老乡群,如今,我们被各种各样的群所包围,虽然设置了信息免打扰,但小红点依旧不断增多,提示音还是不绝于耳。

微信社群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我们建构自身与他人的联系,实现各类资源的置换。但当群聊数量增多,信息泛滥时,新的问题也随即出现。

群聊无意义

微信群原本为了拓展我们的人际圈,但动辄上百的群聊人数让我们无暇与每个人建立有效的沟通,也因此会面临一种尴尬,伤心低落时翻遍微信通讯录,却发现没有一个可以真心倾诉的人。

而大多数时候,群聊里总是少数那几个活跃分子在发言,每天水群,各种表情包轰炸;另外有人常常发广告,加速买火车票,助攻砍价,帮忙投票;再有一波人每天把群聊当做复活卡,来回轰炸小程序游戏;而更多的人选择沉默不言,安安静静潜水看戏。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群聊也是“戏精”和“杠精”的表演舞台。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

面对乌烟瘴气的群里各种互撕战队,足够热闹喧哗,但也只是一地鸡毛。有效的讨论不多,时间与精力却在群聊中真真切切地浪费掉,我们陷入了交流的困境。

从电话到推特、微博、微信,科技的进步使得沟通更加便捷,让人惊叹折服,却也把我们拉扯进自我迷失的黑洞。社交媒体看似让人们的联系更频繁紧密,但我们的孤独和焦虑却有增无减。

所以梭罗认为:“社交往往廉价”,最终选择回归瓦尔登湖的平静。虽然本质上梭罗并非全面地反对社交,他只是反对无意义的闲话。但在如今的社交媒体时代,尬聊和闲话也成为一种常态。

(新华社/图)

越社交越孤独

不知何时起,微信聊天都有了套路。上来先甩一句:“在吗?有空吗?忙吗?睡了吗?”,然后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两句,嗯嗯,呵呵,哦哦一连串,互发几个表情包几大回合,最后优雅又不失礼貌地结束了这轮对话——消磨的不仅是时间还有彼此之间的温情。

过年过节将复制粘贴的祝福语群发给通讯录里的上百人,尴尬的是,收到祝福的很多人在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原来加过这个人的微信。这种荒诞在社交媒体时常上演,也因此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会群发消息来清理自己的好友。

为了避免加了微信却不认识的尴尬,亲、美女、帅哥成了流行的称谓,然而这种普遍的指代缺乏精确,充斥着疏离之感。于是乎与时俱进的网生代自我演化出了一套新时代社交礼仪,在朋友圈广为流传。别用在吗,别发语音,别群发祝福,而这也在反向助推着我们的逃离微信,逃离社交。

雪莉·特克尔在《群体性孤独》一书中发问:为什么我们对科技期待更多,对彼此却不能更亲密?

问题的关键在于微信聊天的你我隔着手机屏幕,这种基于手机的交流是利用虚拟的存在,完成离场的介入。但虚拟终究是无法替代现实的,《秒速五厘米》里远野贵树曾喃喃自语:“就算我们发了超过1000条的短信,心与心的距离,大概也就接近了一厘米而已。”微信上发再多的情话也未必比得上一个可依靠的肩膀给予的安慰,科技加持并不一定就能让我们享受到完美的交流,反而可能让我们真实的互动减少,更加依赖媒介所建立的“面对面”交流。

我们在科技的浸染和媒体的怀抱之下,变成了中野收笔下的“容器人”——内心世界如同一种“罐装”的容器,孤立且封闭的。我们渴望交流,渴望联系,但与他人的接触常常只是一种容器外壁的碰撞,不能深入到对方的内部,潜意识里的我们其实并不希望对方深入自己的内心世界。只是建立宽泛而模糊的联系,却不会付出真心成为社交新常态。

纵然群聊环绕,人声鼎沸,依旧会觉得孤独无比,因为喧闹背后是更深的寂寞,缺乏深度的交流让我们每个人只是维持着既有的距离却无法更加贴近。恰如那句歌词所唱:“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我们常常用群聊来掩盖孤独,以为身处群体之中就会更加亲密,熟料欲盖弥彰,孤独袭来依旧难以招架。

面对这种交流的无奈,如何拯救深陷群体性孤独中的你我?依赖科技还是相信自己?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个无解的命题,但彼得斯给出了一个美好的希冀:“只要表意的载体不遮蔽我们的眼睛,我们就能够洞悉彼此的心灵和头脑,真正的交流就是可能的。只要我们像天使,有透明的肢体和思想,不能交流的悲叹就会烟消云散。”

责编 姜京谷 总值班 李莉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