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红简史:咦,原来你是这样的口红!_重庆晚报慢新闻_慢新闻_重庆晚报网_重庆新闻

口红简史:咦,原来你是这样的口红!

发布时间:2018-08-08 09:47:08 来源 界面新闻

题图来源:百度图片

是什么身材娇小却能价值不菲?

是什么被张爱玲视若珍宝、让奥黛丽·赫本直呼“没有它的女人就没有未来”?

是什么既能搅动金融危机下不景气的消费市场,又能在二战时激发妇女们的爱国激情?

你猜出答案了吗?它就是口红,是无数女性的梦想,集温婉、高贵、魅惑、抗争于一身。

口红总是“那么红”吗?

在大多数人(直男直女们,划重点)眼中,红色是口红最纯正的颜色,国际化妆奢侈品牌的很多经典款也都采用了正红色。沿着口红发展的脉络,我们不难发现,正红在口红界的C位是由来已久的。

公元前3500年,苏美尔时期的乌尔皇后Schub-ad开始使用白色铅和红色岩石制成唇彩,西方世界认为,这便是世界上口红的雏形。不过,口红第一次大获成功是在古埃及。当口红刚传入埃及时,古埃及人会从红赭石当中提取红色,加入树脂,以提高持妆力。

在古埃及中后期,由于当局放宽了对口红材质的管制,埃及人对口红颜色的探索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蓝黑色、橙色、紫红色……这些稀奇古怪的色号都深受埃及人的宠爱。不过当时最流行的颜色是洋红色,这就不得不提及历史上的第一位“美妆达人”——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
(Cleopatra)。克里奥帕特拉对口红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她偏爱从雌胭脂虫的脂肪和卵提炼出的洋红色,洋红色从此成为了口红中非常经典的色号,并有了一个专属的名字——克里奥帕特拉红。


口红发展史上,另一个不得不提的人物便是英国的伊丽莎白一世。伊丽莎白一世视口红如命,据说她在去世的那天几乎用掉了半英寸长的口红。她以石膏为基材发明出固体唇彩,成为现代口红的雏形。值得一提的是,伊丽莎白采用胭脂虫、阿拉伯胶、蛋清和无花果乳研制出了一种奇特的红色,并风靡一时,甚至影响着英国人对唇彩的审美偏好。

其实说到口红色号,我们的祖先丝毫不输当下的Dior YSL。唐人宇文士及出版过一本古代的“小红书”,名叫《妆台记》,记载的是到唐朝为止的所有妇女的发饰和妆容。在胭脂晕品这一章中,记录在册的口红色号就有石榴娇、小红春、嫩吴香、半边娇、万金红、圣檀心、露珠儿、猩猩晕、小朱龙、格双唐、眉花奴等17种。分辨它们,你怕了吗?


一开始,口红并不是女性的专属。在人类历史早期,口红是一种不具有性别气质的物品,人们常常在祭祀时将其涂抹于面具或神像的唇部。

考古学家通过对苏美尔时期乌尔地区“皇家公墓”的挖掘发现,皇室将他们的唇彩涂在贝壳上作为陪葬品;乌尔的比邻——亚述人,无论是女性还是男性,同样开始把他们的嘴唇涂成红色以显示身份尊贵。这种风俗在古埃及得以延续:对于古埃及的贵族男女来说,生前用湿漉漉的木头涂抹口红成为了一项惯例,而每个已故的富婆都至少在她的坟墓上涂了两盆唇彩。


不同于古埃及,古希腊对口红的态度相当保守。古希腊早期,涂口红成为妓女们的职业象征,她们所使用的唇彩成分十分低劣,包含羊汗,人类唾液和鳄鱼粪等非常物质。为了使公民免于诱惑,希腊法律做出了规定,如果妓女未能涂有酒红色唇彩将受到严厉的处罚。有趣的是,罗马帝国时期,唇膏一去古希腊时期卑微的身份标签,再度成为全民追捧的扮靓神器,酒红色也成为贵族女性追捧的颜色。她们从含汞的水藻中提炼出了紫红色的颜料,殊不知大大增加了中毒身亡的风险。彼时,男性利用唇彩的颜色来显示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等级,女性对口红的痴迷更不亚于男性:古罗马皇帝尼禄的情妇萨宾娜对口红情有独钟,她“保留了不少于100名的侍从来打造自己的造型,特别是唇彩”。


骄傲的红唇,女人的武器

如果说口红的古代史是男权社会控制下的一段不平等的历史,那么在美国,现代商业口红的崛起,无疑是女性群体奋起反抗的征兆。

20世纪初,在商业广告的包装下,口红妥妥地成为了女性用品,与女性在追求自由与解放道路上并肩作战。在1912年美国妇女争取选举权的游行中,口红被当作了女权主义者的标志,她们走上街头,脱下束胸、涂上口红,为争取女性自由摇旗呐喊。著名化妆品牌创始人伊丽莎白·雅顿还主动为参与游行的妇女提供口红。

60年代,女权之声开始强调两性平等,拒绝浓妆艳抹,反对任何一种女性物化的行为,于是MaxFactor的裸色口红应运而生。而就在10年后,反叛与抗争的流行色来了个急转弯。当时欧美国家正在遭遇经济重创,绝望与迷茫笼罩着年轻一代,一股朋克运动正在西方社会悄然发生,彼时,年轻女性使用黑色或紫色的口红,表达自己对不公待遇的反抗。


除了被女权主义者们视为“图腾”以外,口红还成为战争中振奋军心的武器。或许是口红的热情奔放与战争的阴森恐怖有着强烈的反差,二战期间,很多西方国家的领导人都保留了口红的生产,如英国首相丘吉尔,他们希望口红所代表的这种活力能够给予民众战斗的力量。不过,当时的大工厂转产战备物质,时装公司纷纷承担起口红生产的任务,既保证了口红在战争期间的供应,也为制造商们创造了一线商机:当时最大的口红厂商之一Tangee推出一个名为”War,Womenand Lipstick”的广告,一时吸睛无数;伊丽莎白·雅顿借助了广大民众渴望胜利的心情,推出了色号为VictoryRed的口红,一举成功。后来,雅顿还顺势推出了一款MontezumaRed的色号,用于美国女兵的制服搭配,这与美国海军为女兵举办化妆培训课的举措遥相呼应。


机智的化妆品商家大赚战争财

一部口红简史就是一部人类历史,口红的更替折射的正是人类的发展进程,而且她关乎女性群体的生存境况。今后,当你在彩妆店挪不动腿的时候,请别忘了你眼前的这个小小钢管曾经承载着多少女性的渴望与荣光。

责编 欧鸿 总值班 李莉

重庆晚报慢新闻APP,全心关注重庆,深度解读重庆,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精、深原创客户端。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扫描二维码下载
免责声明:
1、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含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2、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分享到:


  • 重庆晚报

  • 都市热报

  • 慢新闻

  • 重庆一分钟

  • 重庆走走族

  • 文创联盟

  • 法律帮帮帮

  • 重庆六一班

  • 轨客网

  • 重庆单身狗

  • 爱真相

  • 影友会

  • 妙人志

  • CQ慢生活

  • 重庆房生活

  • 重晚副刊

  • 重晚体育

  • 大石化报

晚报简介  |  报纸广告  |  联系我们  |  晚报发行
重庆晚报 版权所有  经营性网站备案号: 渝ICP备17003974号-1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 
地址: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24楼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3-966988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渝)字004号